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 第六百九十二章.利润五万的大买卖

第六百九十二章.利润五万的大买卖

赵军等人晚上出来将近四个小时,分成两伙带着十二条狗围着南大地划拉了一圈。

随着时间的推移,猎狗们越战越勇,在赵军等人的配合下,共捕获十九只獾子。

这些獾子,最大的将近二十斤的,最小的也有七八斤重。

张援民分别掂量了下两个装獾子的麻袋,感觉加一起得有二百三四十斤。如果焅油的话,咋也能出三十来斤油。

这些油光给王美兰煎鸡蛋的话,应该是够维持到年后了。

眼看都凌晨一点多了,赵军发话收兵回屯。汽车一进永安屯,解臣开车先送张援民回家。

在张援民从副驾驶上下来时,在后车箱上的赵军喊他道:“大哥,明天早晨你跟我嫂子一块儿过来,咱们上山抓猪,让我妈她们在家扒獾子。”

这么多獾子,单靠王美兰自己扒的话,那得扒到啥时候啊?

再者说,十九只獾子,出肉也能出百十来斤呢。让杨玉凤来帮忙,她回去的时候,正好拿些肉走。

“行!”张援民答应一声,冲后车箱上的赵军、李宝玉一摆手,转身就要往院子里走。

在大地里的时候还好,但回来路上乘车,一道到家,张援民的困意也上来了。

而这时,赵军却开口把张援民叫住,道:“大哥,明天想着给你那个什么缚猪钩带着?”

“嗯?”张援民闻言,瞬间清醒过来,转头抬眼看向赵军,问道:“兄弟,你也听过我那缚猪钩之名?”

“哎?”还不等赵军答话,旁边的李宝玉就好奇地问道:“不是叫夺命钩么?”

“改啦。”张援民道:“夺命、夺命的,听着有伤天和。”

赵军、李宝玉:“……”

车箱里死于遁獾叉下的獾子:“……”

目送张援民一手提枪,一手拎叉走进他家院里,赵军回手往车厢壁上拍了两下,得到信号的解臣发动汽车。

等三人到家的时候,两家屋里都已经熄灯了。赵军、李宝玉、解臣把狗从车上放下来,又将獾子都送进赵军家仓房里里,然后李宝玉翻墙回自己家去休息。

这都后半夜了,想来家里人都睡了,李宝玉开着手电筒鸟悄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进到屋里,李宝玉不经意地拿手电看了李如海一眼。

这一看,可是把李宝玉吓了一跳。此时的李如海,正张着嘴巴呼吸。而他的两个鼻孔,都塞着卫生纸。

这年头,已经有卫生纸了。但跟后世的小卷卫生纸不一样,这时候的卫生纸是大卷的。一卷说比水桶大或许过了,但真不比水桶小到哪里去。

关键是,这时候的卫生纸没有断点,一卷就是一张,是很长的一张卫生纸卷成的。买回来以后,需要特意裁剪成小块,然后再使用。

这样卫生纸品质和日后没法比,纸质粗糙,甚至会往下掉纸沫。

但就这,也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像这样的卫生纸,搁集上卖是四分钱一斤,买三斤是一毛。

赵、李两家是今年条件好了,才买这种卫生纸回来用。搁在以前,两家都是用那种湖窗户的纸。

这李如海鼻子里塞着卫生纸,一瞅就是让人给鼻子打出血了。

李宝玉想到,自己从家走的时候,李如海还算是好好的呢。这小子肯定是在家得瑟,给李大勇、金小梅惹急了,要不然这李如海也不会再挨一顿收拾。

想到此处,李宝玉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轻手轻脚地脱衣服上炕睡觉。

第二天一早,还得上班的李宝玉正常起床。而不需要上班的赵军,这时跟解臣也都起来了。

这是常年累月养成的生物钟,二人刚洗漱完,就有赵金山跑来找他们,说有人从岭南打来了电话,让赵军和解臣去屯部接电话。

一听是岭南打来的电话,解臣当即对赵军说:“军哥,咱快走,应该是二姐夫!”

解臣口中的二姐夫,就是岭南供销社经理孙海柱。之前赵军让解臣跟孙海柱打听,要大量采购高压气喷的话,他那边儿能不能给自己一个合适的价格。

而孙海柱今天这么早打电话过来,肯定是事情有结果了。于是,赵军、解臣忙从屋里出来,跟着赵金山一路来在屯部。

他俩到屯部时,赵国峰正在屋里准备广播前两天的国家大事呢。

眼看赵军过来,赵国峰也没多说,就抬手指了下放在西墙边桌上的电话。

赵军推了解臣一下,解臣过去拿起话筒“嗯啊”两声,然后转头喊赵军说:“军哥,你来。”

赵军快步过去,从解臣手里接过话筒,刚“喂”了一声,就听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果然是孙海柱!

“赵军兄弟。”孙海柱笑道:“最近挺好呗?”

“二姐夫!”赵军一下子反应过来,忙道:“我挺好的,姐夫你呢?你也挺好的呗?”

“嗯呐,挺好。”这大早上的,孙海柱也没多寒暄,直接跟赵军说:“上次小臣回来跟我说,咋的?你要买气枪啊?”

“啊,对呀。”赵军应道:“二姐夫,我要买的多的话,你们那边能给到多少钱啊?”

“这个……”孙海柱闻言,不禁有些迟疑。上次解臣回去,碰见孙海柱时跟他提过一嘴,说赵军要买大量的气枪,问孙海柱能不能给个相对不错的价格。

当时孙海柱也好奇,要买气枪的人很多,但要大量买……这是怎么个说法?

所以,孙海柱就问,问解臣赵军到底需要多少把气枪。而解臣说,咋也得一百把。

这个数量,着实给孙海柱吓了一跳。

要是较真的话,高压气喷好像还算不上军工产品,但咋也是枪啊!

关键是,谁买这么多这么玩意干啥呀?

解臣不说出个缘由,孙海柱肯定不会帮他办。但等解臣说完,孙海柱就感觉这事儿不靠谱。

前阵子,孙海柱跟同事唠嗑的时候,倒是听他们说过。有人在南方囤药,然后运到北方来卖的。可还没听说过,有谁捣腾枪的!

但孙海柱也知道,赵军不是傻子,而且他还有钱。于是,孙海柱还真把赵军的事放在心上了。

只不过,孙海柱虽然是供销社经理,但岭南供销社的货物来源是市里给安排的,他虽然能给赵军让一些,但能优惠的也不是很多。

孙海柱是解臣的亲姐夫,他知道赵军待解臣有多好。现在赵军有事相求,孙海柱看老解的面子,也必然会鼎力相助。

所以,孙海柱觉得,要是按供销社的内部价,卖给赵军一百把高压气喷的话,自己有些对不起朋友,整个解氏家族脸上都没面子。

于是,孙海柱便又帮赵军联系了一个路子。

此时只听孙海柱说:“赵军呐,我这几天帮你找人了,找的是我们这儿胜利保密厂的副厂长。”

“哎幼!”赵军闻言,心里顿时来了兴致。

这年头的保密厂可了不得,之前他请于学文帮忙,从红星保密厂弄过氰酸钾铝。

而这胜利保密厂,赵军也听说过,这厂和这边的红星保密厂一样,都是军工业制造厂,说白了就是制造枪支弹药的。

可赵军转念一想,却道:“二姐夫啊,咱们那儿还产这个么?”

还是那句话,高压气喷算不到军工产品里头。保密厂怕是看不上这个玩意,要生产也不会生产这个。

反正赵军是知道,红星保密厂就不产高压气喷,要不然他直接就找于学文、陶大宝帮忙了。

不过他又一想,既然孙海柱都跟自己说了,那一定是有戏。

“哎呀!”电话那头传来了孙海柱的笑声,只听他道:“这不是嘛,我找的他们主管生产的厂长,那韩厂长说了,这都到年根了,正好给他们职工找点零活,完了不能多开点么?”

他这么一说,赵军就明白了。所谓的零活,就是赚外快。借用厂里的机器,拿一些厂里不了边角废料,造这么一批高压气喷卖了。

到手的钱,不管多少,就都算赚。如此一来,从上到下都皆大欢喜。

想到此处,赵军心里更感兴趣了,因为这样的话,这批气枪应该会比市场价低很多。那么等自己挣钱的时候,就会挣得更多。

赵军忙问孙海柱道:“二姐夫,他们说没说,能给咱多少钱一把呀?”

“韩厂长说,你要拿一百把的话,就四十块钱!”当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数字时,赵军整个人身体微微一颤。

四十!

要知道,高压气喷那玩意,在最巅峰的时候,一把要二百块钱呢!

当然了,赵军买的这些枪,不可能全是二百块钱往出卖。他得是赶着气枪涨价,一点一点地往出散。

这样卖的话,平均下来一把枪咋也能卖到一百四五十块钱。

四十块钱进,就算一百四十块钱出,那还有一百块钱的利润呢!

这要换赵有财,此时估计都得哆嗦。但赵军毕竟是见过钱的,很快就平复了心情,问孙海柱道:“二姐夫,我要是跟他们拿五百把的话,还能不能再便宜点儿啊?”

原本赵军以为,从岭南拿枪得六七十一把呢。而那时候,他们家的钱连盖房子带王美兰买首饰是花了不少。

所以那时候,赵军跟解臣说的是要一百把。

可现在呢,孙海柱给找了这么一个路子。而且,最近赵军家又没少进钱。

于是,赵军就想干一票大的!

“多少?”赵军此言一出,电话那头的孙海柱声音都变了!

此时的他听清楚了,但还是有些不信。

“五百。”赵军又重复了一遍。

而这时,孙海柱沉默了。赵军身旁的解臣惊呆了,而在那边写东西的赵国峰,则是往这边看了一眼,心想这孩子是捅咕啥呢,一开口就是一百、五百的。

感觉那边有动静,解臣往赵国峰那边看了一眼。这要不是有赵国峰在,解臣怕是得开口拦赵军一下子,他可是知道赵军和孙海柱在谈什么。

五百把高压气喷,解臣听着都害怕。

电话那头的孙海柱也是如此,他不知道赵军整这么多这玩意是要干啥。

那再不济,也是枪啊!

五百把……

“赵军呐。”孙海柱压低了声音,问赵军说:“你整这么多这玩意,是要干啥呀?”

赵军不动声色地往那边扫了一眼,见赵国峰关注着这边,便道:“二姐夫,小臣那天回去,不都跟你说了么?你放心吧,一个这玩意也整不出大事儿来呀。”

解臣回去,是把赵军的想法跟孙海柱说过。但孙海柱就是忍不住,就是还想问。

此时得到了赵军的亲口答复,孙海柱还是有些迟疑的。

但孙海柱转念一想,以赵军的身家和能耐,他相信赵军不会干掉脑袋的事。尤其是这年头,各个村屯都有民兵,而那些民兵都是真枪实弹。赵军整一堆高压气喷,武装五百人也不顶什么用啊。

“赵军呐。”孙海柱道:“这个事儿……姐夫倒能给你办,就是……唉呀,要不你再琢磨、琢磨?”

“不琢磨了!”赵军想也不想,斩钉截铁地回答了孙海柱。

笑话!

一百块钱的利润,傻子才琢磨呢!

赵军对孙海柱说:“姐夫啊,你兄弟说到哪儿是哪儿,我这边儿就定死了,到时候就不带掉链子的。他们那边儿呢,姐夫你帮我多费心,看看他们还能不能再给咱们让一口了!”

“行!”此时赵军看不到孙海柱的表情,但孙海柱应该是咬牙答应的,只听他道:“赵军,你放心吧,这事儿包我身上了,姐夫一会儿就去给你办。”

这大早晨的,赵军也没多跟孙海柱寒暄,向其道了声谢便撂了电话。

再给赵国峰告辞后,赵军带着解臣从屯部出来。此时的解臣,跟着赵军身后,他看着赵军的背影,心里有些忐忑。

而赵军,心里却很是雀跃!

一把高压气喷,要是能让自己赚上一百块钱的话,那五百把可就五万块钱呐!

这年头的五万块钱,放到千禧年,少说也能顶个五六十万。要换到2020年,那不得大几百万啊?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