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长夜行 > 第九百四十三章:老道是个老实人

第九百四十三章:老道是个老实人

老道士干笑两声:“哈哈哈,大娘子可真会开玩笑。”

哪有人会明目张胆的显摆自己曾经试图害死自己男人的。

老道士黄人甲前些日子便已经来到这间小村庄中,开坛做法了好些天。

他是亲眼瞧着这位妩媚多姿的大娘子背着个少年进村子的。

像他们这样只会一些歪门邪路的假道士,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在都城繁华地带,寻常百姓都能一眼瞧出他的水平。

故此,也只能远离富贵都城,在这穷乡僻壤的偏远山村,骗些没读过书的妇人女子钱财度日。

刷些小把戏,卖弄一些人家从未听过的玄学话语便可以将她们骗得团团转。

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的钱财。

若只是骗钱也就罢了,这黄人甲偏偏又是个不安分的贼性子。

若是瞧着哪家农家小娘子生得标志动人些个的。

多半是要使法子借着除魔灭秽的借口,将人给骗到床上去。

说是以神光加持己身,福泽深厚。

再配以三寸不烂之舌,总是能叫一些无知少读书的妇人女子心甘情愿。

从几日前,见着蜀辞的时候,这老道士的一颗心便安分不住了。

乖乖滴娘咧!

平日里都是食些野菜清草哪里晓得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竟还能遇着这样肤白貌美的极品尤物啊。

他生平最好人妻,黄人甲会看面相。

可不像吴大娘那般天真的认为她与百里安是母子关系。

二人之间,分明没有半点相像之处。

那时他就猜出来,二人大抵是私奔逃婚出来的。

那般富贵金玉里养出来的世家少爷,一看就是个病死鬼,哪方面想必也是不中用得紧。

今日无意中听闻这位千娇百媚的大娘子抱怨自家夫君不济事,这不机会就来了吗?

再瞧这美人一双天生妩媚妖娆的眸子正打量似地盯着他专注地瞧,黄人甲只觉浑身骨头都要软去半截。

一双眼睛恨不得粘到蜀辞胸前那对恩物上头去。

他拇指不自觉地在自己腕间摩挲摩挲,强忍着心头的躁动之意,勉力维持着高人风范,笑道:

“看大娘子眉心生有燥火旺盛之意,日月角起,虽为贵相,却自有虚妄之迹。

想来是阳气有亏,你屋里头那位小相公更是先天之气不足。

即便大娘子有心与之交好,怕他也难有心力满足,是也不是?”

一番话,蜀辞听得玄而又玄,云里雾里的没听懂。

见她目光呆滞无神,那老道士心中又是一喜,暗想这尤物莫约也是穷苦出身,未见过什么世面的。

如此说来,倒也更好忽悠了。

他臂间拂尘轻甩,澹澹一笑,道:“听大娘子方才所言,想要将你家那小相公好生吃上一吃。

依着老道所见,他气息虚浮无力,即便大娘子想要强行下口,怕也不过是被吊着个不上不下的滋味。”

这话蜀辞听懂了,而且这话一下子说进心坎里了。

“正是如此,他身子忒不济事了些,上次才吃了一口便不行了,可是愁人得紧。”

听了这话,老道士心中对百里安愈发嗤之以鼻。

但见这大娘子丝毫不顾女子矜持之意,同他这样的老道攀谈男女之事也丝毫没有顾及。

想来也是个花中老手,欲求不满的磨人妖精了。

老道不由暗自狂喜,忍不住向前一步,准备去拉她的手,呵呵笑道:

“家食虽好,却难饱腹,大娘子不妨考虑换换口味,或许他乡野味,也别有一番风味?

老道不才,修道至今以有四十五载,修习逢春正阳之气,今日与大娘子一见如故。

愿自我荐行,如大娘子所好,饱腹一回,行阴阳之道,好解大娘子心中郁结。”

蜀辞眉头一挑,颇为意外地看着这名老道士。

修道才四十五载,在蜀辞眼中属实不够看的。

可这份自我牺牲奉献觉悟,蜀辞属实想让百里安也来瞧瞧看看。

若那小子能有这老道士一半会上道,她莫约是做梦都能给笑醒了。

老道士边说边打量蜀辞婀娜多姿的体态。

一想到能和这样的极品云雨一番,难免有些得意忘形。

蜀辞见他面上一笑,干瘪嘴唇下顿时咧出两排积满了厚厚牙屎的大黄牙。

迎面而来的是那腥臭腥臭的口气,狐狸鼻最是敏锐。

如此近距离之下,蜀辞只觉得自己的鼻孔被两根蘸了大酱又整整腐烂了三日的大葱狠狠插入其中,顿时呛得涕泪横流。

她连忙倒退数步,避开那老道士枯瘦如柴的手。

以袖掩住口鼻,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不成不成,虽然那小子吃起来甚需耐心,总是叫我苦等着急,可他是世间难有的良品。

我虽饿了许久,却也不至于饥不择食至此。

你都干瘪成这般形容了,肉苦老还塞牙,我属实下不来嘴,我还是再等等他将身子养好吧?”

老道士脸色顿时僵住,他行骗多年,那些无知妇人哪个不是给他唬得团团转。

曾几何时被如此薄了颜面过的,他面上顿时现出一层阴冷的恼怒之意。

蜀辞眼尖,心道自己多半是伤着这位老道士的心了。

毕竟他一番好意,自荐为食,她还诸多挑剔不满,倒也是叫狐狸有些不大好意思。

她又笑了笑,道:“你这身子捏吧捏吧,也就勉强只能够炒做一盘,又何必浪费心力,去康慨自己的性命。

你是个好人,应当得长命百岁才是,我不吃你。”

蜀辞这一笑,色迷心窍的老道士顿时又找不着北了,他呵呵呵地笑着:

“大娘子怎能生得这般痴傻性子,可莫要有这般天真的想法,你家相公身子若是能够养好,怎会在病榻缠绵些个这般时日。

我瞧他也是命不久矣,你又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老道我知晓我模样是差了些,可修道之人,忠于本心,对待女子素来都是掏心掏肝,毫无保留。

要知晓在这世间长得越好看的男子花花肠子那便是越多。

不像老道我,忠厚本分,一心为苍生福泽为重。

而如今,大娘子的福泽便是老道我的福泽,日后定不会叫大娘子吃半点亏去,更不会叫你受今夕这般委屈的。”

说着说着,老道士看着蜀辞那张堪比狐狸精似的脸。

心知这般女子多半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今日若想成事,单靠坑蒙拐骗必然不行,还须得下些血本才是。

虽说老道士行骗一生,小有积蓄,但从来不愿意在女人身上多花一分钱财。

可看着蜀辞那张妖里妖气,极为出色的容貌,老道士心里头就直痒痒,心道这事若成了,倒也不亏。

索性一咬牙,从怀中摸出一支俗里俗气。

但一看就很是昂贵与蜀辞美艳少妇气质极其相配的金钗子。

“修道中人,钱财想来都是身外之物,此钗是老道儿浑身上下最为贵重的一个物事了,承蒙大娘子不嫌弃,还请收下,聊表老道儿的一个心意。”

蜀辞身居魔界,挥霍惯了灵石与奇珍异宝。

魔界之中鲜有以黄金最为交易钱财,极少见到这种金闪闪的俗气东西。

但是她在安乐纺中,见到过那些花娘子头上身上都带着此物,丁零当啷的倒也有趣美丽得紧。

终归是一只没见过世面的雌性狐狸,倒也有几分女子的爱美之心。

她心中更无异性应当避嫌避利的想法,毕竟身为魔河期间,她也收了不少妖魔们的供奉,早已习以为常。

“这东西是给我的?”

见蜀辞没有要拒绝的意思,老道士简直心花怒放,恨不得亲手给她戴上。

但因着方才蜀辞后退那几步,老道士秉承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毕竟天黑才好办事。

唯恐唐突了美人,他故作君子之态,弯腰将那金钗子方才那洗衣服的木盆之中。

那眼风恨不得勾进蜀辞的心坎儿里去。

“老道儿是个老实人,也只会做老实事,自然不会像那位小相公那般……

唉,若是老道儿来照顾大娘子,自然不会以这般草标般贫贱的荆钗来随意打发了你。”

目送老道士离开后,蜀辞拾起盆里的金钗,似有所思。

心道怎么人类供奉贡品的时候,都是废话这般多的吗?

不过东西还是挺好看的。

蜀辞欣然收下,自个戴在头上,抱着洗干净的衣裳就往村里走去。

回家的途中,蜀辞顺道还从街角铺子里买了一袋子炒熟的花生瓜子。

皆因蜀辞入乡随俗,同着这下街坊邻居的大妈大婶待久了,也变得八卦爱看闲事。

还未绕过一条街,便瞅着村北孙瞎子正在被自己的媳妇揪着耳朵教训。

蜀辞磕着瓜子儿,听了个七七八八,莫约是那孙瞎子同孙南的赵寡妇好了几日,给自己的媳妇抓了个正着。

那张老脸都给挠破了,一条条血痕,看着极是凄惨,却还不忘赔笑。

只见那孙瞎子从怀里哆哆嗦嗦地从怀里逃出一个布帕子。

里头竟是包着一对玉翠打造的耳饰,瞧着倒也精致。

口里还忙不迭地道:“莫气,莫气,我心里头装着的是谁旁人不清楚,你是我的枕边人,你还不清楚吗?

我同她不过是玩玩,逢场作戏,谁都晓得那赵寡妇是个浪荡性子。

是她先勾引我的!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罢了。

你瞧,若我不爱你,怎会给你巴心巴肝寻来这些好物,庞的相好的了都没有这个,要知晓你才是我的正妻。

日后你爱什么,我挖干心思的给你寻来。

哎哟哟,莫哭了,莫哭了,哭得我心都疼了,这般好看的小脸蛋,可莫哭伤了。”

虽说这姓孙的是个瞎子,但生了一张会哄人的巧嘴。

他那膀大腰圆的糙媳妇儿果然被哄得破涕而笑,收了那对耳坠子。

任由自己被丈夫抱进怀里,满脸怜爱地被他抚摸着脸庞。

围观的众人顿时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见没好戏看了,索然无味,统统散去。

蜀辞头一回经历这般新鲜事儿,只觉得和这些大妈们搬着小板凳坐在村角嗑瓜子看热闹很是有趣。

纵然那些大妈们索然无味地离去,她仍自意犹未尽,心境甚至在这红尘世俗之中,隐约之间得以破境升华。

抖去裙子上的瓜子壳,蜀辞又抱着木盆,一步三折腰地娉婷而去。

百里安正坐在院中,收到了娘亲的回信,见那边一切安好,心也有所安定。

他抬眸看了一眼天色,暮色沉沉里,晚钟悠悠之声自远山响起。

云光余晖渐澹,天边尽头的晚霞如一片枫红的残叶坠到铺着黄尘老旧的山村之中。

fqxsw.org

不知不觉,天色竟已经这般晚了。

他记得那只大胸狐狸可是中午就出门洗衣裳去了,怎么现在还未回来。

在屋外木桌子上,百里安石炉上煮着的鸡丝蛋花粥已经冷了。

他低咳两声,调整了一下气息,正准备回屋去挑些木枝柴火来温粥。

这时,咯吱一声,院子里的木门被一只手推开。

“百里小相公在吗?”

百里安又转过身去,看着来人:“吴大娘,这般时辰了,是有何要事吗?”

吴大娘一脸为难踌躇地看着百里安,又左右看看,低声道:“我那薯大妹子还没回呢?”

百里安心中一动,见她这副模样……

难道那大胸蠢狐狸出了什么事?

他眉头暗自一皱道:“她洗衣尚未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吴大娘一听这话,表情愈发为难甚至是有些难堪了。

她中午时节,原本也是在溪边浣衣,远远地就瞧着村子里被人奉为神仙的老道士竟是同百里家的大娘子在那不清不楚。

旁人视着那老道士是老神仙,吴大娘却平添多了一个心眼,虽未读过书,却大抵实得一些道理的。

她自是晓得那老道士素日来喜欢同村子里一些模样较好的妇人女子走得近,常常借着除阴辟邪的道理占一些女子的便宜。

那些女子往往都是敢怒不敢言,唯恐触怒神灵,加之对那老道士的本事,多有信服,往往也就不了了之。

可吴大娘晓得,村子里还是有些妇人女子给那老道士占有了身子去。

她终归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但也不敢肆意传播宣扬。

今儿见着那薯大妹子竟也被勾搭了去。

心中可怜百里安这个病弱公子尚在榻上整日与药罐子渡日,那头若是娘子都被人勾搭了去。

功名利禄都为爱抛弃了不说,若是被自己女人抛弃,从而无人管及,至此丢了性命去,未免也太过凄凉。

故此,吴大娘难免多嚼了一下舌根,到此来好心提醒一句。

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和听到的一些模湖对话都同百里安讲了一番。

望他自己能多个心眼,对自己娘子好些。

莫到最后,年纪轻轻的老婆还同一个老东西跑了。

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长夜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长夜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