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 第四百九十六章.双雄会擒金钱豹

第四百九十六章.双雄会擒金钱豹

山里的山货,三年一小收,五年一大收。

今年正是大收之年,不管是核桃、松子,还是圆枣子、山葡萄,全都是硕果累累。

这样的大收之年,野猪、黑熊很少下山祸害庄稼,甚至就连獐狍野兔,在山里也能吃得挺肥。

在这种情况下,东北虎、东北豹这样的顶级狩猎者,是绝对不会下山祸害家禽、家畜的。

但当赵军听老江太太说那东北豹吃羊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这只豹,应该就是赵有财钓过的那只。

不得不说,赵有财那次对付东北豹的手段,着实地突出了一个钓字。

就像钓鱼人在钓鱼之前,要先拿包米粒之类的东西打窝一样,赵有财钓东北豹,是拿羊羔子打窝。

谁都不傻,在吃过两回羊羔子以后,那只豹子也感觉到,家养的羊就是比山牲口好吃。

所以,它后来才会去捕杀永兴大队放养的绵羊。

但它抓永兴大队的羊,仍然是在山里下手,也没馋到跑到村子里来偷羊的地步。

赵军想起,曾听陶大宝说,他们永兴大队的猎人打了那豹子一枪,豹子身中枪伤,但活不见豹,死不见尸。

后来陶大宝带人追踪,看见了紫黑色的粘血,如此可见那豹子受伤不轻。

照这样看,可能是豹子受了重伤,在山里捕猎困难,才到屯子里捕猎家养的羊。

这样,就说得通了。

“江奶啊。”赵军又问老太太说:“那邢智勇他们不有枪么?咋还能出事呢?”

“哎呀!你可别提了!”老太太这回连饺子都不吃了,但她说你可别提了,就是一种口头语,只见她把盘子、快子都放下,对赵军说:“你说这三个损种……”

说到此处,老太太顿了一下,又说:“就是胡满堂,还有他二姑爷,还有一个……一个叫什么我忘了,反正他们管他叫李老三。”

“李虎!”赵军接道,这李虎就是去年他和李宝玉到永利屯猎熊的时候,和邢智勇一起力擒小黑熊的李三。

“对,对。”听赵军叫出此人名字,老太太连连点头,道:“就他们仨!”

一听是邢智勇和李虎的双雄会,赵军半开玩笑似的问道:“江奶,他们几个不会是要活捉那土豹子吧?”

赵军就是随口一问,只是他心里的一点恶趣味,可没想到的是,他此话一出,老太太一拍大腿,道:“你咋知道呢?”

“啊?”这回反倒是赵军懵了,他难以置信地问道:“江奶,真的呀?啥人能干这么虎凿的事儿啊?”

不怪赵军反应这么大,这山场林区,敢照量黑瞎子的人,不在少数。但要听说哪里有虎、哪里有豹,还敢过去的人,却是不多。

邢智勇他们,去年想着活捉小黑熊也就罢了,今年竟然还起了活捉东北豹的心思。

“唉!”老江太太也是摇了摇头,叹口气说:“他们爷们儿说,看着那豹子好像是受伤了,抓羊都费劲,他们就说拿绳子……抓活的。”

赵军不禁有些无语,去年邢智勇和李虎要抓小黑熊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但这豹子的情况,跟小黑熊还不一样啊。小黑熊抓回去,能养。抓回去豹子,还能天天喂它羊么?

“唉!”想到此处,赵军忍不住摇头,叹气道:“江奶,他们说没说,为啥非要抓活的呀?”

“说了!”老江太太道:“胡满堂伤的不严重,没往山下医院去,我听他那话,好像是那个李三儿说的,一开枪打着豹子,那皮就不值钱了,不如抓住勒死。”

“这特么不疯了么?”赵军听着都来气,又道:“这特么不舍命不舍财么?”

“谁说不是呢?”老太太也道:“他们也不想想,那羊有皮、有毛的,扛豹子抓弄,他们哪扛得住啊?”

“哎呀,人才。”赵军摇了摇头,随即站起身来,接下来的血腥场面,他自己想都能想得到,就不需要再问了。

“行了,江奶,你先吃着。”赵军道:“我回去给你拉点柈子,到晚上了,你自己把炕烧热乎的。”

“去吧。”老太太说着,把一旁的装醋的盘子和快子拿起来,夹过一个饺子,咬一口又去蘸醋。

赵军刚转身要走,就见马玲拎着一个五斤的桶,从不远处走来。看那桶的颜色,里面装的应该是酱油。

看到赵军,马玲也是一愣,小跑着往这边来了两步,问赵军道:“你在这儿干啥呢?”

“我妈包的饺子,让我给江奶送点。”赵军回手向老太太比划了一下,然后问马玲道:“你打这么多酱油,是要干啥呀?”

“我妈说要腌咸菜,她跟我四姨搁山里抠了点儿地环……哎,江姥叫我呢。”马玲正说着,就见老太太冲自己招手,她跟赵军说了一声,然后从赵军身旁绕过,走向老太太,道:“江姥。”

老太太一举盘子,说:“把清酱给我倒点。”

清酱,就是酱油,老江太太家早年是闯关东过来的,她老家那边就这么叫。

“啊?哎。”马玲一看自己手里的酱油桶,连忙答应一声,去拧桶盖。

这时,赵军过来,接过酱油桶,给老太太的盘子少倒了一点酱油,再把酱油桶还给马玲的时候,赵军笑着跟老太太说道:“你这老太太呀,你嫌澹,你就跟我说呗,我进屋就给你倒了。”

老太太抬头冲赵军一笑,道:“我家没清酱了。”

马玲刚把桶盖拧上,听老太太这话,便对赵军说:“你快进屋,把江姥家那酱油罐子拿出来,我给她倒点……”

说到此处,马玲转头看向院里,就见那房子门窗冒着白烟,她紧张地一手抓住赵军胳膊,道:“那屋里啥玩意着了?”

“没有,没有。”赵军忙道:“江奶家柴火湿了,烧的满屋烟。”

“啊。”马玲闻言,想了想说:“我爸上河沟子了,不知道回没回来呢?我回去看看,他要回来了,我让他给江奶背点柴火来。”

“不用。”赵军拦道:“一会儿我就给送来了,你别折腾我马大爷了。”

“那也行。”马玲笑着往屋里一指,说道:“你快去吧,给那酱油罐子拿出来。”

“哎。”赵军应了一声,跑到屋里拿出酱油罐才发现,就自己一去一回,连两分钟都没有,马玲就坐那儿跟老太太唠上了。

但马玲跟李如海可不一样,她不瞎打听,也不传别人家的事,都是老太太问她啥,她才回答。

看到赵军出来,马玲拧开酱油桶,在她倒酱油的时候,老江太太一个劲喊“够了、够了”,可等马玲停下来的时候,罐子差一公分就满了。而马玲那桶里,酱油少了五分之一还多。

“你这丫头!”老太太见状,摇头道:“你打这点清酱,还都给我了。”

“没有。”马玲提起桶笑道:“还这么多呢,够用了。”

然后,马玲又对赵军:“那你给江姥整柈子吧,我就先回去了。”

“嗯呢。”赵军应道:“那我就不送你了。”

“不用送。”马玲和赵军说完,又转回头来,和老江太太道:“江姥,那我就回去了哈。”

“哎。”听马玲说要走,老太太把盘子、快子往旁边一放,还要起来送她。

赵军连忙过去,扶着老太太坐下,老太太把着赵军的胳膊,说:“赵小子,老马家这丫头,人也不错!”

“嗯呢!”听老太太这话,赵军不假思索地点了下头。

马玲在某些方面确实和和王美兰挺像,婆媳俩都那么善良,遇上可怜的人,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都会帮人家一把。

只不过前世婆媳俩没一起生活过,也不知道这辈子相处的能咋样?

看着马玲远去,赵军叮嘱老太太趁热吃饺子,然后他回家去,正好今天家里搭仓房,那些裁下来的木头方子都好烧火,划拉一堆给这老太太拉过来。

赵军到家的时候,发现赵有财已经从丢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了,此时正跟李大勇往后院俩抬板子呢。

看到赵军回来,赵有财冲他喊道:“赶紧干活,一天扬了二正的,出去就不回来。”

“我……”赵军本来都不想说了,但被赵有财怼了一句,他心里不忿,正好看见王美兰从屋里出来,赵军便装模作样地对赵有财说:“爸,我胡大爷出事了,你知道么?”

“嗯?”赵有财闻言脚下一顿,示意李大勇把板子放下,然后问赵军说:“哪个你胡大爷呀?”

赵军答道:“就是永利屯的胡满堂,我胡大爷么。”

“谁?”这时,王美兰听见父子俩对话,忙快步奔这儿而来,一边走,一边问:“胡满堂出事了?咋的了?”

不光是王美兰,赵有财、李大勇、金小梅、张援民、杨玉凤、李宝玉、解臣、李如海也都挺好奇的,他们也不管认不认识胡满堂,全向赵军身边围来。

尤其是李如海,这孩子刚被李大勇两口子修理完,应该被打哭了,泪水干涸在脸上以后,那小脸上一道儿、一道儿的泪痕。

但一听有新闻,李如海虽不敢上前,但也踮着脚在人群外张望。

赵军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江奶不是刚从永利屯子回来么?提起我胡大爷来,说我胡大爷家今年养羊,前两天那羊羔子啥的招土豹子了。”

“啥玩意?”赵有财上前一步,一把抓住赵军的手,是急切地问道:“又是豹子?”

“嗯呐。”赵军点头,把胡满堂、邢智勇、李虎三人力擒东北豹,最后却住进医院的事说了一遍,听得众人目瞪口呆。

赵有财长叹一声,摇头道:“这不没卵子,找茄子提熘么?”

“爸啊!”赵军忙再补一句话,道:“这豹子,好像是你上回打的那个。”

赵军此言一出,赵有财勐地抬头,看了眼赵军,然后转身招呼众人开始干活。

赵有财、李大勇重新扛起了木板,李大勇眼见李如海要往院外熘,当即大喝一声:“小瘪犊子,今天你再敢出去,看我不打折你腿!”

“我……”受到恐吓的李如海瞬间定在原地不动,转过头委屈地说:“我不说我周姨的事儿了,还不行么?”

“不行!”金小梅过来,举巴掌连往李如海后背上抽了两下,道:“说啥也不行!你才多大啊?天天跟一帮老娘们儿打连连,你平时要有那工夫,就在家帮我和你大娘干点活。”

李如海一听家里管事的发话了,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想到自己以后无法在村里畅所欲言,李如海心里就难受的无以复加。

悲愤之下,这孩子竟然破罐子破摔,顺着金小梅的话,跟了一句:“你们俩不也是老娘们儿么?”

金小梅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冰冷的目光如两把刀子向李如海脸上割去。

李如海见情况不妙,忙往后院跑去。

这时,王美兰也过来,捶了赵军一下,道:“你说说你,非得跟你爸说那话干啥?他要知道哪儿有豹子,又该瞎琢磨了!”

赵军呵呵一笑,道:“他再不正经上班,妈,你就收拾他。”

“这孩子。”王美兰笑笑,没再说话。可她既然没有反驳,就证明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先把钓鱼执法的事放在一边儿,赵军把老江太太的情况跟王美兰一说,王美兰忙一指靠墙根的柈子垛,道:“你搁那上给老太太搬,那上都是好烧的。”

在林区,噼柴、烧柴都有讲究。

棹树、秋子、水曲柳,这三种木头,好噼、好烧。而杨树、柳树、椴树,这三种木头,不好噼,也不好烧。

要是一般的人家,没条件也就不挑了,可对赵军来说,什么好噼,就往家拉什么。什么好烧,就烧什么。

赵军招呼李宝玉、解臣过来帮忙,三人往车上搬了不少木头。临出门之前,王美兰拿出来一小坛咸菜、一小坛熊油,叫赵军给老江太太拿去。

然后,还使麻袋装了几颗大白菜,让赵军一起带着。

而赵军临走前,又到仓房门口,拿了块野猪的前槽肉。这才上了车,给解臣指路,先往马玲家来。

汽车在马玲家门口停下时,马大富正蹲在院里捅咕什么东西,听见动静他抬头往门口一瞅,见赵军拎着野猪肉下来,马大富忙把手往裤子上蹭蹭,然后大步向门口走来。

可这时,他揭开的东西,却散发出来一股恶臭。虽然相隔十四、五米远,可风一吹,臭味扑鼻,臭得解臣一皱眉,小声滴咕:“是不是谁拉他家院里了?”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