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大荒剑帝 > 第八百七十章 鬼蜮之主

第八百七十章 鬼蜮之主

莺莺道:“卫氏乃黑木岛之主,世代皆有武道强者诞生,传闻其血脉之中,隐藏着某种神秘力量……”

她顿了顿,“据我偶尔想到的一些记忆,此事应当不假,而当年卫氏一族离奇失踪,便与此有关。”

罗冠眼底,闪过精芒,“请莺莺小姐细说。”

“数百年前,卫氏一族得到了一件异宝,可解开其血脉之中,隐藏的那股力量。但这异宝,似并非卫氏所有,借用此物的代价,是答应了某个承诺,之后就举族消失。”

莺莺说到这,摇了摇头,“小女子所知,便只有这些,或有似是而非之处,还需阁下自行斟酌。”

罗冠沉吟,他倒是没想到,那些关于卫氏的荒诞传说中,竟还真有沾边的东西。

异宝?可解开血脉之中,隐藏的神秘力量?!或许,当年卫氏一族消失,与血骨铃有关?且此事中,另有他人插手。

突然,一声嘶吼传来,秀楼中几名女子,脸色顿时大变。

莺莺猛地起身,眉头紧皱,“不好,她又来了!”

琴儿等四名婢女,也面露惊慌。

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红衣身影强行闯入进来,骷髅面孔狰狞可怖。

“臭丫头,别再反抗了,今日本娘子,必要吞了你!”红衣骷髅低笑,声音竟妩媚动人。

她抬手,无数鬼气、阴气汇聚,化为一尊恐怖鬼影,直扑秀楼而来,沿途所经,花园草木尽数枯萎,一派毁灭景象。

莺莺上前一步,抬手按落,在秀楼外凝聚出一道守护,将鬼影挡在外面。

轰——

鬼影一击,打的守护震荡,莺莺闷哼一声,脸色发白。

“快,你我助小姐一臂之力!”琴儿等四名婢女,来到莺莺身边,将自身力量注入。

可明显,花园中的红衣骷髅,实力比她们强太多,秀楼外的守护,很快又摇摇欲坠。

莺莺咬着嘴唇,“阁下,我们要与恶鬼斗法了,请速速离开……琴儿,帮我送客!”

“是,小姐。”琴儿匆匆走来,“这位公子,你快点离开吧,外面的恶鬼太厉害了,我们必须要封闭秀楼,你若不走的话,就永远走不掉了。”

罗冠起身,点点头,“好,请带路。”

跟着脸蛋圆圆,神情紧张的琴儿,两人走向绣楼后门,眼看就将跨出的时候,罗冠突然停下脚步。

“走啊!你停下做什么?小姐她们坚持不了太久的。”琴儿催促道。

罗冠笑了笑,道:“在下不过只是,喝了你家小姐一杯茶,又听她说了一些消息而已,犯不上用性命来回报吧?”他抬头,看向秀楼前,“樊某所言,莺莺小姐觉得如何?”

下一刻,秀楼外的鬼影,停止了进攻,花园中的红衣骷髅,与莺莺同时看向罗冠。

略微停顿,莺莺笑起来,“阁下什么时候,察觉到不妥的?”

这一笑,之前柔软、凄苦,顿时消失殆尽,只剩余无尽妖娆、妩媚,令人喉咙发紧。

罗冠道:“大概,是在进入秀楼的那一刻吧。”

莺莺掩嘴,娇笑着眨了眨眼睛,“既如此,阁下为何还要,喝下我的那杯茶?莫非不知,鬼蜮之中一切皆有代价,喝了我的茶,便要将你的心肝留下。”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这到底怎么回事?”琴儿一脸震惊,惊恐间带着难以置信。

其他三个婢女,也是类似

表情。

莺莺淡淡道:“罢了,虽说还未完全养成,但现在吃了,多少也有几分裨益。”说罢,张口一吞,靠近她的三名婢女,身体直接炸开,化为精纯阴气,被她一口吞下。

“啊!”琴儿尖叫一声,下意识抓住罗冠的衣袖。

花园里的红衣骷髅,已进入秀楼,与莺莺站在一起,一双水润妩媚,温柔多情的眼眸,及旁边那双,黑漆漆的空洞眼窝,都直勾勾望着罗冠。

然后,她们同时开口,“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们了。”

罗冠一只手,揽住惊恐、颤抖的琴儿,望向对面两件红衣,突然道:“关于卫氏,莺莺小姐真的,就只知道这些吗?”

对面莺莺与红衣骷髅一怔,显然没想到,死到临头了,他竟还有心思询问此事。

“嘻嘻,奴家没说谎呢,关于卫氏的事,我的确只知道这些,至于更多的,大概只有鬼域之主才会知道。但可惜,你就要死在这里,是没机会再去,寻找当年的真相了。”

莺莺笑着开口,抬手。

旁边,红衣骷髅口中,也发出轻笑,“我要他的心。”

“那‎​​‎​‏‎‏​‎‏​‏‏‏奴家,就要他的肝吧。”

两位红衣联手,秀楼所在顿时爆发出恐怖气息,阴气、鬼气交织,在头顶化为一只恐怖骷髅头。

桀桀怪笑中,它张开大口,直奔罗冠吞来。

嗡——

一声剑鸣,接着是“噗”的一声闷响,似刺穿了牛皮大鼓之类的东西,给人一种艰涩之感。

琴儿瞪大眼,呆呆低头望着,那毫不留情刺穿她胸膛的长剑,口鼻开始溢出黑血。

“不!”

对面,莺莺与红衣骷髅,同时发出凄厉尖叫,头顶那只可怕的骷髅头,“嘭”的一声炸开,化为漫天阴气,激起狂风呼号,隐约之间可听闻,无数声绝望的嚎叫。

秀楼一瞬间,就变了模样,哪有什么精美奢华,只是残垣断壁,一片朽木狼藉。而之前,罗冠所看到的,那青烟袅袅的香炉,赫然是一个,被挖开头盖骨的骷髅头。

诛仙剑刺穿的小婢女琴儿,眼神惊恐、怨毒,“你居然能够,看破我真身所在……”

罗冠笑笑,道:“之前就说过,在进入秀楼的时候,在下就察觉到不妥了啊,是你没听懂。”

他在笑,可眼神之间,却冰冷的没半点温度。

琴儿尖叫,“我是鬼蜮之主的宠妾,若敢杀我,绝不能活着离开……”话只说到一半,罗冠便已抽剑而出,望着她的脸,“真抱歉,我这人性子急,你又说的太慢了。”

琴儿倒地,她身体开始溃烂,变成腥臭污水,“鬼蜮之主不会放过,绝不会放……”

啪——

头颅碎开,腥臭更浓。

对面响起绝望尖叫,莺莺与那骷髅,便似影子般消失,只有两件红衣落在地上。

呼——

又一阵风吹过,香甜、粉红散尽,一片坍塌、破败间,白骨散落各处,隐约可见。

“卿本佳人,奈何做鬼啊!唉,可惜了……”罗冠摇摇头,想了想一伸手,将两件红衣拿到手中,“倒是两件鬼道宝物,可惜没有玄阴晶。”

突然一声愤怒咆哮,自卫氏祖宅深处响起,一瞬间引动鬼蜮中,无数阴气沸腾。

恐怖气息,宛若鬼神!

罗冠抬头望去,“鬼蜮之主吗?果然,几百年孕育,这里面的鬼物,还真成了气候。”

“而且,似乎对这女鬼还很满意……没立马来找我,看样子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无妨无妨,你不过来,我过去便是,关于卫氏当年的事情,总得有个答案才是。”

他迈步,向卫氏祖宅深处行去。

刚离开秀楼范围,阴气震荡、沸腾中,就有两只鬼物呼啸而来,皆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鬼道法宝,一身气息凶神恶煞,身躯凝实已与常人无异。

这是担心他这凶手跑路,派麾下先来抓捕了?实无必要啊。

“大胆贼子,竟敢在我黑木鬼蜮中行凶,今日必要将你镇杀于此,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超生!”

左侧鬼物手提黑色九环大刀,略微震颤,就凄厉哀嚎刺耳的鬼物,发出愤怒咆哮。

“奉鬼蜮之主命,镇杀人族之修!”另一头鬼物,抬手一松,手中黑色宝塔飞出。迎风见涨,转眼几层楼高,带着无尽刺骨阴寒,释放出封禁、镇压气息,将罗冠笼罩在内。

另一边,九环大刀拉起一串残影,狠狠劈来。

这哼哈二将倒算有些实力,手持鬼道宝物,又在鬼蜮核心区域,可得额外‎​​‎​‏‎‏​‎‏​‏‏‏加持。

可惜,他们今日运气不好!

嗡——

剑鸣响起,几层楼高的黑色宝塔,哀鸣中被直接斩飞,表面浮现无数裂纹,令一口九环大刀更惨,被直接从中斩断。

尽管他们鬼体之外,皆穿着防御盔甲,可在剑锋之下却脆弱的,好似气泡一般。

噗通——

噗通——

哼哈倒地,又有“啪啦”“啪啦”声响传出,罗冠抬手一握,果然找到两块玄阴晶。

个头比之前,池塘下面躲着的那头鬼物,要大上一号,表面有黑色流光,一圈圈的涌动着,颇为不凡。

不过想到,阿大不屑一顾的态度,罗冠就忍不住撇嘴,翻手将两块玄阴晶收起。

“等斩了鬼蜮之主,倒要看他的玄阴晶,你在不在意!”

脚下不停,罗冠大步向前。

卫氏祖宅最深处,也是鬼蜮真正的核心,一座假山伫立于此,如今山腹内被掏空,修建了一座鬼道秘阵。如今,阵法已被激活,牵引着无数精纯阴气,注入秘阵中央,那盘膝而坐的身影。

赫然,正是鬼蜮之主,一位表面看去,颇有风度的中年男子,黑袍绣着鬼龙纹理,极具威严气势。

此刻,他猛地睁开眼,露出惊怒之意,“左右鬼将被杀了?可恶,莫非今日闯入的,竟是一尊大劫境?!”

苦心准备百年,天时地利人和终于齐备,就要一具凝聚魂晶,踏入鬼道大劫境的关键时刻,竟出现这般变故,鬼蜮之主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能自乱阵脚,鬼蜮核心防御已开启,要闯入没那么简单,只要拖延一些时间,待我破境大劫,便可反杀此人!”

鬼道大劫境层次,相比人族修士修行,要艰难许多。相应的,一旦顺利破境,也可获得极强大的力量。

更何况身为鬼蜮之主,他隐约生出感知,此番一旦破境,便可觉醒一道极厉害的鬼道神通。

吼——

鬼蜮之主口中,发出一声低沉咆哮,下一刻整座鬼蜮,彻底沸腾。

轰隆隆——

天地间阴气震荡、咆哮,一头头强大的妖鬼,被驱使汇聚而来,冲向罗冠所在。

它们只有一个使命——不惜一切代价,拦住这名人族修士!

大荒剑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大荒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