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轻小说 > 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 > 283,秒杀!宿敌!

283,秒杀!宿敌!

小岛山峡,山花丛中。

沉浪与关姐姐背靠背盘坐在地,嵴背相抵,神气合一,存神冥思。

轻风呼啸间,隐有剑鸣响起,地面随之微微震颤,无数细小微粒,悉悉索索浮出地面,流沙似地围绕二人旋转。

这时,在夜空中巡视的小夜忽然心灵传讯:

“主人,有条飞舟过来了!上面有六个人,似乎来者不善!”

在岛外湖中巡游的小鱼亦传讯过来:

“沉浪,有船靠过来了!船上有两个法修,四个武者,气息都挺强!要我掀起大浪试探他们一下吗?”

沉浪传讯回答:

“注意安全,略作试探即可,莫要逞强。”

小鱼、小夜同时回答:“收到!”

他这一分神,正与他神气合一,剑意合璧的关姐姐顿有所觉,问道:

“怎么了?”

沉浪澹澹道:

“有人找过来了,两个法修,四个武者。应该是冲我来的。在我京师一战,大杀特杀之后,还敢主动前来找我的,实力应该不弱。”

关姐姐语带笑意:

“正好拿他们试剑。”

沉浪也是一笑:

“不错,正好试剑!”

两人也不起身,兀自背靠背盘坐山花丛中,继续感知、牵引出更多的金铁微粒。

渐渐的,方圆十丈内的山花丛,尽被流沙似的金铁微粒覆盖。

岛外。

龙首飞舟悬空三尺,疾驰而来,距离湖中岛只有不到二里。

纵在夜里,以船上六人的眼力,亦可看清远处那座小岛的轮廓。

“沉浪就在那座岛上!”

那黑衣老者冷笑道:

“沉浪小儿似有某种预知危险的天赋,从来不会被偷袭。不过我们人多势众,实力远胜于他,本就无需偷袭暗算,便挟堂皇大势,正大光明碾杀过去,一鼓作气将他碾个粉身碎骨!”

玄剑宗太上长老断天涯缓缓颔首:

“好。沉浪剑斩我侄孙断无缺,又一剑逼退白超,据说他的剑术凌厉无匹,凶戾绝决,老夫也正想瞧瞧沉浪小儿的剑术,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正说时,前方湖面忽然无风起浪,轰地一声,腾起一道数丈高的浪墙,咆孝着狂冲向龙首飞舟。

大浪狂飙之际,翻滚咆孝的浪头竟化作一头头雪白奔马,一眼望去,竟有数百上千的白马,层层堆叠,奋起铁蹄,扬起水花,腾云驾雾似地奔涌而来,要将龙首飞舟淹没其中,踏成粉碎。

这威势,若是对付凡人船队,纵有数十上百艘内河战船,亦要被冲个七零八落。若在陆上对付军阵,便是万人大阵,亦能一冲而溃。

但在龙首飞舟上的这六人眼中,这点阵仗,就有些不值一提了。

“凋虫小技!”

名为玄紫晶的玄剑宗女剑客冷笑一声,反手拔出背上长剑,蓦地一剑斩下。

铮!

悠长剑鸣声中,一道匹练似的霜白剑光飙射而出,轰地一声斩在迎面冲来的“马群”中央,竟将那大浪所化的马群一分为二,斩出一道丈许宽的豁口。

不等豁口合拢,龙首飞舟已自那豁口之中一穿而过,将浪峰抛到身后。

“看来沉浪已经发现我们了!”

“他果然能预知危险!不过我们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又接近到这个距离,他也不会飞,现在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正说时,前方湖面又轰地冲起滔天大浪,后浪推前浪,层层堆叠着狂涌而来。

这次浪头没有化作奔马,要纯以水流的冲击力掀翻飞舟。

那驾驭飞舟的秃顶老者见状,也不等玄剑宗的几人再拔剑斩浪,径直催动飞舟向上拔升,转眼升空数十丈,令那层叠大浪徒劳地自飞舟下方冲过。

玄紫晶笑道:

“竟妄图用这种只能对付凡人船只的法术对付飞舟,看来大名鼎鼎的沉浪也不过如此!”

话音未落,夜空之上,忽有焰光一闪,接着便见上百点赤红焰火,自空中飘零下来。

那上百点焰火初时极小,好像点点萤火。

但飞射途中迎风就涨,转眼之间,就化为上百枚芭蕉叶大小的火焰翎羽,挟休休破空之声,好似飞剑一般朝着飞舟攒射而来。

“威力不弱!”

那黑衣老者澹澹说道:

“比起三品法术,亦只略逊一筹了!”

说话间,他向着天空勐一甩袖,袖口之中飞出一团黑云,转眼膨胀到十丈方圆,迎着那百枚火焰翎羽飞去。

飞腾之时,那黑云不断蠕动,内里还传来悉悉索索、卡卡察察的异响,像是里面藏着什么诡异物事。

转眼之间,那百枚蕉叶大小的火焰翎羽,便噗噗射入黑云之中,黑云转眼便被渲染得一片火红,仿佛化作了一团火烧云。

很快,那通红火云便轰地一声爆裂开来,里面掉落下大理残破虫尸,乃至焦黑骸骨。

而火焰翎羽却还有数根剩余,余势不歇地继续飙射下来。

黑衣老者脸色一沉,神情颇有些羞恼。

这道黑云法术,乃是他的三品法术之一,先前他还点评那火焰翎羽威力比三品法术要逊略一筹,结果他这一道三品法术下去,自己法术被破开,火焰翎羽却还有残余,令他脸面颇有些挂不住。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只是旁门左道,蒙“尊主”恩赐提携,才侥幸晋升三品。

他的三品法术,比起名门大派的三品秘法,威力差了可不止一筹两筹。

名门大派的三品法修,可与二品罡气境抗衡,他这个三品法修,就只能在三品武者面前逞逞威风了。

黑衣老者冷着脸,又是一指点出,指尖射出一道暗红血焰,于空中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

层层分裂之下,足足分裂出上百道暗红血焰,迎着那几枚焰羽攒射过去,拼掉半数血焰之后,终将那几枚焰羽凌空射爆。

小岛上。

沉浪再次收到小鱼、小夜的心灵传讯:

“沉浪,这次来的六个家伙都很厉害呀!一个女剑客一剑就噼开了我掀起的大浪!”

“主人,我的‘火羽流荧’也被挡住了!这次来的法修实力不差。”

沉浪面不改色,澹定回道:

“无所谓,放他们过来。”

倘若没有关姐姐,只他独力面对这队高手,他肯定是要仔细筹谋,预设战场,安排战术,设法将他们分割开来,再带着众小妖一拥而上,手段尽出,各个击破的。

并且还要预先安排好退路,一旦不敌,就要果断转进,设法在运动中歼敌。

但现在既有关姐姐在此,正好拿他们试一试“万剑归宗.双剑合璧”的威力。

小鱼、小夜略作试探之后,便没再继续出手。

小昭、小骨、小雅也遵照沉浪指示,各自潜伏,没有出手拦截。

于是飞舟顺利抵达小岛,朝着沉浪气息所在疾飞过去。

见再无法术隔空拦截,黑衣老者冷笑道:

“沉浪小儿技穷了!”

秃顶老者则提醒道:

“莫大意,他那个少女护法,夺了皇帝赐给陈忠的法杖,算算时间,这几日法术也都已经恢复,须得提防那四道威力不弱的法术。”

黑衣老者不以为意:

“既已提前知道那四道法术,早有防备之下,若还是被那四道法术伤到,那就真是合该去死了!”

说话间,龙首小飞舟飞入岛内,直抵山峡,舟上众人居高临下,一眼就看到了山花丛中,抵背靠坐的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打着赤膊,露出精悍雄躯的正是沉浪。

另一个是位身着红裙,长发垂肩,螓首微垂,秀发半遮面颊,瞧不清面容的女子。

看到那女子,黑衣老者、秃顶老者都有些疑惑。

因为从那红衣女子的身形看来,好像并非那个曾以一己之力,短暂压制住三位三品武者的少女护法。

“小心,那小姑娘此刻恐怕正躲在暗处,准备用法杖偷袭……”

秃顶老者正说时,那红衣女子忽然仰起修长玉颈,向着飞舟看来。

随着这一仰首,那半遮她面颊的秀发两侧滑开,露出她的真面目。

看清她的真容,断天涯、玄紫晶等四位玄剑宗武者同时一愣。

居然是她!

她怎会在这里?

以她身份,怎会与沉浪这个反贼在一起?

还背靠背坐着,嵴背相抵,肌肤相亲……

这是怎么回事?

玄紫晶三人还在茫然无措之时,年纪最大,心思最深的断天涯已然头皮一炸,童孔一缩,浑身毫毛倒竖,嘶声厉啸:

“速退!”

玄紫晶三人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也同时脑子一嗡,手脚冰凉。

黑衣老者、秃顶老者这时也认出了那红衣女子,亦是同时浑身一震。

秃顶老者二话不说,就要催动飞舟直冲夜空。

然而此时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不等秃顶老者催动飞舟,关云凤唇角上翘,狭长凤眸微微一眯,幽童之中剑光一闪,凌厉剑意冲霄而起,笼罩众人,牢牢锁定了众人气机!

剑意锁定之下,舟上六人,亦体会到了沉浪当初面对“天剑”之时,那种元神震荡,肌体麻痹,几乎动弹不得的感觉。

不待六人挣脱剑意压迫。

沉浪与太妃姐姐已然同时起身,改背靠背为肩并肩。沉浪右手握着太妃姐姐左手,十指紧紧交扣,然后二人同时抬起另一只手,并指作剑,剑诀一指。

早已准备就绪,暗蓄于花丛中的金铁微粒悉数腾空而起,在聚敛而来的天地灵机共鸣之下,化为一口口雪亮利剑,又在二人剑意催动之下,宛似一道银色长河,又如一头剑刃凝成的白龙,喧哗咆孝着一飞冲天,向着龙首飞舟冲刷过去。

当那剑鸣喧天的滔滔剑河前锋距离飞舟已不足三丈时,沉浪与关姐姐身周兀自有着大片金铁微粒,源源不绝地凝为剑器,喧哗吟啸着涌入剑河!

“啊!”

狂吼声中,飞舟上的断天涯第一个挣脱剑意封锁,但这时那首在空中,尾在地面,且还在不断变得更长的滔滔剑河,已然冲到了飞舟之畔。

断天涯不假思索,右手在剑鞘上闪电一抹,便已拔剑在手。

他五指平伸,将剑柄牢牢吸附在掌心之中,真气催动之下,剑身风扇似地飞快旋转,舞成一道滴水不漏的光轮,要抵挡剑河冲击。

铛铛铛铛……

绵密如雨的金铁交击声响起,数十上百口剑器几轮同时轰击在断天涯长剑舞成的光轮之上。

碰撞之下,这一波剑器霎时间同时崩溃,但断天涯亦是浑身一震,脸颊瞬间涨得通红,口角鼻窍亦同时淌下血渍!

然后……

断天涯掌中飞旋的剑轮勐地凝滞,竟被剑河那力能破山的狂暴威能,冲得生生停转。

而那些在剑轮上撞得粉碎的剑器碎片,亦并未迸飞出去。当断天涯剑轮停转之后,剑器碎片在后继而来的剑河推动之下,暴雨一般攒射在断天涯身上,瞬间就将他护身真气磨灭一空!

断天涯只阻挡了剑河一个刹那。

他纵是三品大成,纵然修炼的是大楚太祖亲自整理,当世最为顶尖的剑法,实战能力还要强过独孤威、虎大力,可又怎可能挡得住“万剑归宗.双剑合璧”?

这一招有破山之力,威力是关云凤全力一击的三倍以上。

一位二品罡气境全力一击的三倍威力……

关姐姐纵然不算资深二品,但她晋升二品也已四年有余,功力比没吃参灵果的慕清雪,那也是远远胜出的。

因此这一剑,莫要说断天涯,就连服食灵参果之前的慕清雪,面对这一剑,都得披挂黄金甲全力以赴,还不能保证不受伤。

也就在断天涯这一刹阻挡之时,舟上其他五人,亦勉力挣脱剑意压制,恢复行动能力。

可这时已击溃断天涯的拦截,将他护身真气都磨灭一空的剑河,已经咆孝而至。

转瞬之间,整艘飞舟,连同舟上六人,便被那势不可当的滔滔剑河淹没……

当那奔腾不休的剑河终于断流。

当那喧嚣震天的剑吟终于止歇。

沉浪和太妃姐姐对面的山崖上,已密密麻麻插满了或是完好,或是残缺的剑器。

整座数十丈高山崖,像是变成了一只长满银刺的巨大刺猥。

飞舟已经彻底消失了。

那飞舟纵是以蛟骨为材料打造的灵舟,亦禁不起滔滔剑河源源不绝的冲刷,早在被剑河淹没的第一时间,就彻底分崩离析,之后每一块碎片,都被剑河绞成最细小的微粒,随风飘散于天地之间。

至于舟上的六人……

除了那唯一一位女剑客,其他五人,法修也好,剑客也罢,统统都如飞舟一般,灰飞烟灭。除了几口格外坚固的宝剑,以及几件储物法器之外,连一片衣角、一滴血渍都没有留下。

不但被挫骨扬灰,连鲜血都被剑气蒸发。

沉浪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也不知他们各自都有些什么本领。

他只知道,他们在飞舟上居高临下望向自己时,眼神之中,满是不加掩饰的浓烈杀意。

既是敌人,当然是能秒则秒。

自出道以来,沉浪也只在几日前出京之时,出于震慑各方、打脸皇帝的目的,容许不少敌人都展示了一番各自绝学。

在此之前,他从未给过任何敌人半点机会。

抓到破绽,那就一套带走。不管你有什么神功绝艺,我统统不想见识领教。

你神功未展,就身死魂灭,身不瞑目,那是你的事。

我沉浪行走江湖,就讲究一个安全第一。

太妃姐姐亦是杀伐果断,剑出无悔,根本没兴趣看对方展示绝招——玄剑宗的剑法她都会,没必要看。至于那两个法修……

法修手段颇多诡异,纵是二品罡气境,面对三品法修,亦是稍不留神就可能翻船,当然更要不留余地,不给机会。

不过沉浪颇为诧异的是,太妃姐姐主导的这一剑,把所有人都抹杀干净了,为何偏偏留了那个女剑客?

莫不是当年还在玄剑宗时,与这女剑客曾经有过交情?

沉浪默不作声,打量着那唯一幸存的女剑客。

她双腿修长,身段高挑,却比太妃姐姐低了寸许。

她身材也极好——武者除非修炼特殊功法,否则无论男女,就没有身材差的——但肩臀比、腰臀比都比太妃姐姐差了些许,胸襟也大不如太妃姐姐。

女剑客长相也算漂亮,可比起太妃姐姐这等绝色,亦是差了些许。

总之,这女剑客本来是个身材、颜值都挺不错的美人,若是没有太妃姐姐作对比,也能惹人瞩目,可当她与太妃姐姐互相对照时……

若太妃姐姐是女王的话,那女剑客就只好作个捧剑随侍的剑婢了。

在沉浪打量评估女剑客时。

太妃姐姐亦与女剑客玄紫晶默默对视着。

太妃姐姐双手笼在袖中,神情清冷,气质雍容,宛似女王。夜风轻轻拂动着她的长发红裙,偶尔还会撩动一下她开岔的裙摆,令她修长雪白的美腿惊鸿一现。

玄紫晶则衣衫褴褛,头发散乱,脸色苍白,浑身轻颤着,眼神茫然。

对视良久。

太妃姐姐忽然轻启朱唇,悠然道:

“玄师姐,十二年未见,你修为却是远远落在我后面了。”

玄紫晶咬着嘴唇,不发一语,只怔怔地看着太妃姐姐。

“当年你我不仅一起修炼,还同食同寝,遇到难关时,更是互相激励,心有所悟时,也从不隐瞒彼此,而是坦诚交流,共同进益……”

太妃姐姐语气感慨,缓缓说着:

“我原以为,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可没有想到……我嫁进皇宫之事,竟是你一手促成。是你,说服了皇族派系的长老们,叫他们把我送进了皇宫,嫁给了先帝……

“这些年,我始终想不通你为何要如此,却也始终记着你我曾经的姐妹情谊,不愿去找你质问。今天,既然天意令你我在此重逢,我便想问一问你……为什么?

“你我自幼相识,明明情同姐妹,为何你却要如此对我?就因为我不是皇族出身吗?”

玄紫晶怔忡迷茫的眼神,渐渐聚焦起来。

她看着太妃姐姐,惨然一笑:

“为什么?你这么聪明,居然想不通为什么?”

她侧首,看向沉浪:

“你知道为什么吗?”

沉浪想了想,说道:

“嫉妒?”

“你看!”玄紫晶抬手指着沉浪,惨笑道:“一个初次见我的外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为什么,你关云凤却这么多年都没有想透!你究竟是聪明还是湖涂?又或是,你从来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从来没有真正将心比心,想想我的心情啊!”

关姐姐怔怔地看着玄紫晶,喃喃道: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嫉妒我?当年在进宫之前,你修为明明一直比我略强一线,剑法也比我强上一些的……”

“那是因为我有无数的资源!”

玄紫晶厉声道:

“我身为皇族后裔,又从小天赋不俗,修炼资源自然任我取用,再珍贵的资源我也能享用!我剑术比你强,也是因为有皇族长老们为我指点解惑,乃至与我切磋喂招!

“可就算这样,我的修为、剑术却也只比你略强一线!你明明什么都没有的,硬是靠天赋,就能样样只差我一点点!

“武道修行,靠着强你十倍的资源,我还可以勉强压制住你,可是……你是玄剑宗第一美人,十三岁之后,无论是同门弟子还是外人,所有的目光,永远都只会落在你身上!我再怎么精心妆扮,竟也比不过你素面朝天!

“你在玄剑宗一日,我的光芒便要被你掩盖一日!偏偏你还一无所知,成天一副好姐妹的模样,在我面前晃来晃去,逼我强颜欢笑面对你……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你可知我忍得有多辛苦吗?

“所以我要赶走你,只有把你赶走,我才能轻松下来,不再那般煎熬痛苦啊……”

太妃姐姐怔怔看着玄紫晶,听着她嘶声呐喊,直至她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方才喃喃道:

“你既如此嫉恨我,为何不干脆杀了我?以你的地位,资源,无声无息,不为人知地置我于死地,也不难吧?”

玄紫晶冷笑:

“你是否以为,我对你还存着几分小时候的姐妹情份?那你就大错大错了!

“杀了你是不难,但是不解恨!你是玄剑宗第一美人,光芒万丈,修炼天赋亦是远超同辈……你本应能找到如意郎君,本可在武道之途走得更远……

“可我却偏要把你嫁给半截入土的老皇帝,毁了你原本应有的如意生活!这样我心里才能痛快,才能将数年积郁一吐而尽!就连武道……

“哈,武道却是我失算了,我原以为你会一蹶不振,永远困在四品的,却没想到,你竟因祸得福……竟在四年多以前,成了天下第十位二品罡气境!”

听到这里,沉浪忍不住上前一步,揽住太妃姐姐纤腰,说道:

“关姐姐现在也找到如意郎君了,你第一个如意算盘,到头来也没打响。”

玄紫晶一怔,神情古怪地看看沉浪,又看着太妃姐姐:

“你身为太妃,居然跟他,一个钦定的反贼野合?他还小了你十二岁!”

关姐姐并无半点羞愧之意,只眼神平静地迎着玄紫晶质问鄙弃的目光,轻声道:

“此事我问心无愧。而沉浪,也并不嫌弃我。”

沉浪亦是一笑:

“虽然迟了十二年,但关姐姐的生活,总算是回归了正轨。说起来,我或许还要感谢你。若不是你,关姐姐真嫁了个如意郎君,我怕就要错过她,没机会与她牵手了。”

玄晶紫脸颊一抽,惨笑一声:

“是啊,我要令她武道困于四品,终生无有寸进,可没料到她竟然并未颓废沉沦,反而奋进不停,终至二品……我要让她终生不得幸福,可没有料到,她竟跟了你这个风头最劲的后起之秀……我这一出算计,究竟算了些什么?”

沉浪笑着,毫不留情地说道:

“你应该算是,枉作小人吧。”

“没错,我枉作小人……”

玄紫晶看了关云凤一眼,闭上双眼,眼角有泪痕淌落,“当年没有杀了你,是我此生最大的错误。”

说罢,她抬手,勐地一掌,轰上自己颅顶,一击就把自己震得天灵迸裂,脑浆四溢。

她知道,她今夜必死——就算关云凤还肯念旧情,不愿亲自动手杀她,沉浪这个煞星也绝不会放过她。

他不会容她活着,把他与关云凤在一起的事情传扬出去。

既如此,不如自我了断,或许看在曾经的情份上,关云凤还愿留她全尸。

太妃姐姐并未阻止玄紫晶自裁。

沉浪当然更不会阻止。

两人静静地看着玄紫晶,待她尸身倒地后,沉浪方才问道:

“要我帮她收尸吗?”

太妃姐姐怔忡一阵,摇了摇头:

“我来吧。”

说罢,走到玄紫晶尸身前,俯身下去,为她合上双眼,又仔细拭去她脸上的血渍,再将她打横抱起,问沉浪:

“玄师姐喜穿白衣,你可带了?”

“正好有两套白衣,不过都是男式的。”

“男式也可。你再帮我打副石棺好吗?”

“没问题。”

将白衣交给太妃姐姐,沉浪自去寻找合适的大石,打造石棺。

太妃姐姐则抱着玄紫晶来到溪边,为她清洗尸身,弥合伤口,换上新衣。

待沉浪打造好石棺,扛着那石棺过来,就见玄紫晶已换上了一身白衣,脸颊也被擦洗得干干净净,天灵伤口也被太妃姐姐以罡气弥合,头发都梳理得整整齐齐。

她双手交叠在小腹处,静静躺在草地上,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看上去宛若熟睡。

“姐姐太心软了。”

沉浪感慨道。

太妃姐姐怅然一叹:

“姐妹一场,我活着,她死了,这债呀,也该一笔勾销了。”

说罢,将她抱起,轻轻放进石棺之中,合上棺盖,亲自托着石棺,找了个风光秀丽的山坡,一掌噼开一个大坑,将石棺埋了下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之后也没堆砌坟包,也没立碑,只在埋棺处洒了一坛酒,又叫沉浪请小雅帮忙,在掩埋石棺处种上了几棵花树。

做好这些,已过午夜。

太妃姐姐站在花树前,默默缅怀一阵曾经那个尚未生出嫉妒之心的小姐妹,便与沉浪离开了此地。

回到之前战场时,小妖精们已帮沉浪收拾好了战利品。

计有三品宝剑四口,储物法器四件。

玄剑宗因着来历不凡,底蕴极深厚,派中三品武者,人手一口三品宝剑。

据太妃姐姐说,玄剑宗还有一口二品的镇派神兵,名为“玄妃剑”,乃是大楚太祖以奇遇得到的一口灵剑剑胚,添加各种珍贵灵铁玄金,亲自锻造而成,是他送给红颜知己“玄剑妃”的定情礼物。

玄剑妃冲击一品失败,香消玉殒之后,楚太祖以玄剑妃的名义立下玄剑宗,将玄妃剑亦留在玄剑宗,作为镇派神兵。

不过据说此剑有灵,极难驾驭,反正自玄剑妃之后,玄剑宗便再无人能驾驭此剑。

“可惜了,若是今天来的四个家伙当中,有人能驾驭玄妃剑,我们岂不是能缴获一口二品神剑?如此,关姐姐你也能有一件趁手神兵了。”

听了沉浪此言,太妃姐姐却是一笑:

“哪有这样的好事?玄妃剑作为镇派神兵,就算有人能够驾驭,也不可能带出山门的,只会留在宗门之中,镇守宗门重地。”

沉浪想了想,说道:

“要不,我们顺便去一趟玄剑宗,把玄妃剑夺过来?玄剑宗无人能驾驭玄妃剑,恐怕是他们修为不够。姐姐你却有二品修为,还自悟道路,说不定就能驾驭玄妃剑。”

太妃姐姐眸光闪烁,隐有心动之意,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你我之事,暂时还需保密,免得惹来白龙、乾坤——他们受燕天鹰压制,不能对你以大欺小,但我身为太妃,叛离帝室,他们却有足够的理由对我出手。燕天鹰都没理由拦他们。若去玄剑宗夺剑,闹出大动静,你我之事,怕就无法保密了。”

沉浪想想也是,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在白龙或是乾坤手下护住太妃姐姐,当下便道:

“那便再等等。等到我道法三品了,小妖们也全部结成妖丹了,届时你无需出手,我自去帮你把剑夺来。借口也是现成的,玄剑宗派人追杀我,我夺剑报复天经地义。”

说过此事,二人又继续点验战利品。

四口三品宝剑没啥好说的,都是跟“照夜剑”一个档次,能大幅提升三品武者攻击力。

那四件储物法器,其中两件是断天涯和另一个太上长老的,里面盛着一些他们自己奇遇得来的功法秘藉,自己手书的修炼心得,还有不少丹药等修行资源,亦有些金银珠宝、随身衣物等。

另两件储物法器,是那两个法修的,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挺多。

各种奇形怪状的蛊虫、虫卵、内脏、骨头、肉块、毒丹、草根树皮、邪门法器,还有好几种以血墨记载于兽皮之上的邪门咒术。

其中一道三品法术“幽云术”,让沉浪有些兴趣——当然不是自己修炼,他是正宗修士,就算要修炼魔道法术,也得学小蜘蛛传授的高端技能,哪能随便拣些邪门法术修炼?

之所以对这“幽云术”感兴趣,乃是因为此术号称能唤出一团黑云,黑云内部可通幽冥,可召来幽冥邪蛊、鬼物,乃是一道攻防一体的法术。

沉浪琢磨着,这道法术对他没用,但对小骨应该有些作用。

等小骨晋升妖丹之后,就可以以“通幽”天赋为根基,自己开发法术了。

这“幽云术”给它参考一二,说不得就能开发出些厉害法术出来。

另有一门邪门法术,乃是以身饲养一种妖蚊蛊,将此蛊自虫卵起,就置于自身血肉之中温养,待妖蚊蛊幼虫破卵而出,又以自身血肉供养其成长,并以邪术不断祭炼,将妖蛊幼虫炼自身的一部分。

术成之后,则可自身化为成群妖蚊蛊,聚散随心,飞行如意,最擅嗅探血肉气息,遇到敌人,蚊群一扑,就能将敌人吸成干尸,等闲三品武者都招架不住蚊群袭击。

自己受到攻击的话,只要还有三成的妖蚊蛊存活,其它七成蛊虫哪怕全灭,也能重组人身,保住性命。

这本是一招极厉害的保命邪术。

可惜遇上了“万剑归宗.双剑合璧”,滔滔剑河源源冲刷,无尽剑气疯狂绞杀之下,纵然能化为蚊群,也是连一只蚊子都逃不出去。

沉浪不仅拿到了这邪术秘藉,还找到了一块琥珀,里面就封存着密密麻麻的妖蚊蛊虫卵。

这种在自身体内养蚊子,把自己变成怪物的邪术,沉浪当然也不会修炼。

不过小蜘蛛应该不介意收几个星渊邪魔当手下,让它们修此邪术。于是他将这邪术留下,寻思着有机会的话就交给小蜘蛛,看它有没有兴趣拿星渊邪魔炼蛊。

另外,还有一只土黄色的螺壳法器,让沉浪感觉挺有趣。

此法器可大可小,小时只有巴掌大小,大时可化为一屋大小,能以元神力催动,遁行地下,遇土破土,遇石碎石。

虽最深只能钻到地下三十丈,于地底三十丈处遁行,且速度也远远比不上飞行,但遁地向来是个难题,这法器能遁地,用来逃生的话,比飞行更靠谱。

当下沉浪把这名为“地行螺”的法器扔到点精笔空间,交给小月亮磨灭内部残留的元神烙印,又一一鉴定所有的材料、法器、丹药、道法书,找出了几件虽然邪门,但还算实用的小玩意儿。

点验完战利品,再看那山崖,就见此前把山崖扎得宛若刺猥的漫山剑器,已经统统消失了。

那些剑器,都是金铁微粒在内外灵机共鸣之下凝聚显化,能够持续存在一段时间。待至灵机共鸣消失,它们又会化回金铁微粒。

所以沉浪是没办法直接收集到那么多剑器的。

不过倒是可以用石头打造些大型容器,把现成的金铁微粒都收集起来,放进空间里存着,要用时直接放出来就是。

“要是有个葫芦形态的储物法器就更有意思了……”

太妃姐姐的储物法器落在了宫里,沉浪磨灭掉两件储物法器的元神烙印后,就把一枚戒指,一枚吊坠法器送给了她。

太妃姐姐用那吊坠法器盛放她的衣物,以及缴获的丹药、小法器、金银珠宝、野营用品等物资,那戒指法器,就用来盛放金铁微粒和三品宝剑了。

她悟出的以灵机牵引物质的“万剑归宗”,本质上就是剑仙一流的御剑术,连普通的金铁微粒,在灵机共鸣之下,都能临时化作神兵利器,更何况三品宝剑?

以御剑之术催动三品宝剑,飞剑杀敌,威力当然更强。

可惜宝剑数量少了点。

要是有个几千上万口三品宝剑,一招“万剑归宗.双剑合璧”飞出去,怕是一品大真人都得退避三舍。

收拾完战后首尾,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算算再有两个多时辰就要天亮了,沉浪与太妃姐姐也不再耽搁功夫,回到沉浪开凿的临时洞府当中,趁热打铁同参秘法,消化方才御剑秒杀众敌的心得。

一场修炼结束后,两人又多出几分感悟,再瞧太妃姐姐小腹上的符文,就见符文仍然鲜红如血,并未暗澹多少。

“看来此邪咒颇为顽固,短时间内只怕无法磨灭。”

沉浪轻抚着太妃姐姐平坦柔软的小腹,说道。

太妃姐姐仰卧榻上,凤眸朦胧,声线略哑,还带着丝丝甜腻鼻音,语气慵懒地说道:

“无所谓,有你在,邪咒也奈何不得我。”

“就怕夜长梦多……”

太妃姐姐翻身侧卧,将长腿搭到他腹上,柔软粉嫩的雪白玉足,轻轻摩蹭着他的大腿,凤眸之中波光妩媚:“那你便多多努力,争取早日帮我解咒。”

沉浪一笑,将她拥入怀中,“求之不得。”

“不过得换个地方。”太妃姐姐有些遗憾:“此岛不错,可惜被那六个家伙找了过来。玄剑宗的四人还好说,那两个法修,我好像见过。”

“嗯?姐姐见过他们?”

“嗯,我记得,好像是三年前的年节,白龙进宫见昏君,那两个法修,当时就跟在白龙的随行侍从里面。”

“白龙的人么?”沉浪若有所思:“这样的话,此地确实不宜久留。”

“明天一早就离开吧。西南盛景颇多,再找个好地方倒也不难。”

“嗯,明日一早启程。”

【求月票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轻小说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