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情满四合院之彪悍人生 > 第四百八十七章二大爷的狡辩

第四百八十七章二大爷的狡辩

全院大会以刘海中全面的败退未结束,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甚至作为当事人的二大爷刘海中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

这个事情一大爷也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本来他觉得对于全院大会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在一大爷看起来,四合院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是能够在全院大会上解决的。

而全院大会也是最能体现三位大爷的权威的地方。

但是他没有想到,刘光天这小子居然是利用全院大会闹分家,这让一大爷感觉到了危险。

所以在全院大会以后,一大爷把二大爷和三大爷两个人给找到自己家中,然后又把何雨柱给喊了过来。

其实现在在四合院主事的虽然还是三位大爷,但是作为现在四合院院里面唯一的一个国家干部的何雨柱,那也是经常的被叫过来参与到管理四合院的事情当中。

虽然何雨柱基本上就是不怎么样愿意掺和这个事情,只不过当个看客而已,但是三位大爷也是认为作为国家干部在四合院尽可以作为一个代表来管理四合院。

今天很显然二大爷心情非常的不爽呀,被叫过来的时候,脸色也显得非常的苍白,好像觉得自己那么多年的家庭地位就受到了挑战。

自己的儿子居然敢在这种情况下挑战自己作为父亲的一个权威,那让他如何能够接受得了呀?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是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吃亏的二大爷感觉到整个人生都变得灰暗起来、

一大爷看到二大爷十分的沮丧,马上就说:“老刘呀这个事情呢,其实大家也不愿意发声,但是刘光天这小子那今天是有备而来呀。

按照我对他的了解,这小子不可能找出来这种事情来,背后一定是有高人指点过他的。”

三大爷虽然是有看笑话的心思,而且似乎他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表面上倒是一点都没有耽误同情自己的老伙计。

跟着就说:“老留意,其实要说光天这小子他真的是没有能力搞那么大的事情,但是如果他找帮手了呢,这个就不好说了。

我觉得吧,这次其实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不然的话你们家老二那么听话的一个孩子,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本来是很沮丧的二大爷也听到这里以后,顿时眼睛一亮,瞪大了眼睛说:“哎呀,这次性肯定是背后有人搞鬼呀,我们家老二听话那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没有想到这才几天呀,上班也是多半年,居然现在不听我的话要闹着和我分家。

这事情,我觉得肯定是许大茂出的主意,至少和他脱不开关系。

之前我们家老二虽然要闹分家,但是说了两次被我怼回去了,也就没提这个事情,结果没有想到今天那么的强烈。而且就我儿子拿的那份他爷爷的遗书,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知道的话肯定不至于那么的被动啊。

现在首先就解决那份遗书了,老易这个事情真的没有错吗?”

一大爷听到这里,也是很肯定的说:“我也仔细看到,刚才你也看到就是说有单位街道的盖章,这事情应该是问题不大,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在这个事情上面显得那么的有底气,那么的嚣张。

那一份遗嘱,至少从现在看到的情况看应该是真的。

我觉得这个事情对你还是比较被动的。估计应该是许大茂那小子出的主意,你们家老二和他最近这几天走的可是比较近呀。

柱子你是咱们厂子里面的干部,如果咱们厂子这边遇到这种事情以后应该怎么样处理比较好一点。

你说这样是一次分家,让老刘把房子分出去一间,这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合适呀。

但是不分吧,人家的遗书也是真的,这个好像也是绕不过去的。

本来不打算掺和这个事情的何雨柱,听到许大茂参加这个事情了,这次也就来了精神。

两个人死对头都是见不得对方好,所以何雨柱听到这里以后跟着就说:“一大爷这个事情呢,其实也不是特别的着急,他那一家的房子,当然了那应该不能算是祖传的,应该是厂子里面分的。

既然是厂子里面分的话,那么其实就是公家说的算。

二大爷可是工厂子弟啊,刘爷爷当年怎么着也是我们厂子里面的工人,而且我听说是第一批工人啊。对不对?

你们住的这房子还是厂子里面分给刘爷爷的呢。

所以说这份遗书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儿子想要分房子的话那是绝对有可能的事情。

当然,毕竟现在你是一家之主,要说是分家的话你愿意分给他一间那没办法,这是可以有的。

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分的话,只能够闹到厂子里面,让相关的厂领导来判断这个事情了。

但是就像二大爷这种7级工,而且工作也是兢兢业业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会被厂子里面开除,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你们家老二说想要分房子,只不过是吓唬一下而已。

这房子就算街道的盖章怎么了,那房子是咱们厂子里面的,街道根本管不着,二大爷你也是没有权利分的。

所以这事情你不用担心,现在担心的就是你们分家的时候怎么样分家。

许大茂这小子在背后搞鬼的话,房子他们弄不到,那对其他的财产估计肯定也是不会轻易的放弃的,到时候二大爷有个心理准备就行。

经过何雨柱那么一分析,让二大爷顿时就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了,只要是房子不一定马上被分出去的话,那分家就完全是自己说了算。

小书亭app

所以听到这里二大爷顿时眼前一亮,看着何雨柱,很是期盼的说:“柱子,这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呀,你得给大爷一个准话这事情靠谱吗我们家老二可有我父亲的遗书,难道他也分不了我的房子吗?”

何雨柱想了想说:“房子?

什么是你的房子呀,这都是咱们轧‘钢厂的房子。

当然咱们四合院有八成的房子都是咱们厂子里面的,我们家的例外,我们家那是祖传的,那是国家分给个人的的,还有咱们厂子里面我得了劳动模范分给我的,还有我自己买的。

反正就这种情况,但是咱们四合院住的大部分都是咱们厂子重新分配的房子。

所以街道就算有街道办盖章,但是他也管不了我们厂子分房子呀,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其实我光天兄弟硬说他爷爷分给他一间房子,他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毕竟这房子是首先分给刘爷爷,然后再传给你的。

不过我估计这个事情里面还是有可能的许大茂背后出注意的,这家伙可是阴险的很,二大爷你是不得不防呀。

厂子里面分的房子,到最后到底归谁这个还是厂子里面说了算的,一旦厂子里面认定了,这有一间是我光天兄弟的,那我光天兄弟也是厂子里面的人,他就有可能继承你家的一间房子。

当然了,这事情关键就是看你们在厂子里面有没有领导支持你们。

这事情呀,其实说房子给不给光天兄弟那就是厂领导的一句话而已。

所以这事情到最后还是看你们在厂子里面怎么样找找人活动一下,最后能够得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结果。”

这个时候二大爷倒是立刻就复活了过来,非常的有信心的说:“要是这样的话,放心,只要他们不马上分我的房子,其他的我根本就不会太放在心上的。

说是到厂子里面活动的话,我在厂子里面干了大半辈子了,自认为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许大茂这小子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老二这小子如果还想和我算账的话,他有什么资格和我算账呀,我养他那么大,他可是就给我挣了多半年的钱而已,就算分了家,他的一些费用该交还是要交的。

就比如说我和他母亲生活费,他作为一个儿子给我们两个老人生活费应该是没有怎么不对的地方吧。

养儿防老养他那么大了,他给我和他妈一点生活费,我觉得这完全的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一大爷听到这里当下皱皱眉头头跟着就说:“老刘,这些事情是你们父子之间的事情,本来呢不应该站在一边不应该多说什么的。

但是这事情你做的确实是有些不厚道呀,你心疼你家老大去农村了,想要补贴他,这个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每个月补贴给你们老大七八十块钱呀,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呀?

全部补贴给你们老大都不一定够呀,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你还指望你们家老二柴米油盐酱醋茶再给你买回来呢,结果现在人家闹着要分家了。

你这个时候也是要。稍微的用心一点,你不能总是偏向老大家。

好家伙,你要真的一个月支援他七八十块钱的话,那他在农村过的小日子比我们要滋润的多呀。

这你们家老大还没有回来,真的回来了,以后那这些事情还都是问题呢。

所以你这偷偷摸摸的支援你们家老大一些就算了,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你就把公民的支持,还让老二老三给他里面交生活费,这些事情任谁也受不了啊。

更何况老二现在也是保卫处的人了,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老二现在翅膀也硬了,他要飞出去另过。

但飞的话,那应该也是有他的目的的,我们之所以阻拦,那也是为了磨练一下他。”

二大爷那一直认为自己家老大才是真正养老送终的人。

所以见到一大爷那么说马上就跟着想说:“老易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家就这一点东西,给他老大,老二肯定是就会少得到一点。

老三,就更不用说了,我对老大好自然是有原因的,我就想着以后年纪大了,那就指望我们家老大给我养老送终了,老二老三了,真的别的指望了。

所以老大去了农村,我心里面空落落的,我就不希望我们的老大在农村吃太多的苦。

因此呢,我就把工资全部的就给他了,希望他在农村能够过得好一点。

你说我作为一个做父亲的我这样做有错吗?

我觉得我是做的一点都没有错的,我把工资给了老大,那我一吃饭也是有点困难的。

让老二多贴补一点家里面,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老二这小子居然给我留了一手,这样的话我自然会显得非常的被动的。”

何雨柱在后面发表自己的意见说:“二大爷这一事情最关键的就是你老没有一碗水端平了、

好家伙,你老一个月七八十块钱全部给了老大,要知道老二和老三也是你儿子呀,这都是亲生的。

你不说真的就一碗水端平啊,但是至少表面上要看得过去呀。

你看看我光听兄弟这事情,如果你们家里面内部解决的话,也不至于闹出现在这种情况呀。

结果全院大会闹得是相当的尴尬。

所以这次肯定是你理亏,虽然你是做父亲的儿子闹着要分家肯定不是一个好事情,肯定也有我光天兄弟不对的地方,但是至少他占理呀。

突然间闹着要分家的话,那肯定是他的不对,但是在中间还有一点就是我二大爷把钱都补贴给了,那当然呢让刘光天给抓住了把柄,估计是许大茂给出的主意,但是甭管谁出的主意,这一次我光天兄弟确实是占理而。所以一到最后真正的分家房子,你是不是更担心的,肯定他分不走,但是分家的时候,我觉得这次你要保证一碗水端平比较好一些、

不然的话以后你们父子两个的关系再想修复的话就不容易了。”

二大爷有些不服气的说:“我自己挣的钱那我想给谁就给谁,这一点就是成长他也管不了呀,难不成刘光天的小子还想管着我给谁呀?”

这就属于抬杠了是吧,何雨柱也不惯着,马上就说:“钱是你的,你想给谁就给谁,但是你不要忘了你以后年纪大了还指望你儿子养老呢。

你真的就不想要这个儿子的话,那随便你,你愿意给你们老大补贴那么多,那是你们自己家的事情,我们外面的人当然管不着了。

但是你得把你家里的情况给处理好,然后就给付,现在你把你的工资全部给老大了,确实是叫疼老大。

但是老二老三他们怎么想的,你这做父亲的太偏心了,没有任何的遮掩。

他们肯定一点啊,老二就因为抓住这个理了,所以他现在向你提出分家,你根本就没有办法一直给哪怕闹到街道那个厂里面,他用这个理由去出来分家,肯定你也没有理由拒绝的。

现在形势对你不利是吧,你现在依旧可以提出来说钱是我自己挣的,我想给老大就给老大这你们管不着,这我们只是管不着。

但是你会在回家的时候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还有分家以后,你怎么着去支援老大那是你的事情以后,老二老三你在享受生活为什么的本命年呢?

因为你这个政治资本二大妈可以要点生。消费他自己不挣钱对不对,但是你的钱比你们家老二老三两个人加起来工资都要高,你还想让他们给你生活费,至少在你退休之前他们兄弟两个如果不给你生活费的话,其实就算闹到厂里面,厂里面也未必管这个事情。

清官难断家务事,家里面的事情嘛都父母自己看着办,我们外人其实是很难插手的。

但是关键是二大爷你有占点呀对不对?

钱是你挣的,这没有错,但是你别忘了你也是一个做父亲的。

老大是你儿子,那老二老三就不是你儿子了吗?

所以这事情呢,你自己悠着点办比较好一点,当然应该到厂子里面找领导活动一下,还是要稍微的活动一下,希望领导到时候能够站在你这边。

反正呢就二代一家的事情呢,其实也是很简单的,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说二大爷家的一间房子,我光天兄弟有没有资格进行继承?

这一点就不是我们在这里能够说了算的,必须得听咱们厂子里面是怎么样定的,毕竟房子是厂子里面的房子给谁的话,那得是咱们厂领导说了算的。

何雨柱虽然不愿意掺和到二大爷一家这种狗皮倒灶的事情。

二大爷教育子女,确实是有一定的毛病,觉得棍棒底下出孝子,只要是打的话肯定能够让儿子听话的,但是他确实是有点偏心。

如果因为这个事情牵扯到了许大茂何雨柱,也不想让许大茂那么顺利的就把事情给办了,因此就把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的分析了一下给二大爷他们听。

希望能够对二大爷他们有一定的帮助。

当然二代是不是能够改掉他偏心的毛病,何雨柱还是保持一定的怀疑的。

二大爷这种偏心大儿子的毛病,那基本上就是大半辈子养成的,不可能说是马上就改掉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情满四合院之彪悍人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情满四合院之彪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