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 > 第227章 山中琐事

第227章 山中琐事

琵琶鱼倒是好捉。

轻车熟路的罗旋,根据上一次杜娟那种抓鱼的方法,先站在小溪的上游几十米处,将油菜枯给倒进水里。

不一会儿,

油枯那股强烈的味道、还有里面所含的芥酸物质,便把溪水里的三大家鱼、乌龟王八不含蛋、连同吸附在溪水底部石头上的琵琶鱼,给一股脑的熏晕过去!

罗旋拿着麻袋,站在小溪流的下方,不停的挑拣那些翻着白肚的琵琶鱼。

而其余的什么马虾、小王八,还有鲤鱼鲫鱼,罗旋则统统看不上眼、弃之不理。

也就溪水之中,有两只晕头晕脑的大王八,约么有2斤多的样子,罗旋这才懒洋洋的伸手将它捉进麻袋之中。

自己空间里,那只百年老鳖一窝王八蛋,就能孵化好几十只小王八出来。

而且在空间里面,这些小甲鱼没有天敌、也不受各种病害,所以还能包活。

自从空间有了那只“功勋老鳖”,罗旋就很少在外面收购别人的甲鱼了。

只是有些时候,看见那种实在是可怜一些、经济太过于拮据的人,罗旋这才会掏钱、或者是用粉条换下他手头上的甲鱼。

那只老鳖,上次一下子就下了5窝蛋。

照那个局势发展下去,以后自己空间里都快成王八老巢了。

未来只会愁着怎么处理,哪还需要四处去搜寻甲鱼?

这一次,自己主要是来抓琵琶鱼的,所以罗旋足足抓了近100条鱼,这才心满意足的提着麻袋,闪身进入了空间。

将琵琶鱼一股脑的倒进大水缸里,罗旋便开始烧火做饭,准备吃过午饭就起身返程。

这次做饭,罗旋还特意宰了一只鸡,采摘几朵蘑孤一起炖了。

毕竟,阿黄跟着自己这一路着实辛苦,也得好好犒劳它一下。

收拾狼可以,但不能欺负狗。

再过半年,等到大家极度缺粮的时候,恐怕这条忠心耿耿、初通人性的阿黄,它的结局,恐怕不会特别的美妙...

吃完饭,罗旋便抓紧时间赶紧上路。

由于这一次,自己进山里来目标明确,一路上若不是遇到什么天麻、三七之类的名贵中药材的话,罗旋是根本不会停下来、耽搁哪怕一分钟时间的。

像什么金银花、栀子,甚至是龙骨,罗旋都不会多看它们一眼。

[龙骨,中药材,其实是恐龙化石。荣威县邻近着名的恐龙之乡,时常有龙蛋化石,会被雨水冲刷出来。]

因为路上基本上没有耽搁时间,所以这一次罗旋回到杜仲家的时候,太阳还挂在山对面的树杈上。

“罗旋,你回家先歇歇,咱忙完了这些,就回去给你做饭。”

杜娟娘正在生产队的打谷场里,和全村的人一起忙活,当她看见罗旋回来,便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社员们太忙了,大家竟然连饭都顾不上回去做了。

罗旋走近杜娟娘,压低声音问她,“这倒没事,我回去做饭也行。哦对了,大娘,你知不知道谁家有山羊卖?我打算买上几只。”

杜娟娘抬头四处观望了一圈,然后高声叫道,“二蛋他娘,你家的山羊也大了吧?能不能卖几只给咱家罗旋?”

听到这话,罗旋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私养山羊,还能大声嚷嚷的吗??

随着杜娟娘话音刚落,远处的人堆之中,传来一个老娘们儿的声音:“倒不算多大,一只羊才40来斤...哦,是罗旋要买啊?那行,今晚我给你牵过去。”

哇靠!

这小老君生产队,果然与山外的那些生产队差异很大啊!

大家伙儿公然在山里畜养牲畜不说,竟然还敢满世界的嚷嚷?

杜娟娘扭头对罗旋道,“那你先回家歇着去,晚上二蛋他会把羊给你牵过去。”

罗旋问,“那得多少钱一只?”

杜娟娘呵呵一笑,“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先收着。至于多少钱,那都是有一个行情的,谁也别想蒙谁。以后再算账,反正有我家在这里替你担着哩。”

见她们这样说,罗旋倒也不好留在这里耽搁别人干活了。

这年头交公粮,这可不是件小事情!

不但粮食要晒干,而且里面还不能有一点点杂质。

这就使得整个小老君4生产队的全体社员们,今天一整天就在忙着晒稻谷。

晒好稻谷,还要用风斗,将这些稻谷反复的去除杂质、瘪谷子。

大家之所以这样精心挑选公粮,那是大伙儿都被粮站的检测员,给收拾的怕了!

每年到了交公粮的时候,就是整个生产队、全体社员们最为提心吊胆之时。

因为这个时期,到粮站去交公粮,根本就没有什么检测仪器。

粮食中所含的水分是否超标、杂质是否能够达到上级的规定的要求。

这些东西,只能全靠检测员的个人经验来判断了。

上交的公粮到底合格不合格、征收的“统购粮”能够达到多少级,那就全靠检测员的一张嘴来决定。

公粮分为两个组成部分:公粮。

这个是相当于农业税性质的东西,上交的公粮是没有钱的。

还有一个是统购统销粮。

这个统购粮,粮站会根据生产队出售的粮食品种、等级、数量,给与生产队一些钱,作为补偿的。

整个小老君4生产队,有20多户人家、100来口人。

水田有93亩、而山地有277亩。

按照上面划定的标准,小老君4生产队,平均亩产480斤水稻。

按照占收成1成6的比例,来交公粮的话。

这一次,

小老君4生产队,一共要上交属于“公粮”那一部分,稻谷是7124.4斤。

7000多斤粮食,按照后世的交通条件,不过就是2辆三蹦子、或者是1台中型货车跑上一趟,就能解决的问题。

但小老君生产队,距离红星乡路途遥远,而且山路崎区难行。

全靠社员们肩挑背扛、靠骡马驴车,把这些粮食给运输出大山,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以想像一下:要是大家辛辛苦苦、冒着被摔下山崖、被落石砸伤的风险。

社员们历经千辛万苦的,把这些粮食运到粮站的时候,检测员轻飘飘的来上一句:“水分不合格,拉回去晒干了再来!”

到了那个时候,大家的内心,将会有多么的绝望?!

而且。

这个公粮的数量虽然大,但它其实还并不是大头。

除了公粮之外,“卖”给粮站的“统购粮”的数量,要比公粮的多得多!

一亩水稻判定亩产量如果是480斤,那么公粮就应该上交76.8斤左右。

而“统购粮”,则需要175.7斤。

这样算下来,小老君4生产队这一次,需要运出去的统购粮,则有16340斤水稻!

粮站收购统购粮的要求,没有公粮那么高。

但统购粮会被分为5个等级。

要是这些粮食,被检测员判定相差一个等级,其中的价钱,就会有所悬殊。

由于粮食基数大,

所以哪怕“统购粮”只相差一个等级,也会让生产队这一年,减少很大一笔收入。

由此可见,

卜耀明队长,以及整个小老君4生产队的社员们,如何重视这一次交公粮的任务都不为过。

所以,

等到罗旋赶回小老君生产队的时候,全体社员们都在打谷场上忙活,根本就顾不上其它事情。

此时,

杜仲在忙着把稻谷往麻袋里灌、然后张罗着装车。

路途遥远、道路艰辛。

这些粮食,都得连夜提前弄好才行。

而杜娟则在风斗那边,伸手进什么的漏斗里,帮忙抠动稻谷,免得它堵塞了漏斗底部那个出粮口。

见大家都忙碌不休,罗旋对杜娟娘说道,“婶你忙吧,我回去帮忙做晚饭就行。”

杜娟娘嗔怪罗旋一声,“这怎么行呢?你来来回回跑了几十里路,怎么还能管做饭?去吧,你先回去歇歇,我一会儿就回去做饭。”

“呀,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欢喜哟...”

有旁边干活的婆娘,趁机开始打趣杜娟她娘,“杜大娘,女婿来了,你还不赶紧回去煮香肠腊肉?这么好的女婿,要是被别人撬走了,到时候你家杜娟,恐怕不依你呢!”

杜娟娘笑骂道:“别打胡乱说、张着个口子就往外乱喷水!我家娟儿依不依,老娘不晓得。人家罗旋是文化人,怎么可能来我家当啥子女婿嘛?

明天去交公粮,你还能顶事不?

要是你不行的话,就赶紧不夹紧吧,羞跑了人家罗旋,信不信卜队长马上就会扑上来收拾你?”

那婆娘笑骂道,“就凭他?重心都偏着的家伙,老娘还怕他扑?”

卜耀明姓卜,那一竖只有一边才有点。

所以

这个婆娘,才说卜耀明“重心是偏的”...

气的远处干活的卜耀明直翻白眼!

另一个婆娘开口打趣道,“哈哈,杜娟娘啊,你要是不会疼女婿,那就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嘛!我家幺姑还比你杜娟长的乖一些...要不,你让出来?”

杜娟娘瞪她一眼,“爬哦!长的乖有锤子用?”

那婆娘不服气,“长得漂亮当然有用啊,你看人家罗旋多能干?干脆去我家算了,我们都把他当个宝。”

先前那个老娘们儿回敬道,“罗旋能干不能干,你这个婆娘又晓得了?你试过?”

眼见大家越说越没规矩、越扯越离谱。

杜娟娘呵斥一句,“都干活去!明天到乡里去交公粮,还得指望人家罗旋帮个忙哩!

你们要是把他给吓跑了,明天粮站那个大龅牙,你们去应付?”

说着,

杜娟娘将手中的掏把一扬,无数稻谷便纷纷洒洒的漫天卷起,钻入那个婆娘的衣领里、后背上...

于是,又引得一帮婆娘们嘻嘻哈哈打闹不休、纷纷攘攘笑骂不停。

罗旋知道生产队里的这些婆娘,没结婚之前,一个个多半都是温温柔柔、斯斯文文。

一但她们结婚生子胸下垂的时候,就完全没了顾忌,啥话都敢说、什么荤段子也敢往外冒。

尤其是像小老君这种地方,原本就民风彪悍、没什么规矩和讲究。

要是搁在以前,这里曾经还时兴过“走婚”的习俗呢!

哪有那么多讲究?

生在这种地方的女人,要是不泼辣一些,迟早也会被身边的那些老娘们儿,给整的没羞没燥、不要脸不要皮的。

不老实的人,也不是天生的。

他那是被别人,活活给整的不再老实了。

自己和这些老娘们儿说不上话。

于是罗旋话辞别了杜娟娘,拿上她家的大门钥匙,便独自回家做饭去了。

别人已经忙的昏天黑地的,自己要是等着吃现成,那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等到夜空如墨,杜仲一家子,这才满身谷粒、浑身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

等到他们用黑乎乎、破洞无数的毛巾简单擦把脸,罗旋端出做好的晚饭,招呼着大家吃饭。

yyxs.la

今天晚上的饭,有点与众不同。

首先发觉不对的是杜仲。

只见他嚼吧嚼吧用大米和玉米碴掺杂起来、蒸成的杂粮米饭问道:“这是啥饭呐?怎么这么好吃?咦,这个玉米好甜、好软糯。”

“啥饭,还不是甑子米饭?”

杜娟娘最后端起碗,见自家男人那种大惊小怪的模样,杜娟娘笑道,“我们主家不管不顾的,还要人家客人罗旋来帮忙做饭。

你要是愧疚,那就割两快腊肉,给他拿回去吃嘛...

咦,这个米饭的味道,真还和平时不一样呢!好吃,确实好吃!”

卜小雨也惊呼道,“真的呢!这玉米咋这么甜呢?”

罗旋道,“杜仲叔,这是我在县城的青蛙市场上,买回来的新品种玉米,据说这个玉米的含糖量、淀粉含量,比以前你们种的玉米要高很多。”

杜仲道,“那你明年要准备种植的玉米,就是这个品种?”

罗旋点点头。

自己先前已经和卜耀明沟通过了,毕竟他比起杜仲来说,更有头脑、也更有胆量一些。

但卜耀明一家人显然弄不了那么多的地,所以杜仲也得掺和进去才行。

罗旋准备开荒种地,杜仲原本是抱着帮忙的心态在弄。

要是他眼见为实,知道这种玉米确实值得一拼的话,主动性就不一样了。

这就是罗旋今天晚上,特地要在米饭里加入这种玉米的根本原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