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满唐红 > 第0333章 巧舌脱险,狠人李二

第0333章 巧舌脱险,狠人李二

李令、李絮、李承业其实已经困了,对于傩戏大祭,对于李世民强闯太极殿,其实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但看到了小伙伴一副兴致勃勃,恨不得立马扑过去的样子,一个个也很讲义气的站起身,强瞪着随时会耷拉下去的眼皮,凑到李元吉身边,陪着小伙伴一起去找小伙伴的父亲。

《仙木奇缘》

李元吉伸出四根手指头,让四个小家伙一人拽紧了一根,又强行征调了守在御道两侧的千牛备身,围绕在自己四周以后,才缓缓的往李世民所在的位置走去。

李世民回来的很是时候。

他强闯到高台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李建成扮演的神子,正在从李渊扮演的神灵手里接过象征着神权的神印的一幕。

李世民只觉得有一股热血,一下子就涌到了头顶。

双眼一瞬间变得通红。

手里拎着的杨文干的脑袋,被他狠狠的砸在了高台上。

彭的一声闷响过后,杨文干的脑袋在高台上裂开,溅了李建成半脸血。

李渊张着嘴,有些心虚,就好似偷腥被抓到了一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暴怒的儿子。

李建成一脸惊愕,心跳一下子似乎都停止了,脑袋里一瞬间也变得一片空白。

他此前虽然跟李世民明争暗斗不断,甚至很多次都生出了杀李世民的心思。

李世民估计亦是如此。

但是大家在明面上,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不仅没有红过脸,也没有拌过嘴。

李世民突然撕破了脸皮,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李世民你放肆!”

就在高台上的一众人,被暴怒中的李世民震慑到的时候,李纲勐然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冲着李世民愤怒的咆孝。

“李师……”

李世民对李纲还是有一丝敬意的,虽然整个人处在暴怒当中,但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也没有把气撒在李纲头上。

李纲不等李世民把话说完,须发皆张的怒斥,“别叫我李师!我没有你这种不顾礼法,不尊君父,不敬兄长的学生!”

李世民额头上青筋爆跳着,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道:“李师,这是我们家的家事。”

李纲踏前一步,再次怒斥道:“家事就应该私底下去论,而不是拿到傩戏大祭上来闹!”

“对!国之大事,在祀在戎。傩戏大祭乃是国之大事,岂能因为一己之私,任意妄为。”

一个距离李建成不远的老翁,摘下了面具,盯着李世民,附和着李纲的话。

老翁身后的魏徵,在老翁说完话以后,也摘下了面具,走到李渊面前,正正经经的施了一礼,一脸愤怒的道:“臣弹劾秦王殿下,破坏傩戏大祭,不顾礼法、目无君父,不敬兄长,恳请圣人重处!”

李渊在魏徵近乎于咆孝的弹劾声中,终于回过了神。

他将脸上的面具摘下,咯嘣的捏碎了一角,浑身颤抖着盯着李世民质问,“世民!你是要反了朕吗?”

这话很重。

几乎可以说是李世民长大以后,李渊说过的最重的话。

若是放在以前,李世民肯定会立马跳下马背,毫不犹豫的拜倒在李渊脚下,直言自己没有反意。

可今时今日,李世民没有退缩,而是直面李渊的质问。

“儿臣绝对不会反父亲,儿臣只是觉得父亲待儿臣不公!”

李世民如同低吼一般说着。

有人要开口斥责李世民,李渊却抢先一步,再次质问道:“朕何时待你不公了?”

李世民咬着牙,缓缓低了低头,什么也没说。

有些话,只能点,但是不能明说。

在这个礼教为尊的时代,有些话揣在肚子里,你就是有理的一方,说出来了,你就没理了。

就比如李世民很想告诉所有人,李渊曾经多次许给他太子之位,可是事后却出尔反尔。

但是他也只能想想,不能说。

因为说出来了,就等于是在指责李渊言而无信。

这对李渊的威望打击很大,李世民自己也会背上一个不孝的名头。

理由就是陷君父于不义。

“你倒是说啊,说说朕何时待你不公了?”

李渊也不知道是被李世民气昏头了,还是料定了李世民不敢说出点什么,所以继续追着李世民质问。

李世民语气艰难的道:“父亲真要儿臣说吗?”

李渊浑身颤抖的更剧烈了,双眼直直的盯着李世民,低吼道:“你不要自称儿臣了,称臣就可以了。

朕没有你这种目中无人的儿子。”

李世民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李渊又道:“你可以畅所欲言了!”

李建成借着这个机会,终于开口了,“世民,还不向父亲认错?!”

李建成这个时机把握的很好,充分的向周遭的其他人证明了什么叫做好兄长,什么叫做好儿子。

“儿臣……”

“殿下,您是不是在外征战多日没休息,脑子有些湖涂了。傩戏大祭乃是一年一度祭神的盛祭。

您怎么能擅闯呢?”

李世民艰难的张着嘴要说话,房玄龄突然开口追着他疑问。

李世民看了房玄龄一眼,内心开始挣扎。

他知道房玄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

他也知道他暴怒之下,不管不顾的撒泼一场,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可他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他付出了这么多,也得不到李渊的认可。

不甘心他几乎将命也豁出去了,李渊还是将太子之位牢牢的安放在李建成的屁股底下。

不甘心像是猴子一样被李渊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

更不甘心李渊背着他,偷偷摸摸的将一切都给了李建成。

“殿下,您不会是为了御寒,还喝酒了吧?您要是喝酒了,就赶紧下去醒醒酒,等酒醒了以后再向圣人认错。”

房玄龄看出了李世民心里在挣扎,再次开口疑问。

在房玄龄看来,一次祭祀而已,根本不值得李世民动怒。

李世民要是因此跟李渊和李建成磕到底的话,受伤的只会是李世民。

说不定到最后,还会将手里的大好局面,彻底葬送。

祭祀上的神印交接,又能代表得了什么?

在太子的人眼里,在圣人的人眼里,或许代表着有序传承的象征。

但是在他眼里,也就那么回事。

只要李渊一日不死,李建成一日就是太子。

只要李建成一日是太子,李世民就有争夺那个位置的机会。

再说了,李渊即便是死了,李建成即便是登临大位了。

那又如何?

以秦王府今时今日的实力,李建成即便是上去了,李世民也能给他拉下来。

所以犯不着在满朝文武面前跟李渊对着干。

“呵呵呵,殿下肯定是喝多了,不然不可能闯到这里来。”

躲在人群中,戴着一张奇丑无比的面具的程咬金,突然呵呵笑着说了起来。

只是在场的一众人中,只有他一个人在笑,就显得很突兀。

一些看他不顺眼的人,还瞪向了他。

但他就好像是没看见似的。

“我脑子没湖涂,也没有喝酒。”

李世民在程咬金的笑声中,突然开口。

程咬金的笑声瞬间就没了,房玄龄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李渊脸色彻底变了,手也哆嗦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房玄龄和程咬金在一唱一和的给李世民找台阶下。

之所以没人阻止,是因为在这种场合,他们父子一旦闹僵的话,就没办法收场。

闹到最后,他肯定得重处李世民。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疼儿子,所以一些恨不得李世民去死的人,此刻也不好一个劲的抓住李世民的把柄不放。

不然等他处置了李世民,肯定会秋后算账。

在场的所有人,不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在默默的配合着房玄龄和程咬金,在给李世民找台阶。

他原以为,以李世民的聪慧,在头脑清醒了以后,会立马顺着台阶下来。

可没料到,李世民不仅没下来,反倒更进了一步。

这是非要跟他闹个鱼死网破?

这是非要跟他撕破脸吗?

“三胡那个混账在哪里?!”

这是李渊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唯一一句话。

这种情况下,能帮他,能帮李世民,能帮所有人解围的,只有三胡那个不孝子。

只要三胡大闹一场,将水搅的更浑,并且将李世民压制,那么一切就会迎刃而解。

“父亲就是待儿臣不公!”

李世民再次开口。

李渊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铁青色。

其他人脸色也跟着大变了起来。

李世民却没有在意所有人的反应,依旧道:“自我大唐立国至今,一共准备了五次傩戏大祭,往年我出征在外,没有机会陪祭。

今年我紧赶慢赶的返回长安城,就是为了陪祭傩戏大祭。

可父亲只带上了大哥,却不带我。

难道在父亲心中,只有大哥是您儿子,我就不是您儿子吗?”

李渊只觉得脑袋被驴踢了一下,嗡嗡响着愣在原地。

李建成,以及其他的皇室宗亲,文武百官,也瞪大了眼睛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这转的实在是太快了,一时间没有一个人能接受得了。

“儿臣也想陪在父亲身边,跟父亲一起祭祀神诋。儿臣也想为我大唐,以及我大唐的百姓,向八方神诋祈福。

儿臣想为父亲出一份力,为大唐百姓尽一份心。

可父亲为何不带上儿臣呢?”

“……”

“儿臣此次擅闯傩戏大祭,是儿臣不对。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儿臣献上杨文干的首级为祭品,想来八方神诋不会怪罪儿臣。”

“……”

“若是八方神诋觉得杨文干的首级,不足以平息他们的怒火,儿臣愿割肉侍神。”

“……”

说话间,李世民眼睛一眨也不眨的从腰间拔出了横刀,开始在胳膊上割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满唐红》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满唐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