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其他 > 日月风华 > 第一二六八章 联手

第一二六八章 联手

秦逍却是狐疑道:“魏总管,如果这就是你所求,是不是太奇怪了?”

“哦?”

“紫衣监受你辖制。”秦逍道:“我进京之后,了解了一下京都的情况。虽然东极天斋假借圣人之名,在朝中清除异己,可暂时却并没有对紫衣监动手。他们对紫衣监也许是有顾虑,又或者是准备找到恰当的时机,一网打尽。但紫衣监的实力还在,如果你想找寻高手袭击紫寰殿,达到声东击西的效果,从紫衣监调动高手岂不是很容易?”

ranwen.la

魏无涯笑道:“年纪轻轻,思虑周全,看来圣人并没有看错你。”顿了顿,才道:“道门九禽,至少有四人已经在宫内,金乌是六品境,其他几人也都是五品境。除此之外,经过洪天机的调教,天斋弟子之中至少有不下二十名四品境,其余小天境虽然不值一提,但人多势众,几十名小天境联起手来,即使是六品境也不好应付。”

秦逍微微点头,魏无涯才继续道:“如果袭击紫寰殿的力量太弱,天斋弟子当然不会轻易离开自己把守的位置,除非情况紧急,他们才可能调动人手。紫衣监虽然人数不少,但只有两名卫监达到六品境,四大少监只有两人达到五品境。皇城守卫森严,有能耐悄无声息潜入宫内的也只有这四人。致使其中一名卫监不在京都......!”

“你说的是罗睺?”小师姑淡淡问道。

魏无涯点头道:“不错。杂家去往关外,这是东极天斋一手策划,杂家醒悟过来之后,故意与罗睺等人汇合,让天斋的眼线知道杂家的行踪,尔后挑选了一人,扮成杂家的模样,由他明面上带领罗睺等人继续在关外游弋,如此一来,杂家暗中返回京都就不为人所知。”

“所以魏总管手头上能用的只有三人?”

“正是。”魏无涯道:“以他三人的实力,不足以对紫寰殿造成太大威胁,可是如果你二人一同行动,那么袭击紫寰殿便有三名六品境,即使金乌等四禽全数上阵,也非是你等敌手,那边情势一旦严峻,必然会有人增援,如此一来,紫寰殿周围的防卫也就有了缺口。”

小师姑嘲讽笑道:“于是你便可以救走妖后,只要逃出天斋之手,就可以调动人手,反过来包围皇宫,将天斋弟子一网打尽。”

魏无涯嘿嘿一笑,道:“确有这般可能。”

小师姑冷着脸,秦逍却皱眉道:“魏总管,你似乎忘记了一个人。”

“哦?”

“声东击西,就算十名六品境,恐怕也抵不过一名大宗师有用。”秦逍道:“你刚才还说,御天台那位大宗师对圣人一往情深,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找袁凤镜相助?袁凤镜若是出手袭击紫寰殿,足以让所有的天斋弟子全都过去支援,如此一来,魏总管不就可以轻而易举进入紫寰殿救走圣人?两位大宗师联手,这天下间只怕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小师姑看了秦逍一眼,道:“不错,他不过想欺骗我们,让我们与天斋两败俱伤。”

魏无涯叹了口气,道:“袁凤镜是不会答应与杂家联手。”

“为什么?”秦逍狐疑道:“难道魏总管与他有什么矛盾?就算真有矛盾,为了圣人,他又有什么不能做?”

魏无涯微一沉吟,终是道:“东极天斋祸乱宫廷,御天台那边却始终没有动静,你们可知道是何缘故?”

秦逍摇摇头,小师姑却是冷着脸。

“你们也许会以为袁凤镜是投鼠忌器。”魏无涯平静道:“圣人被洪天机挟持在手,袁凤镜担心圣人受到伤害,不敢轻举妄动。”

秦逍点头道:“我确实是这么想。”

“这自然是有可能,但另有一种可能更大。”魏无涯神色冷峻,一字一句道:“袁凤镜与洪天机已经秘密达成了协议。”

不但秦逍,便是小师姑也显出惊讶之色。

“魏总管,你不是在说笑?”秦逍惊讶道:“洪天机挟持圣人,袁凤镜却又对圣人一片痴情,可你却说袁凤镜与洪天机达成协议,这......!”摇摇头,苦笑道:“老总管,你真是将我弄糊涂了。”

魏无涯淡淡笑道:“你还年轻,所以你理解不了。”

小师姑蹙眉道:“你要说就痛快说,不要故弄玄虚。”

“你们以为袁凤镜希望圣人转危为安,重掌朝政?”魏无涯怪笑一声,道:“错了,袁凤镜淡漠名利,他对江山社稷从不放在心上,谁坐在龙椅上,他根本不在乎。在他心中,只怕是希望圣人离龙椅越远越好,甚至是远离京都,远离尘世....!”说到这里,那张苍老的面庞显出唏嘘之色,平静道:“他一生之愿,也许只是想着能与圣人朝夕相处。”

秦逍隐隐明白什么,问道:“魏总管,你的意思难道是说,袁凤镜是故意不出手,眼睁睁看着洪天机阴谋得逞,等到洪天机完全控制朝堂之后,洪天机再将圣人交给袁凤镜,袁凤镜便会带着圣人远走高飞?”

“小秦大人很聪慧。”魏无涯点头道:“洪天机奸猾无比,他自然知道袁凤镜对圣人的深情,所以就算将圣人挟持在手,却也不敢真的伤害圣人,否则与袁凤镜结下生死之仇,对他并无好处。他现在不过是利用圣人在手,一步步将朝堂控制在手中,继而君临天下。如果杂家没有猜错,这两人私下达成协议,袁凤镜任由洪天机拿走江山,而洪天机最终也会将圣人交给袁凤镜。”

秦逍神色凝重,如果不是魏无涯说出来,他简直难以想象两位大宗师私下里可能会达成如此荒谬的协议。

但细细一想,袁凤镜为了圣人,待在宫内二十年,半生为情所困,这样的协议发生在袁凤镜身上,却也是合情合理。

“魏总管信不过大天师,所以不敢与他联手?”

“如果这两人真的达成协议,杂家再去找寻袁凤镜相助,局势只会更加恶化。”魏无涯肃然道:“杂家赌不起。”顿

了顿,才道:“所以此番行动,只能请两位鼎力相助,小秦大人,沐夜姬,你们意下如何?”

小师姑毫不犹豫道:“你谋害师尊,如今却让我助你救出妖后,你不觉得很荒谬吗?”

“如此说来,你不但不想为剑神报仇,连自己的同门也不顾?”魏无涯淡然道:“沈无愁那干人都成为天斋的阶下之囚,生死俱都掌握在洪天机的手中。以你的实力,你觉得可以将他们救出来?”

小师姑娇躯一震,花容微微变色。

“你连沈无愁被囚禁在何处都不知道,还想从洪天机手中救他性命,不觉得荒谬?”魏无涯不无嘲讽,抬手指着不远处趴在地上宛若死人一般的毕方道:“你以为拿住洪天机一位门徒,就能用他去换回沈无愁的性命?”

小师姑淡淡道:“难道洪天机不管自己弟子的死活?”

“洪天机不是令狐长乐。”魏无涯森然道:“天斋弟子,每一个人拜在洪天机门下之时,就要做好随时为洪天机赴死的准备。道门九禽,名为门徒,却只不过是洪天机手中的工具而已。沈无愁已是大天境,而且是剑谷首徒,洪天机一心要将剑谷斩草除根,岂会为了门下一名五品弟子,放一名大天境的剑谷门徒活命?沐夜姬,你资质过人,也算是聪慧之辈,连这点道理也想不明白?”

秦逍神情凝重,看向小师姑,见得小师姑低头蹙眉,态度已经不像方才那般坚持。

小师姑虽然对哪位大师兄满腹怨言,但秦逍心中清楚,这师兄妹的感情其实很深,否则小师姑不可能为了营救沈无愁,潜伏在危机四伏的深宫之内这么久。

她当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沈无愁死在洪天机的手里,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以小师姑的性情,也绝不会放弃。

“洪天机被剑神所伤,即使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恢复,他的实力也定会打折扣。”魏无涯道:“杂家与他对战,有八成胜算。只要制住他,沈无愁等人自然死里逃生。”凝视小师姑道:“杂家要护持圣人,就绝不能让洪天机活下去,所以你不必担心杂家会手下留情,无论是为了大唐,还是为了圣人,杂家与洪天机这一战,不可避免。”

秦逍心知当前大敌是东极天斋,如果东极天斋那帮人真的控制朝堂,大唐必然是遭遇前所未有的大难。

洪天机掌控大权之后,且不说一定会诛灭剑谷,第一个要受荼毒的便是麝月,洪天机有心要君临天下,当然不可能让麝月继续活下去,仅此一点,秦逍也绝不可能让洪天机此番阴谋得逞。

洪天机实力超群,秦逍自知远不是敌手,要破败东极天斋此番阴谋,第一个要解决的便是洪天机,诛杀首恶,才有可能扭转局面,而眼下能够击杀洪天机的便只有魏无涯。

无论魏无涯今日那些话有几分真,如果他果真要出手对付洪天机,秦逍倒是真的愿意助一臂之力,只是考虑到小师姑,却也没有立刻答允,只是等着小师姑答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日月风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日月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