哔嘀阁 > 其他 > 我在春秋做贵族 > 第450章:攻心为上嘛

第450章:攻心为上嘛

楚国君臣会议将要结束时,帐外传来通报,说是原君瑶送了一坛佳酿过来。

一时间,不少人露出了追忆的表情,着实一种恍如隔世扑面而来。

交战状态下依旧保持礼节,有雅量就送对方一些什么,比如酒?这种事情在以前是一种常态。

可惜的是前520年左右之后,类似的事情是一次比一次少见,近十年来更是一次都没有发生过了。

原国送来的酒,看装酒的坛子款式,仅从外表一看就是精品。

“整个坛子都是玉石?”这一刻,有太多人被震惊到了。

其实并不是玉石,说白了就是智氏在研究玻璃时出产的色彩浑浊又带有气泡的废品,后来研究出了另一种工艺。

楚君中刚要说原君瑶不失雅意,话还没有说出,也幸亏没有将话讲出来。

“原君特地吩咐,送到令尹手中。”

子国听得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看到楚君中满脸的错愕,心里不由一愣,反应过来霍地站起来,大声说道:“原君此举,乃是离间我与大王啊!”

楚君中尽量不使自己表情显得太难看,勉强笑着说道:“他国之君赠寡人的令尹佳酿。此乃令尹才华传达诸侯,原君亦是喜爱。实为大楚喜事!”

话是那么说没有错,令尹越优秀的话,楚国才能越好。

只是,怎么就那么令楚君中心里不舒服呢?他想道:“智瑶这是在故意羞辱寡人吗?”

也能那么理解。

毕竟,他国的国君赠送礼物给一国臣子,偏偏一国之君没有,真将不放在眼里表达得太清楚了。

当然了,谁都能看得出是一种离间计,楚国形势一片大好没有人会多想,奈何楚国不止国家形势不太好,今次交战也好像有点不妙。

一旦大体情势差,许多很小的事情绝对会被放大,不要提上一刻楚君中还觉得看不透子国一再对贵族妥协到底是什么用心了。

楚君中觉得受到侮辱,还能理解原君瑶送来佳酿是想激怒。

或许楚君中可以没有表示,他的臣子却不允许自家国君受辱后无动于衷。

有最先反应过来的屈怀站起来,怒声道:“原国此举用心险恶,不可不报!”

以为只有曾经的晋人睚眦必报吗?楚人从远古到现在的气量一点不比晋人大。

子国更加不能没有表示,走上去将那一坛酒摔在地上,比较尴尬的是地面为木板结果,酒坛子又比较厚实,一摔竟然没摔碎。

他看着在滚动的酒坛子,顺势一脚踹到旁边的实木梁,可算是传出了破碎声,结果也让帐篷里瞬间弥漫了香醇的酒香气味。

闻到酒香的好些人,鼻子抽了抽,一脸可惜地看着漫得到处都是的酒水。

酒坛破碎后,他们才发现坛子是外层抹上了一种不明物体,里面是陶器的结构。

从这一点来看,原国那边的陶器工艺和玻璃工艺好像得到很长足的发展呀?或许都已经将瓷器给创造出来了???

“大王,今夜本有安排夜袭,臣往之亲自统率!”子国一副康慨激昂模样地说道。

原军是远道而来,白天的时候一再被干扰,营盘的完成度可能也就七八成?

由于无法专心致力立营,原军的营盘肯定缺了不少防御工事,确确实实是夜间偷袭的绝佳机会。

楚君中沉吟了一下下,说道:“原军此举有意激怒于我?夜间必有防备,乃至设下陷阱。再往夜袭……”

后面的话不用说了,中伏的可能性简直超大。

再则说了,原君瑶善于偷袭是举世皆知的事情,想要夜袭一个“偷袭大师”的营盘本来就不容易,再有刚才搞得那一出,及时收手或许才是最佳的选择?

子国的话音刚落,一阵异动从外面传来。

先是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喧哗声,随后便是一阵阵犹如滚雷一般的动静,再来就是很明显的示警鼓声了。

楚国君臣冲出帐外,可以远远地看到一些附属营寨出现了火光,借着火光能看到有大批骑兵活动的身影。

那是原国的骑兵在夜间展开偷袭,又或者叫袭扰,没有冲入楚军的营寨,仅仅是在外面不断射出火箭。

如果距离拉得足够远,能够看到原国的每一名轻骑兵坐骑都别着一个火把,他们射箭之前先将捆有布条又粘上油脂的箭镞点着,再射入楚军营寨里面,主要是瞄着帐篷射,中了火箭的帐篷很快就被点燃了。

夜间某处的光亮太暗,肯定会让人视野的其余地方变得更暗。

在楚国君臣在张望下,一片漆黑的某些地方突然出现原国的步兵,他们同样没有冲击营寨,仅是在外面不断射出火箭。

“敌军并未攻我主营。”

楚军主营寨周边的营地不少,它们将主营寨保卫在中央。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偷袭成功,等待楚军反应过来,偷袭主营寨的原军估计也是回不去了。

《我的治愈系游戏》

正是出于这种原因,实施夜袭的原军才没有以楚军主营寨为目标,选择那些外围营地。

有那么几个楚军营地,他们遭受袭击之后,大批的士兵从帐篷里钻出来。

这几个营地的楚军,他们本来会在今晚前去袭扰原军的营寨,以至于看着就是全副武装的模样。

恰恰因为那些楚军处在待战状态之下,他们做出的反应极快,奈何一时间没有得到命令,着实不知道该不该出营反击。

“令尹?”楚君中看着子国,示意赶紧做点什么。

子国看上去比较犹豫。

夜袭一般会选在人最容易犯困的凌晨时分对不对?结果原军很不讲究,时间没有过子时就来袭扰。

楚军固然可以出营反击,问题是荒野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原军的部队,可别带着怒意气势汹汹出营,黑暗里有原军的大股部队在等着,变成一种出营送人头啊!

楚国将校里面还是有明白人,他们没有贸然率军出营,准备一番之后,命令弓箭手对外射出火箭,试图点亮黑漆漆的地方查明情况。

尽管楚君中以竹弓的数量最多,肯定还有其余种类的弓和箭,数量太少的关系,射出去的火箭落在地上那一部分很快熄灭本身就代表不正常。

捆上布条再粘上油脂,点燃之后除非是落到水里,要不然没有可能落地之后就自己熄灭,想用脚踩灭的速度也不会那么快,一定是被人用什么玩意罩住再弄熄灭掉了啊!

借着微弱的火光,眼神好的楚军看到了站在黑暗中的大批原军士兵,他们将自己的发现上报了。

子国的视力没有那么好,深思熟虑之后说道:“无需出营反击,速速灭火为上;卯时一刻夜袭不变。”

面对未知就该有更多的敬畏心,过于莽容易遭遇不测的下场,对于这点子国还是懂的。

多数人赞同子国的意见,尤其是那些非公族的贵族。

那样子让楚君中不免多想,带着怀疑在心中猜测:“公孙宁看上去很得人心啊?他的那些所作所为,确实也该获得贵族的爱戴。”

话说,子国为了尽快结束内战对楚国贵族妥协了很多事情,尤其是给予了不少优惠条款,怎么可能不让楚君中和其余楚国公族多想呢?

可是,楚国在子国的一番操作下确实让内乱停了下来,今次也能集结三十万以上的兵力北上。

三十万的兵力怎么来的?属于楚国中枢和公族的部队也就十二万左右,剩下的部队就是那些贵族带来的呀。

先不管楚国贵族麾下的部队素质怎么样,看着就是一副人多势众的模样,他们成功亮了一次肌肉,着实也是让楚君中和一帮公族更加忌惮,使用武力解决内患的决心越来越小,需要思考的是怎么兵不血刃削弱非公族贵族的实力。

楚君中倒是没有想用外敌来削弱国中不听话的贵族,他的认知比较简单,哪怕贵族不听话也是属于楚国的一份力量,该努力的是让他们变成自己人,不是利用外敌进行剪除。

从某些方面来讲,楚君中好像有些天真,却是又显得有为君者的气度?

原军的夜袭来得突然,同时也是撤得非常迅速。他们只是对楚军的一些营地射了几波火箭,不到一刻钟就躲进黑暗里不见了。

“原军必在旷野静候……”斗怀有参加那一次‘渭水之战’,到目前还显得记忆犹新。

哪一次?就是白公胜率军支援秦国,结果在渭水之边遭到智瑶率军半渡而击的那一次,后来战事又在渭水南岸爆发。当时的智瑶就是利用能见度不高搞偷袭,一举逼降了白公胜的部队,俘虏了三万多楚军。

斗怀将自己的猜测对楚君中说了。

楚君中看向子国,问道:“如原军仍在旷野,我军如何夜袭?”

子国却是在想:“现在最应该提防的是原军的第二次偷袭啊!”

楚君中见子国一副怔怔出神的表情就是不回答,心里不知道有什么想法,表面上很有耐心地等待答桉。

回过神来的子国见楚君中一直盯着自己看,赶紧行礼说道:“臣方才走神,请大王恕罪。”

楚君中笑着将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好些个旁人的目光开始变得有点怪,以楚国贵族尤甚。

楚国出过权臣吗?还真出过不少,要不然屈氏、景氏和昭氏是怎么迅速壮大的呢。

有那么几次,作为权臣的令尹还干过夺位的事情,不是没有权臣成功的例子。

子国听了问题,答道:“若是如此,夜间激战亦无不可。侥幸绕过,原军出兵袭扰我军营寨,营中防备或将降低,便于我军夜袭得手。”

楚君中笑呵呵地说道:“卿行事,寡人放心。”

说起来,子国也不是瞎子,更不是没心没肺到不存在情商的人,肯定发现楚君中对自己的异常态度。

只不过,有些事情不到时间不好说,更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

不久之后,子国可算是与楚君中独处的机会了。

“大王。”子国行了跪拜之礼。

楚君中突然间看到子国这般模样,不理解的同时,劝道:“爱卿快快起来。”

子国仍旧跪着,万般诚恳地说道:“臣于大王之忠心,日月可鉴!”

说到这个楚君中心里可是不美了。

子国又说道:“大楚内忧外患,臣妥协于众家,不过无奈之举,绝非有意为之。臣如今所求,大楚消弭内乱,众志成城对外。若是众家不知好歹,臣亦早做准备,必使其大军尽丧此地,国中诛灭不轨之徒全族,换大楚一片安宁!”

楚君中在出兵前就奇怪一点,中枢与公族明明能集结更多的军队,并且一开始汇报的是集结了十六万大军,怎么就十二万左右出征,平白让贵族们亮了一次肌肉,显得中枢与公族式微那般。

“现在,他们几乎将可战之兵拉到前线,大量贵族也亲自随军出征,后方的四万大军确确实实能够攻占他们的老巢啊?”楚君中承认自己心动了。

只见子国继续说道:“此番大王如此,臣唯有相告,免得原君之计得逞。不然,如此行事,大王乃是楚国之王,事后得知为佳。”

君臣猜疑确实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乃至于会出现一种致命的后果。

子国也将意思表达很明显,一旦到了那种情况,锅自然是由他去背。

届时,楚君中将子国处理掉,依旧可以当那一位高高在上的国君。

楚君中沉默了一小会,说道:“皆为大楚之人,若非万不得已,那般谋算绝不可使。”

说开了之后,君臣的芥蒂好像消失了那般,针对怎么跟原军交战做了接下来的沟通,好一会才分别。

楚君中看着子国渐渐离去的背影,一双眼眸无比深邃,对着空气问道:“元高,令尹言语,几分可信?”

一个身影从后帐走出来,他叫昭高。

“令尹之话,自是可信。奈何,令尹名下所增良田甚多,听闻乃是众家所赠。”昭高说道。

这……

楚君中一阵轻笑,说道:“想必乃是令尹为取信众家,方有此作为罢?”

昭高行礼说道:“大王英明!”

楚君中摆了摆手,看似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英明,才吩咐道:“元高天明便归国,查探国中大军动向。如有发现,速速回报。”

昭高应:“诺!”

楚君中喊住了要离去的昭高,又说道:“另,刺探越国动向。此事最为紧要!”

昭高眼睛童孔收缩了一下,再次行礼应道:“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我在春秋做贵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我在春秋做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