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 第一百零五章 厂长找你呢!

第一百零五章 厂长找你呢!

一家国营小饭馆内。

“我说,你犯了错误就跟人家领导承认就好了,你现在躲着也不是那么回事。”

声音有些含湖不清。

娄晓娥夹着一块熏肉往嘴里塞,完事还往嘴里放了一个春卷,然后又端起一碗粥美美地喝着。

对面。

易传宗朝着娄晓娥瞥了一眼,真能吃!

两人在王府井熘达了一圈了,他吃的东西是很多,但是这虎娘们吃的也不算少,就这样现在还能吃的下去。

四九城并非是只有一些着名的饭店才好吃,还有一些隐藏的饭点口碑都不错,这家四季熏肉店就是这样,而现在两人吃的这盘熏肉是他点的!娄晓娥已经快要给他吃光了!

“这事儿你不用担心,我对着方面熟的很!他还能派人来抓我不成?”

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他就是‘不小心’‘疏忽’导致事态变得略微严重。

再说,宗母办理的这事儿,怨不到他的身上,他哪里知道在妇联发生了什么?

主要责任不能回避,次要的责任等明天那边消消气再去承认,对于认错他还是很有经验的。

想到这里,易传宗不动声色地朝着娄晓娥忘了一眼。

小嘴吧唧吧唧吃的是真香啊!本来就显怀,看肚子似乎是节省了两个月的时间。

“吃完饭咱们去哪里?”娄晓娥随意地问道。

易传宗想了一会儿道:“咱们去紫竹院吧?那里环境好些,也比较安静,去那里散散步,坐一坐挺好的。”

娄晓娥直接点点头,她主要就是出来跟着玩的,带着她玩什么她就玩什么。

这些地方昨天都商量过,其实她哪个都想去,去哪个也不要紧。

“好,就去那里吧。”

抬起头,娄晓娥看着他那慢悠悠吃着东西的模样,“怎么了,胃口不好,你以前吃东西可是没有这么慢的。”

易传宗听后立马夹起一大块熏肉塞到嘴里,出来玩他也感觉挺好的,就是莫名的心里有点不踏实,这种感觉很奇怪啊!

到了下午。

幽静的竹林之中,鹅卵石铺成的白色小路,易传宗牵着娄晓娥的手悠闲散步,两人时走时停,心情很是舒缓每秒。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易传宗的心中瞬时间警惕起来,左手微微用力将娄晓娥拉到自己的身后,右手则是放在腰间。

很快,一名穿着对襟衫的青年从前面跑了过来,在双方还剩十米的距离时,这名小青年面色瞬间严肃起来。

此时,易传宗集中精神观察着对方的动向,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迅速靠近。

2kxs.la

“易师傅!”

“易师傅!”

“终于找到您了!哎幼,我找了您半天了!”

远处的小青年面色苦恼地呼喊着,心中感叹真不容易,好歹是找到人了。

易传宗的内心略微放松,能够认识他,身上没有武器,这样的话就不算什么大事儿。

他懒洋洋地站着等待着,等对方来到他的面前,他开口问道:“你找我干嘛?你是干嘛的?”

那小青年来到跟前之后没有立即回话,而是站直了身子连着喘了几口粗气,找人他们都帮忙喊着找过。

但是这骑着自行车到外面,整个景区挨着跑一遍,这活是真的没有干过。

从中午的时候就出门,到了现在也有三个小时了,终于是将人给找到了。

“易师傅,厂长找你呢!”

喘息了几口,保卫科的小青年终于是喊了出来。

易传宗听后直接一愣,好几伙,还真派人出来找他?

有这个必要吗?

就为了叫他回去训一顿?

他感觉这是多少有点不正常,杨厂长不会这么小气的吧?但凡知道是他惹出的祸,宗母怎么不得帮他解释几句?

“真是厂长叫我?”易传宗狐疑道。

保卫科青年听后也是有些着急了,“这还有假?当时我们五个队的人都被喊出来了,自行车还是找同事借的!”

易传宗听完面皮抖了抖,娄晓娥也是抱着他的胳膊紧了紧,他们都感觉好像是摊上事儿了?

易传宗低声问道:“你们都是去哪里找我了?我今天可是没闲下来……”

“基本上哪里的都有,后面也不知道有没有继续增员,易师傅,您快跟我回去吧,当时华秘书说厂长挺着急的!”保卫科的青年焦急说道。

易传宗的身子微微一抖,还挺着急的,他干什么了?

真要是生气,他连昨天都跑不了,那时候他可是在家里等着呢,只不过最后没人来。

“那什么,回去肯定是要回去的,但是我得先送我媳妇儿回家,你就自己回去吧。我送媳妇儿回家之后,会自己去工厂的。”

“媳妇儿,来上肩。”

易传宗说完,随后蹲下身来让娄晓娥上来,厂长叫他肯定是要回去的。

这工作不能丢。

花花系统给的救助金,他到不会有什么良心的不安的感觉,问题是,他怕系统也给他降工资啊。

这人总是得为了生活拼搏一下,左右不过是一顿训斥,他连媳妇儿都不怕,还怕厂长打的那两下?

那么大个领导,怎么都得注意一下自身形象的吧?

娄晓娥乖巧地上了易传宗的肩膀,她的动作很是熟练,今天就没少趴过。

易传宗对着保卫科的小青年摆了摆手,随后安放了一下后背上的媳妇儿,迈开步子就朝着前面跑去。

“易师傅!您一定快点!厂长说您今天要是回不去!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直接去沉阳报道吧!”

保卫科的小青年也是跑累了,看着易传宗一骑绝尘地离开,只能是踮这脚的在那里大喊,声音过去,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易传宗的身子抖了抖,这么严重的吗?说的他今天都有些不想去了。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杨厂长不会在乎这种事情吗?怎么现在看起来那么严重,竟然让那么多人出来找你。”

“这我也不知道啊,还是快点回去吧,不过应该不是大事儿,说不定又是芮厂长找我呢?其他的,我也没参与什么大事儿,没必要非揪着我不放。”

“也是,那行,你速度快点也没事,我感觉听稳的。”

“不急,这样就行了,反正离着自行车也没太远,也就是两公里的路,七八分钟就回去了。”

“好,其实我今天也有点累了,今天中午没有睡午觉。”

易传宗轻轻点点头,怀孕多少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

东北基地。

上午安排的优化将要结束,本来大家就是研究的,曾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计算和优化,工作非常的熟练速度很快。

七个小时,近百位科研人员的努力,将一项失败的设计推算到一个较高的层次,花了近一天的工作时间,大家连午饭都是简单对付几口,如今总算是到了尾声。

尚时很开心地在两个团队之间沟通,一出门,他看到了一名熟悉的办事员。

早上的时候他曾经安排给对方任务,给予那名敷衍了事的研究员一个惩罚,也就是当时比较气愤,投入到工作之中后,谁还管一个品德不佳的研究员?这里的办事员可以很清晰的传达他的意思。

此时极限的数据将要获取,大致的推断结果比较喜人,他的心情也算是不错,他想知道对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于是,尚时拦住了那名办事员。

“我上午安排给你的任务做的怎么样了?”

那名青年的办事员不敢马虎,连忙说道:“您早上时候让我去查那件废弃设备的来源,结果是四九城第三轧钢厂……”

“等等!”

尚时一下就听出了不对,他皱着眉头问道:“轧钢厂?冶炼厂?那里有什么科研团队吗?”

“这……”

办事员感觉对方的话音不对,但是他去查看设备的时候就明显的看到了不同,周边相似的设备都已经被炸成稀巴烂了,只有那一个还是完好无损。

那个工件只能用肉眼只能看到一些刮蹭的痕迹,外表毫无损伤,内部也没有轰炸过的痕迹,这种现象明显是没有经过这边的测试。

要是碰巧需求这方面的实验数据,耽搁了这边的时间,被批评也是很正常的,现在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他沉吟一秒之后如实说道:“我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研究团队,不过这份图纸是一名叫做易传宗的七级钳工制作的。”

尚时双眼一突,惊呼道:“钳工?”

钳工确实能够进行时设计,但是这种设计是对熟悉、已知设备的改造和修理。

能从理论知识出发进行设计,让设备严格达到各项性能的钳工,这种人不是没有,知识是自己的,总有钳工会有学习的欲望。

但是一般来说,工程师属于高知识份子,最起码都是高中毕业,现在能达到七级钳工,毕业的时间少说也得往前推十年!

十年前的高中生,建国还没几年呢,这种人去当工人?这也太大材小用了。

办事员只能是硬着头皮点点头说道:“对,是一名钳工。当时备份的信息是一名七级钳工。”

尚时的嘴角不由抽了抽,他们这些研究员多数都是大学毕业,少数是后来学习的,现如今的学识已经不好说了,最起码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过来就是菜鸟。

他们这些人算都得上百个人算一天,要是一名自学的钳工拿着笔杆子算这东西?给他一年的时间,他能算的明白吧?怎么设计的?

尚时的眼神有点恍忽,眼前不知怎么就冒出一个画面。

一名三十岁、四十岁,甚至五十岁的老钳工敲着二郎腿抓耳挠腮地写着一行行公式,小心地设计这每一项细节。

白的工作还得进行,这位行业顶尖的老钳工白天工作,晚上进行设计,夜以继日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组织安排的任务。

设计思路有,机械设计很精彩,就是数值太难了一点,他只能套用最基础的数值根据固定的公式来完成这项任务。

事实有时候总是和人们想的相反。

他们认为的‘敷衍’,可能对于别人来说已经是极限。

他们可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对别人指手画脚,别人在自己的领域已经达到顶尖却跨专业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

尚时的心中很是震撼,同时脸色也非常沉默,回想起自己的吩咐,他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急忙问道:“后面的事情你是怎么做的?”

办事员这会儿也知道事情出现了意外,他只能硬着头皮回道:“您说是总工安排的工作,我用专线联系的总部,随后我来二号团队这边拿了文件,我就用外线给第三轧钢厂发送了讯号。”想到当时来拿文件时候的情景,他连忙补了一句,“当时我给你汇报,您摆摆手让我自己拿着文件走。”

尚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当时他跟团队讨论设计呢,哪里有功夫管这个。

深吸一口气,他摆摆手对着办事员说道:“好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去处理的,你就不用管了。”

“是。”

办事员应了一声就离开了。

他的心里也有点玄乎,当时启动专线沟通上级的的时候当然不会马虎,后面有通讯部门的人员去总工程师办公室确认,随后才发送电报进行沟通的。

尚时站在原地苦笑了一下,现在的数据接近尾声,他肯定是不能离开的。事有轻重缓急,大不了事后再进行道歉。

他的心中不禁感叹,造化弄人,偏见的将一位求知好学的老钳工当成是一位敷衍了事、人品堪忧的研究员,这着实不是他的本心。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求学的路上果然艰辛,道阻且长啊!

回过神来,尚时的眼神变得慎重起来,一名钳工都那么努力,其设计甚至让他都陷入谜团,这是何等的惊艳!其中不知道蕴含着多少的心血。

如此,他就更不能松懈了,监督好两个团队的优化任务,得到一个比较准确的数据,给予设计一个公正的评价,也算是给那位钳工辛勤加以肯定,给之前的误会一份道歉,给那份求知尽责的心一份交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