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数风流人物 > 癸字卷 第五十节 抽丝剥茧,李纨破案

癸字卷 第五十节 抽丝剥茧,李纨破案

冯紫英心中一动,难道自己的破绽就这么大,这么快自己和王熙凤的事儿就泄露了?还是女人在这方面的直觉太敏感?

自己和王熙凤之间的私情,冯紫英自认为还是瞒得很好的,阖府上下,除了鸳鸯可能猜到了一些外,其他人应该都没有觉察到才对。

不排除宝钗这种精细人对王熙凤的诡异行踪有些怀疑,但是应该还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来。

不过王熙凤因为水泥营生而不断找自己帮忙这桩事儿却是瞒不住薛宝钗,所以肯定还是会觉得自己帮王熙凤似乎太积极了一些。

只是自己素来和贾琏交好,王熙凤又是一个放得下面子的女人,现在这般落魄了,求上门来,好像自己不帮忙也说不过去,所以宝钗可能也就是觉得有点儿不合适,但是大概也没有往深处想。

当然,这也只是冯紫英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谁知道城府甚深的宝钗心里有没有数?

《控卫在此》

现在他倒是对宝钗能当一个合格大妇的信心越来越足了,虽然宝钗和沉宜修是截然不同的两样人,但是两个人各自表现出来的才能却都不弱于人,甚至高于自己的预期,所以还真不能小瞧人。

这种事情大家族里不少见,真正有胸襟城府的大妇都不会明着挑破,大不了不动声色地提醒丈夫一下,莫要外间传得满城风雨,失了颜面就是。

只是这等事儿却被李纨给点破,未免有些让人尴尬,李纨和王熙凤是什么身份,什么关系?

贾珠和贾琏,对应李纨和王熙凤,堂兄弟,堂妯里,一个是寡妇,一个是被和离了女人,说起来也该是同病相怜,但现在却都阴差阳错和自己有了私情,而且似乎自己还很享受这种偷情带来的刺激快感,不得不说这种禁忌之情给人带来的挑战感和突破敢委实让人食髓知味,难以自拔。

虽然对李纨的突兀发问有些意外,但大风大浪经得多了的冯紫英哪里会怕这个,再说了,就算是李纨知道又怎么样?

老鸦笑猪黑?大家大哥莫说二哥罢了。

更何况李纨现在这等情形,也不过就是八卦之心和几分想要争宠的酸意罢了,还能怎么着?

“什么怎么说?王熙凤说起来比你还不如,你好歹还有兰哥儿,她只有一个巧姐儿,日后能靠谁?”冯紫英显得漫不经心,手指却在李纨的赤裸的嵴背上滑动。

富贵人家的女人保养得的确很好,不像那劳苦人家,三十岁的女人早已经肌肤黢黑松弛,额际眼角皱纹密布,手掌粗糙劳损。

像李纨这等自小生于诗书世家,家里爱若珍宝,嫁入贾家又是嫡妻,养尊处优,可谓十指不沾阳春水,自然也是仪态娴雅姿容不减。

冯紫英听她说过,她生贾兰很早,十四岁嫁进荣国府,十五岁就生了贾兰,现在贾兰满十四了,她也是二十九岁快三十岁的女人了,但是论起这肌肤,和少女无异,甚至犹有过之,细嫩如新,只是眉目间的风情才能暴露出她少妇的底蕴。

说起来李纨和沉宜修还真有点儿相像,都是江南诗书世家出身,李守中是南京国子监祭酒,沉珫则是入朝为官。

二女身材都属于那种十分匀称苗条但又不瘦的,个头也相彷,不过沉宜修显得更落落大方一些,而李纨待人接物却是那种不远不近的疏澹,除非很熟悉了才会稍微亲近一些,平素都是保持着那种让人不敢亵玩的拒止感。

和李纨欢爱时,冯紫英也感觉得到这个守寡多年的女子内心还是极度渴望爱抚和温情的,贾珠应该和她没有多少感情,在闺阁中的夫妻生活上也不是很好,冯紫英就隐约听说荣国府一些老人不经意间提起过,贾珠似乎也有龙阳之好,这一点似乎与贾宝玉相似,难怪这么早就病殁了。

这荣宁二府中喜好男风的人似乎不少,从贾赦开始,贾珠,贾琏,还有贾蓉,好像都多多少少有此爱好,或许附庸风雅,或许是真有此好,总而言之说荣宁二府门前狮子最干净也不算骂人的话。

只不过好像这种风气在京中豪门显贵中显得如此自然甚至是一种雅好,这就让冯紫英很难以接受了,也难怪有人说小冯修撰的风流倜傥名不副实,就因为自己无此雅好,这让冯紫英也是啼笑皆非。

“紫英,你是在转换话题。”李纨娇媚地抬起臻首瞥了冯紫英一眼,“凤辣子是不是也入了你手?”

“为什么这么说?”冯紫英也不在意,似乎毫不介意这等话题。

“哼,男人不都喜欢这种风骚浪荡货么?”李纨话语里有一种说不出通快感,“看看原来贾琏,王熙凤把他调理得不要不要的,经常让他上不了床,平儿也不准她碰,现在倒是便宜了你,弄得贾琏只能在外边不是找小厮发泄,就是和那鲍二媳妇那种女人厮混,所以贾琏要和王熙凤和离我是半点儿都不惊讶,哪个男人受得了她那种折腾?”

“没想到平素看你素澹样子,似乎对荣国府里事情不闻不问的,这些事儿你都能知晓?”冯紫英哑然失笑,“那你还说琏二嫂子入了我手?”

李纨脸一热。

这八卦是每个人的天性,她虽然人前装出一副不问世事的模样,但是这一个寡妇成日里窝在屋里,无所事事,岂不要闷煞?

所以自然有素云碧月这些丫鬟们去外边替她打听,而李纨素来待人和善,素云碧月在外间也能和其他丫鬟婆子们打得拢堆,自然消息来源就不少,回来替李纨叙说,也算是满足了李纨的八卦之心。

“王熙凤那也是属狗的,也看人,遇上厉害的,她就摇尾乞怜,任你折腾,看看她在老祖宗和太太面前的德行,遇上你,那还不一样?”

见冯紫英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李纨就肯定这里边绝对有事儿。

其实她早就有些怀疑。

王熙凤尚未搬离荣国府时,有一日她去王熙凤屋里,正巧碰着小丫鬟善姐在替王熙凤擦拭身子,因为她也是去惯了的,善姐也就没有避着她。

她就觉得怎么王熙凤也就一个月不见吧,怎么身子就变得丰腴了许多,尤其是胸前那对人间凶器更是骇人,所以她当时就有些起疑。

但当时她也只是觉得是不是王熙凤与贾琏和离了,也就暴饮暴食所以长胖了,但后来没多久王熙凤突兀地离开荣国府搬到保大坊那边去独居,这就让她真正起疑了。

再后来她又到保大坊去看过王熙凤一回,王熙凤虽然没有避着她,但是也卧床不起,她就仔细观察过。

虽然刻意掩盖,但王熙凤腰际明显粗了一圈,而且脸上那容光水色一看就是怀孕女人才独有的,只是像黛玉、探春这些未经人事的女子未必能看得出来,只有像李纨这种生产过的才能知晓,那都是滋养出来的。

没多久王熙凤又自称要去江南一游,离开了京师,李纨就知道王熙凤多半是躲起来生产去了,未必不在京师,也可能就在京师左近,只是京师这么大,王熙凤要躲起来,谁能找得到?

不过能够帮王熙凤遮掩的,没个能耐人不行。

先前李纨还没有怀疑到冯紫英身上,因为太惊世骇俗了。

在她看来,以冯紫英的身份,没道理去和王熙凤这样一个招蜂引蝶的问题女人搅在一起,所以她一直很好奇,究竟是谁。

贾蓉,贾瑞,都曾经成为李纨的怀疑对象,但都被排除了。

她后来一度怀疑王熙凤是不是和贾赦有一腿,演双黄,毕竟大家族里爬灰之事也不少见,贾琏不能忍但又不敢声张,所以要和离也说得过去,尤其是贾赦对王熙凤与自己儿子和离不闻不问,这和府里其他人劝和不劝离的态度也截然不同,让人更觉得可疑。

一直到后来冯紫英偷了她,再加上王熙凤又开始做水泥营生,李纨才渐渐明白过来,这个能耐人还能是谁,除了自己的情郎,还能有谁?

只是没想到自己和王熙凤这对堂妯里,一个丧夫,一个和离,竟然双双偷情于一个男人,这也未免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呵呵,纨姐儿,你人前也是孤高清傲,都说你是冷性子人,怎么在我这里却是热情似火,滚烫如沸?”冯紫英捏了捏李纨胸前双丸,嬉笑着道:“是不是你也王熙凤一样?”

李纨大羞,狠狠锤了冯紫英一下,“你少在那里转移话头,说王熙凤的事儿呢,她是不是替你生了儿子?躲出去这么久,现在都不肯在京中现身,倏来倏往,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就是想要避开原来贾家那些人,怕被他们窥出破绽么?老祖宗和太太她们出来几日了,她也不肯来见一见面,……”

“不对吧,老太君和太太她们在狱中时,凤姐儿是去看过的吧?”冯紫英随口而出。

凤姐儿?纨姐儿?李纨终于实锤。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数风流人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数风流人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