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天命唯汉 > 第114章 刘盈: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

第114章 刘盈: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

呜!呜!呜!

滚滚回荡,如同雷声的汽笛声中,巨大如同怪物的蒸汽列车带着磅礴的力量冲入了关中北方的黄土高原,如同一条黑色的巨龙飞驰向前,真就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加装有双层玻璃,隔绝了大部分哐当哐当声音的豪华包厢。

刘炎将自己顾头不顾腚的藏在卢虞怀中,任由别人如何呼喊都绝对不露头。

毕竟在他对面,一个脸若银盘的中年妇女正饶有兴致的盯着他看!

那神情,一看就是个怪阿姨!

怕!

刘炎再度将自己死死塞进卢虞怀中,并且遵循着从前的记忆,脑袋一拱一拱的想要喝上一口热乎的……

于是,他被满脸懵逼的卢虞直接扔到了沙发上。

突出一个母爱有,但不多……

阿雅突然放声大笑:“哈哈,既然太子喜欢我家柔柔,那干脆就让柔柔住进东宫……嗯,这就叫做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可青梅难敌天降……刘盈沉默不语。

吕雉盯着很是乖巧坐在角落的吕柔柔看了几眼,慢慢点头。

毕竟从某些角度上来说,吕马童算是她们吕家的人,那么吕柔柔也算是外戚一党!

重要的是,吕柔柔和刘炎没有血缘关系!

完美!

简直完美!

但卢虞却迟疑着说道:“陛下之前和淮阴侯定有婚约,允诺淮阴侯独女韩嫣为太子妃……让柔柔入宫,恐怕不好吧?”

毕竟那是韩信,门生旧部遍天下,而且如今还当着大汉太尉!

吕雉顿时变得踌躇起来。

但下一秒钟,她看向阿雅说道:“既如此,可能就要委屈一下你家柔柔了……”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阿雅其实一直是个扮猪吃虎的主,而且这些年平衡草原各部,很是积累了许多政治经验以及听话听音的能力!

因此,她尽管心有不甘,但笑着回答:“哪里能称得上委屈呢?柔柔能得太子喜欢,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刘盈无声笑笑,突然有些警醒。

“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莫非那帮身毒和尚如今在草原传教?”

“朕帮你回忆一下,他们宣讲的是诸恶莫作,诸善奉行,主张今生吃苦消弭业障,来世转生极乐享尽荣华富贵?”

“身毒和尚?”阿雅回忆了一下,反问道:“陛下说的可是一群高鼻深目,穿着红色或黄色缁衣的光头?如果是的话,那就是他们。”

刘盈轻轻点头:“我说最近怎么没怎么见那帮家伙,原来跑草原去了……”

阿雅笑容满面的说道:“是啊。不过那些和尚并不是光会说嘴,有些人擅长医道,甚至还会给骆驼接生呢!所以我就没有管他们……”

“毕竟他们自称游方僧人,并不如汉地和尚那般热衷修庙塑像……”

她说的不管,指的是不收税。

嗯,大汉有十一税,神庙献金九成收归国有,剩余一成用于修缮寺庙,赡养僧众……

刘盈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缩在角落里写写画画的许负一眼。

许负百忙之中抬起头,回了刘盈一个收到的眼神。

有位哲人说过,在不擅长的领域,充分放权比自己长了三头六臂更重要!

因此,刘盈将处理宗教事务的事情完完全全交给了许负,自己只是偶尔提供一些从后世,以及沙漠教派那里听来的骚操作。

比如佛三一……

在草原上注定要掀起一场因为信仰而引发的腥风血雨中,哐当作响的蒸汽列车沿着秦朝开辟,汉国拓宽的笔直道路,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抵达到了曾经华夏文明的最北端。

九原。

…………………………

早晨八点十五分。

太阳懒洋洋的挂在天上,红彤彤,但没有一丝暖意。

阴山南麓凌冽的风如刮骨钢刀般吹拂在刘盈身上,却让他变得精神百倍,一扫之前的哈欠连天。

在他身后,将自己裹成粽子的刘炎一脸兴奋的跑了出来。

下一秒,他灰熘熘的缩回了温暖如春的行宫寝殿。

毕竟屋里面烧着地暖,室内温度保持在零上二十八度左右,而一墙之隔的室外,温度保守在零下二十度!

天寒地冻。

但刘盈有不得不出门的理由。

他选择将车驾驻跸九原,而不是一路向北,为的是犒赏这里的边军。

无他,大过年的。

在这种举国同庆的日子里,戍边的士兵本就思乡,如果皇帝的车驾再匆匆自这里经过没有一刻停留的话,属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刘盈对这里,也有几分缅怀。

上次他统领大军北上草原作战,直捣黄龙一劳永逸解决北方边患的时候,走的就是从九原城出发的道路!

如今,他故地重游,颇有几分感慨。

嗯,这种感慨主要来自于远处站在雪中,身形干瘦但依旧笔挺的一个老人。

林挚。

曾今的九原郡郡守,节制九原、云中驻军,镇北将军,武川候林挚!

武川候是林挚在告老还乡的时候,刘盈感念他曾今的功劳,特意将他改封为武川候,食邑两千两百户。

见到刘盈的一刻,林挚顿时上前几步,单膝跪倒在雪地之中,昂头挺胸,双手抱拳。

“末将林挚,拜见征北大将军!”

征北将军,是刘盈曾经给自己弄出来的官位,如今已然封存不再使用。

至于林挚喊他将军而不喊陛下,主要是他已经彻底疯了……

毕竟他脑子受过伤,一直都挣扎在发疯和庆幸之间。

现在,林挚的意识显然还停留在他曾经跟随刘盈北上大战匈奴的时候,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此刻意识清醒,虽然多年没见刘盈,但依旧能够准确的认出刘盈。

刘盈摆摆手示意他站起来。

刘炎从刘盈的大腿后面探出脑袋,小声问道:“父皇,为何他叫你征北大将军?”

刘盈笑着回答:“因为,那是父皇从前的称号……”

但在另一边,林挚眼一瞪:“父皇?你是谁?殿下?你怎么变得这么小了?你、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充大将军……你们干什么?我没疯,我为大汉流过血,让我去见陛下……”

望着林挚被四个又高又胖的虎贲卫士拖走的背影,刘盈低头斥责:“叫你多嘴,你看把他刺激坏了吧!等下再收拾你……”

刘炎转头就跑:“哼,我去找大父告状!”

天命唯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天命唯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