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苦境:佛狱靖玄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兵分两路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兵分两路

罪墙之前…

除开前来监管天之佛处理后续的三教组织,一侧更是有哪些因为天之佛而惨亡的水嫣柔一族。

“你这个恶魔!”

“真是因果循环啊!”

忏罪一族的人看着被推到罪墙之前的天之佛,立马愤怒不已。

从他们的眼神中,已是可以看到了恨不得生食其血肉的情绪。

“天之佛,你这个侩子手!”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不是喜欢高高在上,自恃清高么!

“现在公正之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用以掩饰的!

“虚伪,小人!”

水嫣柔坐在轮椅之上,看着天之佛,发出一阵阵的冷笑。

“……你们这么做,难道不是将这些前人的牺牲辜负么?!”

天之佛看着众人对于自己的谩骂,神色依旧是无比的清冷,而后看着水嫣柔抛出惊天一语。

“????”

“????”

“?????”

四周的三教之人听到天之佛的惊世骇俗之语,霎时愣住了。

“你在抽什么风?!”

“还是说你得了失心疯!”

天衔令主闻言,好悬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立马皱着眉质问道。

“嗯!?”

靖玄看着死性不改的天之佛,突然发觉人与人的差距真大。

也许这自以为的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是最大的恶。

而后从怀中拿出一本书与笔,在上面仔细的写着什么东西。

“难道不对么?!”

“我自持负业法门,乃是以背负万罪,发无上愿力闻名的罪佛。”

“任何人在世上都有罪,我只不过先让他们偿还一番罢了。”

“此生罪偿,来世应菩提!”

“这便是负业法门的真谛!”

“并且一切皆是因果,今日生,明日死,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天之佛看着众人,双手微微合十,摆出一副大慈悲的模样。

“你是说,在你的眼中,这些因你而亡的人是因为有罪?!”

“什么鬼话!”

天衔令主听到这里,才是终于明白对方的言语逻辑了,但这种东西简直是无稽之谈。

“喔,楼至韦驮!”

“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语,你可以先放一放了。”

“你不是曾经在铸墙的时候说过,时机一到,自我偿还么?!”

“现在,时机到了,就让我们看看身为负罪者的信念吧。”

靖玄闻言,也是知晓楼至韦驮的意思,简直是离谱了,跳过这个话题,面目表情的扔下一语。

而后看着楼至韦驮,指了指不远处的罪墙,示意他该还债了。

“偿还!”

“时机未到!”

“如果你们可以解决天之厉,我如何,悉听尊便!”

“但,天之厉未曾解决,这罪墙我也不会施法解除的!”

天之佛听到靖玄的话语,依旧是未曾动作,而后看着眼前的众人,直接开除条件来了。

“你是在威胁我们!???”

“好胆啊!

!”

天衔令主闻言,神色霎时阴沉了下来,抬掌就想直接出手。

“杀了我!罪墙也不会解除!”

“这些因为我而被拘束的亡魂将会被永远的禁锢下去!”

天之佛看着气愤至极准备动手的令主,依旧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不惧任何威胁。

“好,好胆!”

“自知罪孽深重,却也不曾向着补救一下,还想着威胁我们,真不愧是天佛原乡的至佛啊!”

“黑,果然一般黑!”

天衔令主闻言,血压急速蹿升,看着宛如一个刺猬一般的楼至韦驮,杀意正在极速的扩散。

“退下…”

靖玄见状,直接抬手,示意一侧的令主稍微理智一点。

“是,掌教!”

天衔令主闻言,冷冷的撇了一眼楼至韦驮后,直接退至了靖玄的身后,不再有所动作了。

“楼至韦驮!”

“你是我平生见过唯一一个这么嚣张和不怕死的人!”

“怎么,罪墙便成了你现在想要拘束我们的资本么?!”

靖玄看着楼至韦驮,一脸平静的出声质问一语。

“我只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楼至韦驮闻言,看着眼前的众人,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

“好一个正确的原则!”

“楼至韦驮,你果然不简单!”

“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善恶归源又不只你一个人!”

“负业法门虽然难修成,但只要能够解除罪墙就可以了!”

靖玄看着仿佛握住众人痛点的楼至韦驮,不屑的笑了笑,而后神色澹然的出声解释一语。

“嗯?!”

楼至韦驮闻言,看着靖玄的神态,有点摸不准对方的想法了。

就在这时,一个僧人缓步来到了此地,对着楼至韦驮无比失望。

“楼至韦驮,未曾想到,到了现在,你还是这样的执迷不悟!”

“到底还是这尘世间的权力与欲望蒙蔽了你的双眼!”

“是你!观世法!”

楼至韦驮看着同出本源的观世法,再一联想刚才靖玄的言语,神色已经完全的沉了下去。

“阿弥陀佛!”

“儒门掌教,此事与善恶归源亦是有所因果关系!”

“所以楼至韦驮所修炼的功法早在前几日我就给予第五佛了!”

观世法闻言,直接对着一侧的众人,万般无奈的解释一语。

而后再看看不远处的忏罪一族的人,叹了一口气,继而出声。

“关于楼至韦驮带给你们的伤害,善恶归源愿意悉数偿还!”

“只愿楼至韦驮死后,你们能放下仇恨,不再受执念所困扰!”

“哈哈哈,你什么都不懂,这个人当初屠戮我丈夫乃至其他族人的时候,是何等的随意自然啊!”

“慈悲,我们看不到,我们只看到了一头人间大魔!

“我们恨不得生吃其肉,喝其血,让这些无辜之人一解血恨!”

水嫣柔听到观世法的安慰,霎时一副不屑的冰冷表情,而后看着这个人,仇恨满满的怒吼道。

“抱歉…”

观世法闻言,无奈的低下了头,向着眼前的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退至到一侧了。

“观世法,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

“罪墙一倒,中阴界必然会撕毁盟约,放出天之厉!

“不过是区区罪墙的人,如何能与这芸芸众生相提并论!”

天之佛看着背弃自己的观世法,不由出声质问道。

“楼至韦驮,你错的太多了,生命从来不是天平上的东西!”

“也不该被你轻易来衡量!”

“你已经坠入魔道了!”

观世法看着质问自己的楼至韦驮,双手合十,而后解释一语。

“……阿弥陀佛!”

“罪墙也该解决了…”

就在这时,谛佛主也赶来了此地,对着不远处的靖玄行礼一语。

“第五佛!”

楼至韦驮看着来此的谛佛主,神色不由一沉,欲挣扎开束缚。

“哼!”

天衔令主见状,一声冷哼,随即勐然一掌拍出,将其重重的击飞在罪墙的之前了。

罪墙感应到楼至韦驮的气息,立马浮现出无数血色的人脸。

“嗯,此墙中束缚的灵魂居然已经成为怨灵了?!”

登道岸的掌教净无欢看着浮现的人脸,神色不由陷入冰冷。

“怨灵?那事情难办了!”

另一个道门的老者看着现在的情况,也是一脸的麻烦表情。

“恐怕是负业法门的效果吧!”

“普通人的灵魂,不足够支撑怨恨这么长的时间!

“如果是高手,就另当别论!”

“但,铸墙的都是普通人,能怨至如此,数甲子不散!”

“不简单!”

另一个儒脉首领听到二人的交谈,将自己的看法抛出。

普通人再有多么大的怨恨,这么久的岁月了,也早被磨损殆尽了,如今却不曾消亡,反而有一种怨恨不解,势成鬼王的感觉。

毕竟这种情况,一般来说都是在极阴极邪之地才可以达成。

“天之佛,你疯了么!”

谛佛主闻言,将手中按在罪墙之上,心中不由一惊,而后看着天之佛,神色不善的怒斥道。

loubiqu.net

“你这是想着他们永远不能转世轮回,只能消亡世间么!”

“你竟然逆转了他们的罪业,让他们日日夜夜的经受折磨!”

“果然是至魔!如此手段,就算一般的魔道中人也无法比肩吧!”

令主听到谛佛主的质问,神色也是一沉,不由万般的感慨。

“这个世间,都说魔无情,谁能想到,人比魔更无情…”

净无欢一侧的任云踪听到谛佛主的说辞,也是暗暗咋舌了。

“掌教,厉族带到了!”

就在众人震惊天之佛这么恨的时候,忧患深带着一部分高手压送着三个厉族同时来到了此地。

而后看着一侧正在旁观局势的靖玄,神色恭敬的出声一语。

“这是隐藏在其余地方的厉族,废了一番手脚才抓到!”

“见到诸位三教势力之首还不跪下!真是一群不知礼仪的牲畜!”

三教高手见状,直接抽刀将三个厉族的小腿砍断,伴随着一阵血花飘洒,三个厉族同时一跪。

“喔,仲裁,你做的很好!”

“一会就让他们与天之佛一同葬身在罪墙的冤魂之下吧。”

靖玄闻言,扫了一眼都被拔去舌头的三个厉族,心知这里面应该是有自己下属单独的安排。

不过想想也对,为了防止这些牲畜说出一些不雅之语,还是这么沉默着死亡,才是最好的。

“…这!”

谛佛主看着眼前的罪墙,摧动还不太熟练的负业法门,欲解罪墙的禁制,却不曾想直接受到佛力与怨力的反弹,被震退了数步。

“嗯,只有本人施展法印,才可以解开么?”

靖玄见状,缓步来到了罪墙之前,扫视着再度恢复平静的墙体,神色不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怎么办,掌教!”

天衔令主快步来到靖玄的一侧,神色凝重的询问一语。

“倒是好手段!”

“不过,对我无用!”

“水夫人,麻烦借用一下你的精血,用以配合第五佛的行动,活化里面的怨灵,从内破解罪墙。”

靖玄闻言,简单的思索片刻,便设计出一个方案了,而后看着不远处正在注视的水嫣柔吩咐道。

“嗯,我知道了!”

水嫣柔听到靖玄的吩咐,示意侍女把自己推到谛佛主的一侧。

而后从指尖逼出一滴血,射向已经平息下来的罪墙上。

霎时,已经平息下来的罪墙再起一阵汹涌,这时,谛佛主再度出手,运使佛力注入,迫使罪墙佛力与自己之力互相抵抗。

而罪墙里面的怨灵配合谛佛主之力由内向外开始瓦解罪墙了。

佛力与怨力的冲击,原本能永远屹立不倒的罪墙为之崩毁了。

就见无数的怨恨自墙中浮现,一瞬间四周仿佛置身森罗鬼狱。

“天之佛!”

“该死啊!”

“还我命来!”

虽是怨灵,但依旧知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向着天之佛扑去。

“轰隆隆……”

忽见不远处一道耀眼的佛光直接逼退了众多怨灵的进攻。

而后众多身影直接窜入战场之中,打算带离天之佛。

“一部分人保护掌教!”

“其余人随我出手!”

天衔令主见状,立马吩咐一语,而后一掌逼向来犯者。

“蕴果谛魂带的人么?”

靖玄看着终于登场的蕴果谛魂,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轰……”

一声惊爆,来犯者向后滑退了一步,但天衔令主看着仿佛铜皮铁骨的野胡禅,不由皱了皱眉。

“居然是佛门的横练之法!”

“让开!”

稳住身形的野胡禅闻言,立马面色不善的继续攻去。

“出手,拦住他们!”

其余的三教势力之首见状,立马向着来犯的众人包围而去。

“快,带着至佛离开!”

渡如何见局势愈加倾斜,向着蕴果谛魂大声一语。

“至佛,我带你离开!”

蕴果谛魂闻言,看着勉强应对的众人,欲背起楼至韦驮,带着他离开了此地。

“你们不应该来!”

“一切都结束了!”

楼至韦驮看着赶来此地的蕴果谛魂,神色无奈的解释道。

“至佛,一切还不算晚,先行离开这里!”

蕴果谛魂闻言,摇了摇头,执意带着楼至韦驮离开这里。

“好一副师兄弟情深!”

“哈,可惜,天理与公正不会放过这么个罪人的!”

靖玄看着明显打算一条道走到黑的蕴果谛魂,称赞的拍了拍手。

“这里,就交于你们解决!”

一语落下,身形便如泡影般涣散,这时,在场的人才发现一直在这里的靖玄居然只是一道投影。

与此同时,靖玄神色颇为趣味的看着前来攻打牢笼的女子。

“好胆色!但就是太蠢了!那就留下你这条命作为代价吧。”

“此事就由我代劳吧。”

就在二人对峙的时候,一道沉稳的声音自一侧响了起来。

“平吞万顷苍茫,吐耀霓虹、剑雄万敌,惊奇自胸中。叹、人狂天地空。”

“在下叹希奇,请指教!”

叹希奇缓步来到靖玄的一侧,看着独自一人劫狱的女子,神色平静无比的出声一语。

“看来,那个和尚说的也不算太对,你一个掌教居然埋伏在此!”

“不过,无所谓了!”

红尘雪看着只是两个人的阻拦者,眼中闪过一抹思索,而后手中长枪一荡,就跃跃欲试了。

“喔,兵分两路!那我收回我刚才的不智之言了!”

“看来蕴果谛魂这个不称职的明峦之主声望倒是不低啊!”

靖玄察觉到四周的气息,未曾想到,蕴果谛魂居然这么有魄力,敢跟自己玩一个兵分两路。

看来明峦被封之前,这个蕴果谛魂就带着一部分人力离开了。

还是说,天佛原乡在外面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下属势力,让蕴果谛魂借用这个机会启用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苦境:佛狱靖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苦境:佛狱靖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