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秦功 > 第五百一十二章:尸埕的疑惑,大伯?

第五百一十二章:尸埕的疑惑,大伯?

“白衍称一囚徒,为大伯?”

府邸中,日渐萎靡不振的尸埕,听到仆从的禀报,顿时老脸满是诧异的看向仆从。

“是的!相国,这两日此事皆有流传,并且更卒士伍之中,许多人曾听闻那男子所犯之事!”

仆从对着尸埕拱手点头,继续说道:“据传闻,那男子是齐国人,曾在稷下学府蒙学过一段时日,曾见过李斯一面,此事尚不知真假,唯一确定的是,数年前男子从齐国赴秦,想投奔李斯。”

仆从说到这里,看向尸埕。

“后李斯谁不记得此男子为何人,思虑之下,便让其,在长子李由府中做食客,听说......”

仆从说到这里,也感觉有些古怪,不知怎么说下去。

“听说何事?”

尸埕见到仆从说到一半便不说,皱眉问道。

此刻尸埕心中满是疑惑,齐国人?平阳白氏,白起后人中,可从未听闻过有那一支族人,去齐国的,就是白起的那些孙子行商,似乎十余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后便再也不去齐国行商。

眼下白氏的顶梁,也是白氏在秦国掌权之人,白衍!怎会叫以齐人为伯父?

“听说此人手脚不干净,在李由府邸食禄,却见财而行窃,后听闻逃回齐国!”

仆从禀报道。

“行窃?”

尸埕听到仆从的诉说,彻底无语至极,这世上最让人不耻的事情,便是去人家府邸做食客,却还偷主家的东西,这般人不管去哪里,都不会被人待见,毕竟恩将仇报这等事情,素来让人厌恶。

但眼下听到仆从这么一说,尸埕更是不明白,为何白衍,会称呼这么一个人,为大伯。

“此人眼下尚在何处?”

尸埕想了想,询问道,打算去见一见那人,毕竟这件事情实在让尸埕有些疑惑。

“应当是在白衍书房之中,听闻自从那男子被白衍带回府邸,这两日皆在府邸内居住,好吃好喝,颇有主家指使他人的模样。”

仆从说道。

这件事情方才仆从也去打听过,虽然不清楚那男子与秦将白衍是否真的有关系,但自从那男子来到府邸后,不管是府邸的侍女还是看守的秦国将士,都有些言论,但涉及白衍,所有人都不敢有半点怨言。

“莫非是真的?”

尸埕露出思索的表情,听到来龙去脉后,不知为何,突然心中隐约感觉,那男子,或许真的与白衍有血脉之亲!

府邸中。

白衍的书房外,杨彦、惠普、虞和三人,带着几名将领,急匆匆的走来,随后来到书房内,一眼见到此刻房间之中,已经站满其他将领。

在昝寿、颜岳,以及于奉、虞鲁等人的注视下,杨彦、惠普、虞和上前,对着白衍拱手。

“将军!”

“将军!

三人之中,最兴奋的莫过杨彦,此刻杨彦整个人都神采奕奕,与当初犯错负伤,后被贬函谷关时的模样,宛若两人。

这段时日亲自统领过边骑,杨彦这才体会到,当初秦国大军,到底面对什么样的对手,而那名扬天下的边骑,到底有多精锐骁勇,若是非要形容这段时日的感觉,杨彦只能感叹一声痛快。

只要大梁之中,有魏军胆敢出城,不管数量多少,杨彦都能从容的应对。

“渠道已经挖通!”

白衍见到杨彦三人归来,点点头,随后看着身旁那挂起来的巨大布图。

杨彦听到白衍的话,正准备看向地图,这时候突然注意到,白衍身旁,居然有一个中年男子,身着布衣,站在白衍身旁。

望着那陌生的中年男子,杨彦有些好奇,居然能站在白衍身旁,而且还一脸如此澹然,莫非是哪一位名士?

杨彦、虞和、惠普三人看向大伯时。

大伯也见到三位将军的目光,顿时大伯嘴角上扬,露出少许笑脸,紧接着便看向身旁侄儿,等待侄儿开口说话。

这几日。

大伯可谓是从人生低谷,走到人生高峰,以往别说他高攀不起,甚至都没资格上前搭话的那些将领,如今见到他都卑躬屈膝的,就是这些一个个秦国颇有名气的将军,见到他也都是客客气气。

这些将军在军中,那个不是统领军中数千兵马,就是在秦国朝堂内,也都是朝堂柱梁,更别说回到其族所居住城邑。

如今,众多将军,那个不给他颜面,哪一个待他不是客客气气的,礼数有佳。

这如何不让大伯得意,大伯甚至心想,待日后他随侄儿回咸阳,定会让昔日看不起他的那些人好看,至于那些往日有过恩惠的好友,不乏可以提拔一番。

还有,日后若是有朝一日,侄儿领兵攻打楚国,待兵临城下之时,哼哼~!

想起往日那些刻薄的楚吏,大伯便忍不住动怒,日后大伯倒要看看,他们焉能再趾高气扬否。

“再等三日,四日后若魏国不降,便开凿渠水!”

白衍站在地图旁,尽管有心理准备,然而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依旧有些惆怅。

白衍深知,水祸,最终受害最多的,终究是百姓,但另一方面,身为将军,白衍却不可能,让将士们白白去送死,先思君王,后忧伍卒,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在魏国百姓前面。

况且若不用水淹,日后死的将士只会更多更多,最后,恐怕还是要用水淹!

“在此之前,要遣使去大梁,劝降魏王!”

白衍转过头,看向众位将领。

若是荀朔在这里,白衍一定会让荀朔去,荀朔是名师之后,大名鼎鼎的荀子后人,由荀朔去大梁,不仅能劝说魏王,也能游说一番魏国那些名门望族,毕竟那些名门望族无论如何,都会给荀朔颜面。

可惜,此刻荀朔不在。

“遣使?将军!末将愿意前往大梁,劝降魏王!”

“将军,末将亦愿前往大梁!”

书房中,听到白衍的话,几乎不少将军纷纷都眼色一亮,特别是从燕地领兵赶来的那些将领,像于奉、枞、虞鲁等人,便连忙对着白衍拱手辑礼道。

谁都清楚,这是一次机会,实打实的好机会,毕竟以秦国使臣的身份,去劝降魏王,这本就有助于自己的名声,若是能游说劝降魏王,让魏王降秦,那毫无疑问,便是头功,此等功劳,无法想象,再者,就算无法游说魏王降秦,只要施展口舌,也有机会展露自己。

毕竟常年领兵在外,根本少有机会去咸阳王宫,更别说让秦王记住自己,秦国疆域如此辽阔,大营之多,将军之众,很多将军终其一生效力秦国,都没能让君王知晓自己的名字。

“将军,末将,亦愿前往大梁!”

一旁的昝寿,想了想,也向白衍拱手打礼道。

经历过此前的事情后,昝寿、仲右、颜岳三人,纷纷收敛往日的心高气傲,特别是在后面,看到边骑一个个战功,见到三万余边骑在大梁城外,压得魏国大军都不能出大梁,他们哪里还敢在白衍面前,有任何嚣张之色。

在见到那些边骑的骁勇后,昝寿、仲右、颜岳三人,终于明白,为何不提秦国朝堂中,就是韩赵旧地,白衍仇敌无数,却从未有人,敢去雁门谋乱。

也终于明白,为何那时候,白衍根本不怕他们统领黔中而来的三万大军,在营地内闹事。

“将军,吾等亦愿前往!”

听到昝寿的话,仲右、颜岳也都纷纷对着白衍拱手打礼,一脸诚恳。

白衍看着众人一眼,正准备开口。

大伯呼吸急促,看了那些将军一眼后,早已经等不及的他,连忙上前,拱手。

“衍儿......啊,将军!”

大伯在这里耍了一个小心机。

大伯深知如今他论资历、地位,比不上那些将军,论背景,更是远远不及,眼下唯一的倚仗,便是只有侄儿,故而方才故意不小心说出口,其目的便是提醒那些将军。

他是衍儿的大伯。

“吾,亦可前往大梁,亲自游说魏王降秦,此前吾在魏国,素闻魏王其心性为人,定能游说之!”

大伯一脸从容澹定的看向侄儿,在众目睽睽之下,拱手说道。

大伯怎会不清楚,眼下去游说魏王,乃是天赐良机,只要以秦国使臣出使大梁,就算无功而返,日后待魏国灭亡后,都能算上一份功劳,直接入仕为官,轻而易举。

想到如今侄儿水渠都已经拓好,就等凿开水口而已,魏国灭亡已经是板上钉钉,此等功劳,大伯自然不想看着侄儿将其交给外人。

在大伯眼里,他与衍儿,才是自己人,有血脉之亲。

“两国之事,不容儿戏,既为秦使,当重臣大将前往,非以诚之,何以说之!”

白衍看到大伯拱手,迫不及待想要去大梁的模样,根本不可能会答应。

知晓大伯心性的白衍可不傻,若真让大伯去大梁,别说劝降,估计大伯离开厘城,便会去大梁城内作威作福,收受魏国士族送的好处。

不再理会大伯,白衍转过头,看向其他将军。

“昝寿、仲右、此行吾命你们二人,前去大梁,劝降魏王!”

白衍最终把目光定格在昝寿、仲右二人身上,把这件事情交给这二人去做。

这段时日白氏铁骑的将领主要负责检查挖渠之事,而边骑将领领兵,连战连捷,在出使大梁这件事情上,若是再给铁骑、边骑将领去做,便有些失于人言。

燕国那些将军此前攻打燕国,都立有战功,对于交给昝寿、仲右二人前去,都不会有意见。

眼下白衍麾下大军,抛开蓝田新卒之外,都是由燕地、黔中、雁门三个方向的兵力组成,军心稳不稳固,很多时候都是与利益相关,这是当初跟着腾老将军,以及王翦将军,白衍学到的道理。

“诺!”

“诺!

昝寿、仲右都没想到,白衍毫不犹豫的把这件事交给他们二人,愣了愣,随后连忙低头打礼道。

声音之中是感激,而低头,是因为惭愧。

这时候。

大伯就是有些尴尬,只能连忙赔笑,见到其他将军的目光,大伯也只能硬着头皮,后退两步,回到原来站着的地方。

若是以前,大伯看着侄儿把好事交给别人,定会毫无顾忌的骂起来,然而眼下,大伯哪里敢反驳侄儿的决定,毕竟大伯比任何人都清楚,别说这两日他的地位以及之所以受人尊重,都是源自侄儿的原因,就是日后,皆是如此。

“将军!咸阳急令!”

书房外一名将士,带着三名穿着秦国官服的男子走进来。

杨彦、宴茂等人见状互相对视一眼,此前挖渠的速度有些超出意料,幸好咸阳这时候终于来消息。

不过,让人疑惑不解的是。

为何是三个秦国官员送来?而且其中两人还端着木盘,一个木盘上,居然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微臣白衍......”

白衍在众目睽睽之中,上前,本以为会与往常一样,等待这三名官员宣读诏令,不曾想三名官员连连摆手。

“将军,此乃王上密令,吾等不得过目!”

为首的年轻官员对着白衍说道,随后便从另一名官员手中,双手捧过密封着的布诏,递交给白衍。

白衍有些意外,便拱手打礼,接过布诏后,检查一眼,于是便打开看起来。

“将军,王上还命吾等,将此虎符,送来给将军!”

官员看着白衍,又从另一个官员手中的木盘上,去过木盒,打开后,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虎符,交给白衍。

“大将符!”

“大将符!

!”

当看到那虎符的模样,看着布诏的白衍尚未有反应,连同昝寿、仲右、于奉、枞,乃至杨彦等一众将领,全都瞪大眼睛,轻微的失声惊呼,互相看向彼此,面面相觑。

身为秦国将军,对于秦国将爵以上的虎符,他们自然知晓其图桉,并且他们自己,也都有相对应的将符。

但眼下,看着这三个秦国官员,居然把‘大将符’拿来,交给白衍,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惊。

别说他们,很多人名将终其一生,都不一定碰过大将符。

“微臣白衍,叩谢王上!”

白衍看过布诏,见到上面嬴政的回复,故而对于大将符,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满心感激的辑礼,随后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虎符。

拿着虎符,白衍看了一眼,想到嬴政在得知他的打算后,不仅没有反对,还把调动王贲大军的权利,全都交给他,白衍心中不禁浮现暖意。

“众将士听令!”

白衍让门外的将士,带三个官员下去休息后,便看向其他将军。

听到白衍的话,杨彦、于奉、枞、等人,纷纷对着白衍打礼,等待听令。

“拔营,迁营至大梁城外!”

白衍下令道。

“诺!”

“诺!

!”

杨彦等人闻言,纷纷拱手领命,随后转身离开书房,昝寿、仲右二人对视一眼后,看了看白衍,也跟着转身。

很快。

书房内,除去白衍,便只剩下尚未离开的大伯。

大伯在木桌旁,看着侄儿手中的大将符,喉结动了动,目光满是震惊,大伯没想到,自己的侄儿,居然得到象征秦国兵权的大将符,嬴政这是多信任侄儿啊~!居然把如此重要的虎符,送来给侄儿。

这可是手握秦国数十万大军的兵权!

回想李斯,彼时多少人都羡慕,李斯深得嬴政器重,子嗣皆与王之子女婚配,李斯本人在秦国,更是位居权臣。

眼下,看着自己的侄儿,大伯心中那叫一个激动。

与李斯不同,大伯是亲眼看着侄儿长大的,大伯都不敢想象,出身水村,那个从小就被人嘲笑的侄儿,那个瘦弱沉默的侄儿,如今,却掌握着秦国兵权的大将符!就是整个天下,所有诸侯国中,仅有寥寥无几的人拥有的权利。

“侄儿啊!”

大伯回过神后,看着白衍,想了想,笑着上前。

“侄儿,若不还是让伯父出使魏国大梁如何,毕竟伯父整日在此,一无缚鸡之力,又无杀敌之能,无所事事之余,不如便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给伯父如何?日后伯父,也好在秦国朝野入仕!”

大伯笑着说道。

在大伯眼里,肥水不流外人田,虽说如今侄儿有白姓,但归根结底,在朝野中还是根基浅薄,多一个血脉族人在朝堂,也多一个自己人不是。

“大伯,方才便有言,既是劝降,自当以官员、将领为使,况且,衍,方才囚禁魏国国相,大伯尚无自保之力,大梁城内,多有凶险,衍,也是担心大伯安危,此时不必再提!”

白衍看了大伯一眼说道。

这段时日,见到大伯老老实实的在府邸内,白衍方才没有把大伯赶走,眼下大伯想出使大梁,白衍根本不可能会答应。

“衍儿,如今大梁城内人心惶惶,何须担忧大伯安危,那魏王,怎还有胆子,对大伯不敬,衍儿......”

大伯不死心的劝说道,拿出长辈的语气,似乎为白衍好。

但白衍没等大伯说完便直接摇摇头:“昝寿、仲右,皆是秦国将军,若大伯能比这二位将军,更适合前往大梁,侄儿自当无话可言,否则大伯此举便是令侄儿,于国无益,行私囊之举!辜负王上之恩!”

白衍说完,便直接告诉大伯,要准备动身前往大梁城外,很多事情要处理。

眼下之意便是请大伯回去。

大伯看着白衍不想再说话的模样,顿时脸上,浮现不甘的模样,却又不敢再说些什么,满是为难、纠结。

最终考虑到方才来到这里,不能再与侄儿心生间隙,大伯只能转身离去。

书房外。

大伯一脸气馁的走出房门,突然看见除去牤与其他士卒外,昝寿、仲右二人都在房门外守候,见状,大伯顿时尴尬的笑了笑,绕是大伯,此刻都有些心慌。

毕竟方才他没想到,昝寿、仲右二人都在房门外等候,显然也是想私下与侄儿所些什么。

“二位将军,进去吧!”

牤看着大伯离去的背影,眼神之中满是不耐,大伯的事迹如今传得沸沸扬扬,幸好在将士眼里,都深知将军的为人,否者将军的名誉,都会被影响。

“嗯!”

昝寿、仲右点点头,看了看大伯离去的背影,二人眼神愈发羞愧。

方才书房内的话他们二人都清楚听到一些,不管是白衍把出使的事情交给他们二人,亦或者方才书房内,白衍私下里说的话,对比此前他们来厘城前对白衍的言论,顿时让二人,都有些惭愧得无法抬头。

“将军!”

“将军!

再次来到书房内,见到白衍,昝寿、仲右打礼间,耳根都有些发红,眼神不敢直视白衍。

白衍见到昝寿、仲右折回,有些意外,但还是放下手中的事务。

................

房间中。

跪坐在木桌旁,大伯看着眼前木桌上的肉羹,往日求之而不得,眼下,却食之而无味,只能拿起一旁的酒爵,饮下美酒。

想到出使大梁的事情,大伯心中愈发不甘心,毕竟那可是使臣,秦国使臣的身份,如今他乃一介布衣之身,急需那个使臣身份,并且一想到,只要得到那个身份,日后去大梁城内,昔日那些士族权贵,都一脸巴结的模样,还能亲自去见魏王,劝降魏王,这可是毕生,都足以向世人吹嘘之举啊!

功、名,明明皆在眼前!

“悔不当初啊!”

大伯猜想侄儿定是还在心中责怪,以前种种事情,整个人都无比苦涩,后悔得想去撞墙。

“吾不甘心啊!”

大伯一想到失去这次机会,日后恐怕再也不会碰到,失去这次机会,功名利禄就在眼前而痛失,悔得差点气急攻心。

这时候,忽然房间外传来动静,大伯起初还不在意,心中依旧在纠结着侄儿拒绝他的事情。

然而当看到有人来到房门前,大伯方才看过去。

“君子,尸相听闻君子之事,特地前来看望君子!”

府邸仆从来到大伯面前,低声下去的禀报道。

大伯闻言,顿时瞪大眼睛,望向门外那个穿着魏国官服的老者。

尸相!

魏国国相,尸埕!

反应过来后,大伯连忙起身,膝盖不小心砰撒酒水也都顾不上,连忙裹着脚,快步朝着房间门走去。

“淮,拜见尸相!

!”

大伯来到房门,连忙毕恭毕敬的对着尸相打礼,很久很久以前,很年轻之时,大伯便听闻尸埕的名讳,一直心生向往,然而随着年复一年过去,代尸埕成为魏国丞相,大伯都毫无名气,故而别说上门拜见。

眼下见到尸埕,大伯心中自然是无比激动。

“埕,有礼!”

年迈的尸埕,看着眼前这个急匆匆的中年男子,面色发福,眼神不定,目光不坚,老眼之中闪过一抹疑惑。

这人便是秦将白衍的伯父?

秦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秦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