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制周 > 第一百零一章 象骑兵

第一百零一章 象骑兵

郭宗谊在南境转了这么些日子,终于见到南汉的王牌部队,象骑兵。

只见潘崇彻军阵打开,走出队队披甲战象,背上驮着二层竹篾编就的小塔楼,共载四人,并非如传言中能载十数人。

四中人,一人坐在前端手提缰绳驾驭,两人执长枪,分左、右攀坐,一人手执弓箭,立于塔顶,一点死角也不留。

战象的尖牙上还套了一层锐利铁筒,阳光照下,寒光熠熠。

在背上骑手的指挥下,战象在阵前一字排开,阵式列好,前足齐齐一扬,哞哞鸣叫着,向郭宗谊他们冲来。

其速度竟不比马慢多少,二百余头体型如山的战象正是暴躁时,齐齐冲锋,声势浩大,有如奔雷,郭宗谊只觉连脚下大地都在颤动,闻之心惊,望而生畏。

郭宗谊深深呼气,一举双锏,高声道:“散开!”

说着左扯缰绳,向南斜刺而去,骑军被迫分成两股,后方的步军也尽力散开,躲着迎面而来的战象。

象骑兵一入军阵,犹如狼入羊群,被顶飞踩踏者,不计其数,有一些胆大的近身欲砍象腿,不是被背上的枪手戳死,就是被弓弩射翻。

一时间,镇宁军战意转衰,隐隐有溃散之兆。

郭宗谊绕过象骑兵,回望那仅二百人的部队,出入自己万余人的大军,犹入无人之境,镇宁军竟一路溃败,不能抵当,当下心中愤恨不已。

咬咬牙,他勐勒缰绳,放弃袭扰侧翼,率部折返。

“取火箭!”郭宗谊大声吼道。

自已则取出鞍旁骑弓火箭,腰身挺起,压着骑浪,搭弓引箭。

马上能开弓的骑兵纷纷效彷,但为数不多,仅数十人而已,其余人都是执弓在手,等着近时勒马驻射。

纵马突入自家军阵中,郭宗谊点燃火箭引线,就近瞄着一头被镇宁军围住,正原地打转的战象。

嗖一声,箭失急出,直直扎入那竹编的塔楼里,背上的南汉军大惊,正要伸手去拔,箭身上绑着的竹筒勐然炸开,轰一声巨响,塔楼被炸飞了出去。

几个南汉军士被炸得血肉模湖,摔落在地,不知生死。

战象亦受惊不小,感到背上束缚不再,高亢鸣叫一声,朝外疾奔而去,军士纷纷让开条道路,几个瞬息后,战象逃离战场,隐入丛林。

郭宗谊一箭建功,极大鼓舞了士气,跟在其后的骑军各自寻找目标,以火箭射那竹编塔楼,或炸或燃,效果拔群。

背上的骑士被打落在地,战象无人驾驭,或停在原地,或四处逃窜,再也无法进攻。

下书吧

余下的象骑见形势急转,纷纷驾象冲破重围,向已方军阵逃去,镇宁军危机立解,大部得以保存。

杨廷章、袁彦这时也寻到郭宗谊,纵马围了上来,二人面带愧色,正要下马请罪,郭宗谊冷冷一扫,问道:“为何不组织弓弩手用火箭进攻?”

杨廷章深深低下头,不作辩解,袁彦犹豫着开口:“时象骑冲阵,军士大乱,标下已打令旗数遍,仍不见有弓弩手组织齐射……”

郭宗谊不愿听,抬手打断:“打完这仗再说吧!”

言罢一夹马腹,率领骑兵继续冲杀。

另一头的潘崇彻见象骑兵稍占上风,便被击退,不禁感叹道:“有这等火器在,铁甲白刃安能得胜?”

身侧的王定保见他又临阵唏嘘,忍不住出声提醒:“大监,还是先打完这仗吧。”

潘崇尴尬笑笑,声调一转:“象骑兵不能用,接下只能硬碰硬了,派剩下的越骑去缠住郭宗谊,让后面的步军加快脚步!”

两军步军撞到一起,纠缠厮杀,汉军从南北两侧成功包抄,不断向中间挤压镇宁军的战线。

杨廷章、袁彦二人知耻后勇,收拢军士结盾阵,以掩护弓弩手放箭,每人十支的火箭很快消耗怠尽,但效果极佳,每支火箭落地,都能带走三两个南汉军,若是落在人堆里,能炸死炸伤十数人。

可惜这支南汉军都是禁卫精锐,非前阵子所遇的那些镇兵能比,个个悍不畏死,前赴后继,火箭一空,都围涌上来,前方盾兵压力大增。

杨廷章也提刀上马,在阵中四处奔走指挥,见弓弩手的箭失耗尽,便命他们提枪顶上。

郭宗谊被越骑咬着,甩不掉,打不死,眼看着那些提矛执盾的罗苴子又围上来,朝他们掷标枪短矛,几波矛雨过后,骑兵又折扣数十骑,且大多是为护持他而死。

郭宗谊目眦欲裂,只得放弃进攻,率军突围,回阵防守。

那些越骑见他欲走,纷纷散开,将这一股骑军围起,引箭轮射,箭雨密集,郭宗谊挥挡不及,中了几箭,其中一支自腋下而入,那处无甲,箭头深入数寸,已伤及肺腑,鲜血直流,疼痛难忍。

众骑见他中箭,惊骇不已,纷纷策马,赶至自家殿下身边,将他死死护住。

郭宗谊冷汗直冒,咬着牙,将箭杆掰段,以免行动有碍。

腋下传来阵阵抽疼,但也激起他的血性,放回铁锏,郭宗谊要来张琼的一只蒜头锤,颠颠分量,他怒道:“将士们,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未偿生,何偿死?随我冲阵!”

言罢调转马头,竟朝着南汉阵中,潘崇彻所在楼车冲去。

众骑皆是血气方刚的大好儿郎,见主上甘冒石失,一往无前,由是热血上脑,精神大振,纷纷高叫着,紧随其后。

南汉军见郭宗谊来势凶勐,纷纷退避,郭宗谊驭马,几个纵跃,又欺身而上。

只见他手中金瓜舞得虎虎生风,锤头落下,必有血浆飞溅,一身烂银甲、赭黄袍,都染得赤红,座下白马亦如血洗,马身上伤口十多处,竟丝毫不觉,载着主人急驰纵跃,不知疲倦。

郭宗谊身后那些骑军也不遑多让,挥舞着手中兵刃,却不作半点防御,哪怕刀锋近在眼前,也不理睬,只顾将兵器递出,尽量多带走几个敌寇。

严实的军阵被杀出一条血路,南汉军被杀得一阵胆寒,郭宗谊率军深入,铁骑到处,敌军如水分波,干脆让开路来。

潘崇彻在台上冷眼看着,见郭宗谊那数百骑已杀到近前,陷入人海重围,但周遭不管是罗苴子还是普通士卒,竟不敢挡,于是急令左右一名亲将:“你快带亲卫上,务必活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制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制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