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嘀阁 > 轻小说 > 楚太上的高武世界 > 第29章:坐地日行八万里。22.06.23

第29章:坐地日行八万里。22.06.23

——《云锦桉》——

来到姜硃家,门关开放,女子在院中华服盛装,在手腕、脚腕系着用朱砂红绳编成的绳索,院中挂剑,上书刻甲骨文书‘天刑剑’,又有金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又有字帖‘人世用水,日不过三五升,过此必减福折算。——《录异纪》则知敬护泉源,上帝所福。遵天侍主,世代供奉,无有二心!’

秋风和:进屋之前肉芝先收起来,然后敲敲门

姜硃先生道:“请进。”

霍十一:先把蜜坛拿出来,在明面上表示一下诚意,然后跟着道长进去

秋风和:“打扰了。”进入房间

秋风和与霍十一进入了院子。

秋风和:“听闻姜硃先生在义兴县最为渊博,我们几人来义兴县遇见诸多困惑,有些困惑怎么也想不通,但又事关重大,所以来向姜先生请教。”

姜硃先生道:“请坐,请讲。”

霍十一:“这是登门拜访的礼物,是骄虫后裔,有蟜氏一族制作的蜜坛,虽然不是什么珍贵之物,但是我们的一片心意,还请先生收下”

姜硃先生看了眼蜜坛道:“放墙边吧。”

秋风和:“先行谢过先生。”先入座,然后道:“疑点的头绪比较多,可能请教时会有些跳跃,还请担待。我们去了食神墓,见到了墓中鬼,我这位朋友有火眼金睛,在他眼中,鬼并非是鬼的样子,鬼的伪装下,是更接近海属之物。”

秋风和:“这事您知道吗?”

霍十一:#把蜜坛放到墙边,跟着道长过去入座

姜硃先生道:“本地的墓我虽然没有进入过,但是若说鬼物是海中生物所化,确实有可能。”

秋风和:“为什么说有可能呢?”

姜硃先生道:“这还要从太湖的源流说起,太湖古称震泽,又名‘笠泽’,曾有精通宙光的修士追朔太湖源流,乃发现太湖是滨海湖的遗迹,大约在100万年前,太湖还是一个大海湾,后来逐渐与海隔绝,转入湖水澹化的过程,变成了内陆湖泊,这才成为五湖之一。”

秋风和:点点头,“原来如此,太湖曾经是一片海。”

姜硃先生道:“有道是天一地六,鬼道生焉,属水之数。此地上应太湖雨露,下应人间亥子,又有大墓常居辰极,为北方之气而生坎,乃鬼道也。”

姜硃先生摸了摸手腕上红绳道:“如此天长地久之中,自然有昔年死亡的海中生物化作了鬼物徘回在如今太湖一带。”

时寄:“先生这话的意思是,这些鬼物属海属是从古延续下来的对吧。那有没有例外呢,就是鬼物后天被转化成海属”

姜硃先生道:“当然可能了,就好比长条的都有可能化龙一般,鬼物受了侵染化作海族也并非没有可能。”

时寄:“那这种侵染一般都是什么情况产生的?”

姜硃先生道:“通常是高人点化、服食大药、胎化易形之类的。”

霍十一:“服食大药……”

秋风和:“您知道天汉素水的白螺天女吗?义兴县有没有与白螺天女有关的传说呢?”

姜硃先生道:“有啊,不过其实关于这般传说不止是义兴县有,许多南方地区都有出现。”

秋风和:“请您看一下这个。”把在墓里拿到的绿色汁液递给姜殊,递的时候看看他的红绳有没有异常的地方

时寄:“服食大药?这药是水属就行吗”#看队友拿出绿汁后说

那红绳乃是朱砂红绳,看起来没有特别的。

姜硃先生嗅了嗅香气:“这乃是肉芝之类的药,是太岁肉芝吧。”

秋风和:“太岁肉芝是什么?”

姜硃先生道:“此物名为太岁,《抱朴子》中有记,诸芝捣末,或化水服,令人轻身长生不老!”

秋风和:“也就是说,这物如果被人服用的话大有益处吗?”

姜硃先生道:“确实是有一定益处的。”

秋风和:“那我了解了,多谢了,还有一事,听说赤羽蛇近日从食神墓出来,这事您了解吧?”

姜硃先生道:“不了解。”

秋风和:“是这样,在下有一门搜物的功法,通过功法得知赤羽蛇此时消失不见,但是刚刚听说有人昨日丢了鸡,所以可能吃掉附近生物的也不是赤羽蛇。”

小书亭app

秋风和:(感觉这个暂时不是我们要查的东西了)

秋风和:(先把肉芝给人分了吧)

时寄:“记得书中说太湖有九龙归墟大阵,现如今那阵还存在吗。”

秋风和:“即使眼下没有其他线索,也将这事说与先生听,不知是什么原因,日后可以留意一下。”

姜硃先生道:“那阵如今尚存人世,九大龙门不消,此阵长存。”

时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作为学了风水的学生对这阵好奇。先生能说说这龙门是何物,阵眼吗”

王长生字蛋生hp12mp8:(鬼物化龙物)

王长生字蛋生hp12mp8:(鬼国•一目民•少昊氏:图腾•螭:鬼国在貮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海内北经》。《山海经》曰:“北方有鬼国。”说螭者谓之龙物也,而魅与龙相连,魅则龙之类矣。——《论衡•订鬼》。鬼物可谓“螭”,谓之“龙物”,则所未详。该图腾在接受祭祀过程中,每消耗100hp为祭品,可在祭祀中变鬼物为“龙物”。(100))

姜硃先生道:“可以这么理解。”

时寄:“哦哦哦。之前在酒馆听见有‘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广厦千间,夜眠八尺,这世间之道,盛极而衰,莫过如此’的感叹,是最近义兴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姜硃先生眉宇之间带上几分幽怨道:“是说的我家。”

姜硃先生长长一叹:“哎~~我啊,要做朝天户了。”

秋风和:“这……”

时寄:“啊这。不好意思冒犯了”#有些尴尬地致歉。“啊?!”有些惊讶,不过想到棺材铺老板的女儿也被找去做朝天户也就没啥想法了。“问句有点冒犯的问题,没有别的意思,您不想说直说不说就行。能说说是谁找您做朝天户吗…”

霍十一:“这……”

霍十一:(感觉又是条支线)

姜硃先生道:“当然是当今的圣上。”

秋风和:“当今圣上一直服用延寿仙丹,现在就选朝天户了吗?”

时寄:“他老人家不是健康的吗,也没传出什么出问题的消息啊”

霍十一:“怪事啊”

姜硃先生道:“不是为了他自己选的,而是……奄王墓。”

霍十一:“奄王墓威胁当今圣上??这是拿捏住了什么把柄吗?”

秋风和:“奄王墓至今几千年了,怎么突然需要朝天户了呢?”

姜硃先生道:“奄王墓中瑶池仙方,而这朝天户之法又是自商周之前的人殉之法演化而来,奄王墓通过朝天户祭祀也是符合葬仪祭仪的。”

时寄:“那这朝天户祭祀是向什么祭祀,能得到什么吗?仙方?”#不理解地问

姜硃先生道:“奄王墓。”

时寄:“用朝天户向奄王墓祭祀获得仙方,这样是吧”

姜硃先生看了看手腕上朱砂红绳道:“对。”

时寄:“那为什么不直接进奄王墓内拿仙方,反而要用这种方法。锦衣卫失败了?”

姜硃先生道:“不知道。”

秋风和:“朝廷对朝天户的人选有什么要求吗?”

姜硃先生道:“对家室之类的都有需求。”

秋风和:“圣命难违,除非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瑶池仙方,不然确实难办。还有一事想问,先生知道历史上有记载过,大战之后出大瘟的情况吗?”

秋风和:“圣命难违,除非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瑶池仙方,不然确实难办。还有一事想问,先生知道历史上有记载过,大战之后出大瘟的情况吗?”

秋风和:“主要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姜硃先生道:“死人。”

时寄:(要不试试把人拐走一起去想法子破了枭神墓的墓室

秋风和:“肉芝的功效,可以妨碍这种瘟疫的传播吗?”

姜硃先生道:“可以。”

时寄:“先生有想过逃离当朝天户的命运吗”

时寄:“比如用其他法子得到瑶池仙方交给朝廷”

姜硃先生微微合眼:“时间不早了,我要歇息了。”

时寄:“我们遇见了白螺天女,据她承诺,分绿汁给全县人食用躲避瘟疫后,能给个可以满足的愿望。先生有想法吗”

姜硃先生微微合眼:“时间不早了,我要歇息了。”

霍十一:“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拱拱手,离开院子

时寄:“那就不打扰先生休息了”#拱手告辞

秋风和:“今日多有打扰了,多谢解答诸多疑惑,告辞了。”同样行礼,离开。

姜硃先生未曾送别,只在院中且以杯酒,浅酌低唱:“生老病死,世间苦,世人欠我!世人谤我,怨憎会,世人欠我!世人鄙我,求不得,世人欠我!老天爷,年纪大,耳又聋来眼也花。看不见人,听不见话。杀人放火的享着荣华,吃素看经的活活饿杀。老天爷,你不会做天,我要睁眼看你塌……”

秋风和:看看有没有人特别少的地方,一起去商量一下。

你们四人寻了个人少的地方。

秋风和:“看来白螺天女说的是真的,我们要把这个投入到义兴县所有人的食物中。”

时寄:#听见这姜硃唱的话,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秋风和:“不过。“拿出肉芝,沾着一小点尝尝,感受身体里有没有什么变化。

霍十一:“那就不去找县令了?直接去上游?”

秋风和:(敢给别人吃,为什么自己不敢吃)

秋风和吃了一点肉芝,肉芝落入肠腹,并没有什么异样感觉。

秋风和:“眼下没有反应,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有变数,但是到此为止分发肉芝势在必行。如果真的有问题,就让我和被下毒的人一起出事。”

秋风和:“你们有没有什么其他想问的东西?我用我的功法试试直接分发肉芝,会剩余一些机会。”

时寄:“我没有了”

霍十一:“没有”

时寄:“道长倒是潇洒”#看着这操作

霍十一:“……唉,道长,何必呢?你既超凡脱俗,何必在意人间烟火,你不是还有师傅要复活吗?这么草率的吃一口没问题吗”

秋风和:“隐隐感觉有问题,又找不到原因。”

时寄:“找不到就随时间的推移找原因吧”

秋风和:切下一节肉芝之后,使用玉清神霄天雷,第一回合了解日后的瘟疫是什么瘟疫,为什么而发生。

时寄:“毕竟现在啥也想不到”

秋风和了解到乃是肉芝蛊瘟,倒果为因而生。

王长生字蛋生hp12mp8:(草)

秋风和:(妈耶)

王长生字蛋生hp12mp8:(好名大老你全吃了吧,别万一给人捡走了,吃完拉在阴棺材里)

王长生字蛋生hp12mp8:(还有一件事,传播瘟疫的话没道理白螺只选你们,虽然有可能只选你们,但是也有可能选了很多人传播)

秋风和:第二回合了解若是拒绝分发肉芝给义兴县所有人,是否会阻止瘟疫的发生。

不会。

秋风和:第三回合想想分发肉芝之后吃了肉芝的人未来会有什么问题

七月二日,早上十一点,第三个问题答桉是……化作苗床。

秋风和:第四回合,留下手中一小节肉芝,其余肉芝变作碎末分到义兴县所有人肚子里

秋风和:周围的三个队友除外

王长生字蛋生hp12mp8:(作恶多端好名大老)

秋风和:(要分发肉芝,自己肯定要吃,自己不吃就不能分给别人)

第五个回合。

秋风和:看着手中的肉芝消失,第五回合,想想服食肉芝化作苗床之后会怎么样

秋风和耳边隐隐听到白水素女的声音:“只要肉芝流传不尽,我便能借尸还魂,不死不灭!”

五回合结束。

秋风和:“应该已经结束了,我们去找白螺天女?”

霍十一:“走吧”

秋风和:回去找白螺天女

时寄:“应该还是那颗树那里吧”#跟着道长去找白螺天女

秋风和:剩下一小节肉芝切三份,我们仨分了吧

秋风和获得状态•大果之因:作为太湖肉芝蛊灾的主要推动者,每七日随机被受害者们遵循气机寻仇,苍天无眼,命道不公,同时你成为了太岁肉芝的苗床。

时寄:#分,都可以分

时寄发现自己的《天汉示现,倒果为因》任务灰掉不见了。

霍十一:#分,都可以分

你们再度来到榕树边,见到示现人间的白水素女。

秋风和:“仙人,您交代的任务我们完成了。”

白水素女伸手拿出一块石板道:“这是我答应你的。”

秋风和:“多谢。”双手接过石板。

石板上书‘鲜于九霄,倬彼云天。曀曀其夜,参昂维定。四方于缺,维神明兹。狂夫瞿瞿,下民有孽。硕人复归,桀粢颟顸。受天之祜,于万斯年。海水洋洋,地流活活。维天有降,照临下土。心之俱矣,硕人复归。’

时寄:“仙人能帮我解了这一身诅咒了吗”

白水素女看着时寄,伸手一指:“好。”

时寄身上的诅咒层层破碎,只剩下……

诅咒•背叛循环:你每背叛一次他人,就终将被他人背叛一次。

秋风和:“仙人可还有其他任务差遣?在下还有一个愿望,是复活一个尸身完好的人,若是可以,在下愿再受仙人驱策。”

时寄:#感受到一身诅咒尽数破除,自然不是一般地欣喜“彩霞,我恢复正常了!”高兴地和老婆分享喜悦之情

时寄老婆抱着时寄道:“你终于有个鸟用了,我也有个鸟用了。”

白水素女道:“那便将这义兴县中可以引人走火入魔、制造祸斗的五瘟罐献给我吧。”

秋风和:“哪里能找到五瘟罐呢?”

白水素女道:“我只知道这五瘟罐如今在人间分做五片,各有五户人家保管,但是不知是哪五户人家。”

霍十一:“仙人,我想学习那玄之又玄的采气之法可以吗?”

白水素女伸手将一门采气之法予了霍十一。《采气之法》:风水体系的黄篇。采集某些密集的气机,以此辅助仪式的运行,或炼丹或咒杀或炼兵,不一而足。乃是许多功法的前置。(详写)

秋风和:“这样啊…听市井传说说仙人在枭神山曾经打伤过赤羽蛇,不知是不是有这件事?”

白水素女道:“我没有遇到过赤羽蛇,更何况打伤它?”

秋风和:“这样嘛,看来不该轻信市井谣言,不知可否请问您,要五瘟罐有什么用?是否和瘟灾有关?”

白水素女道:“正是。”

秋风和:“可以阻止那未来为祸的瘟灾?”

白水素女道:“是的,五瘟罐可以放瘟收瘟,也有催发肉芝药力之能。”

时寄:(大不了不要鸡儿了(痛苦)

时寄:(等等,兔,我不是复活了一次吗?没长回来吗

(没,那时候你穿着死人奇经呢,你倒是让它见见光啊)

秋风和:“多谢仙人赐书。”

白水素女带着十足的不在意道:“无妨。”

时寄:“感谢仙人破我诅咒”

秋风和:“那在下先告辞了。”行一大礼

白水素女转身消失在烟雾之中。

时寄:#跟着道长润

秋风和:打开石板看看石板内容

秋风和:(现在这个石板,秋风和和秋暮楚各有一块)

秋风和:(命中注定的兵胆丹心)

时寄:(都是一个功法吗

秋风和看到前方乃是群星璀璨,每颗星辰上都有两条线,而这样南辕北辙的两条线你自己身上也有两条,一条为黑,乃是兵胆,一条为赤,乃是丹心。选择何方呢?

秋风和:(是同一个,兵胆丹心照命星)

秋风和:红色

丹心•凡尘之星:无增长。(初始版)

霍十一:#学习采气之法,尝试用棺材里的霍家血袋追寻大哥霍十方的踪迹

霍十一追朔着……

霍十一过神秘学。

骰娘:霍十一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20/80 困难成功,不要怕,我与你们同在。

霍十一只觉得那踪迹指向了运河,那是奔牛镇的方向的更上游。

霍十一:“大哥在奔牛镇附近吗!太好了!”激动的跳起来,眼里闪着光

霍十一:(运河是奔牛镇那边的那条运河吗?还是这里的运河?)

(就是同一条运河•京杭大运河)

霍十一:(阿哲,那挺好)

秋风和:一边向着蓝田客栈走去,一边和队友们交流,“虽然我们即使不散播肉芝,也无法阻止瘟疫的发生,但是我们刚刚所为似乎是推动了瘟疫…所以我怀疑白螺天女本意不一定避除灾祸。白螺天女说五瘟罐可以收瘟和放瘟,所以灾祸发生或是五瘟罐没有合二为一,或是落入错误的人手中。”

时寄:“所以,我们还是得找罐子是吧”

秋风和:“先找人问一下罐子的事情,至少要让县民了解瘟疫会来临。”

秋风和:(我肯定要留下来做这个支线,不然事后瘟疫真爆发了我就千古罪人了)

秋风和:(你们可以去跑奔牛镇,你们现在都很强了,一般渣渣打不过你们)

时寄:(我还是跟着瓜姐吧

霍十一:(按照人物设定,我也该走的,你俩保重)

秋风和:看霍十一开心的样子,问道,“你要回奔牛镇了么?”

霍十一:“对……道长,时寄,彩霞姐,很感谢这几天来你的照顾,但我寻亲心切,待我与大哥重逢后,定回来与你们共破难关”

霍十一:一想到又要分别,心情难免沉重起来

时寄:“这样啊,寻亲就没办法了。有啥问题找我们就是,不过可能找不到就是了。”

霍十一:“二位有什么独属于你们的物品吗?如今我得了采气之法,只要有这类物品,我都能找到你们”

秋风和:“也好,这边我结下的孽缘就由我化解,你路上小心一些,你既然修习了采气之法,我给你一个信物,有事想找我的时候可以以此追朔气息。”

霍十一:“好,多谢道长”

秋风和:给霍十一一枚改命钱

在你们说话的时候,一黄袍道人提着卦幡晃晃荡荡走在街头:“寿数有限无路延,尸鬼行左正道偏,伶仃桀骜朝天户,苍天已死染黄天。这地界,好重的煞气,看样子要起大灾大祸了!”

——《save》——

此时此刻,千足虫行止太湖一带,“师兄,快到义兴县了”“这里的人怎么看起来印堂发黑?”“看起来像是被人下蛊了”“何方妖孽在此为祸!”“我们不若收了这妖孽!也好顺便等等师侄。”

这时候,白水素女自太湖水面烟雾中示现人间,怀抱一株大肉芝:“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失,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几位道长,我今日得了上天显化未来,见来日太湖之中大兴刀兵,死伤无数,大战之后有大瘟,瘟疫四下传播,又是死伤无数。因此今日特意授下肉芝,将这肉芝切碎,与县民分食,可以避除瘟疫之祸。”

——《未完待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楚太上的高武世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轻小说小说,哔嘀阁转载收集楚太上的高武世界最新章节。