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轻小说 > 忍界:从木叶开始的虫姬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杀人啦!

第四百九十四章 杀人啦!

暗杀是一门艺术。

一门赏心悦目的艺术。

而白牙是一名传统的忍者,在这门艺术上有着自己的想法。

一行几人在旷野上快速的疾行奔跑。

附近已经没有了岩隐的忍者,因此能够在地面无所顾忌的疾驰,快速翻过一座座起伏的山丘,远处的平原上,城市已经隐隐再望。

往来的行商络绎不绝,但都被堵在城里与城外,由于不死骷髅暗部之前针对城市的袭击活动,大多的商业活动已经停止,整个城市处于戒严状态。

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需要严格的进行盘查。

高耸的城墙头,居高临下的士卒来回巡逻,防备着忍者可能的袭击。

“得让人知道是木叶干的,但是没有证据。”

美姬的话在脑海里回放。

“暗杀,做得悄无声息一点。”

“让人无法察觉。”

“一步步缓慢的折磨压迫精神。”

“在死亡的逼近下,逐渐崩溃。”

事情白牙懂,但是做起来就很麻烦,首先是潜入跟具体的情报侦查,锁定筛选确认目标。

在之前,无论是风之国还是火之国,美姬都是直接通过官方掌握的名册,再让手下的忍者们进行行动,精准抓捕。

在土之国,好用的套路当然可以沿用。

但在忍村没有崩溃的前提下,就控制大名,实际的风险很高。

如果三代土影亲自出手,进行救援,造成的这种人手损失,美姬无法接受。

另外,这也不是美姬想要的效果,大名还有用。

岩隐村的崩坏,大名得出一份力。

白牙的小队开始潜入,都是精英,土遁这种事自不用说,除了日向的人,其余人都会。

留下日向在城外接应跟望风,其余人潜入城内,在安静没有人烟的区域露头。

因为天上没有夏赤卒进行协助,不具备视野,城外使用白眼的日向进行侦查协助,避开密集人群以防暴露。

而夏赤卒此时正在土之国全境,分散侦查岩隐的情况。

以防不死骷髅部队被彻底围死。

而城里的四个光头各自对望一眼后,默契的使用简单的变身术,分开走过街巷,自然的融入到人流之中。

首先是对情报的收集。

在陌生的城市里并不熟悉路况,不过,此时日向正在对城市结构街道进行分析,随后把结论传达给众人,向着推荐路线行动。

而情报收集的话,各有各的办法。

千手的春野扮作普通的城市居民,一脸和善笑容的在城市里行动。

首先是酒馆,歌舞伎町,赌场等日常娱乐场所。

进入后耳听四路眼观八方,收集着众人街头巷尾的闲聊,对碎片式情报进行分析整理。

收集之余观察挑选着目标,最终选定一家花坊,挑了位漂亮的头牌。

出手阔绰又大方,收到半老老板娘的热情媚笑。

当然,他是来办正经事的,看他正经的脸就知道。

宇智波的青年则格外简单粗暴,潜入一家看起来很豪华的独栋大院里,挑选一个看家护卫打晕带到阴暗街巷的角落,一双血红的三巴盯着浇醒的受害者,满脸凶恶的开始常规逼问。

写轮眼紧盯着面部的微表情,分析判断情报真假,这是治里教给族里的写轮眼应用技术,在察觉敌意跟杀意上,尤其实用,比幻术拷问还省力。

不想死的护卫点头如捣蒜,脸颊红肿啪啪作响,对答如流。

再加上幻术的配合,护卫并没有看清宇智波的样貌,只是觉得遇上一位危险的神秘人。

事后,宇智波再度打晕护卫,塞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

如此,继续潜入下一家。

作为队伍里最年轻的人,十兵卫一开始是有点懵的。

跟着大部队行动习惯了,从没考虑过自己独挡一面的情况,其他的事自有别人解决,自己只管按照指示战斗。

家里的老头子也没交过这种事啊。

老头子指的是爷爷。

他是怎么做的呢?

战国时代,忍者对战居多,好像是直接冲进人群里开杀来着。

想破了脑袋,实在是没办法了,十兵卫决定偷听墙角。

直接土遁进入一户看起来很豪华的人家,躲在地下偷听主人家与仆人之间的对话。

运气很好,一来就看见某个少爷正在房间里跟女仆们玩你追我逃的游戏。

“少爷,你来追我啊!追到就给你~”

“啊嘿嘿,小美人,别跑呀~”

十兵卫先是一懵,紧跟着心中一怒,恶向胆边生。

就是这家伙了!

长这么大,我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

“呸!狗男女!”

不是十兵卫在骂,是墙另一边的仆人们在咬舌根。

说着少爷跟女人之间的一些坏话。

“可怜的四郎,还被蒙在鼓里。”

“少爷就是喜欢这种刺激嘛,香苗也没办法,拒绝会被打死的。”

“我看她是乐在其中...”

听了一阵后,十兵卫在这家转了几圈,心中大致有数后离开,去往下一家。

这次的运气同样好,一来就看见常威在打来福。

来福哭的哭爹喊娘的,同样的你追我逃游戏,一脸狞笑的少爷拿着棍子哈哈大笑。

有钱人的生活真是朴实无华枯燥无味啊。

十兵卫这样想着。

最后则是白牙,有些不走寻常路,通灵出自己的忍犬小部队,脱下忍犬身上的定制狗马甲。

很贵的,白牙小心收好,因为不是村子发的装备,属于是自费,手工工费吓人。

一共十二只忍犬,各种品种都有,有大有小。

领头的是奈斯跟古德的孩子,那俩只已经跑不动退休了。

名字是威尔奈斯,威尔古德。

“散!”

在发布任务后,白牙干脆果断的就地摸鱼,等待消息。

忍犬的智商是很高的,跟人类几无差别,除了有些实在不能说话。

另外一点,忍犬能听懂狗语。

十二只忍犬分开在街上撒欢奔跑,第一时间,找到城里的狗群。

大部分都是流浪狗,友好交流一番后,众忍犬成为了各个狗群新的老大,然后任务层层下包,狗群出发,执行任务。

一般而言,狗听不懂人话,但是懂一些意思。

其次,狗的嗅觉极其敏锐。

例如说,如果是杀猪的屠宰匠,身上的血腥味闻到后,狗下意识的会夹尾巴,即便很凶的狗也会变怂,这是因为身上残留的信息素,警告着狗,这个人很危险。

狗群在街上撒丫子奔跑,按照指示去往各个人家,然后仔细的嗅着味道,确认后开始返回。

对着忍犬老大汪汪汪一阵汇报。

情报可能存在误判,因此,忍犬老大需要亲自前往现场确认。

他们能分析多种味道,尤其是忍者身上的味道,一般的变身伪装在白牙面前并不起效。

一只忍犬快速奔跑着,后面跟着新收的小弟全力奔驰,吐着舌头直喘气,逼近目的地后,挡在眼前的是一堵高墙。

快刹车啊!要撞了!

眼见着要撞上,小弟坐下屁股前列腺急刹。

小弟看向老大,狗眼瞪的极其大。

只见身姿矫健一跃而起,凌空飞渡如翱翔,一举跨过高墙,消失在眼前墙后。

轻巧的落在绿植草地上,不等护卫反应过来,忍犬快速的如箭飙射而出,躲入庭院一座假山后,匍匐着隐蔽起身形。

鼻头微动,仔细的嗅着空气里的各种味道。

远处的护卫揉了揉眼睛,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嗖一下就蹿过去了。

犹豫片刻,握紧了腰间的棍棒,护卫缓步上前查看,一脸警惕。

来了!

假山后,忍犬起身,轻声移动,悄无声息。

护卫上前,来到假山后。

空无一物。

什么啊,什么都没有啊。

护卫松了一口气,最近一段时间,可不太平,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假山另一侧,视野的盲区,忍犬蹬腿,如箭飞速蹿出,一路上疾跑,急停,匍匐前进,卡视野,借助环境障碍物,杂物,草堆,水池,悄无声息的潜入,熟练的一塌湖涂。

白牙调教的很好。

哪怕是忍者,要发现忍犬的潜入,也不容易。

相较犬冢一族的集团狩猎作战,白牙养出了自己的风格。

看起来是条狗,但实际上跟猫没区别。

暴力咬开破口,尖牙上泛着查克拉的光芒,犬牙更显锐利,轻易如咬豆腐,忍犬潜入进建筑,顺着豪华木质房屋建筑留出的隔层匍匐前进,有路走路,没路开路,一路来到建筑的上层,嗅觉指示下,目标所在的头顶天花板。

狗是有指甲的,或者说利爪。

粗糙的指甲上泛起查克拉蓝光,戳出一个小洞,贴着洞,忍犬把眼睛怼了上去,暗中观察着目标。

作为有着正常智商的忍犬,足以通过外表分析出很多东西。

这货一看就不是好人啊。

鼻子动了动,再次确认身上到底味道后,忍犬沿路返回,轻松的如入无人之境。

找一个可不行,还有的忙。

等到太阳快下山后,忙碌一天的众人在指定地点集合。

白牙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睡的很舒服,揉了揉身边撒欢的忍犬狗头,掏出了奖赏的特制零食,听着忍犬们汇报各自的收获。

主要是其他忍犬汪汪汪,白牙也听不懂,装作明白的直点头,其中一只忍犬负责说人话进行翻译。

城外看在眼里的日向嘴皮一抽,眼角跳跳,望风呢,他可没敢睡。

十兵卫累的像条狗,跑了一天,能不累吗,尤其是查克拉的消耗,但现在还不能休息,赶紧往嘴里塞了俩兵粮丸提神。

春野一脸轻松,呼吸间带着一股子酒味,擦了擦脖子上的红印,不经意的抹去,还是那样憨厚的神情,一副老实人的样子。

宇智波青年一副酷哥表情,眼神里透露着这点小事简直轻松愉快。

“大家,分析一下现有的情报,筛选确定动手的目标。”

白牙说道。

“不能枉杀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美姬的指示是这样的。

白牙觉得很有道理。

但其他人,大概是嫌麻烦的,杀谁不是杀,只要不是自己人,分那么清楚干嘛。

众人开始了讨论,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最终确定了名单。

“那么...”

头顶着冰凉的月色,惨白的月光撒在众人的光头上。

黑色吸光,虽然也反光。

作为隐蔽色来说,是合格的。

“行动开始!”

“暗杀执行!”

“哈!”

四道黑影在夜色瞬身而出,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不见身影。

行动是四个人,一人负责两个人,剩下的两人,十兵卫表示自己可以辛苦一点,不怕累,抢着要了下来。

年轻人要表现的嘛。

白牙看着十兵卫,就想到自己年轻时候也有着这样的一段时光。

夜色在悄无声息的流淌,一如忍者此刻悄无声息的静默潜伏,耐心等待。

在等待着猎物疲惫睡下,致命的时刻。

这个时候,动静是最小的。

此为暗杀。

凌晨时,纵情声色的猎物,疲惫的躺下,呼噜刚刚响起,屋外窗沿陡然出现忍者的身影,蹲在窗口盯着熟睡的目标。

一身黑色吸光作战马甲,肩膀上有着木叶袖标。

戴着的作战头盔上,八只目镜成排排列,犹如地狱的异形。

落地无声,悄声上前,掀开被单,抽出的短刀轻轻的放在脖颈上,俯身时,一只手捂住目标的嘴。

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手上渐渐用力下压,血色在柔软奢华的床单上绽开。

剧痛中,猎物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勐的惊醒过来,看着面前这张可怕的脸庞,几乎尤在梦中,似坠入无边的阿鼻地狱。

激烈的挣扎喊叫起来。

但只能发出无力的呜呜声,冰凉月色中,微小的动静没有惊醒任何一人。

直到,彻底安静下来。

抽回染血的短刀,游刃有余的姿态,犹如处理料理般,割下目标的头颅,打包封存,一切都井井有条,从容不迫,结束时,在床单上擦拭着短刀上的血迹,身上全无一丝血污,有着异样的艺术美感。

老手基本都这样,对于杀人,已经麻木了。

只是一件工作而已。

并不存在特别的心情。

临走时,按照特别指示,在现场墙壁刻画留下字样。

忍者踩上窗沿,瞬身离开,一如来是无影无踪,去时无影无踪。

床上留下一具无头的尸体,正面的墙壁上,刀刻凌厉天诛字眼,满含令人森冷的迫力!

在现场标记,是典型的愉悦犯。

但除此外,主要目的是恐吓跟挑衅。

一夜过去,天明时,家里的仆人起来为主人提供叫醒服务。

打开房门时,看着无头的尸体,一屁股惊恐的坐倒在地。

“杀人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尖利的凄厉尖叫声刺破长空,远远的传荡开来。

同样的尖叫,彼此同步的在土之国各个城市里破空响起。

新的一天开始了,迈着轻松的步伐,美姬走出旅馆,老板娘在身后躬身目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忍界:从木叶开始的虫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轻小说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忍界:从木叶开始的虫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