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轻小说 > 人生副本游戏 > 第五百零七章:表演开始(超大章求月票)

第五百零七章:表演开始(超大章求月票)

何奥瞥了一眼女孩的花篮里,拥挤的玫瑰底下,是光洁的花篮底。

这说明递给他是这个女孩唯一的一张传单,她的主业并不是发传单。

何奥短暂开启超忆扫视了一眼这个卖花女孩。

灵魂很弱小,就是普通人,而且属于那种灵感比较低的普通人,应该看不见这个传单的诡异之处。

何奥蹲下身子,接过传单,把刚刚买的烤串拿出一串来递向小女孩,用不太流利的若丹语轻声问道,“这个传单的是谁让你给我的吗?”

烤串已经有些凉了,但是掩盖不了它本身诱人的香味。

小女孩看着烤串犹豫了一下,吞了口口水,转过头去指向广场的另一侧,“是那边那个姐姐让我给你的,她买了我三枝花,然后让我把这个传单给你。”

小女孩语速很快,但是何奥还是大概的听懂了她的意思。

而这时候,小女孩语气一停,“诶,那个姐姐呢?”

她所指向的地方只有行走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姐姐’站立在那里。

所以,

何奥顺着女孩的目光看向那一片流动的人群,目光微微眯了眯。

这并不是漫无目的的发传单,而是针对他的‘邀请’。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何奥伸出手,接过了传单,然后吧那串烤串递给了女孩,“谢谢啦。”

这些烤串,他已经吃过几串了,没有毒。

对于若丹的许多普通人,特别是孩子来说,吃肉并不是一件家常便饭的事情。

“谢谢哥哥!”

女孩接过了何奥手里的烤串,一熘烟的跑进了人群中。

而何奥则站了起来,注视着手中的传单。

每晚十点,也就是说,今晚上也有。

何奥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下午六点。

距离演出开始还有四个小时。

于是他先在附近吃了个饭,吃饱喝足以后,慢悠悠的向着橡树大街走去。

——

九点三十

橡树大街72号

这是位于橡树大街深处的一个院落。

院落门前没有任何招牌,只有一个穿着笔挺正装,面带微笑,脸色泛白的青年站在门口作为迎宾。

这个青年浑身都带着一种无法名状的僵硬,就如同一个死去已久的尸骸。

院门紧闭,门前一个人也没有。

院门上没有灯,昏黄的路灯只照在院门前的台阶上,将院门和门前的青年都隐没在澹澹的黑夜里。

“先生,您看着很陌生?第一次来这里吗?”

当何奥走过去的时候,青年微笑着用提亚语问道。

“这里是蜕影俱乐部?”

何奥看了一眼那平平无奇的院门,门上没有任何的招牌和指示。

“请出示一下您的门票,”青年一丝不苟的说道,“传单也可以。”

何奥拿出了那张自己收到的传单,递给青年。

青年接过传单,微微侧身,紧闭的院门自动开启,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

这时候青年做出邀请的手势,指向院内,

“欢迎您来到蜕影俱乐部,请尽情享受今晚的表演。”

打开的门后是一个精致的小院,院子里错落的放着一些桌椅和遮阳伞,看起来像是某个酒吧或者特色餐厅。

而在这些桌椅背后,则是一个门帘遮住的小门,暗澹的灯光照在门帘之上,隐隐有清婉的音乐从门后传来。

何奥抬脚走进了院子里,与此同时,他短暂开启超忆扫视了一眼守在院子门口的这个青年。

附着在青年身上的,不是普通人一般的朦胧的灵魂,而是一道纯粹的阴影。

这阴影紧紧的贴在青年身上,如同提线木偶的线条一样操控着青年的身体。

这个青年早已不是活人了。

何奥收回目光,从院子里的桌椅之间穿过,拨开了门帘。

在他身后,敞开的院门缓缓关闭,做出邀请手势的青年收回手,侧身继续面向门外。

当院门完全关闭的时候,何奥也越过了门帘,进入到了小门之后。

在这门后并不是某种剧场一样的布置,而是一个较大的厅堂,一个个零散摆放的小桌有序的摆放在厅堂内。

这些小桌围着一些座椅或者沙发,而这些座椅沙发都朝向同一个方向,那就是整个厅堂的最深处,一个长方形的舞台。

澹澹的暧昧的昏暗灯光在整个厅堂闪耀,婉转的音乐回响在空间之内。

比起剧场,这里更像是一个酒吧。

当何奥走进小门之后,一个侍者走了过来,接引何奥坐到了位子上。

“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吗?”

侍者将一份菜单递给何奥,“需要点一些小食吗?第一次的新客人的话,我们有赠送一杯鸡尾酒。”

何奥打开了菜单,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舞台,随口问道,“不是说有表演吗?”

“表演是在晚上十点准时开始的,没有多久了,您可以稍等一下。”

侍者微笑着说道。

何奥翻了一下手中的菜单,点了一个炸洋葱圈,从鸡尾酒里选了一款酒精含量并不高的酒,便把菜单交还给了侍者。

然后他的目光扫过周围。

这个时候这个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他们有的独自喝酒,有的结伴聊天,好像这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吧一样。

过了大概四五分钟,何奥的炸洋葱圈和鸡尾酒都端了上来。

也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三个身影推开门帘走了进来。

三个人的气息都不弱,两个青年,一个中年,都是标准的提亚帝国面容。

他们似乎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两个青年目光闪烁着好奇,而领头的中年则有些有些疑惑和戒备,目光扫过正在台下坐着的‘客人们’。

何奥只是瞟了一眼他们,然后自然的低下了头,并没有被他们察觉。

一旁的侍者迎了上去,将三人引到了何奥附近的座位上,并递上了菜单。

这三个人应该都是超凡者,但是并不强。

何奥思索片刻,拿起手机,给宪兵队长发了个消息,大概描述了一下这三个人的长相。

[这应该是‘上面’的人,那个中年人就是今天和我交接卷宗材料的人。]

宪兵队长很快给了回复。

何奥合上手机,

果然,这是月光的人。

所以是月光的人找到了这里?

应该不像,从他们疑惑的表情来看,他们应该是也被发了传单,被吸引了过来。

但是那个领头的中年人,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的。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何奥不得不说,这个蜕影俱乐部胆子确实很大。

这其中或许有主世界从未出现过这种隐秘教派,他们没有经验的原因,但是他们应该不至于蠢到把自己直接暴露在月光的注视之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月光的人到来后不久,一束灯光从天花板洒下,照亮在舞台上。

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人走上了舞台。

“感谢各位嘉宾朋友能抽时间来到我们蜕影俱乐部,今晚上的表演即将开始,今夜有好几位新来的朋友,欢迎你们来到这里,请相信我,这将是你们生命中见过的最重要的,也是最精彩的表演。”

他话音落下,整个场下传来了剧烈的掌声。

那些原本还在正常聊天喝酒的‘老顾客’,此刻都把目光看向了舞台中央,他们目光灼灼,脸上闪烁着奇怪的兴奋。

仿佛他们不是在酒吧消遣的看客,而是在朝见神明的信徒。

此刻坐在何奥不远处座位上的月光的三个人中,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察觉了什么,他拿出手机,骤然起身,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就要拉着自己的两个同伴离开。

叮——

就在这时,清脆的音乐声响在了所有人的耳畔。

一个穿着浅白色连衣裙,脚上裹着白色长筒丝袜赤足的女子缓缓从舞台后垫着脚尖迈着舞步走出。

“请大家欣赏舞蹈,‘蜕影’。”

主持人的声音从舞台后传出。

轻柔的,仿佛浸入灵魂的音乐缓缓响起、

那原本骤然站起的中年人,似乎在一瞬间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都——

他手中拨打的电话也在这时被接通,电话那头传来疑惑的声音,“泽恩,怎么了?”

听到这声音,中年男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艰难而又僵硬的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电话,缓缓的张开嘴,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

“没事,我打错了。”

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传入手机的话筒中。

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然后一只手从他背后伸出来,挂断了电话。

中年男人艰难的回过头去,只见到刚刚引领他们进来的侍者正站在他的身侧微笑着的看着他。

然后他看着这个侍者张了张嘴,用他自己的声音继续说道,“一切都很顺利,什么都没有发生,舞蹈很美,我们可以安静的欣赏他。”

侍者轻柔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仿佛响在他内心深处的呓语,他缓缓的放下手机,坐回了位置上,注视着舞台的表演。

目光沉醉。

好似刚刚的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

而在他身旁的两个年轻人,早已痴迷的注视着舞台上表演,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透亮而带着疯狂的光辉,看到了这个世界上至美的东西,可以为之付出一切。

何奥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

在超忆的视角下,一个巨大的阴影正从闪烁着光辉的天花板上浮现,一条条朦胧的阴影触手从它身上延伸而出,触碰着看台下的每一个人,附着在他们的身体上,侵蚀着他们的灵魂。

同样有一条阴影触手试图延伸下来,侵蚀何奥的灵魂。

然后下一秒,这触手就被何奥汇集的超忆的力量击中,如同触电一般收了回去。

何奥端起桌面上的鸡尾酒喝了一口,注视着舞台上的女子

仅凭这点力量,可不够‘邀请’他过来的自信。

这一瞬间,舞台上的女子的目光也短暂的看向何奥,与何奥对视了一眼。

她嘴上叼着一瓣还粘着点点水滴的火红的玫瑰花瓣,与她的红唇映照在一起。

她微微张嘴,花瓣从她的口中跌落,顺着晶莹的肌肤滑落,如同流动的血液。

在这短暂的目光交汇以后,她轻轻抬头,目光从何奥身上离开,随后她微微抬起纤手,宽大的白色衣袖顺着光洁的皮肤滑落,露出洁白的藕臂,如同春风里拂盈的柳条。

此刻这整个场地陷入了异常的寂静,寂静的好像只有她和何奥存在。

舞者和看客构成了这个这个世界的全部。

女子的双手拂起,在摇曳的同时,一点点的抓住虚空,似乎在剥去什么。

每剥去一点,她的身体就沉重一些,仿佛被蜕下的躯壳。

这舞蹈的确是美的,何奥注视着这舞蹈,能直接从感官上获得美的体验,仿佛美这个词语从书中走进了现实。

与此同时,他的灵魂开始微微颤动起来,随着舞蹈的进行,一个浩瀚宏大的目光似乎正在试图穿过时空的壁垒,在这里投下注视。

而在这浩瀚力量的试图降临的同时,何奥也感觉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遗迹。

依稀之间,他感受到了那苍茫孤独、异兽纵横的遗迹的存在。

他放下了手中的鸡尾酒,露出一个微笑。

能够让人在主世界感应到遗迹存在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开启遗迹通道的‘时空锚点’。

如他所猜想的那样,月光和世界树花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时空锚点,是因为这一次的时空锚点并没有被固定在某个固定区域,或者某个诡秘身上,而是被那个试图降临的神明,通过某种手段与自己绑定在了一起。

何奥虽然不知道这位神明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很显然,这一次遗迹开启取得锚点的难度,要比之前大上很多。

而在何奥感受到这神明的气息与遗迹存在的同时,那舞台上的舞蹈似乎也接近了尾声。

一道道虚幻的碎片在空中被拼接起来,组成一个新的,虚幻的舞者。

她迈开步子,白色丝袜裹紧的双足跨过虚空,走到了何奥的身前。

在这个时刻,这个区域里,似乎同时存在着两个她。

一个在舞台上舞蹈,艰难的剥去身体上的虚幻碎片,另一个则是由虚幻碎片所组成的,虚幻的身影。

那舞台上的血肉身躯,仿佛只是被蜕下的无用的躯壳,而这漂浮在空中的虚幻的身影,才是褪去躯壳之后的生命。

一道道鲜红的血痕弥漫在那还在起舞的血肉身躯之上,灯光照在她的身体上,脚下却看不到她的阴影。

“你的实力有些超乎我的预期,你的强大的灵魂如同太阳一样耀眼,”

那虚幻的身影漂浮在了何奥的身前。

来自伟大存在的浩瀚目光最终被阻隔在了时空之外,但是她逸散的力量却侵入了现实,锁定了何奥的身躯。

在这一瞬间,何奥感觉自己的身体陷入了某种无法动弹的僵硬,那并不是他的行动能力被限制住了,而是他如同木偶一样,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你刚刚有离开的机会,”那虚幻的身影继续靠近何奥,“但是你放弃了。”

“你的傲慢使得你拥有了加入我们的机会,”

她的声音同时糅合着沙哑和空灵,有着一种奇妙的美感,“伟大的神秘之影已经降下了她的注视,加入我们吧,伙伴。”

她伸出手,似乎要何奥伸手抓住她。

扭曲的力量开始试图侵入何奥的灵魂,他感觉他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得轻盈,他似乎要挣脱那腐朽的肉体,蜕变为另外一种存在。

“神明的意志不可违逆,你要么成为永恒的奴仆,要么成为我们的伙伴,你强大的力量会得到神明的祝福而变得更加强大。”

女子继续向何奥伸出手。

何奥注视着眼前的女子。

此刻,他也完全明白了蜕影俱乐部‘邀请’自己的目的。

他们拥有某种观察灵魂的能力,发现何奥是个很强的超凡者。

所以试图把他收为‘自己人’。

当然,从此刻那神明逸散的力量还在试图侵蚀他的灵魂来看,这个原始教派似乎也并不想让何奥保留自己的完整理智。

女子给出的两个选择其实是,要么死,想黑影一样变成完全失去理智的爪牙,要么成为只会服从的仆从。

粗暴且傲慢的做法,不过的确可以把‘何奥’最快的转化成他们的战力。

女子注视着何奥,似乎在等待着何奥的回复。

但实际上她并不需要何奥的回复,神明的力量会首先尝试把这个人改造成仆从,如果改造失败,就会直接杀死他,把他变成爪牙。

从一开始,何奥就没得选,她只是喜欢让猎物以为,他们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并以此分散猎物的心神,使得侵蚀更加容易。

事实上,这是她第一次捕捉何奥这样强大的‘猎物’,随着侵蚀的进行,她心中除了紧张以外,也升腾起了些许的成就感。

神明的意志不可违逆,当神明的力量降临的时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眼前的猎物不可能再反抗了。

而这个时候,她眼前这个她迄今为止捕捉到的最大的‘猎物’,缓缓抬起头,对她露出一个微笑,“我选第三项。”

轰鸣的火车骤然撞碎了老旧的墙壁,惊醒了梦中的人们。

真正的表演,现在才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人生副本游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轻小说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人生副本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