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叩问仙道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尸焰蛾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尸焰蛾

两座山紧靠在一起,从某个角度看,像是依偎着的情侣。

当地修士称之为雌雄山。

从雌雄山的山口进入盆地,是当地修士无数年来摸索出来的安全路径之一,山上聚集了一群低阶修士。

盆地瘴气很有规律,夜晚升腾,白天落回。

晚上是最危险的。

一到日落,他们便会逃离盆地,在雌雄山等待第二天的日出。修为高点儿的,或者备好解毒的灵药,在瘴气里坚持的时间久一些,但呆上一段时间也要出来缓一缓。

雌雄山原本很是辉煌,曾经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坊市,随着这一带的资源被攫取殆尽,逐渐没落,那些商会也迁移到了别处。

现在只有这些低阶修士继续留在这里,勉强度日。

旧景不再。

他们进入破败的坊市,随便找了几间空屋,取出各种瓶瓶罐罐和药草,熬煮成汤药,每人分食了一碗,立刻汗出如浆,驱散体内的瘴毒。

类似的举动不知做了多少遍,非常娴熟。

众人恢复精神,有说有笑,整理起这一趟的收获。

“唉!雌雄山一带的药草越来越少,这次的收获只有上次八成,这样下去,哪年哪月才能换一副化灵散?”

领头的是一个精壮汉子,神情郁闷。

“嘿嘿,有了化灵散,突破炼气期第十层,还要凑灵石购买筑基丹,一枚还未必能突破。老大你尚且如此艰难,我们更不敢想了。赚点儿家底儿,回去娶十个八个婆娘,撞大运生个天赋好的儿女就知足了,”有人凑趣儿道。

“那还不简单,找到一株灵幻花,咱们就发了,几枚筑基丹也不在话下。不是有传说,一个家伙得到一枚极品灵幻花种,据说接手的商会转头就卖给一个大人物,价格翻了几十倍。即便如此,那家伙也大发了一笔,直接举家迁走了,”队伍里的二号人物说起此事时,一脸艳羡。

旁边一人‘呸’了一声,“二哥净说些不着四六的事情,那灵幻花珍贵不假,但都是在瘴气最汹涌的时候才会现身,就我们这点儿修为,进去都不知怎么死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话音未落。

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两个人。

众人大惊,操起各自的法器,如临大敌。

领头的壮汉凝目打量两位不速之客,越看越是心惊,按住同伴,上前拱手道:“相逢即是有缘。夜晚风寒,两位朋友若是在找落脚处,我便让兄弟分给朋友一间。”

来人正是秦桑和陆章。

陆章急于寻找石蟆踪迹,懒得废话,仅仅放出一缕真元,那群人便呼啦瘫倒一片,只留下满脸惊骇的壮汉。

“你们方才说的灵幻花,都出现在什么位置?”

壮汉双腿发软,声音颤抖,“启禀前辈,我等都是道听途说,听说每次都不固定,但大概是在盆地最中心的那一带。前辈若想打听准确的信息,西去八百里,有一个坊市,肯定有人知道……”

陆章微微颔首,丢给壮汉几枚灵石,转身要走。

秦桑想起一事,插言问道:“你可知附近寨子里信奉的是什么神?”

壮汉想了想,小心翼翼道:“前辈说的是蛊神教吧?晚辈有所耳闻,都是那些行商用来敛财的东西,愚弄凡人。他们到处散播蛊神教,借蛊神教的名义,把含有迷幻作用的草药高价卖给那些寨子……我们都是不信的。”

怪不得那些凡人这么狂热。

服用迷幻草药,身体长年累月被药力影响,加上心理暗示,到后面最简单的符水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若是整日服食这种药物,凡人的身体早就垮了。

只在凡间传播,上层却是元婴护法。

如此割裂,真是同一个势力吗?

秦桑暗感奇怪。

二人离开雌雄山,进入坊市,略作打探,便顶着浓重的瘴气,马不停蹄进入盆地。

石蟆出来吸收紫气的间隔,有时长达几十年。

而且,陆章判断这只石蟆已经接近成熟,随时可能蜕变遁走,不能在外面枯等。

石蟆播撒孢子的区域存在一个范围,本体肯定就藏在这一带。不过范围也不小,需要他们好好搜寻一阵,而且不确定在地表还是地底。

据说盆地下方遍布地道,四通八达,是瘴气的源头,非常危险。

‘呼呼……’

秦桑和陆章径直坠入地面,瘴气扑面,催动真元,形成一层护罩。抬头再看,浓郁的瘴气把月光挡住了。

视线和灵觉都受到影响。

陆章根据搜集到的信息,划了个大概的范围,在瘴气里飞驰了一阵,抵达目标便取出宝色铃。

‘铃铃铃……’

在空旷的盆地里,铃音显得愈发清脆。

宝光形成光晕,远远荡开。

陆章可以将铃音隔绝在附近,但不能掩饰宝光的波动,否则宝色铃便会丧失破除幻术的效果。

寻常宝物无法识破石蟆的伪装。

他们路上接触了几家商会,没遇到能令他们满意的法宝,只能依靠宝色铃。无须分开,一个人操纵宝色铃,另一人警戒,如此轮流行动。

陆章手掌托着宝色铃,向秦桑点点头,开始搜寻。

秦桑和陆章保持着数丈的距离,趁陆章不注意,放开真元护罩,主动引动一缕瘴气入体。

瘴气在体内游走了一圈,秦桑并没有明显的不适感。

很显然,这种瘴气损伤最大的是肉身,化身乃是灵木之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免疫这种伤害。

这对后面的行动是一大利好。

秦桑估计,在地面上找到石蟆的可能性不大,肯定要深入地底。

地底环境逼仄,乃是瘴气源头,一边抵御瘴气,一边维持宝色铃,是不小的负担。遑论地下藏着的毒兽、毒虫,也会被被宝色铃的波动吸引过来,攻击他们。

除了他们,没有几个人敢在这时候进入盆地深处。

搜寻了整夜也没遇到第三个人。

期间果然吸引来很多毒物,都被秦桑轻易解决。

到第二天清晨,瘴气开始回落,哪怕到了最低点,地面上仍然留有一层,他们的压力不会因此减少。

不过,他们的动作比晚上谨慎了。

他们已经打探清楚,这里虽不是某个大修的道场,但南州不乏元婴势力,动静太大会引起地头蛇的注意,节外生枝。

二人轮换了几次,方才将地表搜索了一遍,不出所料没发现石蟆,最后来到一个地下暗道的入口。

整个盆地,到处都是这种入口,上面被腐殖覆盖,拨开就能看到,小的狭窄如石缝,大的能容纳几十人进入。

每个入口都充满瘴气,到了晚上便会源源不断从里面喷出来。

“从这里下去吧。”

陆章道。

秦桑点头,将手中的宝色铃交给陆章,取出灵石握在手里,恢复真元。

他们选的这条不宽不窄,据说地下都是连通的,很少出现绝路,从哪个位置进来都是一样。

即使在白天,敢进入地底的修士也寥寥无几。

地下暗道究竟有多深,至今没有定论。

秦桑他们准备亲自丈量一次。

他们认定一个方向,穿过一条条暗道,不停向下,已经算不清究竟深入了多远,终于抵达一条不知算不算尽头的暗道。

这里的瘴气浓稠如水,仿佛瘴气形成的暗河。

秦桑还好,陆章则要耗费更多真元来抵御瘴气。

“嘶!”

秦桑有些头疼,“要想把这片区域搜寻一遍,恐怕要用两三个月时间,只愿那头石蟆没有乱动。”

陆章也没想到会这么麻烦,无奈道:“成熟前的石蟆只能凭借本能移动,速度不快,一般不会离开孕生它的巢穴……要多耽误道长一段时间了。”

秦桑摇头,“既然答应陆道友,贫道肯定有始有终。”

二人不再多言,默默行动起来。

地下暗道交错。

有的笔直、有的弯曲,走势难料。

好在二人都是元婴修士,再复杂的地形也无法迷惑他们。

秦桑在脑海里构筑了一张地形图。

时间一天天过去,地图逐渐丰满,一条条暗道清晰起来。

转眼过去一个月。

搜寻了近半区域,仍不见石蟆的踪迹,但二人都是心性坚定之人,不会因此而动摇决心。

收获也是有的。

秦桑得到很多毒兽、毒虫的尸骨以及毒丹,回去给肥蚕试试有没有喜欢的。陆章见秦桑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一并都送给他。

二人穿过一条长达几千丈的暗道。

尽头和一条石道相连,在他们这段时间走过的暗道,算是最宽阔的了。

陆章略作观察,便催动宝色铃当先一步进入石道。

秦桑跟在后面。

宝光照亮一侧的石壁,铃音只回荡在二人身边。

他们像是打着灯笼的路人,默默前行。

如此走了一阵,秦桑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忽然叫住陆章,“陆道友,这里不太正常,走了这么久,竟不见一只毒虫毒兽。”

陆章停下脚步,神情也多了几分凝重。

以他们的经验,出现这种情况,最大的可能是附近是虫兽王者的巢穴,其他虫兽不敢靠近王者的领地。

这段时间,他们遭遇的毒兽,实力最强的是一条妖丹中期的毒蟒。

难道这里有化形期大妖抑或第四变的灵虫不成?

栖息在这里的虫兽,大概率擅长御毒之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威胁大增,他们也不敢托大。

陆章压缩宝色铃的范围。

秦桑则将踏雪神刀抓在掌心。

如此又行进了一段距离,并未遭遇袭击。

正当他们快要走出这条石道的时候,瘴气深处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怪音,非常轻微,像是鳞片摩擦地面的声音。

陆章反应极快,一把按住宝色铃。

秦桑的脚步随即停下。

二人对视一眼,传音沟通了几句,由陆章在前探路,秦桑反掌握着踏雪神刀,暗中准备好玄气大手。

二人一前一后,走了没多远,看到前方有一团昏黄的火光。

火光一闪一闪。

又走了几步,终于看清前方的情形。

竟然真是一团火。

这团火焰漂浮在地面,一会儿膨胀、一会儿收缩,火焰包裹着一只人头大小的毒蛛,气息微弱,濒临死亡。

火焰紧紧贴在毒蛛身上,便烧穿了毒蛛的外壳。

毒蛛感受到痛苦,身体痉挛,但无法抵御火焰,眨眼间便被火焰将血肉吞噬殆尽,只剩一层外壳。

陆章皱眉,一时间想不起这种火焰的来历。

“是尸焰蛾!”

秦桑道。

他到处收集御虫之道的秘籍,认出这是一种毒虫。

尸焰蛾和腐磷萤一样,都是群居的灵虫,聚散如火,火光是它们的伪装,其实是身上的毒粉,含有剧毒。

那团火脱离毒蛛尸体。

隐约可以看到,在火光里面,有几十只指甲大小的黄色毒蛾,抱成一团,如同火光的焰心。

“一群尸焰蛾,数量有多少?”陆章沉声问道。

秦桑迟疑道,“不一定,少则千百只,多则……”

话音未落,前方瘴气忽然动荡,一团团昏黄的火光接连亮起,密密麻麻,肉眼看到的就有上千团。

也只有在这种毒瘴之地,能孕育这么多尸焰蛾!

“它们发现我们了,”陆章身上一道光环迸发,扫荡周围虚空,喝道,“有毒粉!”

‘嗡!’

嗡鸣声突然大作,在封闭的地下,声音仿佛具有穿透耳膜的威力。

霎时间,所有火光聚拢成一起,然后向他们扑了过来,本能地吞噬它们遇到的任何生灵。

石道里火光大亮。

无尽毒粉如飓风般席卷而来。

难以想象,单体如此弱小的尸焰蛾,竟能发出这么惊人的攻势。

秦桑二话不说,手腕轻震,踏雪神刀带着射出寒芒,开辟出一道雪路。

锋利的刀气摧枯拉朽般将火光噼开两半。

尸焰蛾的尸体被冻成冰瓜子,落了一地,但族群不受影响,一分一合,前赴后继扑上来。

陆章的动作也不慢,眉心青光一闪,接着全身都弥漫着这种青光,最后将秦桑也罩在里面,变成一口青色的古钟。

古钟护身,青光反卷向虫群,配合踏雪神刀,将虫群分割开来。

就在他们和虫群大战的时候。

地底深处。

未知之地。

黑暗里响起一声怒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叩问仙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叩问仙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