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 第六百七十三章.一个比一个坑

第六百七十三章.一个比一个坑

就在赵有财期盼着即将到来的好日子时,赵军从外面回来,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军回屋时,发现解忠、解臣和李如海三人都醒了。解忠、解臣哥俩在叠被,而李如海则背靠炕柜坐在那儿,怀抱着小猞猁一边撸着,一边指点江山。

只听他对解忠说:“解大哥,等你进愣场之前,最好是赶我当班的时候,到我们林场来找我一趟。”

“嗯?”解忠闻言一怔,一旁正把叠好的被子往炕柜上摞的解臣,也好奇地回头,看着李如海问道:“找你干啥呀?”

李如海澹澹一笑,对解忠说道:“我们林场有商店,到时候我给你担保,你到那儿拿东西能记账。等每个月林场给你们结账了,你再去商店给他们结账,这就完事儿。”

“啊!”听了李如海的话,解忠眼前一亮。包愣场不是啥省心的活,当把头也啥都得管。

人吃马喂都得照顾到,不管是工人的伙食,还是牛马的草料,都得把头来承担。

甚至说,哪个工人家里有事急需着用钱,跟把头说一声,把头就得给先给垫上。等林场那边给结账,把头再把自己垫的钱抽回来。

所以说,解忠包这个愣场前期得压里不少钱。虽说他每年都包运输的活儿,但解忠的性格,致使他平时呼朋好友地大手大脚惯了。

再加上这些年,解臣和老母亲都得解忠照顾,所以他家底子还真不厚。

如今解臣手里倒是有钱,他也愿意给自己大哥拿,但解忠说啥就是不让,非说那钱得给解臣留着说媳妇,还说要给解臣也盖五间大瓦房。

此时一听李如海说林场商店能挂账,解忠感觉很是不错。不说别的,那些工人吃饭啥的,得买油盐酱醋。

他身为把头,还得准备烟酒罐头,万一来个检查的,好能给人上点礼。

除此之外,像蜡烛、手电电池、记账本子、铅笔……这些小东西别看不起眼,全都加起来也不少钱呢。

“如海!”解忠挪着屁股,往李如海跟前凑了凑,问道:“真能挂账啊?那可太好了!”

解忠正说着,赵军从门口进来,他把李如海刚才的话都听在耳中,此时见解忠上心,忙道:“真的,大哥,到时候你上食堂找我爸,我爸跟商店那帮人都熟。”

都是在林场内部,一个是食堂,一个是商店,不但熟悉,平时业务还有往来呢。

“那可太好了!”解忠笑着一拍大腿,随即抬手也在小猞猁脑袋上撸了一把。

这时,赵军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从屋里出来,去到对面屋,见三个小丫头还没睡醒呢,于是就小声跟王美兰说:“妈,给我拿三百块钱。”

“哎!”王美兰应了一声,伸手拽开了炕柜,取出一沓钱来,使左手一窝,右手刷刷给赵军数了三十张出来。

这一幕,可是把门外的赵有财都看懵了,平时自己要个三块五块的都费劲,这小子要三百块钱咋这么痛快呢?

关键是王美兰连问都没问赵军要钱干啥!

其实,人家母子俩是有默契的,王美兰知道就算自己不问,儿子也会给自己一个理由。

而赵军刚才没说,是因为王美兰在数钱,自己一说话给打乱了,老娘还得重头再查。

此时赵军从王美兰手里接过钱,才小声解释道:“昨天杀出来那个黑瞎子胆,是我们五个人分的,有一份是一个老大叔的。我瞅他家挺困难的,就先把他那份给他了。”

“行啊!”王美兰一扬下巴,很是赞同地说:“儿子你这么做对,以后在外头看人家困难了,咱要能给人家方便,就给人方便。”

“哎。”赵军笑着应了一声,转身就从屋里出来,并带好了门。

可他再一回头,却见赵有财直勾勾地瞅着自己,准确地说是瞅着赵军手里的钱。

此时的赵有财,虽然没开口,但似乎在说:“你爸我就有困难!”

赵军一下想起了不久前赵有财的话,他数落自己不给买皮鞋,不给他买旱獭帽啥的。

想到此处,赵军从手里分出一张大团结,单手将这张钱一卷,递向了赵有财。

刹那间,赵有财脸上多云转晴,一把从赵军手里抽出钱,并给了赵军一个慈祥的笑容。

赵军也冲赵有财笑了笑,然后迈步回西屋去了。

赵军进到自己房间,随手把门关上,然后又自掏腰包补上一张大团结,将三百块钱还给了解家兄弟。

而屋外的赵有财,正美滋滋地看着眼前的十块钱。昨天晚上到手一个金镏子,今天早晨又从儿子手里刮来十块钱,这生活当真是好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赵有财身后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拽开了。

赵有财忙把钱揣进兜里,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大勇。

“大勇啊。”赵有财今天心情格外敞亮,对李大勇一笑,道:“起来啦?我贴了两锅饼子,饼子好了咱就吃饭,都现成的菜。”

“大哥!”李大勇跟赵有财说:“如海早晨回来没有呀?”

李大勇想了,既然赵有财昨晚没给他报信,那李如海肯定是到别人家借宿去了。

昨天在人家睡的,今早还好意思在人家家里吃饭么?

“啊?哎幼!”赵有财一拍脑门,指着李大勇道:“你家如海昨天晚上搁我家住的!”

“搁你家住的?”李大勇闻言一怔,皱眉道:“那大哥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呢?”

“哎呀。”赵有财一砸吧嘴,道:“我不寻思你喝酒了么,打孩子再没深没浅的。”

听赵有财如此说,李大勇嘴角一扯,道:“那我也得揍他!这事儿必须得揍他!”

这时,赵有财忽然灵机一动,他往西屋门口看了一眼,见那房门紧闭,忙一把揽过李大勇,哥俩背过身去。

赵有财小声跟李大勇说:“这孩子,你让他知道自己错了就行,要我说啊,你别打他了。”

“嗯?”赵有财这番话,听得李大勇一愣,他很诧异看着自己这位结拜大哥。在李大勇的印象里,赵有财也就今年没打着赵军,要搁以前他可不是惯孩子的家长。

赵有财继续小声跟李大勇说:“你打完他,也就那么地了。你要不打他呢,他那心里头就一直提拎着,吓他两天三天的,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

李大勇听完,眨巴两下眼睛,他很想夸赵有财一句,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时,从大锅中传出贴饼子的香气,赵有财抬手在李大勇肩膀上一拍,笑道:“赶紧给宝玉叫过来,咱一会儿就吃饭。”

“嗯。”李大勇应了一声,道:“我们马上就来。”

李大勇说完就走了,而他刚出门,赵军的房门咧开一条缝,李如海探头探脑地往出看了一眼。

李如海关上房门,却见解忠、解臣哥俩过来,李如海又拉开房门,送解忠、解臣出去洗漱、方便。

等李如海再关上门,直接扑到赵军面前,抓着赵军胳膊,摇晃着道:“大哥,救我呀!”

“唉!”赵军轻叹一声,摇头道:“如海呀,大哥这回是帮不了你了,你说你……”

说到此处,赵军没法往下说了,那钱毕竟是他给的。既然给了,人家孩子花钱花出错,就是他的问题。

……

半小时后,一张方桌支在赵军这屋。赵军、赵有财、李大勇、李宝玉、解忠、解臣、李如海,七人转圈坐在桌上吃饭。

李如海左边是赵军,右边是解臣,这孩子一边吃饭,一边偷偷地去瞄在他对面的李大勇。

可李大勇吃着饼子夹着菜,连个正眼都没给李如海。

这让李如海有些发懵,要说李大勇瞪他一眼,都比现在这样更让李如海踏实。

此时的李如海,有些摸不清李大勇的路数,就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的。

“来,来!”这时,王美兰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她端着个大盘子从外屋地进来,盘子里装着一个个煎荷包蛋!

鸡蛋,在这年头属于荤菜,煎蛋在林区就更少有了!

但王美兰家不缺鸡蛋不缺油,她给每人都煎了一个,使快子挨个给夹在碗里。

“婶儿啊!”解忠在端碗接过煎蛋后,招呼王美兰道:“你也坐这儿吃呗。”

“我不着急。”王美兰笑着说:“我给你们是使黑瞎子油煎的,我自己一会儿使獾子油煎。”

“对呀!”王美兰话音刚落,赵有财就在那边接茬道:“咱家獾子油还有多少了?”

赵有财说完这句,也不等王美兰回答,就转向赵军说道:“儿子,你看看这两天,哪天晚上咱爷俩领狗上地头抓几个獾子。整回来㸆上油给你妈备着,省着冬天前儿再去抠它了。”

獾子油煎鸡蛋治胃病确实有效果,但必须得坚持一段时间。而獾子油煎蛋,不像烫伤抹几滴答就行,这天天吃还真挺费油。

而獾子这种动物,不但昼伏夜出。而且在深秋的时候,它们还会蹿到包米地,划拉一些掉落在地上的粮食粒。

所以,赵有财才表忠心,要亲自带队去南大地抓獾子。

“啊,我知道了,爸。”赵军立马答应下来,但看看外头阴天,他对周围人道:“今天好像有雨夹雪吧?”

“嗯呐!”站在一旁的王美兰应道:“昨天大喇叭都说了。”

赵军转头看向解忠,一扬下巴问道:“大哥,你今天还走啊?要不等天好点儿再走吧?”

解忠闻言,咬着煎蛋往外看了一眼,然后问身旁的解臣说:“没事儿吧?”

“没事儿!”解臣摇头,含湖不清地说:“这前儿下雪也站不住,到地上就化了,我慢点开呗。”

解忠一点头,再跟赵军说道:“我今天回去吧,回去安排一下,安排完了我再过来。”

“哎?”这时,赵有财忍不住插嘴,问解忠说:“那个……张援民不也跟你们一块儿走么?”

昨天吃饭的时候,解忠说起自己包了两个小林班,现在面临人手不够的问题。张援民一听,当即自告奋勇要去岭南给解忠码人。

这话把解忠都听懵了,他在岭南坐地户在那边都找不到人,张援民这过江龙还要翻天不成?

可面对解忠的疑问,张援民就说自己在岭南路子野,然后还把蒋金友、张远等人的名字念叨一遍。

一长串的名字从张援民口中报出,就跟点名一样,给解忠都整懵了!

关键是张援民这些人,解忠都认识了,而且他还知道,这些人都是杜春江手底下的人。

但张援民跟解忠保证,只要他亲临岭南北松铺,那一铺子的人必然全都纳头便拜。

解忠本来就跟杜春江不对付,一听这话当时开心地都不行了!

于是,昨晚就定下来,今天张援民跟着解忠、解臣回岭南,去北松铺招集人马。

“嗯呐,叔。”解忠回赵有财的话,说:“我们今天回去,明天小臣开车,再拉援民兄弟回来。”

“对。”赵军接过话茬,对赵有财、王美兰道:“爸、妈,解臣再来就不走了,我让他搁咱家住几天,我们打几天围。”

“行!”王美兰笑道:“来吧,咱家也有地方。”

赵有财也笑着指了解臣一下,说:“正好他来了,还能天天陪我喝酒。”

众人有说有笑,边吃边唠。等都吃完了饭,对面屋里三个小丫头也都起来了,王美兰帮着她们穿衣服,又给她们准备饭菜。

没过几分钟,张援民挎着兜子到了赵军家,他进屋打了个转儿,就跟解忠、解臣一起出门,坐车直奔岭南北松铺。

这仨人走了,赵军家西屋里就只剩下赵家爷俩和李家爷仨。

李如海一双眼睛滴熘乱转,但他惊讶地发现,李大勇根本都不理他,只跟赵有财、赵军和李宝玉有说有笑的。

这让李如海心中更是没底,心想他爹怕不是要偷袭他吧?

想到此处,李如海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乱跳。

眼瞅着到了上班的时间,赵有财、李大勇、李宝玉纷纷起身,跟赵军、王美兰打了招呼,便往门外走去。

而李如海看了看赵军,又看了看王美兰,最后一咬牙也跑了出去。

李如海刚走,小铃铛就来了。

今天这小姑娘不但斜挎着自己的书包,背后竟然还背着一个长条的黑布包袱,这打扮看得赵军一愣。

这小铃铛的装扮,都快赶上她爹了!

“铃铛啊。”不等赵军开口,王美兰就忍不住好奇地问小铃铛说:“你那背的啥呀?”

被王美兰一问,小姑娘眉角齐齐往下一耷拉,眉头皱成了囧字型。

王美兰不是第一个问她这话的人,小铃铛这一路走来,也赶上林场职工都去赶通勤车,路上谁看见小铃铛这装扮,谁都得上问一嘴:“铃铛你那背的啥呀?”

对别人,小铃铛尽量是一笑而过,甜甜地问候一声也就滑过去了。

可面对着递给自己煎蛋和快子的王美兰,小铃铛只能小声地说:“背的……伞。”

“啥?”也不知道是小铃铛声音小,还是王美兰听完了有些难以置信,反正王美兰是挺惊讶的。

这时,只见小铃铛撅着嘴,说道:“我爸临走前儿给我包上的,非得让我背去上学,说今天有雨夹雪。”

“啊!”王美兰一听,急忙转移话题,道:“哎呀,可不咋的,我也得给小巧他们拿把伞拿!”

说着,王美兰把装煎蛋的盘子往灶台上一撂,快子横在盘子上,然后她紧忙回身到里屋,从大立柜后面拽出把伞来。

而这时,赵军上前将小姑娘背着的包袱解下来,把裹在外面的黑布打开,从中拿出一把大黑伞递给小铃铛道:“别包了,就这么去吧。”

“嗯!叔,我听你的!”小铃铛欢喜地一点头,接过雨伞紧紧地抱在怀里。

“先放一边。”赵军伸手握住伞把,将伞拿到手里,另一只手拿起灶台上装煎蛋的盘子,递给小铃铛说:“铃铛,给这吃了再走。”

“嗯,谢谢赵叔。”小铃铛接过盘子,又拿过横在盘子上的快子,夹起煎蛋往嘴里送。

小姑娘家最近条件好了,她爸从永兴大队拿回来的鸭子也下蛋了,小铃铛脸上也有肉了。

这时,赵虹、赵娜、李小巧背着书包从屋里出来,而王美兰手里拿着一把黑布大伞。

眼看着赵娜要扑过去找小铃铛,王美兰紧忙一把给她拉住,然后对小铃铛说:“铃铛慢点吃,别着急。”

王美兰话刚说完,赵军端着碗水过来,等小铃铛吃完,王美兰才把伞交在赵虹手中,并叮嘱道:“你们听铃铛话,打伞啥的别扎着。”

这时,小铃铛已把岁数小的赵娜牵在手里,跟王美兰说:“赵奶你放心吧,我们上学去了。”

说完,小铃铛又跟赵军招呼一声,才牵着赵娜往外走。

王美兰把四个孩子送出院外,回来就见赵军在里屋穿好了上山的衣服。

“儿子!”王美兰见状,忙到西屋问赵军说:“今天有雨夹雪啊,你要干啥去呀?”

赵军澹澹一笑,按住王美兰的手,道:“没事儿,妈,我不往山场里头走,搁外头转悠一圈,找点东西就回来。”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