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港综从赤柱监狱开始 > 第856章 铁面判官

第856章 铁面判官

连续在主持人口中,听到好几个熟人的名字。

丁云峰略微惊讶,这一次的亚洲赌王大赛,还真把周边地区知名赌徒吸引过来了。

陈金城这个时候,也是摆平对手得到第二轮淘汰赛的资格,他拄着手杖走了过来:“丁生,怎么样,可有发现那个叫做严真和大军的人?”

“目前还没看到。

不过,特异功能运用在赌牌上,不一定要亲自下场。

如果功力够的话,他们可以在观众席,隔空发功帮下场的人变牌的。”丁云峰婉拒陈金城的雪茄,自己掏出华子点上,看出此老还有点将信将疑,他微笑岔开话题:“刚刚听到广播,聪明他二叔扑街了。”

陈金城苦笑摇了摇头:“正常啦,早在我预料之中,阿松那两招,连洪光都摆不平,更何况高进?

我只是没想到,那家伙,糗到连次名出线位都拿不到而已。”

提起陈松这个家族里面,赌术最水的成员。

陈金城面上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因为在参赛之前,陈松大发厥词,反对陈家和丁云峰联手,还坚持要以蛙岛赌王的身份和立场出赛。

现在第一轮就被人淘汰掉,真是把脸从蛙岛丢到新加坡了。

“好了,不提那个丢人现眼的玩意了。丁生,不如我们过去看看聪明的情况?”

“好哇,一起走。”丁云峰无所谓点了点头,与陈金城并肩而行。

为了避免互相干扰,大赛包了一家豪华酒店举办,仅是初赛,就分为3层楼3个不同的大厅。

除了参赛者、裁判、以及每位参赛者自带那名观众,可以有资格进大厅观战,就剩下少数,类似丁云峰这样被冢本家族邀请过来的特殊嘉宾,才可以带几个人进去。

而这样一场同赌有关的盛事,肯定不止仅是吸引到以上这些人。

捞偏门的势力,走单帮的散人。

一个二个,在这几日,全部挤来爪哇岛。

虽然这些人没资格进去大厅观战,但是守在大赛举办酒店的走廊,也能等到大人物出现,看看有没办法得到这些上位者的青眼,就此一步登天嘛。

赌魔陈金城身为南洋赌坛上知名的坐地虎,刚从参赛大厅走出来,就引起这些有心人的瞩目。

而有资格同他并肩而行的丁云峰,更是引起这些人的好奇。

等他们打听到,这个男子,就是港岛黑白两道吃得开的丁先生,个个争先恐后靠拢上来。

“陈老,在下的大马徐家,经营橡胶园和药品……”

“丁先生,我能帮您杀人,给我一个机会……”

……

有混黑、混灰的‘成功人士’,想通过陈金城的关系,认识丁云峰;

也有赌徒枪手打手,想要毛遂自荐,希望能在丁云峰的手下混碗饭吃;

除了以上这些,更多的还是一些姿色不错的年轻女子,隔得老远,就冲着这边搔首弄姿。

陈金城面挂笑容,拉着丁云峰的手臂走向电梯,二人周围,有陈家的保镖护着,将这帮牛鬼蛇神拦在外面。

罗宾探长个子小,走在人群里面毫不起眼。

这老头双手插兜,吹着口哨,看上去漫不经心,实际上,他隐于墨镜后面的双眼,却警惕观察着周围。

出道一个甲子以上,探长什么场面没见过?

如果扶桑人要搞事,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这不!

提防什么,就来什么。

走到电梯门口,一个穿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男子,满脸笑容按开电梯的同时,还很有礼貌躬身行礼。

可在罗宾探长眼里,此人趁着弯腰,背于腰后的右手,已经摸出一把装有消音器的袖珍手枪。

脚步加快,一闪而过。

罗宾探长从队伍的最后,突然走到丁云峰和陈金城的面前:“借过借过,让一下我老人家哈。”

八嘎!

哪冒出来的矮子?

假扮成为服务生的枪手,对于突然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宾探长很恼火。

因为探长身高矮小,刚好拦住他为了保持躬身,原本已经很有限的视野。

“啊!我九十几岁了,插个队而已,你居然骂我?”罗宾探长震惊摘下墨镜,定定看着这个枪手。

“……”扶桑枪手一脸懵逼,可不等他开口解释。

罗宾探长已经对着他的下巴,挥出一记上勾拳。

啪!

干瘪瘦小的拳头,带起一阵恶风狠狠击中这个倒霉枪手的下巴。

站在周围的丁云峰和陈金城,很清晰听到一声牙酸的骨裂声。

原本半躬身的酒店服务生,如果将他的动作放慢一倍,那么就能看到他的面颊,在挨了罗宾探长拳头那一瞬间彻底变形的经过。

砰!

身高一米八的青年人,被身高不足一米五的老头一拳轰得双腿离地,整个人后仰摔在地上。

背部先落地,砸得酒店走廊地板微微震动,同时还有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滴熘熘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面转动。

“哇!不是吧,就为了提防电梯插队,居然需要带枪上岗啊!”罗宾探长一脚踩住手枪,双手叉腰,仰头大喊。

开幕不到半天,居然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酒店管理层、国际赌协,双双派人过来,经过一番简单的调查,服务生身份很快就被核实,还在杂物间找到被人打晕扒去衣服的酒店员工。

酒店管理层,当场就给酒店Boss打电话汇报情况;

国际赌协的人,也是请来这次大赛的那位仲裁者。

“丁先生,陈先生,这件事情,我们保证尽快查清,给两位一个交代的。”国际赌协,绰号铁面判官的仲裁者,走到丁云峰二人面前说道。

陈金城冷笑一声:“老何,不用这么麻烦了。

是谁派的人,我和丁生心中有数的!

可别说我不给赌协的面子,你们要求不能带枪,我们答应了,要求保镖不能带进大厅,我们也答应了。

可眼下人家都把杀手埋伏到电梯门口这种必经之处,那么抱歉,接下来几天,如果还要我们继续参赛,我得带点人在身边,免得桌上的输赢没确定,我的脑袋先开花了。”

“老陈,别说气话。你这不是难为我吗?”铁面判官苦笑拦住陈金城,干脆顺势走进电梯。

丁云峰微笑带着罗宾等人走了进来,有陈金城这种赌坛老家伙在场,与国际赌协打交道的事,轮不到他操心。

陈金城哼了一声:“我难为你?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这种事,你觉得捂得住?

我不怕告诉你,就算陈家肯卖你的面子,参赛其他人你也搞不定的。

扶桑鬼子就是扶桑鬼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打什么主意。

先淘汰陈松,再把我做掉。

接着一路护送聪明进决赛,逼他上桌把陈家名下的赌船输掉是不是?”

“老陈,你陈家和冢本家的恩怨,你别冲我说啊!

你是知道规矩的,国际赌协,一向只是提供平台,提供牌局仲裁,我们不站位的。”铁面判官暗叫棘手,同时也在内心将冢本安康骂个狗血淋头。

上次做事这么没品,还是南棒国举办的一次赌赛。

丁云峰这个时候,也算看出国际赌协这帮家伙的做事风格了。

轻咳一声,峰哥将铁面判官的注意力拉了过来:“何老,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办啊!

既要我们卖你的面子,冒着生命的危险,去遵守大赛那点狗屁规则。

又不肯稍微偏下屁股,岂不是把我丁云峰和陈老架起来当做扶桑人练枪的靶子了?

喂,事情做到这么难看了。

那要不要我掏2块4毛钱,先给我俩各自买颗子弹,托您送去冢本家的手上啊?”

“丁先生,这……”铁面判官被丁云峰顶了这一句,面色阵青阵白,一瞬间词穷了。

陈金城右手夹着雪茄,发红的烟头,戳到老何鼻子前面:“面子?规矩?

刚刚老夫差点被人枪杀啊!

是枪杀啊,你特么懂不懂这两字的份量。

我把话放在这里了,要么我立即退赛,要么你就得在合适的时机表现表现。

否则的话,老夫死也要拖你当个垫背下去。”

……

叮!

从3楼升到9楼,又从9楼升到3楼,往复好几次的电梯,终于停在6楼了。

丁云峰、陈金城和铁面判官说说笑笑走了出来,罗宾探长和阿友等人跟在后面,气氛十分和谐,让收到风,守在各层电梯出口,等着第一手情报的各方人马大失所望。

“好好好,多谢两位体谅。”铁面判官对在场的赌协员工和冢本家族成员打了一个眼色,笑容满脸,分别同丁云峰和陈金城握手。

丁云峰一脸愧疚:“行走社会这么多年,难免结下几个仇家,好彩我的人发现及时,这次没有误伤到无辜的人,何老,给你们添麻烦了。”

“好说好说,丁生不用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国际赌协敢承办这种赛事,什么大场面没有遇到过?

小事一桩,我估计已经处理好了。”铁面判官用力与丁云峰握手,扭身看着旁边那个刚才最先赶去现场的手下:“怎么样,五分钟过去了。

可别告诉老夫,你们还没查出那个人的身份啊。”

国际赌协这人也机灵,一听就猜出上面和这两位谈妥了。

他看了一下丁云峰,再看看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陈金城,试探回道:“回仲裁者的话,已经查出来了,是一个缅邦的杀手,收了丁先生仇家的钱……”

“闭嘴!你懂不懂做人?

应该先反思我们在安保问题上面的疏忽。

什么收到丁先生仇家的钱,说得好像起因在丁先生身上一样。

滚一边去,丢人现眼的玩意。”铁面判官两条刀眉立了起来。

喝退手下的同时,铁面判官暗暗感慨,这一届不行啊,虽然懂得看风向,却不晓得说话的艺术。

丁云峰和陈金城没有纠缠这些小问题,带着人手走向位于6楼的参赛大厅。

等到他们这帮人走后,冢本家族的人,赶紧靠近铁面判官,话还没说,一张支票已经塞进对方的衣兜:“何老先生,这次让您受累了!

我家少爷说了,只要您能够稳住丁云峰和陈金城,待到大赛结束,冢本家族,还有厚礼奉上。”

“哎,你转告冢本英二,既然决定在赌桌上面解决问题,就别出这些上不了台面的阴招了。

国际赌协虽然收了你们的钱,但是也不能做得太过分,失去公信力。知道了吗?”

“嗨!请您放心,类似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次发生了!”

“希望吧。”

……

拍拍衣兜里面的支票,铁面判官板着脸,大步走回电梯,返回位于9楼的临时办公室。

关上房门,他将支票掏出来,定神一看,100万美金。

“小气吧啦。”将支票收好,铁面判官探手在另外一个衣兜,掏出一张紫色纸符,面色十分难看。

这符,让他回想起刚刚电梯停下之前,那个站在丁云峰身后,带着圆框眼镜,长相有点呆,造型有些邋遢的男子。

“居然还带了一个华国的道士在身边,老冢本啊,你别怪我收钱不办事,实在是钱和命比起来,但凡正常人,肯定选命啦。”

……

“哈哈,我赢了,我赢了!”

陈聪明艰难战到最后,终于以微弱的优势,拿下所在小组第二名,成功出线。

全程在观众席陪着他的黄师虎,一脸疲劳捏了捏鼻梁,对于冲到自己面前的陈聪明,他连看一眼都懒。

“玛德,我出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极品。

亏你还是出生在赌术世家呢,玩牌居然能够菜到这种程度。”黄师虎捂着脸,旁边放着一本笔记和一只钢笔,本子上空白一片。

陈聪明嘿了一声:“喂,你以为我很容易啊!

你也不想想,这次有资格参赛的,哪个不是一方高手啊!

对了对了,你不是负责收集情报的吗?怎么样,写了多少啊?”

“写条毛,四只菜鸡互啄,浪费笔墨吗?”黄师虎无语看着陈聪明:“如果换我上去,五分钟内就摆平他们出线了。

你特么赌了五十分钟,我都打了两顿瞌睡好不好!”

港综从赤柱监狱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港综从赤柱监狱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