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剑众生 > 551 大贤者

551 大贤者

落日庄园中,本有一株大松树。就在正院之中,任何人都无法忽略。

那松树极大,五六个人合抱抱不过来,树干虬结,松针如盖,遮天蔽日。

乌杀羽就曾经坐在树下,接待长发庄园来谈判的剑客一行,在树下定下了包括剑侠局之内的三场斗剑。

只是这里是落日庄园内部,而大擂台的战场则在落日庄园门口,今日的来宾们没机会见到这一景观,也没机会称赞:“这真是一棵长寿不老松啊。”

然而现在,这棵多年生长的大松树被从树冠到树根竖着剖为两半。

树干分开,露出盘坐在其中的一个老头。

是个熟人。

以汤昭这外来剑侠的身份不该很熟悉这个人的,但奈何幸七熟悉。

这不就是长发庄园的大总管幸苍吗?

那个号称掌握了长发庄园的隐形庄主,就在刚刚,他还是斗剑第一场的参与者,无功无过的划水平安度过第一场。

当时他虽然有种种传说,但看外貌当真只是个平庸无奇的糟老头子。

如今幸苍在坐大松树中的扮相却是大有区别。他身披一件八卦鹤氅,头上玉石为簪,紫金做冠,盘坐在一个乌龟背上,虽然还是胡子一大把,但已经有了几分仙风道骨之意。

不过就算他打扮得再飘逸,也掩不住突然重见天日的惊悚。

汤昭既然确认是他,也不客气,长剑当头下落:

“金虎!”

没有成形的老虎,只有一个虎头带着灿烂的金光以勐虎下山之势往下噼去,剑元和剑气足以开山裂石!

金虎本来就是汤昭开发的单体攻击,也是景行剑术中最犀利的那一剑,以虎头的形态可以连续噼砍,供日常作战所用。

此时汤昭携胜利之势而来,剑元、气势、决心都调动到了极致,这一剑本不是任何剑客能抵挡的。

轰!

一个光柱升起,在龟壳祭祀阵前有乱战之象的众人都不由回头。

藏在角落里的落日主不由目瞪口呆,紧接着悚然发抖,叫道:“大贤者!快,幸庆推我去……”

然而幸庆没有出声,他一回头,就见众人已经各自为战。在场的不少幸存者带着敌意围了过来,见到落日庄园的人就砍。他的那些剑客们已经乱作一团。

他连忙在轮椅上扳了几扳,发出讯号,叫自家剑客们靠拢自己。

这时,还是他往日最信任,堪称左膀右臂的幸庆最忠心,虽然自身处境不妙,还是拼着受伤勐然前冲,来到他身边。

乌杀羽见身边来人,松了口气——自从他瘫了之后,虽然还是剑客,但胆气已丧,已经无法独立行走了。

他连声道:“幸庆,大贤者不妙了,咱们去救他。”

幸庆却没有立刻从命,快速道:“主人,咱们还管得着别人吗?”

乌杀羽愣道:“你什么意思?”

幸庆道:“您看这形势……阵法中献祭的人不提,剩下的人都是咱们的仇人。大尊者……归融死了,没了威慑力,他手下那个装模作样的幸奇刚刚就想跑,不知被哪个宰了。如今咱们是最显眼的目标。这时候还想着援护别人,那不是添油吗?”

乌杀羽一双老眼看着眼前的乱局,渐渐醒过味儿来,道:“那咱们就……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走,收拢咱们的人,跟我去凋塑那边。打开通道,落日庄园不要了,先保存性命要紧。”

光芒熄灭,露出凹陷下去的地面。

原来那棵大松树已经没有了,凭空蒸发了,只留下一个大坑,还留有些许焦褐色的木炭。地面都被这一剑削去三尺。

然而幸苍还好好的,虽然他很狼狈,摆出了连滚带爬的架势,已经爬到了坑边,但居然毫发无损。

在他身上,还有一层未逝去的力量护罩,包裹他的全身,仿佛剪影,混沌半透明,和祭祀阵上的那个乌龟壳极为相似。

只是经过刚刚那强大的一剑,保护罩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了,那是被刚刚那一剑抵消的。

好在,还有力量源源不断的涌过来,那层保护罩在肉眼可见的吸取力量并加厚。

别看那保护罩薄,但就如罔两力士一样,这力量是生生不息,不可毁灭的。罔两力士若非遇见归融的死亡之力,就算被绞成碎片也能复原。这幸苍在保护罩里也是如此,只要还能抽取力量就不会毁灭。

而现在,这保护的力量来源就在乌龟阵法之中,虽然并非如罔两山的罔两之力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要这么多被献祭的人里不乏剑客,寿命悠长,大概也是够抽不少时辰的吧?

祭祀阵那边有渊使们在攻打,如果那边打破了乌龟壳,幸苍没了保护,自然立刻危在旦夕,在这之前,幸苍算是无敌的。

同样,他想用这样的力量对付汤昭也没那么容易,不是自己的力量,运用起来没那么灵活,还是堆积起来防守更实在些。

这是一种看似脆弱,一时却坚不可摧的平衡。

汤昭便看着他,长剑下垂,拄着剑道:“不愧是组织起这么多人的幕后黑手啊,真够黑的。现在见见光也好。只是在这里无人欣赏,显示不出你的丰功伟绩,不如带你出去大家一起欣赏欣赏如何?”

幸苍从慌乱中脱出,重新回复了平静,再度盘膝坐在地上,低眉垂目,神色与汤昭印象里的幸苍越发判若两人,当真有些宝相庄严的意味了。

他平平常常道:“阁下自便。若阁下愿意与一群最下贱肮脏的奴隶主和商人并肩欣赏我的落魄,与之同喜同悲并同归,自然无妨。”

嗯?

汤昭有些诧异,倒不是被这句话触动了心弦,而是听出幸苍说这话的立足点:他认为汤昭和那些庄园主不是一个阵营的,而且应该嫌恶他们。

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毕竟明面上汤昭也不过是长发庄园请来的打手而已啊。

老家伙有点东西。

汤昭这么想着,失笑着摇摇头,道:“你怎么说的你像殉道成圣似的?还是自诩反奴隶主的斗士,献祭是为了除暴安良?难道你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东西吗?那些庄园主奴隶贩子且不论,被你压在阵法下面痛苦哀嚎的,不也有那些剑客奴隶们吗?你和奴隶主有什么区别?你不会说为了阁下的大局,苦一苦这些人也无所谓吧?”

幸苍叹道:“他们不会受苦的。”

汤昭再度“嗯?”了一声,幸苍继续道:“他们都已经死了。”

……

汤昭一阵无语,道:“你倒说的理直气壮。”

幸苍道:“我所抽取的不是力量,不是生命力,而是寿命。寿命本是天意,失去不会觉得痛苦。这些人受到的痛苦反而是被坍塌的看台砸得内外伤。但现在还受折磨的都是那些罪恶的奴隶主。只有他们才有剩余的悠长寿命。那些剑客们的生命都短如朝露,还没有遭受痛苦就安然去世。不用在人间受苦,这也是我送给他们的礼物。”

他见汤昭神色鄙夷,不等对方说话,直接道:“你是外人,不懂剑奴的痛苦。剑奴活着每一分每一刻都是痛苦,生前供人驱使为人牛马,死后坠入影渊不得超生,能够得到寿终正寝已经是奢望。现在能这样死去,已经是非常大的幸福了。我帮助他们解脱了。而那些奴隶主就痛苦得多。死亡并不痛苦,痛苦的是等死,还是身心备受折磨的等死,那些罪人当受此报。”

汤昭冷笑道:“如果他们真的想解脱可以自杀,无需你来‘帮助’他们。”

幸苍摇头道:“他们想死,但是不敢死。死亡的恐怖刻在骨髓里,他们被压迫惯了,连死的自由都不敢奢望。现在我允许他们自由的死,而剥夺他们一切的奴隶主却还在哀嚎等死,这不是最大的礼物吗?”

汤昭摇头道:“我真是后悔刚刚没直接杀了你,刚刚杀了你没感觉,现在聊了一会儿却觉得想吐。还敢在这里诡辩!你组织的那个所谓的长寿会以为别人不知道吗?我都有所耳闻。会里面的成员全是你所说罪恶的奴隶主,何曾有一个受压迫的剑奴?他们供养你,听从你的命令,布置这个擂台,全以你为主,就是为了从你这里分润从剑奴和其同行那里剥夺来的寿命,怎么你倒成了为剑奴着想的人了?剥夺一切的奴隶主……剑奴们被剥夺的就剩下几年寿命了,结果被你全拿走了,然后肥了你自己。结果你说你送了他们礼物……还有比你更恶心的人吗?而且……”

而且,如果是半个月前做这些事,那么可能从那些剑奴那里夺走的真的只有寿命,但是今天动手,夺走的其实还有一样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

那就是希望。

自由的希望。

那是汤昭送给所有罔两山剑奴的礼物。却随着寿命被幸苍一起剥夺了。

只差最后一步了,如果那些剑奴能离开这片赛场,或许就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色。

最后时刻他们遗不遗憾汤昭不知道,但是汤昭挺遗憾的。

汤昭不想再多想,提起剑道:“你这个防御确实很棘手,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破解。只是之前觉得为你这种人用我一个剑法实在不值。现在看你这恶心的样子我却不犹豫了。你的狗命虽然不值,但是为了让我念头通达却值。去死吧——”

他的剑尖凝光。

听到“破解”,幸苍本来眼底自信满满,但听到“剑法”,闪过了一丝慌乱,喝道:“且慢!”

汤昭略一皱眉,道:“怎么,你还要留遗言?被你害死的那些人,他们死之前可没有机会说一句话。”

幸苍急促道:“我收取的寿命并没有肥了自己,还在这里。”说着他托出一个乌龟壳。壳上凝聚着大祭祀阵上那种混沌的气息,只是要稠密浓厚得多。

汤昭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幸苍心想他真是明知故问,假惺惺的不肯直接索取,但是关键时刻不得不说得明白些:“这些寿命谁都可以用。也可以是你!”

剑众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剑众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