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灵境行者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锁定铠甲人的身份

第一百五十四章 锁定铠甲人的身份

你才便秘!

张元清敲了她一个板栗,在孙淼淼生气还击前,按住耳机:

“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地宫小队心头一振,但没有表现在脸上,或假装喝咖啡,或假装看风景,聚精会神的等待元始天尊的解答。

“我怀疑铠甲人在石门做了手脚”

张元清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隐瞒了头疾,只说自己有激活记忆的道具。原来是这样!地宫小队们恍然大悟,天下归火心底微松,他最怕的就是铠甲人有无法感知,无法理解的监控手段。这样的话,我方会很被动。“根据夏朝雪的死亡可以推测出,铠甲人潜入交人湖查看痕迹的时间是后半夜,白天需要上课,人多眼杂,晚上同样如此,只有大家都入睡的后半夜才适合潜入湖中,换成是我,我也会选择在不会被人发现的后半夜。”天下归火低头喝着咖啡。元始进入地宫两次,一次是上午,一次是晚上,完美避开。“孙淼淼假装看着天花板发呆,“这样一来,铠甲人是星官的可能性就很低了,星空探测者和袁廷不是铠甲人。”星官有灵仆和阴尸,不需要自己潜入湖中,随时都能监控石门的情况。元始天尊就是例子。夏侯傲天道:“剩下三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思路?解开这三个问题,我们就理清楚事情的脉络了。我还是觉得不对劲…他想了想,用念头说话:“试想,如果我是铠甲人,我会选择秘密搜查,锁定目标然后动手。而不是杀一个人,搞得人尽皆知,这是两败俱伤的玩法。”张元清正要说话,对面的红鸡哥一拍桌子,怒道:“够了,你们的消沉让我无法忍受。”图书馆,会议室。头发花白的老院长,坐在会议桌的尽头,身前是一摞薄薄的纸。他环顾桌边的老师们,沉声道:“整个学院,后半夜能相互作证的,有11人,其中9人在食堂吃烤串喝粥,组织者是红鸡哥,他们一直吃喝到凌晨一点半,另外两人是元始天尊和赵城皇。“其他人都在宿舍房间里,很早就休息了。”火魔骆乐圣嗡声嗡气说道这些人可以排除嫌疑?”老院长摇头:“不,这些人反而有东西可以查,那些独处房间的,才是无从查起。因为没人能指认他们说的是不是谎言。”顿了顿,他抬起茶杯抿一口,道:“接下来要求证两件事,第一件事,根据食堂里学员的笔录,朱明煦在半途离别过,十几分钟才回来。“第二件事,元始天尊和赵城皇呆了一晚上?据我平时的观察,红鸡哥请客,元始天尊从未缺席过。星空,你带上测谎道具,去问问他们。星空探测者点头,起身离别会议室。老院长看着剩下的老师,道:接下来,大家思考一下铠甲人杀人的动机”所有人都被红鸡哥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粗鄙火魔发什么神经。红鸡哥骂咧咧道:“老子受不了了,从进咖啡馆到现在,你们就没说过话。“不就是死了一个学员吗,有什么好沮丧的,大家才认识几天啊。当然,死了人我也很不开心但生活还得继续过不是吗,我提议大家去食堂吃午饭,喝一碗又鲜又美的生滚粥,喝完心情就好了。”他以为我们在伤心?众人愣愣的看着红鸡哥。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的没道理?”红鸡哥瞪眼。“啊对对,有道理有道理。”众人齐齐点头。我就欣赏红鸡哥这股单纯…张元清笑道:“我们只是在怀疑凶手是谁,毕竟还要在这里待三天,尽早揪出凶手,大家都心安。”这倒也是。”红鸡哥点点头:“那你们想出凶手是谁没?”“反正不是你。”孙淼淼哼哼两下。“小姑娘,我看你是想打架啊。我可是坚定的男女平等主义支持者,打女人从不手软的,就算你和元始天尊暧昧不清。”红鸡哥听懂她的嘲讽了,这和院长当时的嘲讽一样。谁跟元始天尊暧昧不清了。”孙淼淼反应很激烈。这时,元始天尊的声音透过耳机传来夏侯傲天的疑惑,和为什么死的是夏朝雪这个问题有关,凶手杀夏朝雪,或许有另一重原因。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石门被打开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过的事已经被人知道了,我们必须找出凶手,必须杀了他(她),不能让他把此事泄露出去。”天下归火眯起眼睛,暗藏杀机:要赶在学院老师找到他之前,把他揪出来杀掉。”赵城皇和夏侯傲天眼里同样有坚决的杀意,为了保住这笔财富他们啥事都干得出来。没错,但也不用太紧张,铠甲人不会轻易透露此事,因为他也是冲着宝藏来的,另外…”张元清的话再次被打断,但这次不是红鸡哥,而是星空探测者。这位五官普通,但气质缥缈高贵的星官,迈入了咖啡店。“众人看了过去 我打听了一下,听学员说你们在咖啡馆。“星空探测者走到桌边,施然入座,看着元始天尊和赵城皇,道:“院长让我来问你们,昨晚你们在干嘛?”得亏星空观测者不是斥候,不然多少能看出地宫小队们刹那间露出了凝重。艹,有完没完啊,这件测谎道具留着简直是祸害…张元清心里一凛,他顺势看向赵城皇,后者表情愈发冷峻了。天下归火、夏侯

傲天和孙淼淼,默默的看了过来,平静的外表下,是疯狂运转的大脑。早上避开测谎道具,全靠赵城皇机智,算是碰巧了,这次人家直接怼脸上,单对单的问,再来一次相似的操作,傻子也能看出问题……用模棱两可的话术来解决?比如,我和赵城皇一起做秘密的事?不,这种话术根本瞒不过人,不能把人当傻子,如果人家问,具体是什么事,我根本答不上来 张元清念头沸腾,表面无比镇定,看一眼对方摆在桌面的褐色小角,沉声道:星空老师,在我回答你之前,你需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星空探测者目光深沉的凝视:“你说。院长为什么如此在意学员们昨晚做了什么?”“既然测谎道具测不出结果,只能尽可能的了解信息,或许能得到线索。”星空探测者说。那我觉得,你的提问就不该是昨晚做了什么,而是一些更精准的问题,比如:我们和夏朝雪关系怎么样,有没有对她产生好感,有没有私底下和她有过来往。”张元清笑道:“这些不是更具有靶向性吗。”他一边拖延时间,一边进入银瑶郡主的身体,开启了白脸。因为早上的突发事件,他认为后续肯定还会有类似的遭遇,因此获得银瑶郡主同意,接下来三天里,他可以随意在郡主体内进进出出。“好主意。”星空探测者点头,“那你就把这些问题都回答一遍。”张元清笑了,只是眼神里没有半分笑意,“你的态度让我很不爽,我不是嫌疑人,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如果这里不是学院,我已经把你按在地上捶了,哪怕你是五级。”星空探测者冷冷道:“请手握道具,回答我的问题。”元始天尊这是打算以情绪发作为理由,蒙混过关,拒绝这次测谎?这不行的,这群老师以前也是一线工作者,这种低劣的招数,他们一看就能看出来…天下归火眉头直皱。地宫小队其他人亦是心里一沉。这时,他们看到元始天尊拿起了褐色小角,澹澹道:“我给了赵城皇一本灵箓秘籍。”旋即,他冷笑着把褐色小角丢在桌上,“星空老师,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星空观测者看着没有反应的小角,先是皱眉,继而恍然大悟。昨晚赵城皇和元始天尊在交易,交易的内容很明显,正是元始天尊当日在鸡心岛展露出的凌空画符手段。对星官来说,那确实是无法抵抗的诱惑,他亦念念不忘了很久。星空观测者回想起当日的事,认为赵城皇寻求交易,是合理且合逻辑的事。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会回馈给院长的。”干得漂亮!赵城皇冷峻的表情下,是翻涌的惊喜。元始天尊这番操作简直神来之笔,他先表现出极度的不悦和怒火,然后结合当日三人在鸡心岛的交流,完美化解。星空观测者不会起疑,因为元始天尊确实给了他一本灵箓秘籍,而作为当日在场者,他只要稍稍联想,自己就能想明白了。天下归火等人一脸茫然,不明白元始天尊使了什么魔法,竟就这么简单的取得了星空观测者的信任?老师!”张元清开口喊住起身离去的星空观测者,问道:您对凶手有什么看法?

”星空观测者沉默几秒,低声道:.“我怀疑凶手和开学第一晚潜入交人湖的神秘人是同一人。”张元清眉头一挑:“何以见得?”因为测谎道具和洞察术都没有生效,而这种能力是很罕见的,不可能人人都有。”星空观测者说出自己的理由。很罕见,也就是说,是存在的对吗。“张元清想了想,说:您知道什么能力可以瞒过测谎和洞察术?”星空观测者露出迟疑之色。见状,张元清扭头招呼店员:“给老师倒一杯卡布奇诺。一看元始天尊这副姿态,星空观测者无奈坐了下来,看一眼赵城皇,又看一眼元始天尊,压低声音:“我那天不是在岛上说了么,太阴象征着隐秘。”张元清皱起眉头:“可是岛内的星官就那么多,而且主修太阴的就只有赵城皇。”赵城皇看他一眼,澹澹道:我的太阴之力还没圆满,屏蔽不了测谎道具。孙淼淼主修的是星辰,袁廷功勋不够,还没拿到修行秘法。”那就不是太阴了。”张元清摇摇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星空观测者又犹豫了一下,“大圆满的太阴之力,不是只能隐秘自身,还可以赐予别人,我还是一线工作者的时候,曾经负责捉拿一位作女干犯科的方士,方士能卜卦,所以门中的长老赐予了我的隐秘的力量,这样一来,与我相关的行动,就无法占卜了。”地宫小队陷入沉思。大圆满的太阴之力可以赐予旁人隐秘的力量…铠甲人为了石门后的东西,毫不犹豫的杀了夏朝雪,这种狠辣的做法,不太像正常的官方圣者,因为这必然会与官方决裂…但不是官方的人,是不可能进秦风学院的,像红鸡哥这样的关系户是独一份 身在官方,但明显不是真正的官方行者…卧槽,暗夜玫瑰?!张元清脑海里掀起了一场头脑风暴。这一瞬间,他忽然解开了一个困扰许久的疑惑—为什么官方每年大体检,却总有暗夜玫瑰的成员能逍遥法外。暗夜玫瑰的首领是夜游神职业,而且是位格极高的那种。他(她)赐予了组织里重要人物隐秘的力量,大体检肯定查不出来。一切都合理了。该死,这批学员里混进来了暗夜玫瑰成员!难怪他杀

起人来毫不犹豫,暗夜玫瑰的二五仔就是这种风格。暗夜玫瑰成员潜伏在官方和灵境世家中,且不乏身居高位者,知道学院的隐藏任务也就可以理解了。艹,为什么这么巧,偏偏选在这一届,我太特么倒霉了…不,也许不是倒霉。星官可以通过观星术,观看世界方物的走向,如果那位首领觊觎着隐藏住务,那么他极有可能夜观天象,感应到了时机成熟。于是命令潜伏在官方的二五仔参加这次培训。铠甲人踩点,抹上隐形材料,并每晚监视石门的这些举动,统统都可以解释了。又是暗夜玫瑰,这破组织跟我有孽缘啊…张元清深吸一口气,看向星空观测者,道:“老师,我们有必要谈谈,我大概猜到凶手的隐藏身份了。”他的第一反应是,把这件事告诉院长,与校方合作缉拿隐藏在学院里的暗夜玫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灵境行者》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灵境行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