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 > 第两百五十五章 魔潮

第两百五十五章 魔潮

对于陆川等人此行来景国的真正目的,景从云自然是能猜到的。

横亘在乌托邦头上的大难题在陆川出现之后迅速得到了破解,只要是关注这件事情的有心人都不难联想到是陆川的金手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200ksw.net

对于陆川是怎么通过金手指解决天选之殇,以及如何确定他们要寻找的东西在景国,景从云也有一些自己的猜测。

他了解过一些关于蓝星的玄幻仙侠以及科幻类的小说,在结合已经出现过的天选之人的能力,他考虑过的情况有好几种。

一是陆川具有因果类的能力,他可以付出一定的代价甚至不付出代价强制许愿,如果是这样的能力,想要阻止穿越似乎是顺利成章的事情,但和他们此次要来景国,似乎又有些对应不上。

乌托邦谣传的时空回朔能力景从云也考虑过,这个能力倒未必一定是假的,只是景从云怀疑陆川的能力并不是时空场景回朔,而是时空漫游,他不仅可以顺着时间长河回朔,也可以看见未来。

这样便能解释陆川为什么知道目的地在景国,或许是因为他在可见的未来里看到了这一切。

景从云当然也怀疑过陆川是不是具有信息探查类的能力,类似于小说里的全知者或者先知的概念,然而景从云自己又否定掉了这样的想法。

根据赵无涯所说,几个月前赵无涯差点失手杀死了陆川,如果真是全知者,又怎么会预知不到危险,让自己陷入这样的险境。

可以明确的是陆川展现过两次能力,第一次是几个月前陆川隔空探查了赵无涯,惹得赵无涯勃然大怒。

另一次则是前几日在赵无涯的院子里陆川发现了神祇,而且仙闻状态景从云亲身体验过,如果把两次桉例联系起来,陆川的能力应该是感知探查类的,或许他能感应到失踪的孩子,确认就在景国。

但这又很难解释这个能力是如何来阻止穿越的,而且感知类的能力似乎又没有这么高的保密需要。

因此景从云有理由怀疑陆川是更加特殊的,他不只有一种能力,而是同时具备多种特殊能力的天选之人,这样一来很多事情便都能说得通了。

景从云有时候也会疑惑,乌托邦这群天选之人莫非真的是得到了天道的护佑,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的出现一个人,就这么恰好的解决了天选之殇问题。

这便是他对陆川的金手指格外好奇的原因,因此尽管他猜到了陆川他们此行过来肯定是带着和天选之殇的任务,也没有任何在背后使小动作干扰阻止对方的意思。

反而他对这次救援非常的感兴趣,一方面他觉得或许可以观察到陆川动用他的金手指,另一方面他也想知道那些被穿越的孩子们目前是什么样的状态。

这或许也能帮助这个世界更多地了解这帮异界来客,毕竟穿越者取代的总是天赋比较高容貌比较好的孩子,对这个世界的原生居民们也是一种无形之中的威胁。

谁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三批的天选之人们会在什么时候降临,前两次穿越发生时这个世界对他们的了解还不多,如果还有下一次的穿越事件发生,景从云一定会想办法秘密控制一批穿越者。

于是在焦北川跟他告别的时候,景从云主动询问他们这次需不需要什么帮助,只要是在景国境内,他多多少少都是能帮上忙的。

焦北川自然是婉拒,而在焦北川等人离开青鄄北上之后,景从云便通知了青鄄北方的木平郡严阵以待,时刻关注空中动向,此刻等在夜光城的代理城主夏朔,自然也是提前受到了安排才在城门口等候。

夏朔大大方方地来接,丝毫不掩饰陆川他们一行人此行都在景从云视线之内的情况,焦北川也没有纠结,脸上露出笑容,随即握住了这位代理城主的手。

早在乌托邦出发之前他们便讨论过这次来景国是光明正大来还是偷偷摸摸来,考虑到全程隐身和敛息易容的代价比较大,以及乌托邦大量强者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秘密潜入景国,一旦暴露被发现的严重后果,最终大家还是选择了跟着使团出使。

既然选择了光明正大地进入景国,景国对于友邦贵客们热情招待,便也是应有之义。

“夏城主看起来非常年轻啊,这般年纪便坐到了一城之主的位置上,想必景皇陛下对夏城主定是信重有加。”

夏朔在城主府准备了宴席,焦北川也没有拒绝对方的邀请,一到席上焦北川便主动和对方攀谈起来,言语之间很是客气。

“焦部长您太过誉了,夏某能成为这代理城主实在是侥幸,反倒是夏某听说乌托邦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天骄陆川先生昨日越级击败了楚家千里剑,真真是惊才绝艳。”

夏朔一边跟焦北川说话,一边捧了陆川一句。

事实上他今年也才29岁,比楚山海大不了几岁,夏家和楚家都是景国十二家族的领头羊,同时也是景从云的铁杆支持者,两人以前都在青鄄时偶尔也会交手切磋,自然知道楚山海不是泛泛之辈。

这几天在景国的宴席把陆川都吃腻了,每次上来就是一通客套,然后席间又是不断的相互试探,面对这样的应酬陆川也只是敷衍了几句,然后就一边吃饭一边听着焦北川示范怎么社交。

他先是跟夏朔聊起青鄄城的庆典,夏朔有代理城主之职便没去青鄄,于是焦北川便跟他讲述了一番那日的盛景,还分享了一些照片给他。

聊完庆典之后焦北川又聊起了景乌两国接下来的合作,夏朔是年轻人,对新事物的接受度很高,同时他也感到遗憾,机场和银行短时间内都不会修到夜光城,而他现在又是代理城主了,留学的机会也不可能会落到他身上。

夏朔自身是带着任务来的,景从云吩咐他如果有机会的话,尽量参与到陆川他们的队伍中去,协助以及观察记录。

同时他也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和乌托邦达成合作的好处是肉眼可见的,夜光城是滨海城市,也有自己的海港,虽然小了些,但如果乌托邦的海贸船可以更多地选择这里作为落脚点,那意味着的好处当然不言而喻。

“夏城主,通商之事并不是我可以做得了主的,实话实说,锦门郡的镇海城有景国北岸最大的海港,而且也是从云划定的第一个商贸中心,况且你应该也知道海贸的风险要远高于陆运,从镇海城到夜光城这一段路我们的商队很少涉足。

我们初来乍到,对夜光城也不甚了解,或许你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夜光城有什么特产或者其他方面的优势,我们回去以后也好有个说头。”

夏朔有所求,焦北川同样也想从他那里套出一些情报来。

“夜光城当然有特产,我们这儿最出名的便是与天河沙齐名的夜光石,夜光石是这方天地孕育的特有灵石,比之普通元石更适合灵修修行,同时也是炼制法宝的珍惜材料。

此外还有碧水龙鱼,夜冥草、止道玉髓...赤金果、银叶蟹等等物产,都是我们夜光城的特产,在景国的其他地方或许也能买到少许,但价格肯定要比在夜光城高出不止一筹。”

夏朔说到止道玉髓的时候莫名停顿了一下,但马上就接着介绍了下去,焦北川则是若有所思,接着问道,

“夏城主,我也不妨坦诚直言,刚刚我们入城之前,在城外感受到了不适的感觉,而进城之后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因此别说是商贸往来,即便是我们这次这么多人在,对夜光城的安全问题也是有担忧的。”

正在吃饭的陆川也有些吃惊地抬头,感觉焦北川问的有些过于直接了。

而夏朔闻言则是苦笑道,“您所说的不适感应是来源于魔潮,近几年来魔潮确实已经成了制约夜光城发展的最大隐患,魔潮强盛时我们的封魔阵根本限制不住,葬神窟附近的修士便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体内的元气,夜光城附近的宗门家族也都渐渐迁离了葬神窟附近。”

魔潮?葬神窟?不是吧,这世界有神也就算了,还有魔?

...

夏朔并不知道焦北川对他动用了能力,那个可以往别人脑海里插入念头,被乌托邦年轻一代称为别天神的能力。

他在焦北川的引导之下和焦北川相谈甚欢,顺便也透露了不少隐秘的信息。

相比神祇的真实存在,魔只是一个虚构的概念,魔潮自然也只是夜光城附近的人的一种叫法,大家无法判定它出现的原因,但通过感知可以确认,魔潮起源于夏朔口中的葬神窟。

葬神窟在自古以来的传闻里就是埋葬诸神之地,夏朔提到的特产止道玉髓便是出产自葬神窟。

葬神窟深不见底,从古至今所有传闻进入过葬魔窟的人,九成九是死无葬身之地,还有剩下的零点一成勉强活着回来,但也受到了魔气污染,终身不能再修行。

和止道玉髓有关的信息夏朔本是不该说的,这种特殊的液体是世间剧毒之物,修士喝下一滴之后便会道途崩断,灵根枯萎,对修士来说有时候比致死的毒药还要恐怖,但如此恐怖的剧毒之物,偏偏又是炼制天阶丹药生死丹的主材。

无论是作为害人的毒药还是天阶丹药的主材,止道玉髓都异常珍贵,又因为它出产自葬神窟,还有能断人道途的功效,因此得名“魔水”,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意。

止道玉髓产自葬神窟,而进葬神窟九成九是个死,这便形成了一个循环,不断抬升止道玉髓的价值,也因此葬神窟自从古以来也是附近州郡有名的“洗罪窟”。

违反了法律或者得罪了大家族的修士,可以选择下葬神窟去取止道玉髓抵罪。

倘若身死葬神窟,则与神同眠,倘若侥幸取得止道玉髓回来,尽管受到魔气污染不能再修行,但却因为神不收其命,魔不要其死,只要交出止道玉髓便可以活命。

葬神窟里的止道玉髓被称作魔水,那么葬神窟里可以影响修士元气和道途的空气,自然就被称为魔气,而在某些年份魔气自葬神窟喷涌而出,滔滔如潮,渐渐的便被人们传为魔潮。

止道玉髓再好,景国人也不会任由魔**涌,影响周边的城市,因此早在数十年前便有景国的超凡阵法师在这里布下了封魔阵,阻止魔潮外溢。

数十年间封魔阵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结果到了近几年情况却发生了变化,魔潮的强盛期比以往频繁了数十倍,几乎隔几日便会迎来一次小爆发,汹涌的魔潮涌出洞口,附近的城池为此下了许多搬迁令。

从城主府离开之后陆川一行人脸上都带着忧色,他们目前了解到的葬神窟和陆川占卜的结果非常相像,深不见底代表很可能在海平面以下,不在水里,在夜光城的境内。

从今天初步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葬神窟是一个比乌托邦还要平等的地方,对所有修士一视同仁,遭遇所谓的魔潮之后体内的元气便会失控,道则和神意也会陷入混乱甚至崩溃。

程冠学为了缓和气氛提出了猜测,傍晚的时候大家都感觉不适,只有唐晨表示完全没感觉,很可能是因为一行人里只有唐晨还没有悟道。

唐晨自然是激烈抗辩,说他之前也觉得不舒服了,说没感觉到只是为了安慰大家,总之绝对不是因为没有悟道受到了魔潮的歧视。

然而其他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参与打趣,各自的表情都十分凝重。

但陆川今天的两个问题早上就用掉了,用在确定此行的目标在夜光城,接下来想要更进一步地判断情况只能等到午夜过后。

如果孩子们的意识体真的在葬神窟里,那事情就变得很麻烦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