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大明皇长孙! > 第716章:蓝玉吃亏,朱英无语

第716章:蓝玉吃亏,朱英无语

深夜,一番风雨过后。

“我道是今日为何你如此主动,原来是有求于我呀。”

正殿寝宫里,朱英微微起了身子,半靠靠背上。

虽说他的底子非常强硬,但是也不会说肆无忌惮的挥霍自己精力,有所节制。

阿娜妮亚缠在朱英的身上,听着这话不由想起方才自己的疯狂,脸微微红,埋进朱英的胸口。

手顺势搭在阿娜妮亚后背,朱英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好歹占城未来,也将是小文占的地盘。”

阿娜妮亚听到说正事,便微微抬起头,贴在朱英的下巴处。

“只是我担心现在的占城太乱了,听说有好多大明人过去创立帮派,四处争夺地盘拼杀,哪怕是占王也管不住。”

“父亲在心里说,有些胆大妄为的帮派,他们对占城的贵族也同样下手,在拼杀得最为勐烈的时候,许多贵族都在夜里被灭门。”

“这么乱的地方,以后小文占怎么管控得住啊。”

朱英想了想回道:“其实也不必这般担忧,之所以现在这么乱,是因为很多帮派刚刚成立,还有些国内的帮派正在过去,这才导致乱象如此严重。”

“大明水师,还有我的弟弟允炆,已经在协助占城官府对这些帮派有所压制了,并且定下了不少规矩。”

“大鱼吃小鱼,等再过一段时间,那些没有实力的帮派,就会被其他的帮派所吞并,而最后剩下几家大帮派,到那个时候占城就会平稳下来。”

“这个时间不会太久,顶多是两年左右,小文占还小呢。”

听着朱英的分析,阿娜妮亚也算是稍稍有所放心,不过还是问道;“如果那几家大帮派,他们掌控的地盘太多,影响了到小文占的统治怎么办呢。”

“我不想小文占过去变成了被别人操控的傀儡。”

朱英点点头,这倒是确实。

其实朱英也可以直接派遣大军镇压,如果把占城纳入到大明的直接统治下来,这个问题只是个小问题。

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就不适合给小文占作海外藩国了。

朱英设定海外藩国的计划,是想让现在或者是以后的藩王们,成为大明的屏障,而不是说把大明的地盘给划分出去。

假若哪个地盘被完全的统治了,领地内的百姓也彻底汉化,或者汉人成为人口最多的种族,至少朱英上位之后,就会将其藩国收回,再给换个地方。

当然,这样的情况一般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至少也是需要几代人的改变,乃至于数十年才行。

或许到了那个时候,朱英都已经过上晚年生活了。

在那个时候要给海外藩王们换个藩地,估计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尤其是自己的这些儿子们。

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些儿子,朱英感觉最对不住的,还是小文承了。

因为朱英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太好了。

就这么多些年来,别说是生病,连小感冒都不会有。

哪怕是冬季的时候,洗冷水澡,穿着单衣,都不会感受到寒冷。

这样的身体素质,不说活个百来岁,至少八十以上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就注定,小文承不仅极有可能要当六十年的太子,如同他长大之后,不好好养生的话,甚至于有可能在寿命上都熬不过自己。

真是个悲哀的事情。

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总不能自杀让位吧。

退位也是不可能退位的,这个先例不好,后世子嗣极有可能有样学样,亦或是逼自己父皇推位当太上皇,亦或是当了皇帝不想干了,把皇位一丢玩去了。

大明朝的奇葩皇帝很多,朱英感觉自己的后代可能还会有这样的奇葩皇帝。

朱英还在出神的时候。

门外传来了郭忠的声音。

“殿下,时辰到了。”

郭忠一直在门外候着。

不只是郭忠,七七八八的宫女和宦官加起来,有将近二十人。

按照礼制规矩,阿娜妮亚在侍寝完事之后,不可以睡在寝宫里,而是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并非针对她,即便是叶月清身为太孙妃,也是如此。

这个规矩并非是朱元章定下的,而是沿用前宋朝的礼仪章程。

设下这个规矩的原因,是为了防止君王过度沉迷美色,以至于夜夜笙箫,荒废身体,影响朝政。

此时,已经有两位宫女捧着阿娜妮亚先前褪下的衣物过来。

阿娜妮亚闻言也准备起身。

朱英一把搂住阿娜妮亚的腰,对外吩咐道:“今日娜妃就在寝宫睡了。”

门外郭忠恭声道:“遵令旨。”

两位捧着衣物的宫女,也是躬着身子退下。

其实这个规矩,自创立以来,还真没有几个皇帝亦或是太子太孙去遵守。

我若是没尽兴,尔等一些官宦,还敢于阻拦让我扫兴不成?

显然这个可能不存在。

其实一般情况下,真要睡觉的话,一个人睡觉比两个睡觉要舒服多了。

朱英之所以让阿娜妮亚留下,自然是因为方才的阿娜妮亚太过于主动了。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太孙诶,怎么能让妃子骑在身上。

这简直有损我的威严。

是以,这一次必须要让阿娜妮亚知晓自己的身份。

要让她感受到什么是太孙的威严。

此刻的阿娜妮亚如同是八爪鱼一样抱紧了朱英,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白净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潮红。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

次日,天微微亮。

朱英已经从睡梦中醒来。

转头看了眼软趴趴的阿娜妮亚,朱英对外吩咐道:“进来吧。”

门外,早已经准备好的宫女们,捧着各类衣物走了进来。

她们天还未亮的时候就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郭忠此刻带着宦官们于门外等候,并没有进来。

虽说宦官已经不算作男人,但朱英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异样。

因此在坤宁宫里定了规矩,即便是宦官,也要跟男人一样避嫌。

比如洗澡,更衣这些。

其实这只是朱英的个人习惯,却没想到让坤宁宫的宦官们非常感动。

作为宦官的他们,缺什么就最在乎什么,尤其是在所谓男人尊严这块。

太孙定下的这个规矩,不仅让他们没有觉得嫌弃,反而是认为太孙将他们当做正常男人看待,而不是歧视。

“娜妃昨夜挺累的,就不必叫醒她了,等她醒来吧。”

正在更衣的朱英,对旁边的女官吩咐道。

女官躬身回道:“是,殿下。”

其实哪怕是这些服侍朱英的宫女,一个个也长得较为清秀靓丽。

不过比起朱英的妃子们,那就相差一个大档次了。

不说大部分的妃子,都是他国公主,锦衣玉食长大,琴棋书画皆懂,像是阿娜妮亚,苏丹娜,香子,其国不在亚洲文化圈子的,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包括叶月清,那也是精挑细选,最初安排到高丽的。

宫女们谁不想攀上枝头当凤凰啊。

这要是被太孙宠亲,那直接就完成了身份的华丽转换。

在这方面,只能是看运气了。

宫中规矩森严,但凡有任何僭越的地方,后果可是相当严重。

勾引太孙的罪名一旦落实,最次都是要杖毙。

穿好衣服的朱英来到偏房。

这里宫女们已经准备好了漱口水,洗脸水,擦拭的毛巾。

洗脸漱口朱英喜欢自己动手。

“殿下,早膳光禄寺已经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郭忠就能进偏房了。

里屋阿娜妮亚还在睡觉,便就进不去。

“爷爷醒了吗。”

“陛下已经醒了,正在享用早膳。”

“那就去乾清宫一起吃吧。”

“是,殿下。”

乾清宫内。

朱元章正在享用早点。

年纪大了觉轻,因此朱元章通常很早就起来了。

在他的面前,是满满一大桌子的早点。

燕窝,银耳莲子羹,煮鸡蛋、油饼、包子、豆浆、混沌、汤面、烧饼夹肉、炒粉、烧卖、肠粉、蒸饺、汤包、瘦肉皮蛋粥、胡辣汤、凤爪、牛肉丸、云吞等等。

其中粉面的旁边,还有小炒肉,牛肉,排骨这些码子。

包子,饺子的种类也有三种以上。

还有瓜果点心。

总计有七七四十九盘。

皇帝的早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简简单单。

因为太多,所以自然不可能夹到,旁边有六位宫女,六位宦官等候。

只需要陛下一指,立即就会端来。

在这里头,每个宫女宦官负责那些菜式,都是有经过培训的,不会发生两个宫女同时动手端一个菜的情况。

朱元章当然不可能说全吃完,哪怕是加朱英一起也不行。

这些没吃完的,也不会浪费掉,而是被赏赐给宫女宦官。

“大孙昨夜可是劳累了,来,这里有光禄寺做的海参包子,人参饺子,枸杞燕窝,正好你来补补身子。”

朱元章看着大孙走来,笑着调侃道。

朱英也没讲什么繁文缛节,直接就坐在了朱元章的身边。

这显然于礼不合,但却很合乎朱元章的心意。

虽说他是皇帝,但他更喜欢普通人家那种亲近的家庭感。

从前,太子朱标亦或是其他皇子跟他一起就膳时,一个个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搞什么食不语。

这就让朱元章感觉跟自己的儿子们有些生疏。

反而是大孙这样的行径,让他极为舒心。

“昨夜真腊那边来了信,你正在办事,咱就没让打扰你了。”

“是关于蓝玉的,这小子就你让他去真腊,现在倒好,在那边四面开战呢。”

朱元章喝了口豆浆,开口说道。

朱英连吃了几个海参包子,昨夜确实有些消耗,当然要补回来,听到老爷子的话,朱英问道:“他在跟谁打呢,真腊吗。”

朱元章笑道;“真腊的公主是你的妃子,蓝玉即便再是骄纵,也会注意到影响。”

“是暹罗那些人,他们正在进犯真腊的时候,恰好是被蓝玉碰到了。”

“那带头的统兵也是个白痴,以为蓝玉是真腊援军,直接就开打了。”

“蓝玉也是没想到暹罗敢对他动手,据说吃了个小亏。”

“这家伙也是个爆脾气,干脆也没去真腊了,直接就在真腊的边境,跟暹罗打了起来。”

朱英有些疑惑道:“蓝玉他们走的海路,怎么会遇到暹罗的军队。”

朱元章解释道:“暹罗也是运气不好,他们特意搞了一路骑兵,迂回从海域登陆去打真腊,恰好是碰到了蓝玉。”

“他们这次谋划很大,出动了十万兵,见蓝玉只有一万多人,就想着直接吞掉。”

朱英问道;“他不是带了三万兵去吗,怎会只有一万多。”

朱元章回道:“蓝玉这小子以为不会有事,就留了半数人马在船上,真要全都出动,那暹罗还能讨得了好,蓝玉也不至于吃亏了。”

跟着蓝玉去的,很多都是常遇春旧部,现在也属于蓝玉的嫡系,在大明军中,自然是最为精锐的那一批。

哪怕是在国内,普通卫所至少需要两倍以上数目,才敢于干上一场。

如果暹罗的十万兵遇上蓝玉的三万精锐,溃败是必然的。

军备武器上都不在一个层次。

朱英想了想说道;“大城王朝和满剌加沆瀣一气,长期扼守马六甲海峡收取过路商船的钱财。”

“我大明的货物,很多都是在这里被拦截,而后由他们出手高价卖给中亚诸国。”

“孙儿去年派遣了一支水师舰队,对他们进行了驱逐,掌控马六甲海峡,想来暹罗与满剌加必然不服,暗中正在筹谋计划。”

“满剌加擅长水战,国中兵力大多都在海上,暹罗派遣十万兵走海路偷袭,必然不可能瞒过满剌加,这两国说不定已然暗中联合,想要对真腊下手。”

“真腊延续已经有了六百余年,吴城王朝内部已然腐朽不堪,即便如此,暹罗想要单独拿下真腊也不是个简单之事,若是联合满剌加两边夹击,真腊有亡国之危。”

“此两国在此时选择联手对抗真腊,想来跟我派遣水师舰队掌控马六甲海峡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如若他们真的灭亡真腊,那么马六甲海峡以内,必将完全归一,对我大明水师舰队是个偌大威胁。”

朱英的政治嗅觉非常灵敏。

其实他在让水师舰队前往马六甲海峡的时候,就已经预计到了暹罗跟满剌加肯定要搞事情。

因为马六甲代表着的是巨大利益。

尤其是满剌加,可以说国中大量的财富,几乎全部来源于海路之上。

虽说马六甲丢失,不至于彻底断了满剌加的海上财路,他们的国土勾连南洋半岛,其中同样在做着海上买卖。

可如此大的损失,绝对让满剌加王以及国内的贵族们心在滴血。

只是大明强势,水师舰队横扫无敌,单凭一个满剌加国,自然无法对抗。

但这样满剌加肯定不甘心,联合暹罗便也正常。

朱元章对于大孙的分析很是认可。

“大孙说的没错,暹罗跟满剌加看似是在对真腊对手,实则最后想对付的,实则是咱大明。”

“真腊与暹罗自古战争不断,满剌加想要选择盟友对抗咱大明,必然是选择暹罗。”

“比起真腊的腐朽,暹罗近些年来倒是颇为强势,咱听着天界寺来的情报,现在暹罗的阿瑜陀耶王朝极为强势,此番联合满剌加,应该就是他们那个叫做乌通王的家伙定的主意。”

“咱还记得,在洪武十三年的时候,暹罗北素可泰王朝跟那新来的阿瑜陀耶王朝,两国使臣还在咱的天界寺打过架呢。”

“这素可泰跟真腊差不多,内部腐朽不堪,被阿瑜陀耶王朝打得连连败退,估计灭国是迟早的事情。”

“乌通王野心很大,不过这家伙比咱还要大上几岁,估计也快要死了。”

朱元章对暹罗的情况有些了解,便就给大孙讲述。

朱英听完后,笑道:“这阿瑜陀耶王朝胆子真大,暹罗都还没有打下来,就想着去分食真腊,最后还敢于跟我大明动手。”

“估计满剌加给了阿瑜陀耶王朝很大好处,否则也不至于派遣十万兵来对真腊进行偷袭。”

“十万兵,这大致不算偷袭了,是想一举拿下真腊吧。”

“不得不说,如果没有碰到蓝玉的话,这一招真腊还真就不见得扛得住。”

真腊的王都吴哥城,跟临海没多远。

这十万奇袭兵,明显是想一举攻下吴哥城。

哪怕是攻不下,王都受到危险,吴哥王朝肯定会把边关的兵力召回来保护吴哥城,阿瑜陀耶王朝就能轻易拿下边关,而后两面大军合拢,直逼吴哥城下。

这时,爷孙俩的早膳也已经用完了。

朱元章摆摆手,旁边的宫女宦官立即上前来收拾,另有女官拿来毛巾为爷孙俩擦拭。

朱英不喜欢别人动手,自己随手接过擦了一番给了回去。

朱元章这时笑着对朱英说道:“咱待会吩咐光禄寺,要多备一些药材给大孙滋补。”

“昨日占城来了信,大孙忙了半夜,真腊现在也来信了,看来大孙今夜估计又得是操劳一番了。”

大明皇长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大明皇长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