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在下,中医黄素 > 0199 游戏开始了

0199 游戏开始了

“你平时是不是有打嗝、放屁的习惯?”

藤原次郎将黄素的问话翻译给患者,患者则默默地点了点头。

从舌象上看,患者是肝气犯胃的舌象,胃失和降则嗳气。肝气郁滞,也会导致肠道传导失常,故会出现失气。

在中医嗳气指的就是打嗝,而失气指的就是放屁。

平时感觉胃特别胀,彷佛胃里面堵了一口气,打嗝也打不出来,只要一打嗝胃胀就会得到明显的缓解,这就是肝气犯胃的主要表现。

黄素见藤原次郎对病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和他对老人的关心完全不一样,所以黄素猜测,这位和藤原次郎有几分相似的老人,应该就是津村汉方医药公司在岛国寻找的工具人。

看见岛国人准备的如此仔细,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课题组的方剂已经是蓄谋已久了。

然而即使是这样,出于中医医德,黄素还是会尽力救治患者的。

黄素继续问道:“打嗝放屁后,是不是会觉得胃痛胃胀会得到缓解?”

藤原次郎继续将黄素的问话翻译给患者。

患者听见藤原次郎的话死气沉沉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起来。

眼前这个年轻的医生在没有给自己做各项检查的情况下,竟然能准确说出自己的症状,让患者对自己的疾病又有了希望,现在也彻底相信了眼前的年轻人是藤原次郎口里的肿瘤专家。

患者名叫小山广志,确实如黄素猜测的一样,就是藤原次郎要求公司找的工具人。

藤原次郎答应小山广志,只要帮助津村汉方制药株式会社拿到想要的方剂,就会给他一大笔钱。

小山广志想到在临死前,还能为家里做一份贡献,便答应了藤原次郎他们的要求。

从小山广志进入诊室的那一刻起,黄素虽然在看见藤原次郎的那一刻起有些失神,但是回过神来的黄素却时刻注视着小山广志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见到小山广志眼神的变化,黄素是心中一喜。

黄素就是要利用人对生的执着,打算从内部瓦解藤原次郎和小山广志的利益关系。

黄素非常相信一个人在金钱和生命面前。绝对会选择生命,何况是在岛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再看患者的穿着也是十分讲究,虽然被疾病折磨的十分虚弱,但是也掩盖不住那份不俗的气质,应该也不是缺钱的人。

看到小山广志变化的眼睛,黄素知道自己计策已经开始润物细无声地起到了作用。

别看只是一个正常问诊看病,然而从藤原次郎带着人走进诊室的那一刻起,博弈就已经开始了。

“平时是不是经常心情不好,喜欢长吁短叹,胸口总是出现胸闷。”

为了取得小山广志对自己的信任,黄素一改以往一问一答的方式,而是直接点明小山广志的症状。

当看见小山广志眼神变化,自然就要更加向他展示自己医术的高明之处。

其实,胸闷、长喜叹息都是肝郁气滞、横逆犯胃的主要表现症状。

经过藤原次郎的再次翻译,黄素明显看见小山广志用吃惊的眼神望向自己。

只见小山广志踉跄艰难地站起身来,对着黄素深鞠一躬,嘴里面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岛国语。

黄素也听不懂小山广志说了什么,望向藤原次郎问道:“你叔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藤原次郎脸色略显不自然地翻译道:“我叔父说你不经过询问就能准确地说出他的病情,他说你是一名医术高明的医生,他的病就拜托黄医生你了。”

“这个你们可以放心,既然是找我求治的,我自然会全力以赴。”黄素随后方向藤原次郎问道:“听说你们是来草原市投资的外商,你们应该在草原市逗留不了几天吧,但是你叔父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需要住院治疗,而且治疗的时间会很长,如果你们想治疗好你叔父的胃癌,最好身边要一直有陪护人员。”

听见黄素的话,藤原次郎心里欣喜若狂,压制住脸上喜悦的表情,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起身鞠躬道:“我在草原市考察也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负责找过我叔父的,至于我要是有事离开草原市,就要拜托黄医生,你多多照顾我叔父了。等到我们来草原市建厂,我将是这边的负责人,就有时间照顾我叔父了。”

黄素试探地说道:“藤原先生,你可以让你叔父的子女过来照顾他。”

藤原次郎露出一副遗憾的神色道:“我叔父的孩子工作实在太忙了,他们没有时间照顾我叔父。”

藤原次郎可不希望有人过来分润自己的功劳。

而听了藤原次郎的话,最高兴的莫过于身后的刘科长,已经掩盖不住兴奋的表情。

黄素则话中有话地说道:“藤原先生,你对你叔父的这片孝心,让许多亲生子女都汗颜。”

“叔父对我小时候多有照顾爱护,现在他老人家病了,我自然要多照顾一二。”藤原次郎没有听出黄素话中的深意,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地解释着,随后问道:“黄医生,那我叔父到底需要服用什么药,还请黄医生开方。”

“藤原先生,马上就是吃午饭的时间了,你们先办理住院手续,晚间查房我再仔细给你的叔父做个检查,再开方剂。”黄素故意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便开口逐客了。

连病机和证候黄素都没有给他们讲,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得到方子。

见混进医院的目的已经达到,藤原次郎也就不急于一时,再次起身九十度鞠躬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冒昧的来访给您添麻烦了。”

黄素挥挥手一副不在意的态度道:“治病救人医者本分,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藤原次郎再次向黄素九十度鞠躬道:“黄医师,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医德、医术,实在是让我十分钦佩。”

双方又在一阵虚与委蛇地客套后,藤原次郎一行人才慢慢走出中医科的诊室。

看着藤原次郎离开的背影,黄素微眯着双眼,眼睛里露出了骇人寒冷的目光。

黄素心中暗道:藤原次郎,这一次,我们两个人的两世的恩怨,一定要算个干干净净。

等藤原次郎走后,那日松起身准备叫黄素一起吃饭,当见到黄素的眼神,也被那眼神中寒意吓了一跳。

心想:就这眼神,还不知道主任要怎么炮制这个岛国鬼子呢。

那日松晃了晃脑袋道:“主任,别愣着了,我们该去吃饭了,再耽误一会儿,患者就该上门了。”

听见那日松的声音,黄素这才缓过神来,起身道:“是该吃饭去了!”

新楼住院处。

“藤原先生,您先请进!”

刘科长在前面带路,为藤原次郎和小山广志打开电梯门,示意两人先进。

这一路过来,为小山广志办理住院手续,全是刘科长在忙前忙后。

三人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后,藤原次郎装作无意间地问道:“刘桑,看来你们市医院的医疗水平十分高超呀,刚进一楼就看见了进进出出忙碌的医护人员。”

刘科长解释道:“藤原先生,您误会了!我们草原市人民医院水平在我们蒙疆也只能算是中下游,您刚刚看见的那些不是市医院的医生,而是京城课题组的医护人员,他们研究课题就是胃癌,刚刚给您叔父看病的黄医生就是一个课题组的副组长,不然为什么草原市那么多癌症患者都疯狂地抢着挂黄主任的号。”

为了帮助藤原次郎挂号,刘科长确实打听了不少黄素和课题组的消息。

藤原次郎如同闲聊地继续问道:“你不是说这个黄医生是草原市的医生吗,怎么还跟京城的课题组有关系呢。”

既然自己现在已经成功进入了住院楼,就必须多了解一些课题组主要医生的情况,这样可以有利实施自己的盗窃计划。

刘科长没有一点防备怀疑地将黄素的情况详细地向藤原次郎做了一个介绍,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刘科长,那个时期,不仅仅是公知在鼓吹国外的月亮比中国圆,主流社会声音也是认为中国方方面面都弱于国外。

谁能想到发达的西方国家会盗取中国的技术,何况是中医了,中国人就更不在乎了。

为此,中国在这方面吃了不少的亏,每每请别人指导自己的技术的时候,却不知很多的技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非常发达,从而技术被别人偷偷的学去了。

其中岛国是最为猖狂的,早期借着技术技术交流的名义,盗取中国很多先进的技术,比如,自动化技术,数字焊接技术等等等等。

没错秋田犬引以自豪的岛国自动化技术,确实是盗取中国奉天某研究所的技术,并且还无耻地抢注了专利。

电梯一路上到了八楼。

电梯门打开,藤原次郎再次问道:“刘桑,怎么把我的叔父安排到了八层这么高的位置,低楼层没有房间了吗?”

“藤原先生,您误会了!二到七层都是京城课题组的病房,我们是不能住进去的。”刘科长按了电梯里从二层到七层的灯解释道:“您看我们使用的这部电梯,就连二到七层都是去不了的。”

看着不亮的指示灯,藤原次郎掩饰住了失望情绪道:“既然所欲保密级别,那我就不方便多问了。”

然而,乘坐电梯的这一路,藤原次郎已经把刘科长知道的东西都套出来了。

走进入住的病房,刘科长帮助藤原次郎安顿好小山广志。

刘科长对藤原次郎道:“藤原先生,您和您的叔父就好好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

藤原次郎将刘科长送出了病房道:“刘桑,辛苦你了!”

刘科长客气道:“藤原先生,不用客气,为你们外商服务是我们招商局该做的。”

看着走远的刘科长,藤原次郎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转身走进病房,顺手将房门关严实。

藤原次郎走到躺在病床面前,用质问的语气,质问病床上的小山广志:“小山阁下,请问你刚刚在诊室是什么意思。”

“我拜托黄医生给我治病有问题吗?”躺在病床上的小山广志不以为然地说道,用更加严厉的语气骂道:“你个不懂长幼规矩的混蛋,有你这样跟前辈说话的吗!”

藤原次郎不理会虚张声势的小山广志,语气冰冷地道:“小山阁下,请您不要忘记您的工作是协助我们拿到课题组的配方,我们可是答应过付给你报酬的,如果因为你出现了什么差错,我们津村汉方制药株式会社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小山广志依然不惧怕藤原次郎的威胁,语气生硬地反驳:“藤原次郎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不是你的下属,请你以后对我说话客气点。我已经成功地帮你们进到了医院里面。你拿取你的配方,我治疗我的胃癌,我们的合作好像没有说不允许我治病吧。还有不要拿你们津村汉方株式会社吓唬我,我也是在三井集团干了一辈子的人,并不惧怕你们一个小小的汉方制药厂。”

听到小山广志提到三井集团,藤原次郎脸色就变得更难看起来。

公司挑选了上千名胃癌患者,就只有小山广志和自己长相有几分相似,然而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这个小山广志的来头太大。

眼前这个老头在三井集团可是做到了课长的位置,属于中层管理人员,但是他的能量可不是一个汉方制药公司可以比的。

藤原次郎本想用今天的事情拿捏住小山广志,让他听从自己的安排。

显然藤原次郎的想法失败了。

藤原次郎压制内心的火气,给小山广志鞠躬道:“小山阁下,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小山阁下,您就慢慢休息吧,我回去还有安排下一步工作。”

未等小山广志说话,藤原次郎转身离开的病房。

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

藤原次郎拿起座机,拨通了两名随从人员的房间的座机。

“井上、田村!你们来我房间一趟,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就在藤原次郎挂断电话的时候,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野田部长打来的电话。

藤原次郎急忙接通道:“野田大人,您找我有事?”

电话里,野田部长问道:“藤原君,今天的计划一切还顺利吗?”

“野田部长,我们已经成功入住了课题组所在住院楼,而且还是那个愚蠢医生建议我们住院的,看来我们并没有被怀疑。”藤原次郎得意洋洋地向野田部长汇报着自己的进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电话里传来了野田部长爽朗开心的大笑。

“藤原君,你们做的非常好,我等待你们传来更好的消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在下,中医黄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在下,中医黄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