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数风流人物 > 癸字卷 第四十八节 姑嫂争锋,相煎何急

癸字卷 第四十八节 姑嫂争锋,相煎何急

李纨的话语里有些挑衅和撩拨的味道,另外对冯大哥的那种带有某种功利性的味道,也让她有些不舒服。

这还是探春第一次感受到眼前这个以往是人畜无害性子的大嫂子现在竟然也有了几分心计的感觉,这让她很是很是不适应。

探春定了定神,澹然一笑:“去找冯大哥当然没问题,随时都可以去,但是如果抱着太多心思和希望去,超出了冯大哥的能力范围,大嫂子就没有考虑过会让冯大哥感到尴尬,而我们也会很失望么?”

被探春软中带硬的话语一刺,李纨也是心中微凛。

自己这位小姑子可不是易与之辈,放眼望去,御桉来荣国府里能和她斗心机耍嘴皮子的大概就只有王熙凤了,自己这点儿道行在她面前还不够看,莫要露了马脚,被对方逮住些什么把柄就不好了。

“三妹妹所言也是,若是别的事儿,我自然也不敢去求紫英的,但是兰哥儿这桩事儿我却是要厚颜去求一遭了,便是在人前人后落个得寸进尺的恶名儿,我也认了,日后大不了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或者让兰哥儿铭记紫英恩情,永世难忘便是。”

李纨神色肃穆,字正腔圆,一时间连探春都有些不好接话,甚至怀疑自己之前的种种心思是不是有点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毕竟李纨就这样一个儿子,又是寡妇,原来包括老祖宗和老爷太太在内的贾家主事人也有些忽略了这个嫡长孙,心思都放在了宝二哥身上,也难怪李纨起别样心思,丝毫不以贾家为意。

“大嫂子,小妹说的话可能有些直了,不过冯大哥对咱们贾家已经仁至义尽,还收了兰哥儿为弟子,对自己弟子,冯大爷岂会有尽心尽力帮忙之理?”探春酝酿了一下言辞,“大嫂子去一下也无妨,至于小妹我么,也会去的,不过小妹还是觉得需要量力而行,若是用道义来束缚捆绑,让冯大哥去做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儿,或者做了会有碍于冯大哥未来前途的事儿,那小妹是不赞成的。”

探春话音刚落,李纨就轻笑了起来,“哟,三丫头,你这还没过门儿呢,就替紫英考虑起来了?紫英是何许人,谁还能逼得他做不能做的事情?放心吧,嫂子也不是那等不明时务之辈,话也会和紫英说明白,能行则行,不能行我还能去害他不成?”

李纨的话里让探春总觉得好像有些什么说不出来的味道,似乎她和冯大哥的关系也很亲近一般,但单单只是贾兰拜冯大哥为师这层关系,似乎不应该如此才是,但要说这里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探春又说不出来,总之不是滋味。

小书亭

李纨还不知道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一丝味道已经引起了探春的警觉,如果再加上她脚上芝兰坊的鞋与杭绸丝绣里裤,已经足以让人起疑了,只不过探春还真把过冯紫英和李纨在某种事情上联系到一起。

“大嫂子这样想做好,到时候小妹也会择机和冯大哥说一说的。”探春点点头。

“对了,三丫头,你可还一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林丫头是不是和你说了要让她进她那一房?”李纨八卦之心未灭,忍不住又问道。

探春双颊微烫,抹了抹额际发丝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忐忑,“嗯,林姐姐的确说过,宝姐姐也侧面问过,但是这种事情老祖宗和太太那时候都还在狱中,小妹如何能回答?老祖宗和太太他们出来之后,也忙着安顿,自然也没有心思来说这等事情,……”

探春其实也是半真半假,不仅仅是林黛玉和她提过,便是紫英也已经和她说过了,只是这等事情非探春所能决定应承的,只能含羞掩面不语。

但这几日冯紫英也忙,这边又还在安顿,所以这种事情就没有细谈。

这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探春她们几个都还算犯官卷属,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嫁入冯家,做妾都不行,否则冯紫英首先就要被都察院的御史们弹劾。

这一点探春、惜春其实都明白,她们所求的无外乎就是冯紫英的一个态度,就足以让她们心安,可以死心塌地地等下去了。

“那这么说来妹妹心里是愿意的,看来咱们贾家还真的和冯家,和冯紫英有缘啊,宝钗和黛玉甚至宝琴、岫烟都算是贾家亲戚,而二丫头不必说,现在三丫头你也心有所属,紫英对你肯定也是喜欢的,……”李纨不无感慨地叹了一口气,“咱们贾家的姑娘们也真的幸运,对冯紫英来说,同样也是他的机缘,让咱们贾冯两家也就成了这种亲近的关系,……”

二人正说着话,却听素云和翠缕都齐刷刷跑过来,“奶奶,姑娘,……”

“怎么了?”见素云和翠缕都是一脸激动,李纨和探春都好奇地问道。

“是冯大爷那边瑞祥来了,要带环哥儿、兰哥儿和琮哥儿去府里说话。”还是素云回答道。

她知晓冯大爷和自家奶奶私情的,也知晓自家奶奶现在日思夜想的就是要让冯大爷帮兰哥儿一把,解脱这个犯官卷属身份,让兰哥儿日后能有资格去参加科考。

“真的?”李纨和探春都喜出望外,相互交换了一个惊喜的眼神。

对于贾环、贾兰和贾琮来说,这一段时间可谓度日如年,他们年龄都不小了,都不是不通世事的少年了。

贾环十六,贾兰十四,贾琮十三,如果按照这个时代的习俗,贾环已经该是娶妻生子的正常年龄,而且也应当担负起家庭重担了,而贾兰也可以考虑订婚成亲事宜,贾琮十三,也差不了多少。

但这一年的时间可以说比他们前十年的感受还要深还要多,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年也无疑是让他们迅速成熟起来的磨刀石。

经历了这龙禁尉诏狱的一场风波,也让他们认清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命运的无常,也让他们意识到昔日觉得坚如磐石的家族后盾一夕之间就化为乌有,甚至还成了连累自身的灾殃,现在竟然连科举资格都没有了,那以后自己怎么办?能依靠谁?

尤其是这段时间冯紫英没有出面,更是让三人都如丧考妣,沮丧绝望的心情困扰着他们,让他们三人都变得无比颓废消沉,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和兴趣。

当他们得到瑞祥的召唤,得知冯紫英要和他们好好谈一谈时,那种死而复生的感觉,可以说是他们从未体验过的。

看着三个少年郎面色潮红,眼带希冀目光,犹如仰望神祇一般注视着自己时,冯紫英忍不住摇摇头,笑了笑,“怎么,这段时间在家中休息得怎么样?原本想着你们在狱中煎熬了这么久,好生在家里调养调养,后来才听闻说你们一个个都把自己关在屋里,茶饭不思,后来我才明白,你们这是在担心什么,唔,我也不瞒你们,的确,你们现在是犯官卷属,已经不具备参加科考的资格,就算是我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这样一个现实,……”

一句话就彻底破灭了三人的希望,三人脸色都暗澹下来,只有贾环还稍稍稳得住一些。

冯紫英也不理睬三人的心态变化,他也没有多少心思来考虑这些,“但这不代表你们就再无机会,现在不行,不代表一两年后不行,……”

“可是冯大哥,我们犯官卷属身份一旦确定,如何能改变?今后一辈子都无法再考啊。”贾环忍不住道。

“理论是是如此,如果赦世伯政世叔被定罪,你们便无资格参加科考,但你们想过没有,赦世伯政世叔就算被定罪,但当今皇上身体欠佳,我预计新皇登基也就是一两年之内的事情,新皇登基必定要大赦天下,那么如果有人能推动赦免的范围,那么这就不是问题了。”

冯紫英早就把这个问题考虑通透了,新皇登基大赦天下这是惯例,但是大赦的范围却从来是有限的。

比如大逆之罪便是不赦,贾赦走私倒卖算不算,不好说,贾政在南京为官,虽然有书回来陈述苦衷,但是算不算,也很难说,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而且这里边也需要有人来操作推动,所以现在冯紫英也无法打包票。

但这样一个希望却无疑让贾环三人看到了光明,冯大哥(师尊)这么说,无疑就是能做到,这一点贾环三人都是充满信心。

犹如早已经干涸的麦田,灌入一泓清泉,已经临近枯死的麦苗顿时又活了回来,贾环三人顿时容光焕发,话语也骤然多了起来。

冯紫英一边叮嘱他们仨赶紧继续认真读书,不能落下,一边也鼓励他们要承担起家中重任,不要让家中人低看。

贾环仨人也都明白冯紫英嘱托之意,现在贾家近乎覆灭,日后恐怕就要各自去拼各自前程,扛起贾家重任了。

正说间,瑞祥又来说,李纨来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数风流人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数风流人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