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幻想 > 跨越时空的神明 > 窥探三十秒的未来

窥探三十秒的未来

“埃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拉迪亚国立魔法学院的大礼堂里,满脸是血的沃马尔,拖着重伤的身躯,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恶魔。

他的身边倒着很多人,有学院的老师,也有城中守卫的士兵,甚至还有几个高年级的学生。他们和沃马尔一样,身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场没有人丧命,他们都只是被埃尔莫斯用手中的法杖打伤了而已。

可就算如此,如果不抓紧治疗,光是流血就能让其中半数以上的伤员丧命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一直远离战争的拉迪亚,突然受到了圣战教廷方面的攻击。原本平静的街道,突然出现了大量的传送门,不计其数的空壳士兵,如蜂群一般从其中疯狂涌出。尽管城中的警备力量与军队奋力抵抗,也配备了对抗空壳士兵的武器,但是因为他们是被突然袭击的,所有尽管反应过来了,但是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战斗,警备队和军队就已经有半数伤亡了。直到现在,学院外的城市之中,喊杀声依然不绝于耳。

街道如此,学院也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学院是城市中最晚被偷袭的地方,沃马尔和一众教师,也因此有机会反应过来。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将学生疏散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在学院之中留下了所有的老师以及少部分愿意留下来帮助老师的高年级学生牵制这些只知道执行命令,却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怪物。

然而,就在他们在学院之内清理空壳士兵的时候,大家还是被一个恐怖的家伙偷袭了。他仅仅几招,便重创了所有人,要不是沃马尔那异于常人的体质,以及龙人族的圣剑,他这会儿,怕是也要被打晕了。

正因如此,当他看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就是之前莫名其妙消失的埃尔的时候,他的表情,不亚于当年刚当上族长的他知道受到迫害的尼泽还活着的时候那样精彩。

“虽然我会毁掉拉迪亚,但是为了回报你当年收留我的恩情,我不会杀了你们,顶多会将你们赶到平原之上。当然,最终结果还是取决于你们是否合作了。”死死盯着沃马尔,埃尔莫斯的表情非常淡定,“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情,伊尔维奇一族的故乡,到底在什么地方!”

“伊尔维奇一族的故乡?”听到这里,沃马尔的表情更精彩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不要说他根本知道那个神秘的地方了,就是他知道,看埃尔那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自己也不可能说啊。

“不要问为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否知道……啊,我看到了,你会说自己‘不知道’……既然如此,那就用不着问了。”

“嗯?”埃尔的话,让沃马尔一下子摸不到头脑了,“你看到了?”

“是的,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的未来!”说着,身披黑色斗篷的埃尔莫斯,就挥动着手中的法杖,朝着沃马尔冲了过去,“我还看到了,你受伤的结局!不要哀叹,不要悲伤,这只是,我们的立场不同!”

“你……”

看到他没有一点花里胡哨的动作,沃马尔自然想着抬起手中的大剑去阻挡,然而,埃尔莫斯就像是能看穿自己的动作一般,当自己抬手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挥出法杖,一下子打在剑身之上!

不仅如此,当双方的武器碰到一起的时候,沃马尔更是感觉到,一股无力的感觉,席卷全身。

自己的力量,正以一种未知的方式,急速流失!

紧接着,他又是向前一步,腾空而起,一下子踹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被踹飞的沃马尔,不受控制地飞向了已经沦为废墟的大礼堂的正门。

砰——

然而,沃马尔并没有摔到废墟上面,就在他即将落地的瞬间,一双手接住了他。

“是你?”

回头一看,沃马尔更是惊呆了。扶住他的,居然是尼泽!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会是哪个美女吗?”经过那么多的事情,虽然还有所戒备,但尼泽对沃马尔已经没有了那么大的敌意,“如果是美女的话,我倒希望替你挨这一脚。”

“真是的,居然让你看到这样一幅丢人的样子。”从尼泽的怀里跳了起来,沃马尔下意识拍了下身子,“为什么偏偏是你……”

“不然你以为还有谁?时空联合会能抽出人手来保护张灵玲就已经是极限了,更不要说我刚接到命令,还要协助你们击退敌人。”

就在交界之城被卡尔森击沉之前,尼泽和维森特,以及时空联合会能找到的战斗人员,混入了圣战教廷的战斗员之中,并借着他们来到了多维空间。在那之后,几经反转,剩下的人最终与张维军汇合了。

于是,“顺理成章地”,尼泽被安排到了拉迪亚。

当然,是在沃马尔不知道的情况下安排的。

“好了,你们不要贫嘴了。”看着沃马尔和尼泽你一言我一语地斗着嘴,被晾到一边的埃尔莫斯有些不高兴了,“你是叫尼泽吧,赶紧让你的搭档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们……”

“埃尔莫斯·伊尔维奇,这就是你的名字吧?”尼泽来了,作为搭档的维森特自然也在这里,听到埃尔莫斯点名要自己出来,他自然从门后站了出来,“不过说起来,我居然要和‘荷鲁斯之神’为敌,虽然你是因为血统而觉醒,所能观测到的未来只有短短几秒,可是跟一个能看到未来的家伙打架,这怎么说也是不明智的啊。”

“等等,他也姓伊尔维奇?”听到维森特如此介绍眼前之人,尼泽和沃马尔都愣住了,“这么一说的话,他不就是你的亲戚了?”

“从血缘关系上说确实如此。”看了一眼埃尔莫斯,维森特叹了口气,“但是村子里那帮老东西不知道咋想的,竟然三番五次想要杀了他。不就是因为他是伊尔维奇一族和兰斯里茨一族的后裔吗?明明觉醒了未来之魔眼‘荷鲁斯之神’,明明血统从一开始就只是个坑……”

“维森特·伊尔维奇,今日得见,哼……”至于埃尔莫斯,看到维森特,却直接将头扭了过去,“不过如此。”

“你……”

“他说的是事实,我确实打不过他。”伸手拦住了想要冲上去揍埃尔莫斯的尼泽,维森特摇了摇头,“这家伙的体内,有着非常庞大且繁杂的力量,如果贸然冲上去,我们只会是送人头。”

“果然,你的魔眼跟我不一样,我能看穿未来,而你是看穿人体内的魔力。”看着维森特那微微发光的双眼,埃尔莫斯解释道,“如果你以为我是因为两种魔眼的血脉融合而觉醒的‘荷鲁斯之神’,所能看到的未来只有短短几秒,那你就错了!我在教皇那里接收到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七神王·嫉妒’,在这种力量的帮助下,我不但将自己的双眼所能观测到的未来延长到了三十秒之后,甚至还可以无限攫取敌人的能力与魔力,只要敌人不死,我体内有关于这个人的魔力就不会消失,我的力量就不会被削弱!也就是说,我是不败的!”

“什么不败?任何能力都有弱点,就算是神,也一定会有无法避免的缺陷……”

“不,他说的恐怕都是真的。”看了一眼埃尔莫斯,又看了一眼沃马尔,维森特问道,“沃马尔先生,看起来你已经跟他有所接触了。那么问一下,你在与他接触之后,是否感受到了无力感?”

“这,你怎么知道?”

“看来对了。”维森特叹了口气,轻轻说道,“看来他已经吸收了你的能力和力量,并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了。至于躺在地上的大家,恐怕也是因为被过度吸收了力量而晕倒的。”

他能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他在埃尔莫斯体内纷杂的魔力之中,看到了跟沃马尔体内魔力相同形状的魔力。

“这能力,也太变态了吧……”感叹了一句之后,尼泽又相当不信邪地,抬手变出了圣龙骑士的铠甲,“不过,你也说了,自己是七神王之一了,那么,不管你的过去有多惨,我都要消灭你!”

说罢,他就双手一伸……从腰间掏出了两把枪?

他可不傻,既然维森特说双方一旦接触,自己这边就会被攫取能力与力量,那么直接用远程攻击不就可以了?

《仙木奇缘》

那么他召唤铠甲要做什么?尼泽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砰——

尼泽都没有瞄准,就直接冲着埃尔莫斯开枪了。

然而他似乎是忘了一件事情,这家伙的魔眼是能看到三十秒内的未来的,他开的每一枪,从子弹的飞行路径,到子弹最终会撞到什么地方,以及接下来反弹下来的路径,埃尔莫斯都一清二楚。

“你以为不接触,就没问题了吗?”就在子弹出膛的瞬间,埃尔莫斯便伸出了自己那根半米左右的金属法杖,对着空中就是一顿乱挥,“接下来,你们都会为此受伤!”

看上去是乱挥,可这根法杖却精准打中了每一颗子弹,随着子弹在室内来回乱飞,几乎所有子弹都打在了尼泽身上。

咣当——

第一颗。

咣当——

第二颗。

砰——

第三颗。

让尼泽惊讶的是,三颗子弹,竟然都打在了盔甲上的每一个位置!不仅如此,因为子弹“打中”法杖并反弹出去的时候,埃尔莫斯还为它们附上了“令防御魔法失效”与“穿透盔甲”的魔法,所有三颗子弹打中之后,尼泽的盔甲,居然已经变形了!

这不是圣龙骑士的盔甲吗?怎么还不如普通的铁甲?

但是尼泽已经不能站在原地了,第四颗子弹打过来的话,这身盔甲一定会被打穿的!而且自己一共开了七枪,其中三颗子弹已经打到自己的身上,那么其他的子弹……

咚——

就在这时,尼泽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感觉,紧接着,便是一阵来自右心口的痛感。

自己明明已经发生了位移,可为什么……子弹还是打在了同一位置?

另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也感受到了一阵脱力和眩晕感?

于是,砰的一声,失去了意识的尼泽,倒在了地上。

至于剩下三颗,一颗打在了沃马尔的腿上,让他直接失去了行动能力,一颗打在了圣剑“斯沃德”上,竟然直接把这把剑打碎了?这剑坏掉的方式,未免太潦草了吧?

而这最后一颗,则贴着维森特的头顶,打在了墙面上。

“呼……”

三十秒的未来是不是出错的,因此这一颗子弹,只能解释说是埃尔莫斯故意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害怕啊?”看着维森特仿佛劫后余生的样子,埃尔莫斯露出了惊悚的笑容,“但是,我是不会直接杀掉你的。我会一点点折磨你,直到你无法忍受而自杀。然后,我会找到伊尔维奇一族的故乡,让他们体验一下,我父母被他们逼死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

那帮老东西,为了防止自己回去,竟然洗掉了自己有关于那里的所有记忆。所以,为了能回到那个地方,自己只能抓做所有与那个地方有关的人,一点点拷问了。

不用担心,自己的时间多得很……等等,这不会是一个flag吧?

但愿不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跨越时空的神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幻想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跨越时空的神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