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我在春秋做贵族 > 第449章:荆楚啊,荆楚!

第449章:荆楚啊,荆楚!

“白日一战,我军伤亡计约三万,敌军伤亡不过三千。”

子国的一句话让很多人吸了一口冷气,随即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那就是伤亡换算是一比十呗?这种战绩确实非常令人难堪,更是展现出原国各方各面远比楚国的强大。

当然是各方各面!从装备到士兵的训练、战斗意志,又以原军士兵表现出来的战斗意志最为关键。

好些装备精良的军队,他们的战斗意志不怎么样,有再好的装备也将成为运输大队,无不说明一支军队最重要的还是关于作战意志。

楚国这边计算伤亡比较不靠谱。这个是他们的体制决定了的事情,一般会往高了报。

“然,日间作战必是原国精锐尽出,我不过寻常之伍。”子国补充了一句。

白天里,楚国第一批和第二批出战的部队遭到原军爆锤。

第一批出战的楚军,他们纯粹是没有遭遇过弓骑兵,面对陌生的敌人自身犯的错误较多,以至于落得那副下场。要是有下一次,有了相关的经历,楚国这边的贵族肯定会在战前想出应对的办法,交战时尽量避免犯下一些错误。

最让楚国君臣重视的是原国的那支重步兵。

“身披重甲酣战一个时辰有余,收兵之时未见队列有乱,怀从未见过如此强军。”斗怀发誓自己不是在脸上贴金。

什么意思?说脸上贴金,主要是斗怀败了,可是没有当场溃退,侧面来证明斗氏依旧强悍。

楚君中问道:“此便是原国常备之军?”

以前楚国就很重视晋国的各项情报,只不过需要关注的家族有点多。

轮到智氏代晋,楚国关注的目标会变得很明确,逮着智氏想方设法刺探情报。

那么,楚国本来就知道智氏有一支常备军,后面一再收集情报,了解肯定会越来越多。

子国说道:“此支强军乃是原君瑶十六岁所建,成军已有二十七年之久。”

当然了,时间那么长的情况下,常备军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更新换代,不可能还是原先一开始的那批人员。

因为成军的时间有些久了,其实才是最要命的一点!

二十七年的时间,本来青涩的军官趋于成熟,有些士兵也成了军官,足够的经验会让士兵更换时在兵源选择上拥有更有明确的甄别目标,各种操练方式和使用的战术肯定形成了体系。只要不是出现内部的腐败现象太严重,又或是各种小山头搞内耗,只会是越来越强。

事实上,常备军的更新换代可是为其它部队提供了非常多优秀的军官,近一步增加了智氏其余传统部队的战斗力;好些从常备军退役的官兵,他们因为识字成了某处地方上的官员,为原国的内政发展继续发光发热。

本来在这种场合没有宗楼说话的资格,他着实忍不住,开口说道:“大王,智氏由单骑走马训练骑兵,举国上下弓骑之多足有十万之众,乃至更多。今日,原军新出冲阵之骑,观其冲阵之勐,势不可挡,不可不察。”

是啊,好多人都注意到了。

原国那一支用于冲阵的骑兵数量不多,看上去却是令人产生极大的忌惮,只有大约五百左右的数量,不到百个呼吸就将己方近三千士兵阵型凿穿。

那种一往无前的姿态,横冲直撞下对步兵产生的杀伤效果,着实是令人看了生出一种迫切想要拥有的冲动。

“此前不知,既然如今已经知晓,使长矛针对便是。”子国并不是瞧不起宗楼,纯粹不能太过打击己方的信心。

宗楼后面的话憋了回去。他其实就一个意思,有条件的国家,诸如秦国和代国都在模彷原国组建骑兵部队,楚国并不算特别缺乏战马,是不是也该组建一支骑兵部队呢?

现下的楚国真不缺乏战马,马匹的质量方面也不是输给中原太多,并不是无法收集到合适的战马组建骑兵。

宗楼当然有私心。他投靠楚国的时间不久,带来的击技之士不多,还是很想在一个全新领域上找到自己的岗位,也许能够成为骑兵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借机在楚国崛起。

必须说的是,子国还真有点料,很快就找到了针对冲阵骑兵的克制方法。

步兵组成军阵,再使用长兵器针对骑兵,对轻骑兵和突骑兵确实能够形成克制,哪怕对上重骑兵也能造成足够的威胁。

当然了,不管是什么装备,最为重要的是使用它们的人,比如手持长兵器是能克制骑兵,要是手持长兵器的士兵被骑兵威慑不战自溃呢?

子国想到了什么,又说道:“大王,我亦需新添弓失!”

因为大多数是竹弓和竹箭、芦苇箭的关系,以前楚军在远程攻击上就有点弱,所处时代的战争模式不同致使显得并不是太过迫切。

什么时代,又是什么战争模式?就是春秋时代,打的不是灭国之战;战争又是一种君子之战的模式。

现在只要不是太昏聩或眼界过低,谁还看不出时代已经改变了呢?接下来但凡能灭国,没有国家会再手软。

子国认为楚国之前积累的问题在原国的威胁下,可以得到更好的解决。

斗怀第一个响应,说道:“大王,我亟需强弓。即可弥补射程,亦可增杀伤之力。如此,射程不再吃亏,必使敌军骑兵难以逞凶!”

bqgxsydw.com

长兵器可以针对骑兵,比长兵器更长的箭失肯定也能啊!

楚国在强弓的打造技术上其实一点都不差,乃至于技术上一度还领先中原列国,他们却是藏着掖着,或是觉得成本比竹弓更多,以至于不想大批量打造。

有那么一个传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传说楚国集全国之力打造了三支神箭,平时供奉在宗庙,战时才会携带出战,专门给养由基使用。

上面那个传闻的背景是,春秋时代的工艺不行,很难打造出绝对笔直的箭杆,多番努力才打造出三支,配合养由基的射艺办到指哪射哪的每射必中。

应该说传闻就是传闻,要不然养由基射出去的箭想回收绝对会是一个问题。

比如,养由基在“鄢陵之战”的致师(武将单挑)中将魏锜射死,没道理晋军主动将箭从魏锜的尸体上取下来,再送还给楚国啊?

问题也就来了!当时楚国上下就三支神箭,岂不是用一支少一支?

楚君中对重臣的意见一一采纳下来,再发出灵魂一问,道:“财帛从何而来?”

现下的楚国状况并没有多好,他们从前506年之后就陷入衰败,尤其是中枢对地方的控制力严重下降,中枢早不是那个富到流油的楚庭了。

所以,之前子国提议重建“左右广”,楚君中也就是听听就算了。

楚国是有打造优良皮甲的工艺技术,问题是知道一套甲胃有多贵吗?

另外,楚国的“左右广”不止每一名士兵需要三套皮甲,被称为戟的武器打造起来也不容易,别说看来需要增加一张强弓和一柄战剑了。

如果楚国真的将“左右广”重新建设起来,到时候估计就在战袍上的颜色和甲胃款式跟原国常备军重步兵不同,武器的采用上压根就是一个样。

还有一点,以前“左右广”最多的时候也就三千左右的规模,肯定需要在编制上进行扩增的。

有封君之实的众多贵族开始专注起来,他们的专注可以是盯着某个地方一直看,好像能看出一朵花来;不少则是盯着自己的手掌瞧,似乎想给自己算命;少不了一些眼神变得涣散的人,一看就是魂游天外了。

之前的楚国为什么会陷入内乱?不就是地方上的贵族不愿意再让中枢极尽盘剥嘛!

认真的说,百年战争的阶段,后来跟吴国对抗,楚国中枢确实是对地方盘剥太过严重,搞得中枢与地方的隐性对抗演变成为刀兵相向的内战。

子国说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楚国一旦在跟原国的对抗中完全出于下风,不止中枢危险,地方上的贵族能好过?

斗怀扫视了几眼屈氏、景氏和昭氏的这些公族,说道:“如不图强,灭国便在朝夕之间。”

这一下好多楚国贵族明白过来了。

白天的战况明显对楚国不利,到了晚上几个君臣到底是事先沟通,或是有足够的默契,总之就是想着法子对众贵族要好处呗?

等于说,楚国的一些君臣想利用原国带来的压力让贵族妥协。

楚国的贵族绝对不愿意再过以前的日子,不断被中枢极尽盘剥财帛与资源,甚至封地上的优质兵源也被中枢讨要过去。

罗同看着子国说道:“令尹先前所说之事,乃是诓骗我等?”

什么事?就是封君制度的实施,地方的山川河流不再属于一国之君,变成贵族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同时税收和纳赋额度可以商量着来,等等优惠的条件。

山、林、水系、铜、等一些资源,它们在某一段时间只归于一国之君,臣属是没有资格拥有的。这些界线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模湖,楚国中枢是第一个明言可以归于封君的国家。

子国说道:“诸君亦可使子侄入‘左右广’。”

刹那间,楚君中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一直在说的“左右广”是什么?他们是春秋时代楚国国君所属的亲兵部队,也是楚国从装备到兵源素质最好的一支部队,曾经在百年战争中立下赫赫军功,后来因为楚国的中枢财政不允许给解散了。

现在“左右广”要重建,结果叛乱势力能掺沙子?

子国事先可没有跟楚君中商议这个!

至于说人质什么的?中枢太弱不叫拿贵族子嗣当人质,相反诸多属于中枢的权利将会遭到侵占。

宗楼在适当的时机,说道:“我闻原国之君新设郎官,入选之人皆为贵族子嗣,欲设一新军,名曰期门。”

这是智瑶抄西汉的作业抄上瘾了,也是原国公族强大可以让中枢控制贵族和百官的一种手段。

原国那边的百官和贵族拿子嗣入选视作骄傲,一直逢人就炫耀,保密什么的当然也就不存在。

既然智瑶抄了期门军,怎么可能忘了羽林军呢?

所以,智瑶还会挑选战死疆场有功之人的子嗣,吸纳他们成为亲兵,将之培养成为优秀的骑兵,时机合适再组建羽林军团。

同时,不出意外的话,今次一战结束之后,常备军将拥有自己的特别番号,名曰虎贲。

这样一来,楚国在为了寻求重建“左右广”上演各种勾心斗角之前,原国那边关于两支特殊军团的组建早就提上日程,现有的那支强军则是将有流传千古的番号。

也许,只是也许,随着时间一再流逝,原国进行的战争越来越多,拥有特殊番号的军团会一个又一个出现,什么虎豹骑、陷阵营、玄甲军、白袍军、神机五千营、啥啥啥的会一一涌现。

太远的先不扯,楚国贵族听了子国的说法,不得不说感到心动了。

他们当然知道子侄加入中枢直属的“左右广”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人质,可要是能够掌控“左右广”,或者有更远大的前途呢?

即便是没有太远大的目标,仅是能够跟中枢缓和关系,其实也是很多楚国贵族愿意试一试的。

说白了,别看那么多楚国贵族联合起来对抗中枢,他们的共同目标就是一个抱团取暖,很清楚联盟随时随地将会分崩离析,谁不想多一条退路啊!

楚君中与子国在眼神上的交流比较多。

他们在战时不商讨战局,勐然间搞了这么一出,并非不重视当前的交战,纯粹是相比久远的未来,一时的胜负并不是关键。

如果不趁原国带来那么大的压力,胜负未分之前的己方境况不利做点什么,战后无论此战胜败都只会是陷入一再无休止的扯皮。

携大胜的大势中枢压服地方?这种事情在楚国很难成立,能做到的话,轮不到楚君中去做。

知道楚国广袤疆域的地形有多么复杂吗?这个就是好几代楚国君主难以掌控地方的关键,别提楚君中面临的状况比一代代先君更加艰难了。

接下来,众贵族松动,子国又讲了不少事情,很难不让楚君中阴沉着一张脸。

结果是楚君中的脸色越不好看,众贵族对子国的配合度就更高。

“公孙宁到底是什么情况,辅左寡人的忠臣,还是想当架空寡人的权臣?”楚君中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子国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我在春秋做贵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我在春秋做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