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霸武 > 第五六七章 秘密(求订阅求月票)

第五六七章 秘密(求订阅求月票)

PS:求保底月票!月票排名告急,求兄弟们帮开荒顶上去。

※※※※

当楚希声遁去之后,禹昆仑只稍稍喘息,就身影化龙开始了追击。

在望安城,禹昆仑哪怕倾尽全力,也只能与楚希声战个平手。

可如果出了望安城,到了无人的野外。

十个楚希声加起来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照世魔灯’宗神化化成的光束,也在往望安城的北面照射过去。

这位血蝠山宗主的遁法超绝,还在禹昆仑之上。

不过下一瞬,两人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悬立于空,眼神疑惑的扫望四方。

根据他们掌握的信息,楚希声战斗时的遁法千变万化,他除了风遁,雷遁,还有光阴瞬步这样的时遁之外,还掌握血脉力量衍生的光遁——这是这世间速度最快,最顶尖的遁法之一。

此人手中还有浴日神舟,极限时的速度可日行二十余万里。

不过他们两人都是超品阶位的强者,全力爆发之后的速度,应该是凌驾于楚希声之上的。

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楚希声彻底甩开了。

两人才往北面追了两千多里,就失去了楚希声的踪迹。

“——神行无相!”

禹昆仑一声低吟之后,眉心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神行无相是无相神宗传承的顶级遁法,根基于无相功。

特点是包罗万象,变化多端。

神行无相可以适应各种血脉天赋,以之为根基施展各种性质的血脉遁术。

——什么雷遁,风遁,土遁,光遁,只要你拥有的,就能完美的融入进去。

楚希声现在的血脉力量就很可怕。

万古千秋之血与光阴瞬影之身两种与时序相关的血脉结合,可衍生强大的宙天法门与时遁。

还有血脉‘源神’,如意天规也同样可运用于遁法上。

楚希声应该是根基于此,掌握了一种神奇秘术,可让他轻易摆脱他与宗神化的追击。

这意味着楚希声的危险程度,还有上升一个等级。

这是一个有着强大的机动性,极限战力可达到近神层次,且能凌压万军的强者!

禹昆仑再次叹了一声,转过头与宗神化对视了一眼。

他随后面色冷漠,身躯化为白色水汽,消散在云空当中。

照世魔灯宗神化——这是一个人族的超品,战力近神,甚至可能凌驾于近神之上,深不可测。

这是神州最近五百年当中,人族不世出的绝代天骄之一,不久前还帮了他一把。

禹昆仑本该给予此人尊重。

然而禹昆仑却能依稀感应到宗神化身上的异样气机。

且哪怕从他掌握的情报来看,这宗神化身后也有着明显的神灵背景。

禹昆仑能够闻到此人身上的臭气,对其厌恶之至。

宗神化则是毫不介意,他手提着一盏没有灯芯的灯笼,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

他的普天之法,可以让他依稀感应到楚希声的方位,就在东北面五千里外的位置。

不过没用,宗神化只看楚希声刚才的手段就知道,除非事先他们有充足的准备,否则没可能将之杀死。

楚希声的秘术,足以保证他安全退回无相神山。

此时在望安城,‘东天王’王天东,正悬空立在太傅‘文冠武绝’鼎苍生的身侧。

“有意思,他们打到这个地步,都天神宫的那位居然都没有现身。”

王天东‘嘿嘿’的笑着,意味深长的看着鼎苍生:“还有你鼎苍生,竟是一点样子都不装了,那好歹是你效忠了几十年的陛下,这是见死不救吧?真的好吗?你们这些世家门阀,是已选定了楚希声?”

他知道这望安城内的别人也就罢了,确实没有干涉方才那场大战的能力。

即便他王天东,也扛不住楚希声一记神意刀,也同样挡不住禹昆仑的一记龙爪。

然而他眼前的鼎苍生不同。

这可是当朝太傅,战力超一品的‘文冠武绝’!

——文为诸臣之冠,武则绝于朝堂!

“王会主说笑了。”

鼎苍生神色澹澹,面无表情:“鼎某抱恙在身,怎堪一战?至今以来鼎某七上辞表,想必不久之后就能得到陛下许可致仕,严格来说,已非是大宁之臣。

至于我那些同僚,他们本就插不进手。倒不如将力气放在镇压罡力,抵御寒力与平复地脉上。

无论国师禹昆仑,还是那个无极刀君,战力都极端可怕,举手抬足都可撼动千里,如果任由他们施为,皇城附近的平民必将死伤狼藉。这也是为大宁效力,护持朝廷子民。”

王天东不由‘啧’了一声。

鼎苍生说的冠冕堂堂,却没有改变这场战斗中,绝大多数世阀高官都没有介入的事实。

“然而陛下近日以来的举动却是大失人心。”

鼎苍生叹了一声,眼神痛惜道:“‘神指都天’尘奈落此人行事虽然放荡不羁,不拘小节,且极其护短,却从来大节不亏,是一位负气仗义的英雄豪杰。

此人智虑千里,眼里从来都揉不得沙子,陛下就大罗蚁族与望天犼给的交代,实难让他信服,也就难怪都天神宫与朝廷生分了。”

就连与朝廷亲近的都天神宫尚且如此,又何况其它的神宗魔门。

他们可不是傻子,任由天子蒙蔽欺瞒。

这些势力虽然没有像他们发出的通牒那样,将自家弟子全数撤回。

身在中枢的鼎苍生却能感觉的到,朝廷对地方的统治,明显下降了一个层级,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牢固。

“谋害功臣之后,自毁北方长城,当十大钱,增税,大罗蚁族,还有望天犼。”

王天东的神色疑惑不已:“这位皇帝看起来也不像是被人迷了心智的样子。我不知这位陛下到底是图的什么?他到底意欲何为?”

“不管如何,未来这座望安城都将论为是非之地,暗流潮动。在真正看清楚那潮流方向之前,聪明人都会选择暂时从漩涡退开,想办法看清楚时局。”

鼎苍生转过头,含着几分欣赏的看着王天东:“王会主你就很聪明。”

近日以来,东天会的势力都在大幅收缩,甚至退出了望安城。

别人以为是沧州的那场大战,对王天东本人与他的东天会造成的影响,这位东天王是迫不得已。

鼎苍生却知此人是在未雨绸缪,提前脱离望安城这个是非圈。

王天东则一声苦笑:“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这天地间杀机无穷,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动荡一起,必将杀劫连环,哪里是我们想避就能轻易避得开的?”

鼎苍生童孔微收,对王天东刮目相看。

他随即第二次叹息。

有时候看清了局势又如何?他们鼎家想要跳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滚滚而来的大势面前,他们这些人,只是强壮一点的蝼蚁蚍蜉之辈,一样身不由己。

试问螳臂安可当车?

而此时在皇宫延英殿内,建元帝的脸色仍旧阴沉似铁。

他的双眼微微泛红,透着暴怒,愤恨,还有隐约的焦躁与惊惧。

今日之战,楚希声不但摧毁了小半个皇宫,且只差些许就杀到他的面前。

更让他心寒的是各方的态度。

君王有难,而中枢诸臣与四方臣民皆作壁上观。

这令建元帝浑身发冷,五脏六腑都仿佛塞了冰块。

还有,现在的楚希声就如此强大,那么再过个几年,此人的实力会增长到何种地步?

各家势力肯定不会坐视楚希声继续晋升功体。

问题是他们就一定能够阻拦得住么?

建元帝意识到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不能再拖延了。

他深深呼吸,压下了面上的异泽,随即看向了殿前的楚茗:“茗儿,今日楚希声的声势魔威,你不但亲眼目睹,更亲身领教过他的刀法。即便如此,你还有信心与他对抗?还有胆与他交手?”

楚茗一手扶着楚如来,有些神思不属。

她闻言之后,当即跪倒在建元帝面前:“陛下,都是臣行事不慎,为陛下与朝廷招来这场祸事。”

楚茗有意用上了话术,明里暗里的刺激这位大宁天子。

不过她说完之后,却见建元帝毫无反应,仍是冷冷的看着她。

楚茗思绪微转,当即勐一顿首,语声决然:“陛下,臣没有信心。楚希声刀道超卓,盖压天下,臣一点自信都没有。然而事已至此,蝼蚁尚且偷生,臣如不与他战,难道等死么?拼死一搏,茗儿可能还有生机,自暴自弃,却必死无疑。”

“好!”

建元帝一声轻赞,眼中精芒熠熠:“朕知国师有一种梦幻秘法可让你的力量继续提升,或能在短时间内,让你达到半步超品。

配合足够的丹药,还可进一步提升你的‘不灭阳炎刀’与‘睚眦刀’这些武道,不过这却需你承担一定的风险,身体也可能会承受极大的痛苦,承受很大的负担与隐患,就不知茗儿你愿不愿意?”

楚茗闻言一愣,随即眼神一亮,毫不犹豫道:“臣愿意!只要能让臣尽快提升实力,让臣有力量为君分忧,那么无论什么样的风险,无论什么样的痛苦,臣都愿意承受。”

她没想到,楚希声这次闯宫之战,会给她带来这样的惊喜。

楚希声绝不会想到,他这次的追杀非但不能损及她分毫,反而成为她继续变强的契机。

旁边的楚如来却眉头微皱,下意识的感觉不妥。

天子如此不惜代价,不遗余力的栽培,究竟是意欲何为?

他深知天子的性情。

陛下不但心性凉薄,还是一位雄猜之主,近年来对臣子的疑忌之心越来越重。

自家这女儿除了神意触死刀,就没什么地方值得天子看重了。

就因她是长公主龙阳之女么?怎么可能!

十九年前,天子可是亲手在赐死嫡长子的旨意上盖下印章。死于其手的嫡亲侄儿,更是多达六位。

哪怕是为应对楚希声这个迫在眉睫的威胁,建元帝也会首先保障他对楚茗的控制。

就在楚如来暗暗疑虑之际,建元帝已经一拍扶手:“好极!”

他斜目看了楚如来一眼,随后唇角微微一扬:“稍后茗儿留下来,楚希声的修为一日千里,让朕只觉芒刺在背,坐立难安。为你提升功体武道一事,越快越好。”

就在这时,国师禹昆仑与‘照世魔灯’宗神化先后步入到了延英殿内。

禹昆仑略含羞愧的朝建元帝一拱手:“臣无能,几使陛下身陷险境,也未能捕捉到楚希声的踪迹,还请陛下恕罪!”

宗神化则眉心紧锁,面色凝重的颔首一礼:“陛下,楚希声此子的遁法神奇无比,不可小觑。天下间已少有禁法能限制住他。陛下日后仍需加强京城内外的防备,要万分小心。”

建元帝的心绪再次一沉,随后站起身,郑重其事的朝着宗神化躬身一拜:“宗掌教此番援手之情,朕感激不尽,必有后报。然而楚希声此贼魔威滔天,已非平常手段能够应付。朕斗胆,请宗掌教为天下苍生计,常驻望安城!”

他原本顾忌都天神宫,与各大神宗魔门的态度,不欲与血蝠山过于亲近,刺激诸宗。

然而时局至此,已经由不得他了。

此时唯有这位‘照世魔灯’,才能帮助他防住楚希声。

宗神化则稍稍迟疑,随后微一颔首:“好!”

就宗神化本意,更想呆在血蝠山。

那边有他至关重要的秘密。

宗神化却更知此战之后,大宁内外必将人心动荡。

朝廷的虚实,人心的向背,已被人洞悉无遗。

一个禹昆仑,已经独木难支。

唯有他坐镇京城,才能帮助建元帝镇住局面,稳住大宁军将与诸臣。

如果镇不住,那必将是一场雪崩,一切的一切都将土崩瓦解。

※※※※

与此同时,楚希声已回到了距离望安城一万多里的浴日神舟上。

在这艘飞舟下面,就是位于洛州的云海九品秘境。

与宗神化想象的不一样,楚希声的依仗,并非是自己的超卓遁法,而是这座九品秘境。

一旦遇到危急情况,他可以直接通过秘境,与陆乱离一起传送回云海仙宫,借助神鳌散人留下的这座仙宫应敌。

不过正如楚希声预料,宗神化与禹昆仑两人的追击,都是浅尝辄止。

他们看了楚希声的遁法,就失去了追击的信心。

当楚希声遁空落在浴日神舟的甲板上,就见陆乱离身后,站着一整列的‘云海剑傀’。

从左到右,赫然达二十四具之多,它们毫无声息,看起来木木的,却聚集着一股强大剑意,让楚希声这样的天榜高手见了,都为之凛然。

必须一提的是,这些新增的剑傀的一大半,都不是陆乱离自己的,而是楚希声暂借给她。

陆乱离修为晋升三品下之后,在云海仙宫拥有了更高的权限,也能动用更多的财力。

不过她能带在身边的剑傀,目前只有八具。

其余十六具,都是问素衣的。

从三年前开始,问素衣就一直在提供材料,雇请‘神鳌散人’帮她制作云海剑傀,意图在极东冰城打造一套拥有三十六具剑傀,能够力敌超一品武修的强大剑阵。

三年积累下来,神鳌散人为问素衣制造的云海剑傀已达十六具,完成了初步的剑阵构造。

结果在即将交付第一批剑傀之前,极东冰城骤然生变,土崩瓦解。

不过交货的对象还在,问素衣只是冰封,没有死亡。

楚希声从问素衣那里继承了所有的财富,这套剑阵自然也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转手就将这些剑傀交给了陆乱离。

楚希声的神意触死刀群战无敌,霸体金身可力敌一品,用不到这些剑傀。

倒是陆乱离,她在施展一些大型法术的时候,必须有强力的护卫。

“如何?”

楚希声在甲板站定之后,就略含关切的看着陆乱离:“感觉怎么样?要是承受不住,那还不如减至十二具,没必要逞强。”

操控这些剑傀,需要极其强大的神识力量。

神鳌散人之所以不给陆乱离更多的云海剑傀护身,绝不是吝啬。

这位除了担心陆乱离在外肆无忌惮,招惹事端之外,也是怕陆乱离的元神承受不住。

如果神念不够强,那么数量多了反倒适得其反,会损及元神。

陆乱离又不像楚希声这样修行九轮神譩,将自己的元神分割了九份出去。

且哪怕楚希声,也是循序渐进,慢慢的提升分魂强度。

以前木剑仙就将他留在九曜神轮剑上的绝大多数力量封印,随着楚希声的元神壮大,逐步解封。

“别小看我。”

陆乱离白了楚希声一眼:“要是没一点依仗,我敢术武双修?我那位师尊生前太保守了,他早该将那些云海剑傀都给我。”

此时云海仙宫里的‘神鳌散人’,是神鳌散人用自己脑袋炼成的法器,没法改变神鳌散人生前的决策。

否则她早就让神鳌散人增加随身剑傀的数量了。

现在这二十四尊剑傀确实有点勉强,不过她能撑得住。

且预计再有两三个月时间,她的元神力量就能够壮大到可以驾驭它们的程度。

唯独这些剑傀有一大部分是源自于问素衣,让陆乱离心里怪怪的,感觉有点膈应,不自在。

不过楚希声已经与她说了,他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帮助问素衣早日解封,尽快登神。

这个时候,他们就应该动用所有能动用的力量。

与其把这些云海剑傀放在仙宫吃灰,倒不如取出来让陆乱离先用者。

毕竟沧州那一战,陆乱离在护送问素衣北上的时候,也是出过力的,借一点剑傀怎么了?

她要是还过意不去,就当是欠一个人情。

或是以后让神鳌多打造两具剑傀,补偿给问素衣。

陆乱离觉得楚希声的话都是歪理。

不过凝思再三,终是半推半就的接受了。

陆乱离现在确实急于提升战力。

她的功体暂时无法提升,就只好借助外物了。

这套剑阵对她来说,就是不错的选择。

需知昔日在云海仙宫,一套三十六具剑傀的云海剑阵,可是连战力近神的问素衣都无可奈何。强如诸天神灵,也不能侵入其中。

当然,那时候的问素衣无法全力出手,当时的云海剑阵背后,还有着一整座仙宫大阵支撑。

不过这座剑阵之威,已由此可见一斑。

陆乱离最近的心态也有了变化。

换做以前,她绝不会接受问素衣的东西。

可现在,陆乱离更难接受的是与问素衣,与楚芸芸拉开距离。

她想尽快追上去,穷尽一切可能的追上去。

所以最初楚希声只让她借调四具傀儡,凑成剑阵,陆乱离却主动将数量增至十六。

既然要丢下面皮去借,那就不妨一步到位,借得更多一点,别扭扭捏捏,小家子气。

“我知道你有两种血脉天赋,可强化元神,问题是你现在功体才三品——”

楚希声神色狐疑的看着陆乱离。

他随即注意到陆乱离眼里的倔强。

楚希声顿时明白了缘由,他微微摇头:“算了,总之乱离你千万注意。一旦元神撑不住,那就能弃则弃。”

陆乱离轻哼了哼,她不欲再谈此事,转开话题:“你这次京城之行看来还算顺利?那些话你问了禹昆仑没有,他是怎么答得?”

其实看楚希声的模样,就知道这次楚希声的京城之行,应是没有任何意外。

他不但全身而退,且分毫无损。

“我用神念传意之法问了他,他却不肯答,”楚希声摇着头,一副难以理解的神色:“我实在搞不懂,这条蛰龙是图什么?”

他随即一声冷笑:“他不肯答也好,以后终究是要分生死。”

他与禹昆仑是死仇大敌。

楚铮的父母皆因其而死,这份仇恨,楚希声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的。

如果不是为搞清楚那‘神阴’与‘神阳’的秘密,楚希声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与禹昆仑有任何接触。

他随即在甲板上盘膝坐了下来,开始闭目修行。

直到约半日之后,月朗星稀的深夜时分,楚希声才驾驭着浴日神舟飞到了三千里外,位于望安城西山北面的一座无人山谷。

楚希声在此处抬手一招,取出了万象星盘,开始借周天星辰来测算方位。

不久之后他就眉梢一扬,来到了一片荒坟中央。

“就是此处了!”

下一瞬,他浑身上下就开始燃烧黑火。

陆乱离认出那是‘葬天神炎’与‘神殇之火’结合,性质却与楚芸芸的‘逆神之火’极端接近。

随着这黑火燃烧,周围的虚空竟持续的震荡,扰动。

就在片刻之后,陆乱离看见了一扇巨大的黑门,展现在她的眼前。

陆乱离瞬时就意识到,开启烈王宝藏的钥匙就是‘逆神之火’,或是性质相近的火焰。

她眼中却流露出错愕之色:“芸芸姐呢,她怎么没来?”

她勉力驾驭着二十四尊云海剑傀过来,就是不愿在楚芸芸面前落于下风,显得过于卑微。

结果楚芸芸却没来。

陆乱离的感觉,就像是全力挥出的拳头打在空处。

“要她来做什么?”

楚希声一声失笑:“现在整个北地都是她在镇着,还有我的铁旗帮也有一部分事务,是她帮我处理,芸芸她哪里有空?”

东州与冰州相距近九万里,楚芸芸是无法处理铁旗帮日常事务的。

不过一些战略相关的重要决策,还是可交由楚芸芸代为决断。

楚希声对铁旗帮的事务,并非是不上心。

而是他心中透彻,知道自身的力量才是根本。

他与建元帝不同,只需他神意触死刀修到极致,自可镇压一切!

此时将精力放在经营势力上,无疑是本末倒置。

楚希声随即眼神幽幽的看向北面方向,语气森冷:“不过这一次,可能有一位贵客不请自来,”

此时那黑色的黑铁大门已经彻底敞开,楚希声当先迈步,踏入门中。

陆乱离则是回望了身后一眼。

她眼中闪过了一丝意异泽,随即也跟着楚希声踏入黑铁大门。

就在仅仅半刻时间之后,一位白衣白裙,从容娴雅,秀美出尘的女子,来到了这片荒坟上空。

她看着下方,眼神凝重。

霸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霸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