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小狼怕不是怼到隐狼身上了

第五百八十七章 小狼怕不是怼到隐狼身上了

【8号玩家请发言】

“能有pk发言,我就很满足了,所以,我要感谢一下10号玩家,他不给我上票,我连这个机会都没有,警徽直接就被悍跳狼抢走了。”

“站在我的角度,7、9当中开狼,警上他们俩的发言我都没听,所以没法判断他们俩到底谁是狼。”

“但现在我的视角就比较清晰了,从票型和发言来看,7号玩家大概率是狼,而9号玩家应该是站错边的好人。”

“其实我完全能理解9为什么会去站边4号玩家,他没听7的发言就不敢点死7,生怕警下7拍个身份出来,到时候他的处境就尴尬了。”

“所以,他选择站边4号玩家很正常,是个闭眼好人心态,我还不至于小心眼到他不站边我,就打他是狼的地步。”

8号玩家的发言很稳健,不徐不疾的,让人听了很舒服。

警上他跳训熊师,无法判断7、9到底谁是狼,可是听完这一圈的发言之后,他就给出了自己判断。

9号玩家虽然不站边他,但他觉得9应该是好人,一个迫于无奈站错边的好人。

7号玩家匪面很大,从格局来说,警下开狼只能是7,因为10号玩家给他上票,他认下了。

从身份来看,9聊得更好,7自然就得进狼坑,相当于是查杀。

“11号玩家是站边4的,我不能说他站边4就是狼,但他在我这里,匪面不是一般的大。”

“尤其是他在没听12发言的情况下,就把12给点进了狼坑,这个行为在我看来就很不好。”

“要么11有过硬的底牌,可以肆无忌惮的点人,点错了大不了拍身份,要么他就是狼在找抗推位,而12号玩家就是他的目标。”

“至于6号玩家为什么是狼,警上我已经聊过了,现在就不再重复,同样的逻辑再盘一遍,没什么意思。”

“反正能记住的,能听进去的,一遍就足够了,不需要我再说第二遍。”

“4号玩家悍跳驯熊师,正常来说3、5应该都是好人,警上我也是这么认为得,虽然不排除狼踩狼打板子,但这种可能性比较低,因为把狼队友打成焦点位,肯定不是明智之举。”

“但现在我觉得只有3号玩家可以放,5号玩家不能轻易放掉了,感觉他有可能是4号玩家的狼队友。”

“而且是不见面的那种,再说的直白一点,5号玩家说不定是隐狼。”

8号玩家对5的身份定义,算是聊到顾风心坎里去了。

之前他为什么不想站边8号玩家呢?就是因为站边8,不好盘5号玩家是狼。

现在8直接怀疑5有可能是隐狼,这让顾风非常满意。

不过警上8号玩家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当时他说3、5都是好人,没有考虑过5是隐狼的问题。

这一轮PK发言聊到了,这就是8号玩家发言中的亮点。

“我现在点的狼坑是4、6、7、11,容错率在5号玩家。”

“虽然我怀疑5的身份,但直接点他进狼坑肯定是不合适的,只能说他是容错率。”

“估计我这么盘,5对我的敌意会更大,更不愿意回头站边我了,毕竟他警上就很想认4是驯熊师,在这种情况下,我还点他进容错率,可想而知他会跟着谁走。”

“5号玩家,你对我有敌意我能理解,但如果你是好人,我相信你会回头的。”

“倘若你底牌真的是隐狼,那我怎么劝你,恐怕你也还是给4号玩家打冲锋带节奏,不会站边我的对不对。”

“哦对了,我其实比较认同2号玩家的观点,如果有神牌在我和4号玩家旁边,该拍就拍出来,这样可以帮助好人站边,不给狼队钻空子的机会。”

“这个板子没有守卫,神牌跳出来虽然会吃刀,但凡事有利有弊,神牌跳出来就可以压缩狼人的生存空间,提高好人站对边的概率。”

“就比如3号玩家,如果有身份直接拍出来,这样的话,4就只能去打5号玩家是狼,而5呢?只能来站边我。”

“如此一来,即便5是隐狼,想冲票都没法冲,只能乖乖的站边我打倒钩。”

“同样的,如果7号玩家有身份,直接拍,这样我就知道9号玩家是狼,我认他是好人认错了。”

“反正我觉得这个板子神牌不要怂,碰到训熊师在自己身边,就拍身份正视角,尽可能的帮好人站边。”

8号玩家点完狼坑之后,就一本正经的对话神牌,如果是在他和4号玩家身边就直接拍出来。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正视角,尽量的避免大家站错边,打错人。

弊端肯定是有的,但8就觉得这么打,利大于弊,尤其是在这种分不清到底谁才是训熊师的情况下。

就拿顾风来说吧,他如果不跳,5号玩家就能打他是狼,从而站边4,可一旦他跳了,5就必须要去站边8。

而7呢,也必须要打死5号玩家,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最重要的是,顾风跳白痴之后,4的驯熊师面就会下降很多。

本来站边他可以盘3、5当中出一狼的,但现在只能盘5号玩家是定狼,这种情况4就会非常被动了。

同样的。

到了警下,如果7号玩家跳个猎人或者女巫出来,好人绝对都会跑去站边4,包括警上站边8的12号玩家,估计都会改站边。

“最后对话一下场上的好人,尽量不要钻狼队,只要你们能站对边,今天把4号玩家一出,明天起来你们就知道自己没有站错边了。”

“到时候,如果系统说熊咆孝了,这说明我就是驯熊师。”

“如果我不是驯熊师,就不存在狼咆孝了,因为4号玩家作为训熊师被抗推出局,熊就不会咆孝了。”

“这是一个可以正视角的办法,也是唯一让我感到慰藉的地方,哪怕你们站错边,第二天起来总归是能回头的。”

8号玩家说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今天好人不能在3、5或者7、9当中出,一定是在4、8这两个训熊师当中上票。

站边4号玩家的,就出8,站边8号玩家的,就出4。

然后就坐等系统正视角。

如果出对了,熊会继续咆孝,出错了,熊就不咆孝了。

“行了,PK发言我就聊这么多,我希望好人听了我这一轮的发言之后能站边我,实在不行,就只能用命给你们正视角了。”

【警长竞选发言完毕,请所有玩家开始投票】

8号玩家过麦之后,系统的提示音当即在众人耳畔响起。

第二轮警长投票,不光是警下的7、10,所有人都能上票。

顾风想了想,最终还是把警徽票投给了8号玩家。

pk发言,8聊得比4号玩家好。

本来因为5发言的缘故,他是倾向于站边4的,可是4似乎不想认他是好人了,这一微妙的态度变化,让顾风不想再站边4。

再加上8号玩家盘5可能是隐狼,认下他是好人,并且8点的狼坑啥的,否有理有据。

所以,顾风的屁股已经做到8号玩家那边去了。

对于4,他肯定不至于一棍子打死,但只能先盘4是悍跳狼了。

时间不大,第二轮警长投票的结果就出来了。

2、5、6、7、9、11选择投票给4号玩家。

1、3、10、12选择投票给8号玩家。

六票对四票。

这个结果还真是有点出乎顾风的意料,他还以为8号玩家要拿警徽了呢,没成想更多的是选择了站边4号玩家。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8号玩家的发言得罪的人太多了,他盘5号玩家是隐狼,5肯定不乐意给他上票。

而被点进狼坑的6号玩家和11号玩家也不会认他是驯熊师。

再加上狼队冲票,4号玩家拿警徽就很核理了。

【4号玩家当选警长,昨晚平安夜】

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请警长选择本轮的发言顺序】

顾风知道4号玩家肯定会选择逆序发言。

因为他是给8号玩家上票的嘛,5是一直都站边4的,在这种情况下,恐怕4会盘他是狼喽。

【3号玩家请发言】

“票型即站边,认8是训熊师,主要有三个原因。”

“首先,4号玩家前后对5的态度明显变化,让我从一开始的倾向于站边他,到现在更愿意相信8是训熊师。”

“警上第一轮发言,4号玩家明确的表示认我大概率为好人,点5进狼坑,这让我相当满意。”

“但是在PK发言的时候,4号玩家却说不知道我和5谁是狼了,还得再听听发言,这就不对劲了。”

“警上第一轮发言,4只听了我的发言,还没听5聊呢,都敢说我是好人,5是狼,结果听完5的发言之后,他反而认不下我了,态度模棱两可,相当暧昧,很值得怀疑。”

“作为一个好人听的发言越多,得到的信息也就越多,视角越清晰,但4号玩家却不是这样的,听完一圈的发言,连我都认不下了,还有点想盘我是狼的,味道,让我对他好感全无。”

“这么说吧,从4含含湖湖说不知道我和5号玩家谁是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感觉4、5真有可能是双狼,5是隐狼。”

“本来4对5号玩家的敌意很大的,但5警上的发言可能是让他感觉怼到狼队友身上了,所以他就想把矛头指向我,先说不知道我们3、5谁是狼,警下就该直接打我是狼了。”

“当然了,仅凭这个,我就不站边4也有点说不过去,主要是8号玩家的PK发言聊得让我很满意。”

“他盘4、5可能是双狼,这算是聊到我心坎里去了。”

“刚才我就说了,4号玩家对5的态度变化,让我感觉4、5可能是双狼,5号玩家是隐狼。”

“最后8号玩家还聊到了今天好人不管怎么站边,都要从他和4号玩家当中出,因为这样可以正视角。”

“虽然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有数,但8能聊出来就让我更加对他有好感,大概是他的这种心态,更像是训熊师吧。”

顾风起身就聊了三个他站边8号玩家的原因和逻辑。

一个在4号玩家身上。

另外两个在8号玩家身上。

但其中有两个原因都跟5号玩家有关系。

反正顾风是已经把5当做是狼了,他对5的敌意特别大。

警上第一轮发言的时候,4点5进狼坑,而8则认为5是好人,对比他们两个人对5号玩家的身份定义,顾风肯定是更倾向于站边4。

PK发言的时候,8号玩家盘4、5双狼,这让顾风非常满意,反倒是4有点想认下5的意思。

这样一来,顾风就只能回头去站边8号玩家了。

不过说实话,这两个跟5号玩家身份定义有关的逻辑点,都是基于他个人的立场,外置位的好人未必会认同。

“警上我听9号玩家的发言还不错,像是个好人,这样的话,7号玩家的匪面就很大了。”

“但有一点我必须要强调,7的匪面大归大,最后还是要听发言才能判断他到底是不是狼,毕竟谁也不能保证9不是个发言做好的狼。”

“更何况9的警徽票还是投给4的,这就更加不能排除他的嫌疑了。”

“至于7给4号玩家上票,其实能理解,他都算是接了8半个查杀了,给4上票纯属正常。”

“不过这个正常的行为,有两种解读。”

“可以解读为7是迫于形势钻狼队的好人,也可以解读为他在顺势打冲锋。”

“到底是哪种情况,就看7自己的发言了,我虽然是站边8的,但我不会仅仅因为票型就认定7是狼。”

顾风很小心谨慎。

虽然从行为和发言上来看,7号玩家的匪面明显比9大,但他没有把话说死。

因为顾风能理解为什么7号玩家会连着两轮给4上票,用一句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都接了半个查杀了,怎么给8上票。

更何况9号玩家聊得也不太像狼,这样一来,站在他的角度,只能相信4是训熊师。

所以。

绝对不能一棍子把7号玩家打死,不然的话,要是7警下发言很好,甚至拍出来个身份,到时候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现在说不排除7是钻狼队的好人,9是发言做好的狼,届时,就还能往回找补。

不过该点7号玩家进狼坑还是要点的,这个不能含湖,不点7进狼坑,他怎么站边8号玩家。

“对于5号玩家我就不多聊了。”

“除非他跳白痴,跳女巫,跳猎人,否则的话,他在我眼里就是个狼。”

“5号玩家,不要怪我对你有那么大的敌意,主要是你警上的发言和行为不得不让人盘你是狼,但凡你是个好人,被4明确的点进狼坑之后,就不可能硬要站边4。”

“你看看人家7号玩家的反应多正常,8跳驯熊师,他就给4投票,哪像你格局那么大,被4打成是狼了,还去站边4。”

“6号玩家的匪面同样不小,我是想盘5、6双狼的。”

“5的发言有没有问题,我想大家都听得出来,6警上也说了,5聊得不像个正常的好人,既然如此,他是怎么把5给认下来的?”

“5聊得不像个正常的好人,他就应该盘5可能是狼,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说什么5如果是狼,不会这么聊的。”

“拜托,你又不是5号玩家,你又不是狼,你怎么知道他这么聊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4、5就是双狼,是不是就能解释他为什么非要站边4号玩家了?”

“但6偏偏就要把5认下来,然后站边4打我是狼,这样的话,6号玩家的匪面丝毫不比5小,甚至犹有过之。”

“4、5、6、7,啧啧,这个狼坑有点意思,我在想你们不会真的是四连狼吧?”

“虽然这种概率很小,但盘逻辑点出来的狼坑,就是这个样子。”

虽然4、5、6、7的狼坑点出来,顾风自己都有点惊讶,但他并不会因为点出了四连狼,就怀疑自己站错边,打错人了。

逻辑告诉他,8号玩家更像是训熊师,他就站边8。

逻辑告诉他,5、6警上的发言不做好,匪面很大,他就点5进狼坑。

7号玩家相当于是查杀,这不就是四连狼吗?

“如果没什么意外情况的话,今天我这一票应该会挂在4号玩家身上,不管能不能把4抗推出局,明天起来我们总归是能知道谁是驯熊师谁是狼。”

“前提是好人必须要在4、8当中出,任何人都不能在外置位归票,谁在外置位归票,谁就是铁狼。”

“哦对了,5号玩家或者7号玩家,有身份的就拍身份,我反正是没什么底牌,就是个平民,但凡我是白痴猎人什么的,一定拍出来干4号玩家了。”

“行了,警下这一轮我就聊这么多,暂时站边8号玩家,就这样吧,过。”

顾风没有跳白痴,一来他觉得没必要,二来他不想死的那么早。

开玩笑,今天是4、8的轮次,他拍身份凑啥热闹。

虽然他拍了身份之后,就能让4号玩家没得选择,必须打死5,同样也可以让5不得不去站边8号玩家。

但问题是一旦他跳出来,就活不到第二天了。

这对他来说不划算,顾风站边8归站边8,但还没到要为了8号玩家把自己搭上的那一步。

最重要的是,顾风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就是个平民,要是神肯定就拍出来干4号玩家了。

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愤愤不平的情绪和状态,应该能骗过狼人。

就这发言一出来,狼肯定会误以为他不是神,这样一来,他就可以躲过狼刀了。

【2号玩家请发言】

“我站边4号玩家,但我觉得3应该不是狼,警上他的发言我听了之后,感觉像是个好人。”

“如果他是狼的话,不太可能同时把我和1号玩家都认下,这不是在压缩自己和狼队友的生存空间吗?”

“最重要的是,虽然他和我的想法存在分歧,但他并没有借着这个由头盘我是狼或者有带节奏打我意思。”

“从这点就看得出来,他的心态是比较做好的,至少杀心不重。”

“反倒是5号玩家,聊得奇奇怪怪,4号玩家点他是狼,他还能去站边4,确实很耐人寻味,我在想他是不是想不按套路出牌,在以此搏4的好感。”

“甚至不排除5号玩家是在垫飞4,让好人盘4、5双狼。”

“一旦好人往这个方向盘,往这个方向想,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不能太草率的去盘4、5双狼,但可以先打5号玩家是狼。”

2号玩家起身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他站边4号玩家。

但他并不觉得顾风是狼,恰恰相反,他认为顾风大概率是好人,5号玩家是狼,是个心机很重的狼,在误导好人的视线和判断。

“我现在点的狼坑是5、8、10、12,容错率在6号玩家。”

“5为什么是狼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刚才3号玩家都已经聊得很清楚了。”

“反正4是驯熊师,5就是查杀,4要是悍跳,5说不定就是隐狼或者4、5双狼打板子。”

“8号玩家是狼,这个就不多说了,我站边4自然就得打8是狼。”

“10号玩家的匪面就在于他上了匪票,而且是连续两轮上匪票,再加上我警上就说了,警下要开一狼,在7身份做好的情况下,我只能点他进狼坑。”

“如果10警下能拍个身份出来,我就盘四狼上警,或者可以考虑是不是自己站错边了,4才是驯熊师。”

“但10要是拍不出来身份,恐怕这一整局都要在我的狼坑里待着了。”

“10号玩家,不要觉得我这么聊是在带节奏,是想拿你做抗推,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点你是狼,完全是因为你的行为和警上警下的格局。”

“至于12号玩家呢,警上在末置位疯狂给8打扇动号票,一个劲的忽悠好人去站边4,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带节奏的狼。”

“如果他是好人,是怎么在没听7号玩家发言的情况下,就把7打成是定狼的?这心态明显有问题。”

2号玩家不徐不疾的把自己为什么点5、8、10、12是四狼的逻辑和原因聊了出来。

道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不是什么铁逻辑,让人无法反驳,但从明面上来说,这些逻辑都是能讲得通的,不至于被人家说成是强打。

其实,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足够了。

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逻辑更是如此,同样一个人的发言,站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结论。

所以,在这个游戏当中,很少会有铁逻辑,更多的是选择。

在两个逻辑,甚至多个逻辑都盘得通的情况下,就看你相信哪个了。

站边就是如此。

4、8都有做成训熊师的可能,谁敢说自己的站边一定是对的?

但为什么有的人站边4号玩家,有的人站边8号玩家?还不就是个选择的问题嘛。

“6号玩家被我点进了容错率,原因就在于他警上的发言有匪面,他自己都说了,5站边4不正常,那怎么还能认下5,去打3号玩家呢?”

“既然5的行为和发言不对劲,该点他是狼就点他是狼,而不是盘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把他认下来,这搞得我都有点怀疑5、6是双狼,6在保5了。”

“但我转念一想,5、6要是双狼,6号玩家没必要这么捞队友,太明显,他胆子哪有这么肥。”

“所以我没有直接点6进狼坑,只是把他放进了容错率。”

“我认为6号玩家应该是被5这种不正常的行为给迷惑了。”

“希望6能再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盘得逻辑有没有问题。”

“等下我大概率会出8号玩家,虽然我不认为8是驯熊师,但他说的没错,今天的轮次就在他们4、8身上,不管谁出局,明天起来,好人的视角就正了。”

听完2号玩家的发言,顾风觉得还行,不枉他警上认下对方。

这也算是有回报了。

更重要的是,2的这一轮发言过后,他就更觉得2是好人了。

如果2底牌是狼,恐怕就带节奏打他可,而不是盘5是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出牌的做作狼。

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